记一次非真实的超市购物之旅


天气渐渐开始回暖。在家憋了许多天后,我决定出去走走。出门以后径直向超市的方向迈步。我不能想到别的去处,家里的干粮已经快绝迹了。春寒料峭,天气仍然温度单薄,我裹紧衣服,晃悠悠向超市进军。心里开始盘算着要买的东西。走过一个水果摊的时候,我无意一瞥,收了一眼的红枣。那堆红枣色泽不通透,罩着一层蒙蒙的灰。我继续向前走,思绪却偏离了当下的点,逃离了这个冬天的一切事。
我想起了童年时期的一件往事。那会是读小学时的夏天或者秋天, 我兴奋地蹦跶下楼梯去找小伙伴玩耍。我先去找了宵宵。她家住在一楼。我咚咚咚敲门。开门的不是她,是她的外婆。我和宵宵的外婆打了招呼,驾轻就熟地走进了她的房间。她埋头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我很自然地坐在她的床上看着她。我们之间已经有了这样的默契。看着她写了一会作业,我拿过她订阅的杂志一个人津津有味地读。后来我在学校里央求妈妈为我订了这个杂志,直至初中毕业,而到今天它们早已形式大于内容,成为我的青春见证。回忆到此我突然涌起一阵伤感,在这股情绪中我又看到那个时候的自己放下杂志,起身走到宵宵身边,我问她作业还没写完么,她摇摇头,又给我指指身边的一堆习题册,她告诉我这是爸爸今天给她的任务,估计不能出去和我们玩了。我高涨的情绪被劈去了半截。我回到床边,闷闷地坐着。然后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几个稚嫩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心痒难耐地跃起来,又问宵宵真的不出去玩么,她再次摇摇头。我知道她的爸爸有多厉害,宵宵的成绩要是考得不好自由就更少了。我向她表示了遗憾,接着就迎合着叫唤我名字的那几道声音奔了出去。院子里已经到了四个小伙伴:姐姐,赵晓曼,郭建,何俊。我走过去和她们说不用等宵宵了,她今天要写一天的作业。他们点点头,又发表了一会见解,之后我们准备去压大马路了。这时候,何俊的爸爸拿着大扫帚气冲冲地向我们杀过来。他爸爸一见到何俊就开始骂咧咧,大概他又弄坏了什么。我们剩下的人都乖乖地侍在一边,看着两个人闪转腾挪,扫帚飞扬,沙土漫漫。他爸爸嗓门洪亮,整个院子都承受地吃力。最后他落入无路可逃的境地被他爸爸拎走了,只给我们留下了一点微末的惊吓。我想这样也好。他年纪小,我本来就觉得他不太跟趟,又不讲卫生,有没有他也是照样地玩。
这样想着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迫近的脸,我木然地和那双眼睛对上,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你还记得我吧?”
我看着她好一会,极力从往日记忆里剥离出她的一些细枝末节。我不是很有印象了,然而很眼熟。她的眼睛一直带有兴致地盯着我,鼻子在轻微翕动,嘴下有一颗小小浅浅的痣。我想起她是谁了。但我想久别重逢应该不胜唏嘘,含蓄一些,于是我皱着眉头,讶异地望向她。
“你是......,是那个......” 我想这时候配上抠脑门的动作会更传神逼真。
“小学同学啊。”她眼神灼灼,神情激动。
“噢。你是那个,XXX。
“嗯,嗯。”
我们寒暄了好一会。有点惊喜,但是我又害怕我们对话中每一个不知如何填补的顿点。我们聊现在各自去做什么,又聊生活的近况。最后互留了手机号码相约下次抽空好好聚一次。分别后,我又继续向超市走去。她见到我没有如何费劲就认出我了,她的变化也不大,甚至说话的神态都保持着从前的意蕴。然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观念的变化却远远快过了外在的这一切。毕业后的这十年,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便我们住的那样近,却偏偏在十年后才得到机会重新见面,如同一个状似无意,实质渊源颇深的命运的一个手势:它让我更清楚地看到了时间是怎样的永续难追,一如我们曾经真切地相信的那个心中的世界。
超市就在眼前了, 我回过心思,记起自己的目的。超市里,暖气开的很足,之前略微的意兴阑珊被抚慰了。我慢悠悠挑东西,心里做着盘算。结完账,又只能扎进春寒之中。一个人默默地走,我之前被重逢打断的记忆逐渐自行组织起来了。这类似于一种强迫症,如果某天我们做了一个梦被强行打断,我们会想继续睡过去,给那个梦一个像模像样的尾声。
何俊被爸爸拎回家后,我们剩下的四个人决定继续压马路的计划。于是我们走出院子,沿着街道一直走。大概是赵晓曼说要不还是去河边玩吧。我们剩下的人觉得也不错,可以在那逛一圈回来,然后看看隔壁办事处的院子里有什么好玩的。路上经过了一家水果店,老板和一个朋友聊得很欢。等我们走过水果店一会了,赵晓曼叫住我们,摊开手,让我们看她手里的东西,是几枚深红色的枣子。她满脸得意,眉眼里都是小孩式的狡黠,她不会想到,后来我每每回忆起她都将她与那时的样子对号入座,童年时代几乎奉她为偶像。我那时的想法是抓一颗尝尝。姐姐不让,她说这是偷东西。那几粒红枣最后全都入了赵晓曼一个人的肚。后来我们在河边呆了很久。爬假山,滚草地,从土坡上猛冲。玩了好几个小时后,挥汗如雨,心满意足的结伴回去了。那时候,黄昏时刻,下雨的前夕,河边会有很多蜻蜓低飞,很容易就能抓到它们。看着它们盘旋乱舞,我们就已经觉得惊喜不已。我一直认为那是盛况,可惜再未躬临。
回去的路上,我有点担心误了饭点,免不了又要被训。催促着大家狂奔回去。回到了院子里,一院子的晚饭菜香。我们商量吃完晚饭再出来玩 ,到时候宵宵大概也能玩了。赵晓曼说她外婆可能不让她出来,要我去她家里叫她。我有些不愿意。我一直觉得她外婆不太喜欢我,我经常去她家叫她玩给她的外婆印象可能不好。这会,爷爷在厨房已经炒完菜,他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叫我和姐姐吃饭。我心里感觉撒了一把辣椒,急急地要往家冲。我冲赵晓曼喊好,吃晚饭去找你,和姐姐就噔噔噔地上楼了。郭建随着我们一块跑,我们三个喜欢在爬楼梯的时候比速度,为了赢,还常常不择手段。在楼道里,我们三个又挤成一团,我还听见赵晓曼在楼下不停地大声叫她的外婆。她声音尖细,非常有穿透力。而她的声音就成了我这段记忆的尾声。
时隔很久,我想我应该把一些记忆弄混了,也许宵宵那天不能和我们玩和何俊被他爸爸教训不是发生在同一天。但我潜意识里认为他们是在一天内发生的。甚至我认为就在那天以后,我们渐渐就不再来往了。宵宵要为了爸爸的期望更努力地学习,赵晓曼要升初中她得听外婆的话老老实实呆在家,何俊和郭建走得更近却疏远了我们,而我和姐姐在假期结束后也要各自回家面对不同机遇。而那些剩下的小伙伴在这段记忆中还不及露脸就更快地消散了。
我忽然感到前面一团阴影向我投过来。是邻居的一个爷爷。他冲我笑笑,我回以问候。原来我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于是抬手敲门,等待的间隙,我立着发呆。门开了,我提着东西走了进去。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2)
临幸时暖 发表于 2014-04-02 20:43:28 Vxin: crush-li110229 ―让我听见你的故事.
文章很不错,看见了很真实的回忆。有时候平平顺顺地生活着,记忆也会忽然蹦出来,看着你的文章,我也想到以前读幼儿园的时候,那个年纪和隔壁的小朋友很容易熟悉,有空的时候会一起串门,或者有时候一人拿一个娃娃,玩着很简单幼稚的游戏,我想没有什么快乐会比那个时候还纯粹,那个时候还不懂烦恼是什么。虽然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我依旧很怀念,那种感觉,恐怕再也很难找到了…
回复  
v-qing 发表于 2014-04-02 16:08:18
很有意识流的感觉[可爱]
回复  

猜你喜欢

好好活着!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 01 -一辈子真的不易,我们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可是却...
女人过得好不好,看脚就知道
有人说:“女人的路不好走,所以需要一双好鞋子”。很多女人总是觉得“鞋子嘛,穿在脚上,没人注意,买那么...
好男人,舍得为你花钱,更愿意为你挣钱
- 01 -昨天刷微博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赵丽和老公结婚5年,今年30岁,去年决定要一个孩子,但大半年...
性冷淡,才是女孩最好的气质!
对待爱情,不同的人需求不同。- 01 -之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带我的leader是个92年的小姐姐...
百态人生:一次就好,我陪你去看天荒地老……
作者:小果小醉加蜜糖1、那天电视上播着一档相亲节目,姑娘要车要房要存款,她张了张嘴,语气里压抑着羡慕...
丑小鸭没有水晶鞋
作者:安也凉大学毕业前夕,深夜两点,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夜不能寐,愣愣地看着手机微信里跟许乔阳的聊天框。...
有些人,错过了,那就选择祝福吧
作者:沐夕书苑01在没认识你之前,我从来不会觉得会错过任何你一个人,可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我是多么...
拼命成长,才是年轻时最重要的事
公众号:再见某人 文字:轻逸先生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人生就像煮饺子,无论是被拖下水,扔下水...

精选文章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