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背一公斤”:旅行中的平民公益


1公斤有多重?8小杯酸奶,6只苹果,抑或是1.53本iPad的重量。然而又有多少人想过,有一天,这区区的1公斤,也可能掀起一场新生活风暴。这就是“多背一公斤”——正在席卷全国、将旅行和公益相结合的爱心生活新方式。

1kg的温暖:公益不是施舍而是给予
改变生活?旅行、游学、挖掘自身兴趣所长……玩转公益?捐款、捐物、兴办各类慈善活动……然而有一天,当旅行遇上公益,一个理念由此应运而生——“平民公益新生活”:不为公益而公益,不为旅行而旅行,将公益融入旅行,用旅行丰富人生。
安猪,39岁,本名余志海,出生于广东,现居北京,上述理念的倡导者。他做过IT,跑过市场,做过项目管理。然而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灵感,从一个业余的旅行背包客转型为一场爱心公益行动——“多背一公斤”的缔造者。
2004年4月,安猪的一个朋友从云南背包旅行回到北京。这位朋友在云南雪山脚下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遇到了两位支教女老师。
朋友离开村里转道下一个村落的那天,两位女老师找到了他。原来。朋友将要前往的村庄里也有一位支教老师,由于当地环境艰苦,那位老师萌生了放弃的想法。
两位老师嘱托安猪的朋友:“如果你遇到了她,请一定告诉她‘你并不孤独!’‘坚持就是胜利!’”当这位朋友将嘱托带给那位支教老师时。那位老师闪着泪光告诉朋友说:“谢谢你!这两句话让我找到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朋友的故事给了安猪很大的震撼:一句嘱托能重燃一份希望,让山村的孩子受惠、受益,那自己是不是也能为乡村学校的孩子做些事情呢?
一时间,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开来:自己是背包旅行的忠实粉丝,很多背包客都喜欢走偏远的小道,能否将他们动员起来,在旅行中多背一公斤东西,给那些偏远学校送去一份帮助?将旅行和公益结合起来,让旅行不再纯玩,让公益变得更可行?很快,安猪就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并为这个活动创办了一个名为“多背一公斤”的网站。
2004年10月,安猪踏上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多背一公斤”的旅行,目的地是安徽歙县的一所乡村小学。从县城坐了40多分钟的小巴,再走七八里山路,安猪提着自己和朋友拼凑的一箱书和文具,走进了另晰小学。
在去那之前,安猪对乡村孩子的认知基本停留在“等待救助的弱势群体”。但实际上,呈现在安猪眼前的并非如此,孩子们的物质生活虽然艰苦,但他们的精神面貌却是开心、快乐,充满了童真的,他们毫不怕生地和安猪说笑。十分热情地拉着安猪打野战。
旅行的第二天,安猪和7个孩子相约在村旁的小溪边野炊。孩子们各自从家中搬来了锅碗瓢盆,还带了自家种的玉米和南瓜。其间路过小卖部,安猪打算买几根香肠给孩子们开点小荤。1块钱3根的香肠,安猪买了21根,总共7块钱。
待安猪付完钱,令他意外的是,大一些的几个孩子纷纷将1块钱递到他的手里。孩子们的自尊、自足和懂事,让安猪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以平常心对待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不是施舍,而是给予。
通过网站的传播,一些热爱背包旅行的朋友纷纷加入到“多背一公斤”的活动中。对于这些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领域的参与者来说,这既是旅行,同时也是一场特殊的公益。他们有的是单身白领。有的是年轻夫妻,也有带着孩子前来参加的家庭组合,而对于这些家庭组合来说,除了在旅行中锻炼孩子,也能让他们走近农村孩子的生活。

1kg的行动:公益是携带物资与信息的旅行
在安猪的理念里,“多背一公斤”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倡导新公益生活的发起者。他提倡参与者自行组团,多则40人,少则四五人,可同城,可跨区,只要志同道合,便可一起旅行。
每次出发前,每个小分队的组织者都会事先与学校沟通,孩子们需要什么便背什么。而不是像以往的公益活动,单纯以自己的想法来决定孩子们的需求——拿一箱文体用品应对所有学校。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孩子们缺少的并不是这些。像安猪就应邀背过10斤猪肉。有的朋友背过鸡蛋,有的朋友背过饭盒。还有的朋友甚至背过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去学校。
2005年年初,几位背包旅行爱好者通过“多背一公斤”的网站加入到安猪组织的活动中,结伴踏上前往河北一所偏远小学的旅行。当淳朴的校长得知安猪一行来自北京时。特意邀请安猪给孩子们上一堂课。
面对二十几个二年级的孩子,没有上课经验的安猪决定来一回老生常谈:“你们的理想是什么?”结果好多孩子并不知道理想是什么意思,于是他换了个问法:“你们长大后想做什么?”
令安猪惊讶的是,大部分孩子说长大要当农民。有个小女孩还骄傲地说:“我长大要当工人,每月寄400元钱回家。”其实,孩子们对农民和工人的认识源于他们的父辈,或留守耕种,或进城务工,成为某工厂流水线上的一员。这让安猪意识到:单一的物质支持并不能开阔孩子们局限的视野,无法给孩子们一个可以对未来展开长远想象的空间。视野的局限远比物质匮乏更不利于他们的成长;除了物资,孩子们更需要信息。
于是,安猪开始为“多背一公斤”设计更多的信息支持。他在“多背一公斤”的网站倡导参与者能背一些富有信息的物资去学校,能多跟孩子交流,甚至能给孩子们主动上一堂课,尽可能地开阔孩子们的视野。
2006年8月,安猪辞去了IT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多背一公斤”网站的建设中。他往返在城市间,做调研、找资源,并将更多的、遍布全国的偏远学校的信息公布到网站上,方便全国的背包旅行爱好者能就近了解信息。同时。他还在网站上设置了互动环节,方便志愿者交流心得,分享感悟。

1kg的盒子:旅行中的平民公益
在安猪印象里,曾有一堂课让他记忆犹新,临时的主讲教师是一名念过心理学的女白领。课堂上,她问孩子们:“你们认为北京有什么呢?”几个父辈进城务工的孩子纷纷站起来骄傲地说:“我爸爸说北京有高楼大厦。”“我妈妈说北京有大学。”
作为城市人的价值观,自然认为城市比农村好,定会以此鼓励孩子们努力学习,靠知识走进城市。然而那位女白领却没有这样想,她问:“小朋友,你们的家乡有什么呢?”孩子们愣了一会儿,几处小声地响起“有山”、“有水”的回答,女白领笑着说:“对了,这些可是城里没有的呢。老师很羡慕!”她引导孩子们发现家乡的美,给他们呈现出一个平等的形象,以此树立他们的自信。
当然并不是每一位参与者都能轻松地完成一堂教学课。于是,2011年8月,安猪又为“多背一公斤”活动开创了一个新的项目“1kg盒子”。所谓“1kg盒子”,涉及手工盒子、美术盒子、阅读盒子、戏剧盒子四大种类,适合3岁以上不同年龄孩子的需要。
每个戏剧盒子里,都配备了彩色蜡笔、白色卡纸、头箍、双面胶、剪刀。“临时讲师”可以根据材料。让孩子们自己动手制作喜欢的角色头套,然后戴上头套,根据头套的角色表演故事,锻炼孩子们的沟通能力和表现力。
阅读盒子包含《一园青菜成了精》(编自北方童谣)、《小黑鱼》([美]李欧李奥尼)等10本世界知名的童话故事,以阅读和延伸活动为主。
安猪将“1kg盒子”的申请链接放在了网页上,每个活动的组织者都可以通过“多背一公斤”的网站向安猪提出申请,并由组织者统一免费领取相应的盒子。
直到2012年3月底,通过网站申请的“10kg盒子”已经达到1885个。据“多背一公斤”网站反馈。参与“多背一公斤”活动的人数也已达到6000人次(不包括各地的“多背一公斤”分组)。
“多背一公斤”让公益旅行这种新的生活方式走向了更广泛的人群,让旅行不再是简单的旅行,也让公益摆脱了单纯捐款与捐物的狹隘定义,在真正的助人者与受助人的互动中,走进人们的生活。有的朋友甚至组织一场暴走十几公里的“多背一公斤”活动。只为给孩子们带去lkg的物资,带去1kg的信息,带去一份满满的爱。
“多背一公斤”让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走到一起。对于单身人士来说,旅行时,他们是结伴的盟友;返家后,他们是交心的朋友。对于那些带着孩子一起旅行的家庭。“多背一公斤”的活动让父母从中学习如何与孩子交流。而孩子则在活动中体会乡村孩子的生活,成为彼此的新阅历。
安猪告诉我,他希望“多背一公斤”活动能长久地开展下去,希望这公益旅行的新生活运动能为更多人带去别样的意义和惊喜。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乐读网
标签:
我的观点...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杭州拾荒网红意外身亡,他的遗物比浙大身份还令人震惊!
曾经一篇题为《杭州图书馆向流浪汉开放,拾荒者借阅前自觉洗手》的新闻,曾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内容大致...
这位中国奶奶,用5毛钱,让无数人买到了终生难忘的好味道
在物价飞涨的今天,5毛钱,可能在超市连1个生鸡蛋都买不到。但是,这位83岁的老奶奶,用23年的善心和...
专访深圳市猫网爱护动物志愿者协会——胡子
在喵星人占领地球之前,本周小编带领大家去了解喵星人背后的猫奴协会,什么?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协会?慢时间...
专访江一燕:怀揣一颗真心做公益
文/转载自网易女人Q:2007年因在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饰演“周蒙”一角而被观众所熟知,那...
最悲伤的作文
柳彝作文柳彝今天,推荐一篇小学作文,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文章的作者名叫苦依五木(笔名柳彝),...
曹军--深圳市智家喜憨儿成长关爱中心创办人
曹军,是我采访到的第一位公益人物,是深圳市智家喜憨儿成长关爱中心的创办人。他作为一位同样拥有一个13...
八旬老人15年风雨无阻出黑板报 造福邻里
刘进才老人将当天报纸上重要的内容抄写在黑板上,方便邻居阅读。“刘师傅,今天有啥子新闻哟?”昨天上午,...
白亚丽:用年轻的力量重塑乡村
2015年4月初的一个清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温泉村的一处院落里,白亚丽和她的同事们刚刚完成了“...

精选文章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