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街头肖像画遇上自动售货机

当街头肖像画遇上自动售货机,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瑞士艺术家Tobias Gutmann结合这两个概念,做出了一部“Face-o-mat”3分钟自动售画机,并带着它走过米兰、伦敦、巴黎、东京等14座城市,为1571个陌生人画下肖像画。





投币,选择,3分钟内机器会送出你的肖像。这部用纸板做成、画满涂鸦的“Face-o-mat”,其实跟高科技没什么关系。它更像是一块隔板,一边坐着好奇的人们,另一边是Gutmann作画的工作区。而为了模仿自动售货机,“Face-o-mat”设置了投币口、选择按钮和商品送出口,甚至会模仿打印机的声效。



人们可以在投币后选择他们的肖像设定:彩色(color)或黑白(black)自然的(natural)或大变身的(facelift,可能会被画得很离谱,例如画成动物或一把椅子),保守经典的(classic)或前卫的(avant-garde)。像变魔术一样,Gutmann会根据这些设定和个人相貌特征、表情动作、言辞,甚至是现场播放的背景音乐,用简单线条迅速画出抽象的肖像画。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为自己画的肖像,这偶尔会让Gutmann感到忐忑不安。但这些独一无二的肖像画,还是让很多人感到惊喜。




“Face-o-mat”的想法源于2012年Gutmann在圣诞集市上的尝试。当时他刚到斯德哥尔摩,人生路不熟,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多认识些人。他找来旧纸板自制第一部“Face-o-mat”售画机,隔着这层隔板跟各种陌生人聊上了。最初吸引来的是孩子,之后是潮人,最后甚至有了双鬓银发的老奶奶。这么一聊一画,就是两年多。



“我更看重‘Face-o-mat’的社交功能,在这里,画画就是了解人和城市的一个有效工具,甚至可以跨过语言障碍。”Gutmann说。“虽然我跟他们的相遇只有3分钟,以后或许也不会再见,但感觉还是很奇妙。”



因为享受这种感觉,有时即使人们没有带钱,Gutmann也愿意为他们免费画肖像。“有时我会跟这些可爱的人们畅谈人生。大部分人对我很友好,他们对生活积极向上的态度感染了我,而这也是我继续这个项目的动力。”




到现在,Gutmann已经带着“Face-o-mat”走过7万公里,从斯德哥尔摩出发,甚至远至非洲的坦桑尼亚。为了方便携带,Gutmann跟其他设计师合作改良这部机器,把它变得更轻小更牢固。而每到一个新的城市,Gutmann会将它重新绘制,加上当地语言或文化因素,尽量打消人们对此的陌生与恐惧,让体验变得更轻松愉悦。



Gutmann倒是很乐意带“Face-o-mat”走遍世界。因为在他看来,这种抛开电子产品、人与人之间原始直接的沟通,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丢失的。“现在人们基本是抱着Facebook、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过活的。这个项目至少能让你真正跟人面对面交谈,而不需要先把他加为Facebook好友。”



将“Face-o-mat”带到科技不那么发达的非洲时,Gutmann的感触更深。“人们问我,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画肖像?为什么要躲在这样的纸板后面?这种巨大的差异很有趣。我开始反思:人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过分依赖介质的?”



“如果让我来设计iPhone 7,我会把它设计成没有屏幕的。只有一个框架,一个小小的窗口,至少能让人跟邻居友好地对话,重新感受我们身边的真实世界。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创意视界
我的观点...
  • 有创意 (0)
  • 这种设计很独特 (0)
  • 让人惊叹 (0)
  • 有意思 (0)
  • 美轮美奂 (0)
  • 一般 (2)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照片竟然可以拍得这么有创意
是机缘巧合?还是脑洞开的无限大?哪位大神拍的?请收下我的膝盖
那些一定要和钱过不去的艺术家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中所提到的任何一个作品,在我国都是违法的,请不要模仿。“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
这样漂亮的涂鸦没有人不喜欢
法国很一些城市的建筑因为长年的岁月印染而变得灰暗陈旧,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也影响城市美观。在不拆...
有趣照片拼接
艺术家Stephen McMennamy不使用任何特效,将两张毫不相关的照片简单地拼接在一起,两样事...
废弃的钥匙还能做成艺术品
澳大利亚的工匠Moerkey,回收废弃钥匙,通过扭转、拉伸、粘贴等步骤,将其转化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羽毛也能成艺术品 极细精致的雕刻作品
一位来自华盛顿艺术家Chris Maynard擅长使用鸟类羽毛来当作创作素材来进行剪纸雕刻,完成后的...
这位帅哥用食物做的裙子,女人看了都流口水
来自美国的时尚插画师Edgar Artis将插画和现实的各种物体结合绘制出各种各样的时装插画他将剪纸...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