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

我在想你,你知道吗?


人生就像一本书,总会有翻完的时候。
时间如不经意间掉落眉梢的尘土,微风一过,便无影无踪。

在离宿舍不远处有一个空阔的公园,公园里有一处高地,喜欢站在最高点仰望天空,似乎离她近了一些。
一个人下班后走走停停总会与公园邂逅。不知不觉便爱上了这个有一种归宿感的地方。
原本喜欢热闹的我又常常一个人,久而久之便觉得一个人的岁月还是静好的。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回忆过往,欢乐的时光似乎总会被自动过滤掉,剩下的都是纠缠不清的情愫。今年25岁的我选择性的忘记近几年的生活,因为自从工作以来,繁琐的事压的我透不过气,转而记忆深刻的却是10岁之前那些零星的片段。从小和奶奶一起生活的我却因为被送养而一直叫奶奶为外婆,她对于我来说是世上最亲的人,所以才会有在某年除夕夜8岁的我独自一人跑了十几公里回外婆家,只为正月初一早晨吃上外婆亲手做的花生红糖馅的汤圆,那时在身后追赶我的养父母应该气急败坏,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一个脾气执拗的孩子,可是他们却不懂我那小小的心愿。
小时候的我很不听话,小孩子能做的坏事我一件也不落下,所以那时的外婆应该很头疼吧。
我曾把外婆积攒了很久的一袋硬笔偷出去准备大肆挥霍时,却不知小卖部的奶奶与外婆是老早的邻居,还没吃到甜甜的糖果的我却尝到了荆条的味道。
曾与堂弟在家里玩水,因为当时的地面都是泥土的,所以家里变得泥泞不堪,害怕受罚的我们自作聪明的用炭灰掩盖了一层又一层,还是觉得不行便用镰刀除去表面的一层,却因为技法不娴熟,地面变成了刚翻过的田地,坑坑洼洼,露出了土红色的新鲜土壤。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让我们不知所措,逃到谷仓的一个大箩筐里面,再用另一个箩筐盖起来,这似乎是当时最隐蔽与安全的地方。外婆在地里忙完回家后任凭她怎样的呼唤着我们的名字,我们都不吭声,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一劫,但结果往往与想象出入太大。遍寻不着孩子的外婆焦急万分,便沿着公路徒步走到住在街上的我的亲生父母家询问我们的下落,这下可好,一家人炸开了锅,四处寻觅还是不见我们的踪影,最终像泄了气的皮球在家里苦等。不知过了多久,堂弟已经睡着了,而我终于觉得藏不住了,便蹑手蹑脚的出来了,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现在回想起来,微微一笑,笑当时的幼稚,还年轻的外婆,那美好的时光,又不禁失声痛哭,哭流年不返,时光不再,人去不回。

想起一句话:Everything has its time and that time must be watched (万物皆有时,时来不可失)。她走过人生72载,守寡22年,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支撑起整个家。我一直以为我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负担,但是成年之后才发现那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陪伴”。自从初中以来我便开始住校,异地求学的十年间见她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回家都是匆匆离开,我总是自我安慰说或许哪天我工作了,挣钱了就可以把她接到身边,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随人意。工作与生活的压力袭来让我一年只能见她一次,最终是弟弟的一个短信让我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与绝望,脑溢血、抢救、奶奶……脑中一片空白,只有零星与杂乱的词语在脑中不断闪现,抓起手机夺门而去,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心里一直默念,不,不会的。远在他乡的我打的直奔医院,手术门前挤满了人,堂弟靠在墙边,沉默不语,手上还有鲜红的血迹,他和我从小都是跟着奶奶的,他的心我懂。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等着,气氛异常的沉重,像是被捆在十字架上的囚犯等待着命运的宣判。门开的那一刹那,苍老的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虽知道是麻药的作用,可我清楚的知道在这之前她已经不省人事。只是在走廊上看了她一眼,便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她再没能跟我说上一句话。之后的两天医生都不让去探视,我只能守在门口,望着天空发呆。之后像是一切都被注定的一样,已经无力回天了。她的几个儿女商量让她回到家里安息。那时的她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用氧气枕不断手工的给她输气,原来生命握在手里是那样的脆弱与沉重。他们给她换着寿衣,告诉我让她就这样走吧,便剪断了氧气管,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的生命从我的手中消逝,我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

关于她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浮现脑海。她就这样走了,从我的生命中抹去了痕迹,带走了我最真的感情和依恋。她还没来得及为我披上婚纱,为我祝福,为我开启通向这个世界的另一扇门。
她对于我的意义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情最初的连接点,我从来都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以这样的形式离开,那样的无声无息,没有任何的预兆,自己连一点点的心理准备都没有。或许这就是现实,我们永远无法预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其实我明白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是每个人最终的结局,我这样的承受不起是因为自己的歉疚。对于她,我愧疚的太多太多,而我也明白现在的忏悔毫无意义,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下去。

一个人时,我常常会仰望天空,因为我知道,她在那里看着我。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标签: 回忆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 希望你过得好 (1)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