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碗多,不怕摔



201X年,过年前两天,我在国贸的一家餐厅和西西吃饭。
地方是西西选的,离她公司近。餐厅什么都好,大堂的灯明晃晃耀眼,但就是贵,去之前我偷偷查了一下,他娘的人均好几百。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就没带银行卡。
反正西西早就说明了,她是有事儿找我。既然是有事儿找我,她能不请客吗?
那当然不能。

餐厅里,我和西西坐在靠墙的一个座位上。西西头发干脆利落挽一个发髻,唇红齿白,一条大黑裙子一直拖到脚面,露出一双小靴子。旁边桌坐了一对情侣,男的不停偷偷拿眼看她。
点菜,上菜,吃饭。西西一直皱着眉头,吃一口肉,叹一口气,吃一口菜,再叹一口气。
我听得心浮气躁。你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说。
过年我要和麻花回家见家长,西西戳着盘子里的生菜,心不在焉地说,你帮我想想,怎么才能表现得像个良家妇女?
我被她问得有点儿蒙:你才多大,为什么要装妇女?
……重点是前面两个字!前面!西西冲我咆哮。
我还是有点儿蒙:你这个装扮,很风尘吗?
西西瞪了我一眼,眼带杀气。
我低头不说话,默默地从一个盘子里夹了个西兰花。
西西想了想,忽然拿起手机,划了几下,举到我脸前头。
看看这个,帮我参谋参谋。她说。
我很困惑地接过来。手机上是一张图片,标题几个大字:第一次见家长,一定要注意的一百件事(女生版)。
……我操,有一百件那么多?!
偷偷看一眼西西,她拿着叉子,正在给一块肉分尸。
于是我仔细往下看。

第一,不要化太浓的妆,尽量素雅一些;
第二,穿衣服以简洁风格为主,最好穿纯色系,尽量不要穿高跟鞋;
第三,要有礼貌,保持得体的笑容,说话的时候看着别人眼睛;
第四,勤快一点儿,眼里要有活儿,抢着刷碗,看到地板脏了……

靠,看不下去了。
这是英国贵族速成手册?我把手机还给西西。
标题不是写了么?西西还是皱着眉头,这是见家长要注意的细节呀。
会不会太详细了点儿……我小心地说。
你管那么多呢。西西说,朋友圈看见的。
嗯,一猜就是。

西西看看那张图片,再看看自己。上面说穿衣服要简洁,她说,我这种裙子,是不是不能穿了?
……也……还行。我说。
上面还说化素雅的妆,西西又说,我这个妆是不是有点儿浓?
……也……还行。我说。
这里头建议礼物送茶最保险,西西眉头都快拧破了,我想送个咖啡机,是不是不太好?
……也……还行。我说。
那到底是行还是不行!西西一拍桌子。
……我哪儿知道啊!我单身二十多年了!你有意见吗?!
西西看一眼手机,摇一摇头,看一眼手机,摇一摇头。
我默默地吃我的西兰花。
还不如不问你呢,西西放下手机,说,麻花也给不了什么意见,问他什么都说,他爸妈特别随和,不用考虑那么多。
怎么可能不考虑啊?!她说。
哦,麻花是她男朋友,慢性子,话少,但是工作起来不要命。这一点和西西倒是很像。
用西西的话说,当年她抽烟喝酒,无恶不作,但是一次聚会上,看到麻花的一瞬间,她就觉得,自己应该从良了。
算了算了,西西拿出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就这样吧,要是别人看不上我,也没办法。
你就正常表现呗。我说,没什么问题吧?
这可是见家长!见、家、长!西西说,一辈子的大事儿啊!
大事儿就不能保持平常心了吗?我问。
西西又瞪我一眼。
你吃完没?她冷冷地问。
我还没吃饱,但不敢说,只能含着西兰花点点头。
那我去结账了。西西起身说,还有,那个西兰花就是用来做摆盘的……
我把西兰花咽了下去,抬头看着她。
生的,别吃。西西说。

反复确认我不会被毒死之后,我满心忐忑地坐地铁回家。
西西的忐忑则全写在脸上。出门打车,连续三辆空车过去,她都忘了拦。
我不知道应该和她说什么。我没见过家长,帮不上忙。
感觉白吃了一顿饭,真愧疚。
唉,我这么纯洁的人。

过两天,我回家过年,那几天都没和西西联系。
年后,刚回北京,西西电话就打过来。出来吃饭出来吃饭!她兴高采烈地说。
还是国贸,还是那家餐厅。这次西西把头发披了下来,发梢是精致的小卷。她踩着高跟鞋,一脸欢欣雀跃的样子,和年前简直是两个人。
见家长很顺利?我问她。
是啊。西西拿着手机打字,说。
没出什么岔子?我又问。
对啊。西西说。
麻花爸妈对你很满意?我继续问。
满意呢。西西又说。
……能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西西看看我,一笑。你想不想听个故事?她问我。
我点头。
这顿饭你请。她说。
……我回家了。我迅速站起来。
故事是这样的……西西故意大声说。
我又一屁股坐下。

嗯,故事是这样的。
西西和麻花回家。西西很紧张。西西特意换了简单的牛仔裤和平底鞋,化了淡妆,拎着茶和阿胶上门,火车越接近麻花家所在的城市,她就越坐立不安。
麻花爸妈在家里等他们。两个人倒是很符合麻花的描述,随和,亲切,一直笑吟吟的,问西西坐火车累不累、上班忙不忙。麻花妈妈个子不高,笑起来眼会眯在一起。她在屋里忙来忙去,煮饺子给西西吃。麻花爸爸有些秃顶,脸圆圆的。吃饭的时候,他先拿出一瓶葡萄酒,给西西倒了半杯,说我自己酿的,你尝尝,别喝太多,上头。
西西吃着饺子,稍微宽慰了一些,但不敢放松警惕。她始终觉得,麻花爸妈的笑容都是礼数,背后其实正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们说很喜欢她带去的东西,也是合乎礼貌而已。
你觉得,你爸妈喜欢我吗?她偷偷问麻花。
麻花看看她。我觉得很喜欢啊,他笑嘻嘻地说,我喜欢的他们都喜欢。
西西转过头不理他。
她保持着她觉得“得体”、“良家”的样子,拿出混职场的心态,说话滴水不漏,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挂着微笑。一旦有疲倦的迹象,她就拿出手机,看着那个“一百件事”,给自己提醒。
就这几天,她对自己说,就几天就好了。
前两天风平浪静地过去。头几顿饭饭后,西西都想着要刷碗,但麻花妈妈拦着不让,说他们刚回来,太累了,好好休息休息。
西西反而焦躁得厉害。
第三天中午,一吃完饭她就站起来,抢在麻花妈妈前面跑进厨房。
阿姨,让我来刷吧。她说。
麻花妈妈说不动她,只好让她刷。麻花和他爸下楼洗车,西西就挽起袖子,听着客厅电视的声音,一边刷一边想,那“一百件事”还有没有她没有注意到的。她忽然想到,上面说,人家肯定不会让你刷碗,但是你要主动,不能说不让,就真的不刷了。
想到前两天,西西心里一惊,手一滑,一个碗从池子边就摔了下去。
小西没事儿吧?麻花妈妈从客厅急急忙忙跑过来。
没事儿没事儿!西西吓出了一身汗,赶紧找扫把和簸箕,把地上的碎片扫起来。不好意思,她说,刚才走神了,手滑了一下……
麻花妈妈连说几声没关系。她在旁边看西西扫了一会儿地,忽然说,小西在家,不怎么打扫卫生吧?
西西心里咯噔一下。也、也打扫的……她说。
麻花妈妈摇摇头。
不像。她说。
西西觉得心脏瞬间掉到了肚子里。完了完了,她想,这回算是完了。

她一声不吭地扫完厨房,一声不吭地收拾好残局,又一声不吭地到客厅坐下。电视里放着春晚小品集锦,她一点儿都看不进去。
之后两天,西西一直处于忧心忡忡的状态。麻花父母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西西也保持着她的“得体”。但只要脱离了两位老人的视线,她就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你怎么了?麻花问。
西西张一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有点儿想哭。

我们可能结不成婚了,麻花。她在心里说。

眼看到了要走的前一天。麻花在书房帮他爸爸修电脑,西西在客厅发呆。麻花妈妈收拾了一会儿东西,忽然走过来对西西说,小西啊,你来一下。
西西跟着她走进主卧,觉得自己已经快麻木了。
麻花妈妈关上门,坐到床边,又示意西西在她旁边坐下。
小西啊,麻花妈妈说,觉得我们家怎么样?
西西直愣愣地看着地板。挺好的。她说。
麻花妈妈笑了。挺好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叔叔都不太喜欢你?
西西转头,睁大眼睛看看她。
说实话。麻花妈妈说。
是。西西点点头。
麻花妈妈又笑了。你这孩子,她说,我就觉得,这两天哪儿不对。
和你说个事儿吧,你可别笑话我……她又说,那年啊,我头一次跟着你叔叔回他们家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紧张,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我那时候觉得,我长得不好看,也不怎么会说话,人家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后来有天吃完饭,我心说我得勤快一点儿啊,就去抢着刷碗。麻花妈妈说,一开始都很顺利,结果刷到最后一个碗,一不小心,就把碗给摔了。
我当时那个心啊……麻花妈妈笑起来,心说这可完了,刷个碗还笨手笨脚的,肯定是没戏了。一着急,我就哭了。
西西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看,你也笑。麻花妈妈说,真是,那会儿真是傻。反正就是哭呗,越哭越厉害,越哭越厉害,哭得人全家都过来了。结果麻花他奶奶一看怎么了,拍着腿就笑,笑得直不起腰来。你猜她和我说什么?她说丫头,这多大的事儿啊,摔个碗哭什么?我们家碗多,不怕摔。
麻花妈妈慢慢收起笑容,说,今天我也是要和你说这句话:我们家碗多,不怕摔。
西西一愣。
你想什么,阿姨都知道。麻花妈妈说,你努力表现,抢着刷碗、扫地、收拾桌子,阿姨都看在眼里,很高兴,真的。
但是你到我们家来,不是为了让你刷碗的。她说。
西西心里一热,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用觉得,你一定要讨好我们,一定要表现成什么样。麻花妈妈又说,我和你叔叔要求不高,什么学历、年龄、长相,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和麻花一起,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强。
再说了,她接着说,我们又不是找钟点工,你会不会刷碗、会不会扫地,有什么关系?小姑娘家家的,在外头受气还不够?来我们家了,我们还为难你什么呢?
阿姨就想看着你们两个好好的。麻花妈妈说,至于你们在家谁做饭、谁刷碗、谁干活儿多,我要是在乎这个,早和你叔叔离婚了!有什么活儿让麻花做,他力气大。他要是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教训他。
西西听着,一句话不敢说,感觉自己随时会哭出来。

麻花妈妈说完这段话,慢慢起身,走到床头的柜子边,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很精致的丝巾。
这块丝巾给你吧,麻花妈妈把盒子放在西西手上,说,别人送我的,说是名牌,我哪儿衬得起这个。麻花说你上班的地方讲究着装,你肯定用得上。
西西低头看着手里的盒子,还有盒子上字母“G”打头的标志,终于忍不住,眼泪充满了眼眶。

后来呢?我问。
后来就回来了啊。西西说。
阿姨还给我钱了。她又说,也不好说不要,我先存起来好了,有机会给他们买东西。
我点点头。
其实我挺后悔的,西西说,早知道就把咖啡机带过去了,他们家全是茶。
……谁让你非要信朋友圈。
你说,我是不是很幸运?西西想了想,问我。
我又点点头。恭喜你。我说。
西西抿嘴一笑。接下来就该收拾麻花了!她说,下个月他跟我回家,到时候我和我妈说好,一定要让他刷碗扫地,体会体会我的感受。
你不怕他也把碗摔了?我问。
西西笑得很开心,说了一句话。

我们家碗多,不怕摔。她说。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微奇生活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起伏不定的情绪,才是亲密关系最大的杀手
亲密关系中,我们花了太多时间找一个和自己心有灵犀的人。实际上,找来了谁,等来了谁,遇到了谁都只是开始...
一个男生能够把女朋友宠到什么程度?
- 01 -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室友正红着眼睛关电脑。我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了一通宵小说...
一个人的精力好到底有多重要
前几天,我升职了。事后人事部好友告诉我,在选拔例会上几位领导讨论我的升职事宜时,有位经理赞成的切入点...
女人有哪些让人觉得有素养的瞬间
上周,参加大学老师举办的文学沙龙。座位是随机安排的,我习惯性地观察周围,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映入眼帘。...
“我们分手吧,这碗面是我最后的钱”
很遗憾男孩子说,在最无能为力的年纪,遇到了最想照顾的人。可更遗憾的是,有些人不但不会这样想,反而以为...
这世上,有一种人比渣男更可怕!
- 01 -周一回老家办事,办完后就在小姑姑家休息,她刷微信,我剥葡萄,颇有一股岁月静好的味道。突然...
永远别和低层次的人纠缠
一个朋友在坐地铁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操着本地口音的大叔,扯着嗓子和身旁的人在说:“外地来的这些农村人真...
什么才是好的婚姻
在婚姻关系中,大家时常强调一种对外是竞争关系,对内是势均力敌的关系,而不是一种不管干什么都有人一起来...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