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安苏的少年

周末早晨的似醒非醒间,隐隐约约的安苏听到床头手机的震动,不情不愿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乱摸了半天,才找到那个扰她清梦的祸害者,睁开惺忪的眼,看了看手机,阿言的QQ头像提示着信息,点开一看“阿苏,我又失眠梦到她了”,阿苏楞了两秒,不知道回什么过去,手机一丢,翻了个身又睡了。


睡了不到十分钟,对面楼里传来几人中气十足的吵闹声,阿苏的脚在被子里不安分的蹬了蹬,又拉了拉被子盖住脑袋,眼见外面的吵闹声没有消停的架势,阿苏“咻”的从床上爬起来,推开窗户,朝着对面楼吼“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吓的楼下的小黑丢下了骨头,嗷的一声跑了老远。
最终阿苏没了睡意,还是不情不愿的起了床,洗漱一番,下了楼,在狭小的过道里拐了几个弯,直奔另一栋的二楼,敲得铁门震震响,半天,阿言才半裸着个上身打开了门,安苏直接进里屋,从冰箱里取出一盒酸奶,才转过头说“阿言,我不是很喜欢看裸男,拜托衣服穿上好不好。”
“你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羞”,嘴上虽然这么说,却还是走进房间翻箱倒柜起来。
安苏,90年生人,是个标准的南方妹子,做得一手好饭,脾气好,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从不进酒吧,十点钟之后不出门,也没有男朋友,周末休息的时候,就是看看书,听听歌。阿言总是笑她的生活呆板而无聊,可以投身空门了,每次安苏就会想,“阿言,要是我投身空门了你怎么办?你,怎么办?”
现在的安苏是一个好妹子,所有的人都这么说,遇上阿言之前的15岁安苏的人生,安苏好像都回忆不起了,那个时候的安苏,生活的一团糟,虽然安苏的爸爸开公司,很有钱,可是安苏的生活并不幸福,妈妈早已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家,爸爸每天只会在外忙碌,身边有着不同的女人。安苏所拥有的,只是爸爸给她在那时看起来很不错的零花钱和身边几个在江湖飘的朋友。
那时候的安苏,是个标准的小太妹打扮,染着头发,打了耳洞,带着大大的耳环,经常翘课,可是她和那些真的小太妹又有点不同,不讲脏话,不欺负同学,不炸炸呼呼,只是很安静的带着耳机在学校的天台听歌,给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猫不定期的送粮食。
安苏常常一个人走很远的路,在起风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
遇上阿言的那天,安苏和爸爸争吵了很久,独自一人跑出了家门。
在离家不远的巷子里遇到了他,他被一群人揍了,揍的很惨,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衣服上都是血迹,很可怜的样子。
安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跟着他了,只是觉得他像一只流浪的猫咪,很需要她的陪伴,夕阳拉着她俩的背影一前一后,突然阿言就转过声,恶狠狠的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安苏没有被吓倒,只是递上握在手里的巧克力,说“给你”,就像是给流浪猫喂食的感觉。


阿言觉得安苏有点不太像正常女孩子,可是安苏和阿言就那样莫名其妙的认识了。
阿言说“阿苏,你的头发染的真丑”,隔天,安苏就把头发染回了属于少女的黑色。
阿言说“阿苏,你的打扮能不能正常点”,安苏又重新穿上了校服。
“阿苏,你能不能认真读书,你将来这样,怎么考得上大学”,听到这话,安苏回家,告诉爸爸,自己想学美术,因为,这好像是她能唯一考上大学的捷径。
高中三年,安苏觉得自己就是阿言的影子。
如愿上了大学,可是却在一座城市的两个极端,安苏每月都要跨越大半个城去见他。
阿言很喜欢画画,他的画比安苏画的要好,但是他的画里很少有安苏的影子,阿苏问他,他就笑着说“我比较喜欢画美女耶,等你变成美女再说吧”。
他们亲密的联系,友好的见面,偶尔的打趣,熟悉的朋友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阿苏只是笑笑,不解释。
阿言谈起了恋爱,她们见面就少了,后来阿言就对阿苏说“阿苏,你也去谈一场恋爱吧,恋爱,是件很美好的事”,说这话的阿言,脸上有着淡淡的笑,真的很迷人,很好看。
安苏有尝试着去谈一场恋爱,就像校园里的那些女生一样,挽着男生的手,阳光明媚,脚步轻快,可是,好像怎么也做不到。
阿言和女生手挽手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出现在她的生活圈子里时,安苏只是远远的看着。
阿言与女孩分手了,她陪他喝酒,陪他唱歌,看到他伤心的表情,看到他隐藏的泪,她想,如果自己是那个女生,肯定不会放手,忍心他这么难过。
生活好像又恢复了以前,只有她俩相处时的安逸与自在,安苏很喜欢。
成长让很多人都改变,毕业后的阿言也不例外,他学会了抽烟,喜欢在烟雾缭绕中隐埋自己的情绪,心情不好的时候,用酒精麻痹自己,阿苏觉得自己越来越读不懂阿言了。
等着阿言穿衣洗漱的空隙,安苏溜进来了厨房,手脚麻利的收拾起水槽里的锅碗瓢盆,看到苍蝇围绕着放了不知道几天的泡面盒打转时,安苏只是很平淡的带着手套给丢进了垃圾袋。
等到阿言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客厅的小方桌旁时,餐桌上已经出现了煎好的荷包蛋和面条,阿言咬了一口鸡蛋,回头说“阿苏,谁要是娶了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午后,窗外微风拂来,隐隐带着花香,这个城市的午后,不太适合出门,阿言在房间里小憩,安苏收拾着屋子,安静的像幅画。
安苏收拾好房间,做好卫生,躺在沙发上环顾四周,想着屋子里的东西怎么这么熟悉,才知道是自己一点一点移过来的,只是感到好笑。
推开里屋,阿言四脚八叉很没睡相的入睡着,并没有任何的不安打扰。
“你像一颗星星,从我年少贫瘠的青春里经过,曾经日夜守候,时间缓缓流过,依然闪烁。却离我越来越远,从一颗星球到达另外一颗星球,是时候离开了,再见了,我的阿言”,安苏心里悄悄的说,看了一眼阿言,带上了房门。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标签: 心情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1)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1)
Zoe 发表于 2015-03-29 22:30:59
再见~
回复  

猜你喜欢

别让心理压力,拖累你的人生
很多人说,《呼啸山庄》不是艾米莉·勃朗特,而是她的那个无赖弟弟写的,有此怀疑的主要依据是这本书是让人...
熬住,就是一切!
“生活是平衡的。你不为了赚钱辛苦,就要为了省钱发愁。”01小妹做销售,昨天,她跟了很久的一单合作泡汤...
“看你的微信名字,就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你胸有成竹给别人贴标签的样子,真丑。01总有人觉得自己见多识广,捕捉到一些小细节,就急着给人家下定义...
自找的痛,何必喊疼!
人都是这样别人给的伤能忍自己撞的伤喊疼没有人安慰,眼泪能忍住有了人心疼,泪水止不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
如果你不看我手机,我们就不会分手
文|席慕蓉蓉如果你都没有做这些事情,哪怕她就是把你手机看穿,你又有何惧?但是你一旦做了,即使没有手机...
女人最恨的不是出轨,而是“聋哑瞎”式伴侣!
很多人觉得,婚姻遇到出轨,便是终结。但事实上,很多人不知,比出轨更可怕的其实是两个人在一起却漠不关心...
两个人合不合适 就看这四点
谈恋爱的人经常会有一个困扰:“我们两个在一起到底合不合适,我们到底应不应该结婚,一辈子携手共度。”今...
情商低的人,是如何把天聊死的?
说话的最大智慧,在于“走心”01看破且说破,最容易把天聊死不知道你的微信群里是否存在这样一种人,你发...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