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年:两个女生的似水流年

昨天,蚊子打电话我,电话那头的她说“阿苏,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我到你那里去给你过生去,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听着那她兴奋劲,抚了抚额,“姑奶奶,只要你不要送我玻璃的东西就行了。”
玻璃相框、玻璃水杯、玻璃漏斗、玻璃娃娃等,自从学生时代我们认识开始,我就不断收到她送的这些易碎物,尽管我妥善保存,细心安放,它们的最终命运只有一个,碎掉,不是惨遭我的毒手,就是被我妈摧毁。
“好啊,好啊,我知道了,明天等着我”,还没等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是我和蚊子相识的第柒年。


(一)
还记得高一那次我和蚊子吵架,吵完两人就互相不理人,三天没和对方讲过话,吵架的原因就是我把蚊子暗恋的那个男生公之于众了。微风吹来,我俩站在学校林荫的桂花树下,两人都黑着脸,蚊子责怪我“阿苏,我是因为相信你,才告诉你我喜欢他,你怎么能告诉别人呢?
“我又不是故意的”,虽然是我的错,我也小声的声辩着。
“好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丢脸死了,你开心了吧?”蚊子涨红了脸。
“这也不是我传播的啊,大不了我再去和他解释一遍,说我是开玩笑的”。
蚊子撅着嘴,我也把头扭向一边,两人谁也不看谁,最后,蚊子向宿舍走去,我俩同一个宿舍,我跟着她后面,保持五十米的距离,太阳下去了,天空和我们的脸色一样难看。
一天,两天,我们俩好像在比赛,看谁能在这场沉默中胜出。
第三天,我憋不住了,其实,第二天的晚上,我就想向她承认错误了。
我想起她为我补课,陪我看病,不开心的时候逗我开心,即使我不笑,她一个人在那乐呵时的傻样,我就决定要请罪去了。
我给她写纸条“我错了,是我不对,罚我中午看你吃午餐”。
很快的,她给我回了“其实,我也不对,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
我们俩为了庆祝这次的和好,偷偷溜出去吃了蚊子喜欢吃的麻辣烫和我喜欢吃的章鱼小丸子。半夜的时候,蚊子一边举着台灯爬上爬下进出厕所时一边骂着床上的我是个“坑货”。
后来,我们约定,第一,不准吵架,第二,即使吵架,也不能不理人。
(二)
二零一一年的夏天,我们高中毕业,去了同一个城市的不同学校,同一个城市,见一面需要倒三趟车,花上两三个小时,我们俩经常隔空喊话,“你填志愿时怎么不查查学校,怎么跑那远去了?”
大一一整年过去,我和蚊子都在游走于老乡会之间,今天A同学学校,明天B同学楼下,美曰其名看同学,实则混吃混喝。
二零一二年的秋天,我们进行了一次会晤,原因无它,双方的亲友团进行见面,我的男朋友W,她的男朋友小Z。
见面是尴尬的,过程是愉快的,当然,仅限于我们俩。
我俩聚在洗手间,“你怎么找了一个单眼皮,你不是说单眼皮男生丑死了吗?”
“还说我,你找的男生怎么那么矮,会遗传的”,蚊子用手指尖的水撒向我的脸。
“人嘛,总是会变得,我以前还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你忘了?”
“我可没有这爱好”。


后来,我们相继失恋。
星星挂满月空的时候,我们俩圈坐的我学校的操场上喝酒聊天,当然,我还没有烂醉如泥的打算,买了酒精浓度最低的果啤,蚊子骂我怂,“要喝就痛快点,给个果啤糊弄谁呢?”
“这不是今天超市做活动嘛,便宜,再说,你要是喝醉了,我可把你抬不回去”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比夏洛克还夏洛克啊”。
我皮笑肉不笑。
喝着喝着,我俩就开始哭了,从开始的流眼泪,到后来的抽抽搭搭哭出声来。
“男生的承诺就像汉正街的水货,不能信”。
“那以后汉正街的衣服还买不买?”,我一边摸脸一边问。
“买!”
那一年,我们20岁,为了所谓的爱情,傻傻的流眼泪。
(三)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留在了武汉,我上班,她继续读书。
我说,再读下去,你就老了,没人要了。
她说,你赶紧结婚吧,趁我还没工作,份子钱能少出点。
我说,蚊子,如果我这辈子没人要怎么办?
她当着我的面,拍拍手掌,没事,姐养你一辈子,记得按时交生活费,其他费用就免了。


(四)
又一年柳树抽芽了,蚊子却胖了一码,以前的衣服不能穿了,常常拉着我去逛街。
有时她会来我这边留宿。
我喜欢让阳光穿透屋子,然后躺在床上小憩。
我和蚊子一边翻看过去的老照片,一边回忆过去的事情,常常笑的前俯后仰,闪出泪花。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走去江边,那边有成片的芦苇荡,很像我们的家乡。
我和她已经记不得我们18岁时干过什么事了,但是我们常常回忆18岁时候的那个自己,18岁生日的时候,我们一起许愿,“蚊子,阿苏,从此以后,我们就长大了,我们,是大人了”。
是的,我们是大人了,我们是自己的了。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婚姻里,请时刻保持单身的能力
文 | 谢可慧 图 | yuschav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婚姻里,保...
好的婚姻,看男人的教养
01有个相识的朋友,且喊她Z,她爷爷辈的人都是书香门第,特别爱读书,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她爷爷...
爱打扮的姑娘更好命
文 | 艾小羊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清唱(id:qingchangaixi...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