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出口,是一颗自由的心


楼下有个心情不好的老板娘。儿子上了小学,她就再没有笑过。儿子有严重拖延症,作业每每要拖到11点才算完,而且如今的老师一般是不训孩子的,有什么问题,家长通通留校。可每天放学,儿子就是不肯先回家做作业。从进了小区门,他就把书包往地下一扔,然后追着小伙伴们像匹小马驹满地撒欢。她一开始还穿高跟鞋,后来因得要进行这场抓人的田径比赛,干脆高跟鞋也放弃了。

她说,这样的家长可不止她一个。每每留校,十几个。老师是个年轻人,教学压力比她们更大,于是通通转嫁到家长的身上。每每去学校,她就觉得,老师要哭了,她要崩溃了,孩子们童趣无知,在门口像一对兔子一样蹦跶,无邪的笑容对着这堆崩溃的妈妈们。

真正的出口,是一颗自由的心

夜夜夜夜,她想象,那些和她同病相怜的女人们在台灯下,指导着昏昏欲睡的孩子,恩威并施,连哄带骂。骂多了,儿子就哭,作业更慢了。这个时候,老公凑上来,婆婆凑上来,看着可怜兮兮的孩子,总是劝她:算啦,放松点。

她几乎要暴跳如雷了:每天去接送的又不是你们,你们反倒来看笑话当好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夜里惊醒,突然发现,这真的不是闹着玩儿的。那年的婚礼,仿佛是她前半生风光的顶点,以及终点。从此之后仿佛走得就都是下坡路了。在那段时间,找爱的道路走到了头,身边是如意郎君;所有人都在冲着自己点头赞许;父母放心了,公婆搞定了,闺蜜穿着粉红的伴娘裙来了,对全世界有交代了。洁白的婚纱闪耀的钻戒,窗明几净。

怀孕过后,就是鸡飞跳的哺乳期。家里从来没来过那么多人,父母公婆保姆一大堆。那个稚嫩无比的小婴儿,让她不得不依靠着这堆人,却又被这堆人挤得喘不过气。她甚至出现幻听,总觉得有人在对她说话。那天,她出门,突然间有个想法想就那样穿着一条睡裤走下去,走到天的尽头。当然,她走不掉的。孩子要喂奶,她又回去了。只是在楼下呆呆坐了三个小时。有个老人对她说:孩子上了幼儿园就好了。

她后来才知道,那种安慰叫做画饼。

卡地亚又怎样,那天晒完了之后,已经很久没有戴过;每天的世界就是卧室头顶上这盏灯,睁眼就是,腻得起鸡皮疙瘩。原来这日子仿佛永无尽头。她做梦都是儿子的作业,汇成那些符号堆成山,压得她喘不过气。夫妻生活,哦,如果还有的话。她每晚睡着,老公还没上床。等到半夜,他伸手触碰的时候,她像个暴龙,将他的手顿时掀开。他醒的时候,她在酣睡。他们永远在错过。

当年,她也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者。怎么就把日子混成了这个样子。

你是否看过长隆马戏团的笼式摩托表演。他们在一个笼子里不停地旋转,用力地转,因为只要停滞,就会掉下去。但是,那般努力又怎样,他们永远在笼子里。

当一个女人成为中年妇女,啊,不,少女更愿意称之“沦为”。我的一个女友说,一个中年妇女,和自我崩溃的悬崖之间,永远只隔着一步之遥。

但有个人,之所有还没有掉下去,大概是因为每天下午有人叫她去跳舞。

不是那种穿着棉布花裤子的广场舞。她们去一个工作室,学习成人芭蕾。每每换衣服的时候,我想,如果是我,那应该是像蜕了一层皮。就像我跑了五公里的感觉。头发扎起来的时候,应该脑子也没那么爆炸了。美妙的音乐一悠扬起来,可能全世界都清净了。我总是喜欢拥着跑步时候的音乐,大哭一场。那一瞬间,我不再是谁的妻子,永远拿着拖把让那个人把脚抬起来;也不是谁的母亲,问着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里面哪几个词是描写颜色的;更不是下了班穿着高跟鞋飞跑回去给全家老小做饭的人。

那个瞬间只属于自己。全世界的糟糕事情都在外面。

美剧里,有很多描述那些中年危机的电影。前几天,我看了一部《午后乐事》,那个不知道“自己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的家庭主妇,竟然鬼使神差地把一个无家可归的妓女给带回了家。也许就像远途运输的鱼箱里为了怕那些鱼死去,总要放进去一条凶猛的鱼一样。她像着了魔一样,把这个危险品放在自己的身边,并让她成为孩子的保姆。直到那个妓女终于不负众望地和邻居的丈夫上了床,打破这个原本平静的街区,她才知道,这日夜让她腻烦的平静,居然是那样宝贵。

当爱与平静成为空气。当你的婚纱已经陈旧。当你的钻戒蒙上灰尘。当你的丈夫变得像家里的沙发一样成为熟视无睹的摆设。当你在长夜里哭泣。当你在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又度过一个失眠的夜。当你为了孩子的功课烦恼。当你的青春逐渐过去。当你在洗碗的时候,独立面对着窗外的黑夜。当你觉得被困住,完全无法呼吸。

所以,当看到我的公众平台转发量,最高的永远是那些如何在爱情里获取快乐以及对付男人的妙招时,我都深深地失落。这意味着,还依然有人在饮鸩止渴。这个世界很奇怪,拯救寂寞的家庭女人要靠外部世界;拯救寂寞的爱情要靠另外一个人;你越是朝着一个死角要答案,越是要不到答案。

转身,换个方向,找个出口,以对付那个在世俗里不断沉沦下去的挫败感,面对梦想和青春远去的失落感。当生活趋于平静,总有些事情无法解决。你只能寻找一个空间,或者衣橱里有你的一个小角落。让你愿意重新燃起深情,为之装扮以及绽放属于你的一刻。

有个朋友说,她规定每个月都给自己买一对新耳环,每到那个耳环日,就开心得不得了,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生。听到这个故事,有点小小的感动。原来女人们要的东西如此简单。这个耳环日,成为了她的出口。

而且,还有人总以为那出口只是爱情,是别人。所以有很多女人秘密留言给我,那个影子诱惑她走出去,连脸孔都看不清,只记得在那个光亮里她似乎找回一个纯粹女人的热情。那不是你的出口,那是地狱的入口。因为同样有光,让你误以为。

你要知道真正的出口,是一颗自由的心。所以我总是喜欢一个人去逛街。偶尔,看到那些左手要拖着孩子,右手扯着一脸不耐烦的丈夫的中年女子,还非要他给点什么穿衣服的意见,然后一脸扫兴地面对他的哈欠;如果说婚姻里有什么让旁人觉得无趣的场景排行第一名,这个绝对是。你的女朋友们呢。又或者,为什么不把这两个拖油瓶送到楼上的游戏厅去玩个够。他们不会懂酒红配不配宝蓝,更不会懂A型廓型H型。

更重要的,即使结婚又怎样,为什么总要让所有人都完全懂你的喜好,等着别人堆积你的快乐。一个女人的灵魂,没有必要24小时都拖家带口。去寻找你的出口。就像某个穿着紫色上衣白色蕾丝的纱裙跳芭蕾的姐姐,美得要死。留一个空间,有些特定的光亮和脸孔,只给自己见到。

像写作于我。像芭蕾于她。像那个美丽女人的耳环。人人都是苦海沉沦,不要以为你的苦最特殊;所以,彼此有不同的浮生安慰,你只是沉溺于苦,不肯去寻找。

谁能真的拥有全世界且走去尽头;不如自造一个王国,跳舞到天亮。(来源/人人小站,文/艾明雅)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阅读时间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