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谈恋爱



谈恋爱一定是两个人的事吗?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女人能给一个男人最纯粹的爱,会是什么?

天还下着雪,大男人陈穹开着白色的smart,经过两个小时,终于开到了郊外的护城河。
数九寒天,河面上早就结了冰。
陈穹扶着方向盘,看着河面上被冻住的枯死芦苇,眼泪流了一脸,吧嗒吧嗒地在脚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陈穹握紧方向盘,眼神终于变狠,他猛踩油门,车子直直地开进已经冻住的河面上。
车子开到河面中间,河面上的薄冰开裂,后轮猛地陷进冰窟窿里,越动陷得越深。
陈穹从容地熄了火,手里拎着一瓶白酒,下车,头也不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河对岸。

陈穹点了一根烟,吐出烟圈,看着那辆白色smart缓缓下沉,脸上露出了凄惨的微笑。
一口烟,一口酒,直到冻河吞噬了汽车。
陈穹像是完成了一件天大的事,喝干了高度白酒,砰得倒在地上,躺成一个“太”,看着洋洋洒洒飘下来的雪花,一动不动。

夏乔开着车在郊外找到陈穹的时候,陈穹已经成了雪人,浑身冰冷,打着酒嗝,四肢僵硬。
夏乔连拉带扯地把陈穹拖到车上,开足了暖风,直到听到了陈穹粗壮的呼吸声才放下心来。

夏乔扶着几乎是奄奄一息的陈穹回到他家,还是能感觉到他全身冷得像冷血动物。

浴室里,雾气滚滚,夏乔只穿着内衣,给陈穹洗热水澡,不断地搓洗着陈穹的冻僵的手脚。
陈穹目光呆滞,瘫软在夏乔身上,像一块巨大的橡皮泥……

第二天,夏乔拿着病历,一脸焦灼。
医生诊断为应激性心理抑郁。

我们常用“赔了夫人又折兵”来形容一个男人倒霉,真正能击垮一个男人的,说到底还是女人。
这个击垮陈穹的女人叫方楠。
一年前,陈穹和方楠结了婚,作为新婚礼物,陈穹送给方楠一辆smart,方楠爱不释手。
收到礼物的当天,方楠拉着陈穹在狭小的车厢里完成了一次近乎疯狂的车战,那个时刻,陈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陈穹父亲早逝,妈妈一个人把他带大,陈穹大学毕业之后,他妈就把经营了多年的公司交给陈穹打理。
可是陈穹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没办法,妈妈还是退休不了,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是手把手地调教陈穹。
可惜陈穹颇有点是铁偏偏不成钢的意思。
这可愁坏了他妈。
直到方楠的出现。
方楠是陈穹妈妈招的职员,一入职,方楠就展现出了出色的业务能力,雷厉风行,办事儿滴水不漏。
很快得到了陈穹妈妈的喜欢,老人家就故意给方楠和陈穹制造独处的机会,动不动就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加班到深夜。
陈穹虽然做生意不怎么样,但恋爱还是谈得颇有手段,在一个加班的深夜,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完成了男人和女人之间所能想到所有亲密接触。

两个人确立关系之后,陈穹妈妈张罗着赶紧让他们结婚。
夏乔是陈穹所有朋友中唯一一个没有收到请柬的人。
理由很简单,夏乔喜欢了陈穹很多年。
从大学开始,夏乔就一直苦追陈穹。
夏乔大学的时候是班长,在系里很有人气,她追求陈穹这件事,整个学校都知道,甚至因为追求陈穹太没有原则,而被引为女生界的耻辱。
夏乔放出话来:“陈穹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动他!”
这样直接导致,整个大学生涯,陈穹都没有谈过一场像样的恋爱,但凡有女生对陈穹动心思,夏乔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女生面前,死缠烂打,威逼利诱,直到女生知难而退。

大学毕业之后,夏乔继续苦追陈穹。
情节严重到我们都看不下去。
朋友们聚会,我们在路边摊撸串,夏乔和陈穹都在。
陈穹有些不自在,低头喝酒。
烤羊肉串的香气缭绕中,我估计提高声音,劝夏乔:“要不就算了吧,一个人熬这么久,苦得还是自己。”
陈穹没有抬头。
当时夏乔喝着啤酒,醉眼迷离地看着我:“你知道你一个女人能给男人最好的爱是什么吗?”
我摇头。
陈穹抬起头,眼神里有一些掩饰不住的慌乱。
夏乔喝了一口酒,看着陈穹,语气里有莫名的温柔:“如果最后他不要我,我就让他给我一个孩子,然后和他的孩子一起,耗尽我的一生。”
陈穹手一抖,碰翻了桌子上的啤酒瓶。
夏乔慢慢地把啤酒瓶扶起来,笑了。
我叹了口气:“你喝多了。”

奇迹没有出现,自始至终,陈穹都没有接受夏乔的求爱。
夏乔一直努力,等来的却是陈穹就要结婚的消息。
陈穹还担心夏乔回来闹婚礼现场,可是她压根就没有出现。
陈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难过。

陈穹和方楠结婚之后,夏乔几乎很少露面,似乎完全从陈穹的世界里消失了。
陈穹妈妈很高兴,慢慢把公司所有事务都交给方楠打理,自己参加旅行团,带着小红帽周游全国去了。
方楠不负众望,公司蒸蒸日上,陈穹乐得清闲,公司爱去不去,没事就在家打游戏,等着方楠下班给他做饭。
陈穹很快就过上了他所能想象到的最幸福的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方楠提出要回老家一趟,她妈生病了。
陈穹很贴心:“我陪你一起吧。”
方楠说:“不用,公司还一大堆事儿呢,我过几天就回来了。”
陈穹依依不舍:“你多带点钱,给咱妈买点补品。”
方楠亲了陈穹一口:“我知道了。”
陈穹开着smart送方楠去机场,告别的时候嘱咐:“早点回来。”
方楠笑着点头。

陈穹大概自己打死自己再重新活过来也想不到,公司账面上的资金一下子清了零,一看经手人,发现是自己,账面上能动的钱都打入了方楠的私人账户。
陈穹奇怪,以为是哪出了错,打电话给方楠,方楠却没有接。
陈穹这才发现不对劲,拼命地打电话给方楠。
方楠终于接起电话,跟陈穹说:“陈穹,我们离婚吧。”
陈穹傻了眼,当天杀到了方楠家里,结果没见到方楠,反而见到了方楠的哥哥、弟弟还有一大帮膀大腰圆的亲戚。
陈穹发了火,吵着要见方楠,结果被方楠的哥哥和弟弟一顿暴打。
方楠的哥哥放出话来:“我妹早就不想跟你过了,她要跟你离婚。”
陈穹被打出了家门,凄凄惨惨地回来,越想越气,还不敢跟他妈说。
他看着门口停着的smart,那辆见证了他人生幸福的新婚礼物,疯了一样地跳上车,把车开到一路郊外,直接沉到了河里……

夏乔再一次出现在陈穹面前的时候,看到原本以为过得很幸福的陈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医生告诉夏乔,陈穹受到的刺激太大,他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事后他甚至记不住自己做过什么。
夏乔遵照医生的嘱咐,监督陈穹吃药,带着陈穹散心,在陈穹抑郁症发作,挣扎要跳楼的时候,用窗帘死死地绑住他。
陈穹被五花大绑地压在床上,夏乔一口一口地给他喂饭。
陈穹只有在接到他妈电话的时候,才能短暂地正常一会儿,努力让他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挂了电话,陈穹怒气更大,把房间里能摔得都摔成了粉碎,自己还非要光着脚跳上去踩玻璃碴子。
夏乔吓坏了,扑过去拦住陈穹,却被陈穹推倒在地上,胳膊肘和膝盖被玻璃碴刺破,鲜血直流。

夏乔越想越气,找了律师,准备起诉方楠诈骗。
律师让陈穹签字的时候,陈穹阴着脸,一把夺过诉状,扯了个粉碎,丢下一句话:“男人跟女人讨什么公道?!”
随即转身砰的关上门。
夏乔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陈穹的病越来越严重,夏乔辞掉了自己的工作,一面照顾陈穹,一面打理着陈穹濒临倒闭的公司,每天只睡不到三个小时。
一大早,趁着陈穹还在昏睡,夏乔赶去去公司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中午赶紧赶回来给陈穹做饭,喂陈穹吃药。
一个多月下来,夏乔瘦得脱了相。

我们实在看不下去,就和夏乔商量,我、四张、米饭、许畅,一起轮流照顾陈穹,每次最少两个人值班,解放夏乔的时间。
但是夏乔总是放心不下,一有空就从公司里赶回来,问这问那:给他吃药了吗?给他念心理辅导的书了吗?带他去医院复查了吗?
方楠生日那天,夏乔在公司忙,我和许畅轮值,陈穹偷偷给方楠打电话,结果方楠没接。
陈穹犯了病,摔东西的时候发现没什么可以摔的,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被细心的夏乔收起来。
这下可坏了,陈穹不知道从哪找了一片刀片,光着膀子,在自己胸前乱涂乱画,这可吓坏了我和许畅。
我俩冲上去夺刀片,结果陈穹把刀片横在自己脖子上,声嘶力竭地大吼:“你们再抢我就割下去了。”
我俩都不敢动了。
好在这时候,夏乔拎着午饭赶了回来,看到此情此景,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地接近陈穹:“我带了你最爱吃的鸭脖子。”
陈穹的注意力被分散,夏乔抓住机会,一把把刀片攥在手里,陈穹极力挣扎,夏乔死死地握住刀片,血从她手心里滴出来。
我和许畅扑上去,死死地压住了陈穹。

事后,夏乔的手掌缝了九针,医生说筋都差点割断了。
夏乔手上包着纱布,还坚持要给陈穹做饭。

我们都心疼夏乔,夏乔却说:“其实追了陈穹那么久,只有这段时间,我才感觉他是属于我的。我其实挺高兴的。”
大家都沉默无语。
夏乔还努力活跃气氛:“医生说了,这个病是心理疾病,时间长了,自然会痊愈的。”

然而陈穹的病却没有见好。
陈穹的妈妈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儿子变成现在这样,哭倒在地。
夏乔就抱着陈穹妈妈一叠声的安慰。
陈穹妈妈站起来要去找方楠算账,陈穹从床上跳起来,头对着墙,大吼:“妈你别去,你去我就一头撞死。”
陈穹的妈妈慌了神:“我不去,我不去。”

陈穹打了镇定剂,睡着了。
陈穹妈妈坐在陈穹床边,哭得不能自已。
夏乔看着母子两个,难过得喘不过气来。

两周之后,陈穹妈妈正在给他喂药。
有人敲门。
陈穹妈妈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一脸憔悴的方楠。
陈穹妈妈发了疯一样扑上去揪方楠的头发,哭喊着把方楠按倒在地。
方楠根本不反抗,只是哭。
直到陈穹跑出来,努力地把两个人分开。
陈穹看着满脸是血的方楠,一时间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方楠扑到陈穹身上,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两个人抱头痛哭。
陈穹的妈妈也哭倒在地。

门外,夏乔瘦脱相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苦涩的微笑。

方楠跪在陈穹和陈穹妈妈面前,边哭边坦白:“我妈确实病了,花了很多钱,我哥哥和弟弟逼我,让我给他们钱,我没钱,他们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是我不好。我错了,我真错了。”
方楠泣不成声。
陈穹一言不发。
陈穹妈妈叹息:“缺钱你可以直说啊。”
方楠哭得肩膀耸动:“我错了。”
陈穹突然问:“那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方楠一脸愧疚:“夏乔找过我。”

夏乔瞒着陈穹和陈穹的妈妈,找到了方楠的老家。
方楠的哥哥和弟弟听说夏乔是来找方楠的,耍起了无赖,挥着菜刀往外赶夏乔。
夏乔扑上去,一把把菜刀夺过来,横在自己脖子上,喊:“让方楠跟我回去,钱我们不要了,方楠必须跟我回去,不然我今天我就躺在这!”
方楠的哥哥弟弟吓坏了,愣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夏乔举着刀,大喊:“方楠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就这样躲着,将来你后悔一辈子,死都闭不上眼!你难道想看着陈穹被你折磨死吗?你们夫妻一场,你真的忍心吗?”
夏乔激动得全身发抖,血顺着刀刃滴下来。
方楠终于哭着从屋里走了出来。

陈穹和他妈听着听着都哭了。
方楠泣不成声:“她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
陈穹冲出去,大喊夏乔的名字:“夏乔!夏乔!”
外面早已空无一人。

夏乔来芥末辣椒的火锅店,和我们告别。
我们都惊呆了:“你要去哪?”
夏乔只是说:“离开这。”
四张一听,把桌子都掀了:“你要把陈穹让给那个坏女人?”
夏乔笑笑:“男人眼中的女人,哪有好和坏,只有爱还是不爱。再说,谁一辈子还不犯点错误呢?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被原谅的机会。方楠也需要。”
许畅激动地跳起来:“陈穹这个王八蛋,他怎么对得起你!我打死他!”
我们连忙拉住许畅。
夏乔说:“许畅,你忘了你在苏雨的婚礼上裸奔了?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感情有个交代。”
许畅哑口无言。
夏乔说:“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从一开始,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恋爱。八年了,我觉得我已经谈得轰轰烈烈了,值了。”
大家面面相觑,都沉默了。

夏乔离开了。
公司的账目一清二楚,没有一点问题。
陈穹妈妈看着账本,老泪纵横。

一年之后,陈穹和方楠生了孩子。
孩子满月的时候,陈穹没有请任何一个朋友,只是发了一条短信告诉我们。
我们不是怨恨陈穹,只是我们不敢想起一个人谈了八年恋爱的夏乔。

陈穹的孩子两岁的时候,陈穹去三亚出差,中间有一天时间可以休息。
陈穹一个人去了海边,散步的时候,他路过一家泳装店,名字叫“夏天苍穹”。
陈穹站在门口,呆住了。
泳装店里,夏乔长发飘飘,哄得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咯咯娇笑。
孩子的眉毛粗黑,跟陈穹的几乎一模一样。
陈穹猛然间想起,那天,下着雪,夏乔把陈穹拖进浴室,只穿着内~衣帮着陈穹洗澡。
恍惚之间,陈穹一把把夏乔按在墙上,狠狠地肆虐着夏乔的身体……
陈穹僵在那里,看着夏乔和她正在哄着的孩子,一步也动不了了。
耳边响起在烧烤摊,夏乔的话:
“你知道你一个女人能给男人最好的爱是什么吗?”
“如果最后他不要我,我就让他给我一个孩子,然后和他的孩子一起,耗尽我的一生。”


谈恋爱一定是两个人的事吗?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女人能给一个男人最纯粹的爱,会是什么?
如果我们不能彼此相爱,那就让我一个人给这份爱情写下最后的Happy ending吧。
祝你幸福,辜负我的人。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宋小君
标签: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人和人的感情,都是这么变淡的
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很多感情,处着处着就淡了。01“一个不问,一个不说”很多感情变淡了,都是因为...
好心情其实是一种素养
心情不是人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的全部。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输给了心情。而好心情,其实是种素养。...
那些被包养了的女孩子
文 | 北方有佳人 图 | akirakusaka微信 | 北方有佳人(id:tonightsayb...
婚姻里,请时刻保持单身的能力
文 | 谢可慧 图 | yuschav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婚姻里,保...
好的婚姻,看男人的教养
01有个相识的朋友,且喊她Z,她爷爷辈的人都是书香门第,特别爱读书,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她爷爷...
爱打扮的姑娘更好命
文 | 艾小羊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清唱(id:qingchangaixi...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