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唯一的你



我已经很少再想起杜远,至少没有像从前那样,天天想起,走路、上班、吃饭、逛街,连做梦都经常有他,做什么都感觉有那样一个他在脑海里跳出来,好像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想起他。那种时时刻刻会想到某个人的感觉无法控制,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少想起他了。

不过我最近又想起了他,起因是帮某网站写的一篇软文。

两千字的文我一共写了两稿,都是在不停的夸赞他们产品、理念,自己也不是很满意,对方当然也不满意。

对方说,可以写个故事,里面有我们的产品就好。

我想了好几个故事,当然都是编的,结果也是不尽满意。没有真情的东西,说来往往空洞,就像爱情。

写不出软文的我,枯坐在房间里,和电脑相对而坐,静默无语。同事申申打电话喊我去逛街,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毫无目的的逛街模式,但我现在需要出门走走。

逛街休息的空档,我和申申坐在肯德基里说到了杜远,她要看看杜远的照片,其实我没有,我只好去杜远的朋友圈里翻,然后我就再一次的想起了他。

我想我可以再写一写他,写一写那些仅有的细碎而无法拼凑的小片段。


1

我和杜远最后一次见面时间是在2013年6月30日,至今我都记得。

2013年6月29日那天驴友们组织聚会,一众驴友在桌游吧玩“杀 人游戏”,几次脱身未成,一直玩到凌晨两点多才散去,之前和杜远约好的见面的时间是早上十一点,没有意外,我迟到了,杜远在商场门口等了我半个小时,那是他第一次等我,现在想来,大概,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等我。

杜远是比我高一届的学长,也是我喜欢的人。喜欢有很多种,而我对杜远的喜欢,是那种集仰慕和爱慕于一体的,仰慕他的才华,爱慕他的本身。

上大学那会儿每年十一月初学校都会组织运动会,为了方便组织,每年都会分到不同的学院里,由该学院负责组织志愿者,保障运动会的安全有序进行。我大一那年恰好是杜远他们学院负责组织运动会,我那时刚加入我们学院的学生会,运动会的时候我被我们派去拍摄我们学院运动员的参赛照片。

那天的比赛是些什么情形,我已经想不起来了,能想起来的只有和杜远的第一次见面。

拍照的时候,脖子上挂着相机跑来跑去,等我发现的时候,兜里手机已经不见了,无奈我只好去广播站,准备求助广播一下,我正准备和负责广播的学生说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去广播站送手机的杜远。

有人说,喜欢就是你喜欢穿衬衫的男生,而他恰好那天穿了。

杜远那天穿的是志愿者的黄色T恤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其实我也没有感觉到怦然心动,但隔了八年的寒暑,我还是能清晰的看到那个少年的样子,连发丝都好像可以触到。

我说回头请他吃饭感谢他,他说不用了,然后就回去场地里指引运动员了。

他的名字是我问其他的志愿者才知道的。起初是真的想要感谢他,毕竟一个手机对当时的我来说,算是贵重物品。

真正和杜远熟悉起来是通过人人网,因为经常互动,一来二去的熟识了起来。他是个很热心也很有耐心的人,那时候我做学生干部,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都是向他寻求的建议,不管多忙,他都没推脱过,如兄长一般帮我分析,给我出主意。

可能就是在那些个瞬间里,我就慢慢的喜欢上了他,但,谁能说清呢。


2

关于喜欢杜远,我也是做过许多的傻事,无法说出口,也只能写一写。

大概最傻的那一次,是我信过那样一句话“梦到一个人,就要去见他”。

我梦到了,也去了。

正值大三的暑假,我留在学校备战研究生考试,而杜远当时已经毕业了,但还住在学校等着研究生入学。那天和很多个日子都一样,但我昨夜梦到了杜远,所以我去上完考研的课程后便去了杜远所在的那个校区。

我梦到了,也去了,但我没有见到杜远,更悲剧的事情是,我在去见他的路上,把手机弄丢了。我等在他楼下,不知道他何时能回来,直到很晚,最后只能把买好的水果放在寝室阿姨那里,回到学校后,又在网上给他留了言。

杜远回来后,在网上问我要了寝室同学的电话号码,打了个电话给我。

上海的夏天,连夜里都有些闷闷的,我坐在花坛边,和他讲电话,暑假的宿舍区没有开很多灯,我在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星星。

那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电话中,最久的一次,也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是在闲聊而已。

一直到最后,他才说:“以后别做这样的傻事了。”

我想了半天,反驳他,或者打破这种气氛,好像我也只能说:“哦。”

再和杜远见面是一年后我毕业,我没有考上研究生,只能去工作先养活自己,临搬走前,我们去学校的草地上坐了一会,那天阳光很好,草地上也很多人。

杜远说:“工作以后,多做事,少说话。”

杜远说:“你也该去找一个人,哪怕只是谈个恋爱也是好的。”

其实我又何尝没有认真的试着去喜欢过其他人,付出全部的那种喜欢,只是最终也是落败而归,然后发现自己喜欢的永远是那个不停奔跑着的少年,他叫杜远,不能是别人。

我想说,我一直在找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可这世上只有一个唯一的你啊,所以我一直孤独的在你身后等着,怕你会在某一天不经意的就回了头。

我张了口,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3

后来,毕业后的杜远去了中建公司,很是忙碌。我继续呆在上海南部的一家公司,虽同在一座城里,却也没见过几次。

杜远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这种野心深藏不露,却明确的表现在他的每一个选择上,从学校到工作单位,不慌张,不迷茫,每一步都在向着自己的目标迈进。

很多我认识的人都知道我喜欢杜远,她们大多都没有见过他,也都很好奇我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到底是什么样,

就是那种,即便他今日一无所有,但总有一天会拥有一切的人。这是我对杜远的评价。

朋友们听罢,对我嗤之以鼻,称我病入骨髓,无可救药。

是啊,谁能理解这种感觉呢。

大部分的人,我是说知道我喜欢杜远这件事的人,都用“女追男,隔层纱”这句话来激励我,每次说起都鼓动我去表白,奇招各出,甚至恨不得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过去,直接把杜远扑倒拿下,从此走上幸福之路。

所有的提议都被我拒绝了,不是因为我懦弱,而是因为我清楚的记得,我是和杜远表过白的。

杜远可能不记得了,因为就连我自己,也记不清具体时间了,但我一定说过那句“我喜欢你”,而他没有回答我,后来我也再没了勇气提起。

以致于后来很多年以后,我都不能确定,他是否知道我喜欢他。


4

最后一次见面那天,杜远问我的工作情况,我和他说了一些工作上的进步,又说了一些我的烦恼,最后还抱怨了工资太少。他边吃边笑我,“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啊!”

我是多希望像个成熟的白领精英一样和他并肩而立啊。可我终究还是没做到。

我夹菜的手停在了那,他也看到了,我有些窘迫,匆忙的夹了一个什么东西便塞到了嘴里,嚼了几下,也可能没有嚼就咽下去了,然后我看到了杜远脸上颇有深意的笑容。

“你刚才吃了一块肉!”

什么??瞬间石化就是我当时的状态。

我想我有必要说一下我不吃肉的事,大概在六岁左右,或者更早几岁,我有一次吃肉吐了,很清楚的记得是凌晨的时候,爬起来吐在了被子上,从那以后我就一块肉也没吃过,基本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所以其实你现在也是可以吃肉的。”杜远还在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又夹了一块肉放到我碗里,“那以后就吃一点吧,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我点点头,其实对身体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是杜远说的,然后我又吃掉了他夹的那块肉,像吃掉平时蔬菜那样,没皱眉的吃下去了。

他笑着看着我,我确定他是笑着的。

“要学会放下包袱啊,不要压力太大,身体不好的话要多锻炼,工作上要多做事,少说是非,少抱怨,至于工资,可以看看你相关的专业有哪些证书可以考一考。”

我不停的点头,也都记在了心里,他还是如从前一样,像兄长一般给最忠恳的建议,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可我希望我是特别的那个。

吃完饭后,杜远问我要去哪里,我知道他可能只是象征性的问问我。其实我想和他多呆一会,可是又怕耽误他办事,让他觉得我不懂事,所以我说:“我去书城,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办事吧!”

杜远看了我一会,说是一会,大概也就五六秒钟,但在我的印象中,他是第一次这样看我,四目相对的看我,至少是我从没见过的目光。之后他说:“没事儿,我也和你去书城吧。”

我和杜远在书城逛了一个下午,我挑了几本书买了下来,他没买什么,就一直陪着我挑来挑去的。我们偶尔聊上几句,我挑书往往会看上一段,他也就在我旁边拿一本书来看,我一侧身就能看到他,更多的时候,我都在边看书边用余光看着他,偶尔他也会抬头看我一眼。

沉默的,却是心喜的。

分开的时候,我们乘了不同方向的地铁,转身前他笑着说:“再见。加油。”

那是我们认识以来相处最久的一次。


5

那天回去后,我列了一个计划表,分成了几部分:运动健身、资格考试。每一部分都列了比较详尽的计划,运动项目和运动时间,考试时间和复习安排等等。

就这样,杜远和我说的那些,我都一个个的在实现,我也感觉自己正向着他的方向一步步的努力着。

三个月后,杜远却被公司派去了国外项目处。他并没有告诉我,我是从他的社交网络上看到的。

我沮丧了很久,我想说,如果他愿意带着我,我也可以过去,或者我也就直接过去吧,但现实有时候容不得人太不理智。

他走的很匆忙,从别的城市就走了,那时的那句“再见”就成了最后的告别。我想他大概一早就知道要走,所以他才没有拒绝我的那次约饭,所以才陪了我一个下午。

杜远去了国外后,更加的忙碌,再加上时差,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但偶尔也会在QQ上聊上一两句,大都是留言。

我终于在杜远的朋友圈里找到了一张他的照片,但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

申申问我找到没。我尴尬地边递手机边说:“不仅找到了,还找到了他女朋友的照片。”

申申拿着我的手机瞧了半天,“很一般的一个人啊,你怎么就那么的喜欢啊?”

我拿回手机看着屏幕里的两个人,“是很一般,可这世上只有一个他,唯一的他。”

“那他知道你喜欢他么?”申申吃了一口冰淇淋问我。

他知道么?我也想问问。

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欢杜远,我想,杜远也知道,但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大概吧。”

申申做一个摊手状,我知道并没有人能理解我,就连我自己有时候也不理解,为何千帆过,却只望见了他。


6

昨晚我又梦见了他,我们在一处广场上偶然的遇见,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我们从来往的人群中走到相距只有两米的距离,我想要上前去拥抱他,但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喊他的名字,是个女生,她在召唤他过去。

他转身便要走了,我感觉他再也不会和我这样近了,急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忙说:“杜远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等着你。”

有路人从我们中间走过,我看到他回望的目光和当年一样,却闪了泪花,好一阵,也可能只有几秒钟,他才说:“可是我也一直在等你啊!”

但他并没有留下来,还是和那个人,走远了。

我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可是我也一直在等你啊。
一个好梦。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文/叶子禾
标签: 心情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你要相信,你配得上贵的东西
文 | 十二 图 | ins微信 | 不畏将来不念过去(id:shier1213)不要因为贵而放弃真...
你有多强大,就有多温柔
文 | 王珣 图 | ins微信 | 美人的底气(id:beauties-4)你越来越冷漠,你以为你...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01▼28岁的表妹闪婚。跟相识刚满一个月的男人领了证,这事发生在我妹身上,格外惊人。这些年,她恋了多...
我想抱抱你
文 | 末那大叔 图 | ins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拥抱才是情侣之间最大的套...
人和人的感情,都是这么变淡的
很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很多感情,处着处着就淡了。01“一个不问,一个不说”很多感情变淡了,都是因为...
好心情其实是一种素养
心情不是人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的全部。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输给了心情。而好心情,其实是种素养。...
那些被包养了的女孩子
文 | 北方有佳人 图 | akirakusaka微信 | 北方有佳人(id:tonightsayb...
婚姻里,请时刻保持单身的能力
文 | 谢可慧 图 | yuschav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婚姻里,保...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