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西子诗:我是一个地主


音乐是一条不归路。

我出生的村子在大凉山,叫白庙村。村子里倒是没有白庙,但是国家统一把所有的房子都刷成了白色。

去年我回家乡,看到邻居家的老奶奶,她已经八十多岁了,我觉得她跟我记忆中一模一样,好像一点也没变老。我小时候很乖巧,总是跟着老奶奶屁股后面转,老奶奶很喜欢我。我叫她“阿嬷”,家乡话里“奶奶”的意思。

我对家乡的感情一直没变,它很远,又很亲近。我跟它是绑在一起的。我的父母都过世了,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三个哥哥三个姐姐都在家乡,他们都已成家立业,养儿育女,过着安定的生活。

小时候,白庙村的村民大多数都在养羊种地,现在很少了。从家乡走出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之中三分之一在读书,毕了业大多数人都会留在城市里,不会再回家乡生活。剩下的,小学毕业或中学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但是思想上,我觉得他们没什么变化。

莫西子诗:我是一个地主

莫西、阿嬷和白庙村的孩子们

今年我有一个计划,就是在村子里建一个图书馆,现在已经在设计了。图书馆里放映一些电影和农业技术的讲座,让打工回来的年轻人有事可做。我希望他们在精神和思想上有些进步。村子里没有幼儿园,图书馆建起来,小孩子们也可以在图书馆里随意看书,让他们的创造力有更大的发展。

莫西子诗:我是一个地主

2015年4月,莫西回到大凉山

我希望以后是城市农村化,而不是农村城市化。

我现在还在用彝族的语言唱歌,这不奇怪吧?我就是彝族人呀。彝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彝族的文字也是一种象形文字,但跟汉语完全是两个体系。

大家想象中,大凉山的少数民族能歌善舞,没事天天唱,没有这种事。彝族人其实很含蓄,很害羞,但也很奔放。他们不会很轻易地被动地去唱歌。

在我的家乡,谁家有点喜事,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喝点酒,然后就会在屋檐下对歌,你一句我一句,像小品一样。他们不会觉得这是音乐。他们脑子里没有音乐的想法。我们平常听到的加工过的所谓原生态和流行歌曲,对他们来说才是音乐。

如果坐中巴车去大凉山旅游,车上经常会碰到带头帕的彝族妇女。她们可能是嫁到了离家乡几小时车程以外的婆家——那对他们来说是远方,一年才能回娘家一两次。那么在车上她们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唱歌,唱得特别心碎。对她们来说这不是唱歌,而是感情抒发,是正常的生活状态。歌词是大家根据自己的情感即兴编的,旋律是长久流传下来的,是固定的,口口相传的。我觉得那是很古的、真正的民谣。

现在的年轻人反而不唱彝语的歌了。好在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在做我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如果它失传了那也没办法,可能就是趋势。

之前我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是做音乐的。刚开始做音乐的出发点就是我要把我的状态写出来,怎么舒服怎么来,所以歌就写成这样了。我只是用母语在创作,其中百分之九十九是原创,原生态的东西很少——那个我也不会。原生态当然非常好,但还是有局限性,原创的空间会更大。我有一首歌《如果抹不掉悲伤》,里面各种元素都有,有的人听完说歌词是彝语,也有人说是日语,还有人说是汉语。它其实有点迷幻。我希望每个人各有所取。听完一首歌有自己不同的想象,那就对了。

今年我会做一张中文(汉语)的唱片,彝语的去年发过了。我希望每年做一张不一样的唱片,现在是摸石头过河。我希望我是多元化的,我可能会把自己的音乐归为世界音乐。

读高中的时候,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去唱片店里听歌,一个星期都在省钱为了周末买一张唱片。在家乡我听过约翰丹佛,动力火车,鲍勃迪伦,黑豹... ...还有“盘古”的磁带,他们特别锋利。在家乡我还听到过一张唱片《穿过骨头抚摸你》,里面有NIRVANA和其他很多的好歌,我从中得到了很多养分。

从老家出来的第一年我去了上海。我不懂英语,买唱片只看封面设计,在路边的唱片店我买了一张唱片,回家查字典,发现这个乐队叫“九寸钉”。那个冬天我一直在听九寸钉,觉得很棒。后来我又听了大门、尼尔杨... ...尼尔杨我特别喜欢。

少数民族可能是对音乐比较敏感。在上海时,我常去音乐学院附近转,看别人拉琴,发呆。那时候我只是个爱好者。到了北京之后我发现,北京的音乐氛围很不一样,遍地都是演出,愚公移山,江湖,豪运,疆进酒... ...我听到了周云蓬,布衣,小河... ...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朋友,然后,我就被带上了不归路。

如果唱片卖不动,那可能也是一个趋势。音乐本身有无限的形态和发展空间,只要好听总会有人来听的。我远没有厌倦,我乐此不疲。

在大城市里生活,买房子什么的,我没想过那些。没有那么夸张吧?——反正我大凉山家里还有地,我是一个地主。(来源/界面,口述/莫西子诗,采访、整理/叶三,摄影/钟华)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阅读时间
我的观点...
  • 很好听 (0)
  • 好声音 (0)
  • 适合夜深人静的时候听 (0)
  • 很喜欢这首 (0)
  • 喜欢这个歌手 (0)
  • 代表了一个时代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她在沧桑的正午里微笑——中岛美雪
几乎所有人都是先听到她的歌,再认识她这个人:从前是通过港台那些翻唱歌曲;而今则是通过微博上被转了无数...
电音& 燃系】超燃纯音,前方高能!
本歌单主要精选【节奏感强的抖腿向电音和燃向震撼史诗】,绝对精品!一个非常适合打游戏和运动时歌单~转载...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的陈奕迅
今天是陈奕迅Eason的42岁生日,他出道至今21年,带给了我们一首首情歌,一首首动人心弦的好歌。那...
《红豆》:相思背后的伤口
除粤语地区外,许多人最初接触王菲,应该都是从一些国语歌开始,《红豆》便是其中之一。许多人因王维的“愿...
对,我的青春里是林宥嘉
作为一个唱歌跑调还不爱记歌词的音痴,一个三心二意追星三分钟热度的粉丝,说实在的,能喜欢林宥嘉这么久,...
歌神55岁了,你会去听他的演唱会吗?
“他一生都在唱别人的故事,我们却不知道他的故事。”1984年的一个夏天,某航空的机场走廊里,一个腼腆...
黄家驹逝世23周年:问谁又能做到黄家驹
薯片(公众号如歌:ruge_app)──────────────────────“这样的人降临在人世...
万晓利《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如果你没有彻头彻尾地完蛋,那么一切都不会太糟 编辑:薯片薯片(转载自如歌:ruge_app)────...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