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寂寞屋

空中寂寞屋
我希望遇到一个简单而温暖的人,
做简单的事,过温暖的日子。
我们在一起,
粗茶淡饭菜根香,棉布衣裳暖心房。
我住未来城26层。
我喜欢“未来城”这个名字,简单,顺口,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我喜欢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眺望风云变幻的天空,也喜欢洗澡时一边抹沐浴露一边看窗外的火车站和北湖公园。美丽的北湖像一面蓝色的镜子,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火车站的站台已经修葺一新,站台的顶棚白中泛蓝,高铁即将开通。它们都在我的脚下。升腾的雾气告诉我此刻很温暖,像小时候妈妈揭开蒸包子的蒸屉;窗户渐渐模糊,上面挂满了细密的水珠,火车站和北湖公园影影绰绰。我推开窗,正好有一趟风尘仆仆的火车缓缓进站,一股凉风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这十年我住过很多地方,城东的大学路,城西的新庙街,城南的南山脚下,城北的宏福花园还有市中心的城中村,遇到过许多的人和事,在搬来搬去的过程中也丢失了许多我收藏多年的书。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需要一块安稳的落脚之处,在夜深人静或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不至于太惶恐。
不知不觉我搬进未来城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平平淡淡。
我常常在睡不着的时候听着火车的鸣笛声想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比如是什么力量让我一个人走到今天并且心安理得?某人说一个人生活下去是需要强大内心的,我的内心没有那么强大。只是光阴如白驹过隙世事如浮云聚散,许多事情都是因缘际会身不由己,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就像我不知不觉在这里生活了一年。一个人很难自己看清自己,或许问问身边的朋友就会豁然明白,但是我喜欢自己去寻找答案,生怕别人给出的答案太过于武断。于是两个自我互相拉扯原地打转,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糟糕。我知道我一直都在为难自己。
某人说,一个人太为难自己那就是矫情。我不承认自己是一个矫情的人,我怎么会是一个矫情的人呢?我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没有时间去拘泥于细节,没有时间矫情于风花雪月。经过一番折腾过后,觉得一个人过也挺好。
吃过晚饭后我一般会在窗旁的电脑前画画,我在A4的纸上画草稿,然后用扫描仪扫描进电脑,再在电脑里上色和后期处理。这个城市有太多的故事在发生,我的小宇宙有许许多多奇怪的想法,我喜欢用色彩和线条把它们表现出来。感觉好的时候一晚上可以画一幅,感觉不好时几晚上也完不成一幅,没关系,我只想把每一幅画画好。一年下来我画了厚厚一沓,很有成就感。我发现画画很容易打发时间,这段时间我感到快乐而有安全感。
楼上的姑娘有时会在深夜哼唱情歌,歌声断断续续某处还会跑调,但听得出来用情至深。她的声音干净清澈,每句开始前喜欢咳嗽两声清清嗓子,窗外有月亮,远处有星星点点的霓虹,安静的深夜听到这样的歌声总会让人心湖涟漪。我放下画笔,头靠在椅子上,猜想楼上的姑娘此刻一定在想着某个人,也许绵绵相思无尽处,也许花自飘零水自流。不管怎么样,想念一个人总是美好的,被一个人想念更加美好。
用了六个晚上画完了一个小故事,心情大好,我决定下楼去买罐啤酒庆祝下。走到小区大门外是一段漫长的距离,先坐电梯到楼下的平台,平台上是一片草地,沿着草地内的小径走到平台的尽头再坐电梯下到一楼,绕过两栋楼经过一个喷泉广场才能走出小区大门。大门外一群老太太正在跳广场舞,她们扭动着腰肢脸上绽放着笑容丝毫不理会家中的老爷子怨声载道。这事我跟她探讨过,我说大多数家庭主妇跳广场舞是解脱繁杂的家务后心情得到释放的最好途径,她们跳,她们笑,她们快乐。她不以为然,皱着眉说如果以后她老了坚决不去跳广场舞,她要陪着老伴儿散步,走遍小区周围所有的街道。我相信她说的话,直到今天都相信,只是那个陪她散步的家伙已不是我。
我在大门左侧的超市买了几罐啤酒,又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个手抓饼。回来的路上我习惯性地摸摸口袋里的钥匙,钥匙还在,心中便舒坦。自从另一把钥匙尘封在家中的抽屉里,每次出门和每次回家都会习惯性地找钥匙,这几乎成了强迫症。我不能容忍钥匙锁在家里的失误,也不能容忍一个人蹲在过道里有家不能回的悲哀。我学会了一个人跟这个世界相处,学会了做事严谨不给自己和别人添麻烦。
回到家,我坐到电脑前打开啤酒,仰起头喝了一大口,手抓饼配啤酒,味道还不错。楼上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和姑娘的笑声,两人应该站在窗台边,聊天的内容都听得很清晰。他们在谈论着去某个地方旅行,男的说你看啊,火车站就在附近,明早坐火车真方便啊;那个姑娘说看着是挺近的,走起来一点也不近啊,要绕好大一圈,明早还是走北吴路近点。两人的谈话声渐渐微弱,想必离开窗台坐在了沙发上或是床边。相爱的两个人终于走在了一起,还计划着一场浪漫的旅行,真心为他们高兴。我举起啤酒,心里默念道:祝福你们。
我家的厨房正对着邻居家的厨房,相隔不到三米,经常看见一个胖胖的老太太在厨房里忙活着。老太太六十来岁,照顾着一家老小的一日三餐,她特别喜欢煲汤,经常能够闻到猪蹄汤和排骨汤的香味。她如果看见我做饭一定会觉得我寒酸,因为我不擅于烹饪。我要么煮方便面要么炒一个芹菜肉丝要么就煮一袋速冻水饺。厨房里冷冷清清缺少油烟味。
老太太有一个两三岁的孙子,经常惹得她大发雷霆,每当他犯了错误老太太都会大声呵斥,吓得小孙子哇哇大哭,哭声经久不息。有时她也会抱着小孙子在厨房里来回踱步,哼着小曲自得其乐。
虽然我家的厨房离老太太家的厨房很近,但房门并没有挨在一起,挨在一起的那家住着一位年轻的姑娘,身材苗条,打扮时髦,早出晚归,很少碰见她。有几次我们一同走出电梯,她开她的房门,我开我的房门,我们并没有打过招呼。有时我坐在电脑前画画或者躺在床上会听到隔壁传来拨动开关的嘚嘚声,很有节奏地响两次,像是开启了通往暗室的大门,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悚。
搬进未来城一年零两个月。
周六,阳光明媚,我把积攒了两周的衣服统统搜罗出来准备大洗特洗,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穿着睡衣和拖鞋打开门,看见隔壁的姑娘站在门口,她穿着白色的毛衣,浅蓝色的牛仔裤,表情有些胆怯。她小心翼翼地问:“你好,我住隔壁的。我想问一下是不是停电了?”
我一脸茫然,回头看了看打开的电视,说:“没有啊,你家停电了?”
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拍着脑袋说:“哎呀,肯定忘记交电费了!”她吐了吐舌头,冲我尴尬地笑了笑。
我说:“没关系,今天是周末,有时间。”她说了声谢谢后迈着小碎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我关上门走到阳台边,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不一会儿就听见隔壁传来关门声,紧接着过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接触地面发出的咯咯声。想起深夜里隔壁传来的嘚嘚声,她是否和我一样习惯晚睡,习惯在睡不着或者噩梦过后打开灯望着天花板发呆?
楼上传来了姑娘带着哭腔的说话声,像是在通电话,几分钟后爆发到了极点,带着怒吼的责备伴随着嘤嘤的哭声,又发出摔东西的声响,紧接着又是跺脚的声响。我的头顶上嘭嘭乱响,像是一声声闷雷,我感觉我家的天花板就要开裂,客厅的吊灯就要砸在我的头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她如此伤心和暴躁,为什么不像我和她一样,分手分得和风细雨波澜不惊?
哭声持续了很久,我的好心情也搞得很郁闷。她有没有为我哭过?应该没有吧。她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姑娘,心思缜密,做事从不拖泥带水,总会为自己找好后路,不愿吃半点苦。她跟我分手后,果断地跟我断绝了所有联系,把我的手机号码、QQ号码统统删掉,于是她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过痛痛快快地也好,就像推上断头台的囚犯渴望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一刀下去人头落地从此含笑九泉。她没有必要为我而哭,离开我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她现在应该过得很好。
从那以后,楼上的姑娘不再唱歌,开始喜欢听歌。每次她都把音量调到很大,尤其喜欢听陈奕迅和许美静。如果说唱歌是解相思之苦,那么听歌就是解心中的结。
26层,远离地上的人群,悬浮于半空中,有时也会寂寞。我们就像是一只只小鸟,天黑了就飞到各自的枝头栖息,我们钻进狭小的格子里吃饭睡觉上厕所,繁衍生息。天冷的时候我养成了一个坏毛病,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淋浴,让温暖的水流包围着我。我的每寸肌肤毛孔扩张,血液循环加速,我感到无比舒畅,所有的负面情绪一扫而光。不知为何这个时间点会让人失落和慌张,可能这是万家灯火亮起来的时候,是家人团聚的时候,我想我不是怕冷,我怕的是寂寞带来的冷。
圣诞节前夕,工作室经常加班,经常晚归。一天晚上九点过,我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隔壁的姑娘蹲在她家门口玩手机,她的身边是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她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半边脸,手机屏幕发出幽蓝的光照在她的脸上。我吓了一跳,钥匙差点掉在地上,我跟她打招呼:“你好,外面这么冷怎么不进屋啊?”
她站起来说:“钥匙锁家里了,只有明天去房东家拿钥匙,真倒霉啊。”
我说:“那你今晚上怎么办?”
“只有去朋友家住了。”她一脸沮丧。
“那你行李可以放我家,明天拿到钥匙了再过来拿!”我说。
“真的,那太谢谢了,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方便,来,我帮你拿。”我走过去提起那个黑色行李箱。
门打开后,她跟着我走了进来,进屋后她显得很拘谨,东张西望眼神四处游走。走到我的电脑桌前,她一张张翻看我桌子上的画稿,轻轻地拿起,轻轻地放下,她的表情从局促不安变得惊讶起来。她瞪大眼睛问我:“哇,真漂亮,你是画画的?”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说:“没事画着玩的。”
搬进未来城一年零四个月。
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婉婷,让我想起了琼瑶剧里那个叫婉君的女孩,柔弱、典雅、温婉、纯净,带着一丝淡淡哀愁。平安夜请她来我家吃饭,我亲自下厨做水煮鱼。从来没有做过这道菜,一时乱了手脚,慌忙打电话向师兄求助,步骤在心中默念几遍后方才稳住阵脚,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咯咯笑了。平安夜的市中心广场一定人山人海,咖啡馆饭馆商场电影院一定生意兴隆,玫瑰花的价格也一定翻了好几倍,我花了不到四十块买菜做饭却感觉到久违的快乐。放油,放调料,加水,水沸后放入鱼片,再加蔬菜,牢记师兄教诲,这顿饭注定做得小心翼翼。还好,最后的效果达到预期,当我把水煮鱼端上桌,婉婷深深吸了一口气,拍着手说:“哇,好香!”
我看到她眼角有零星的泪花。
“怎么了?”我问。
“没怎么啊,怎么了?”她笑着说。
我没有再问,她的眼神如同惊弓之鸟,转身去厨房舀米饭。米饭打好后我们相对而坐,边吃边聊。毕竟不算熟识,聊天都客客气气的不侵犯对方的隐私,许多话题点到为止。
楼上传来了叮叮咚咚的脚步声和男男女女的说笑声,不时还有酒杯碰撞的声音,似乎在开party,这个平安夜看来她过得也不赖。
我去过婉婷家一次,一室一厅的房子,卧室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一进门就看见一排沙发和旁边的黄色双层实木床。家里布置得很温馨,也很整洁,白色的电视柜上摆放着她的艺术照,茶几上的花瓶里插满了百合和向日葵。光线不是很好,只有厨房与卫生间的过道处才有窗户,面积比我家还要小。
我努力寻找她家开关的位置,我对深夜隔壁发出拨动开关的嘚嘚声一直耿耿于怀。我看见床头的墙上有一个灯光开关,开关上套了一个粉红色带蕾丝边的开关套,我像找到了迷宫的出口,心里竟然有些小激动。
我们慢慢熟识起来,谈工作,谈理想,谈某本小说某个电影,也谈各自对爱情的看法。
“你觉得什么是爱情?”我问。
她想了一会儿说:“我给你讲个故事。苏格拉底是柏拉图的老师,一天,柏拉图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说你去麦田摘一株最大最好的麦穗回来,在这过程当中只允许摘一次,并且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柏拉图按照苏格拉底的话去做,很久才回来。回来时苏格拉底就问他摘到没有,他摇摇头说开始我觉得很容易,但是最后还是空手而归!很难得看见一株不错的,却不知道它是不是最好的,因为只能摘一株,所以只好再往前走。可是我越往前走越觉得不如以前的好,当走到尽头时才发现最大最好最饱满的麦穗早已错过了!苏格拉底听了后哈哈大笑,说这就是爱情!是的,我想这就是爱情!”说完她叹了口气,表情深邃。
“错过是由于贪婪。”我说。
“爱情面前人人都是自私和贪婪的。”她脱口而出。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对她的观点持保留意见。
虽然我也有过失败的恋爱经历,但我仍然相信爱情,相信爱情本身是美好的。爱上一个人,就要让她相信这世界多么美好,这不是自欺欺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勇气面对尘世中的纷纷扰扰一起走过荒芜的沙丘到达幸福的彼岸。爱情里有太多的要求,太多的欲望会让人患得患失,这样的爱情迟早是要出问题的。我希望遇到一个简单而温暖的人,一起做简单的事,过温暖的日子。我们一起,粗茶淡饭菜根香,棉布衣裳暖心房。
搬进未来城一年零六个月。
眼看春节一天天临近,对面的老太太晾晒在阳台上的腊肉腊肠已经风干变色,楼上的姑娘又找到了新欢,经常听到楼上一个男人嘶哑的说话声。
一个周日午后,我从外面办完事回家,刚走到门口就看见隔壁房门大开,一个体态丰腴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前打电话。“走了,她肯定走了,房间里她的东西全都不见了。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没有一点诚信,她还欠我一个月房租没给,幸好她给了一千五的押金在我这……”
我的脑袋顿时懵了,觉得婉婷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上前询问,那个中年妇女气冲冲地说她是房东,房子租给婉婷已经一年了,租期上个月就到了,这月的租金迟迟没给,打电话给她她说最近出了点事手头紧,后来再给她打就打不通了。她觉得不对劲就跑过来看,屋子里空空如也,她已经搬走了,清洁也没做,水电气费也没交。中年妇女脸色铁青,在我面前发了一长串牢骚,等到情绪稍稍平静下来回到屋里做清洁去了。
回到家我给婉婷打电话,电话果然打不通。
那天,我在楼下的长椅上坐了一下午,我猜测她失踪的种种可能,但都只是猜测,我无法知道真相。天气很好,明亮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天上挂了一个冷太阳。
我再也没有见过婉婷,她成了一个谜。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