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关系中做个成年人到底有多难


在小孩子长大的过程中,他会尝试把自己的自我功能外包给妈妈。对于很小的小孩来说,妈妈替他做一些事,要远远比自己做容易得多,并且不会出错。比如说妈妈替自己收拾房间,妈妈替自己爱自己,替自己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等。一个健康的妈妈,应该是敢于去不满足或者说适度满足他的孩子的。从婴儿呱呱坠地开始的100%的满足,到肛欲期权利斗争,到俄狄浦斯期孩子开始发展自我功能,妈妈的功能都是在渐渐减弱的,直到孩子能够生活和心理都独立,不再需要她。但是两种情况的发生,会让孩子无法发展出他的自我功能:妈妈承包过度,婴儿发现自己只要呐喊妈妈就可以替自己完成,如此人就会通过呐喊就可以得到满足,而不用自己做了;妈妈毫无承担,婴儿几乎未享受过被满足的感觉,就使用幻想的机制在幻想的世界里被满足,并把这种幻想投注到每个靠近他的人身上,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启动原始愤怒。

在亲密关系中的冲突、对理想伴侣的期待,多半都是因为企图把自己的自我功能外包给伴侣失败而冲突、爱无能。其实这就是人在长大的过程中所需的心理营养没有被满足或需要被阉割,长大后强迫性重复了当年的模式。

在关系中做个成年人到底有多难

比如我一个案主,已经是个很优秀的女生了吧,但她一直找不到想要的男朋友。找到了就一直换,不想换后就偷偷发展了俩,不含备胎。她很惊慌的找到我说,她总能找到喜欢她的这些男生的缺点。勤奋的觉得没钱,这个城市没有背景靠单纯的奋斗太难有希望 ;富二代有钱,万一他父母倒下了坐吃山空了我怎么办;做生意的害怕,万一哪天他被查了我怎么办;她所有的担忧都在围绕着一个点:这些男生没一个可以满足我对于安稳生活的需求。于是我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去创造呢?她说女生呀,当然要靠男人。

对于她来说,自己需要的安全感和富足的生活是不能自给的,需要外包给一个伴侣来满足。

我还有一个案主,她很介意老公对女同事一点点的好。她常说的话是:他对每个人都好,那我对他来说有什么特别的啊。所以她表现的强势、控制,让老公十分的反感、胆怯和压抑。于是我问她:你能找到自己的独特性吗?

后来我们在咨询中发现,她不能找到自己的独特性,不能肯定自己的存在的价值。所以她需要从伴侣那里寻找确认,希望伴侣证明自己的独特来感受到自己的一点独特。

我也曾经习惯把我的自我功能外包给他人。以前我告诉自己,我找女朋友的标准只有一个:当我和她一起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别人会看着她指着身边的我说,这女的怎么会看上他啊。因为我渴望优秀而又无法确认自己的优秀,就会期待伴侣优秀来感受自己优秀。

而且那时候我不懂得照顾自己,所以喜欢成熟的年纪比我大的姑娘。然后在一起相处并没有多久,我无所不用其极的作,就把这段关系作死了。我的作主要表现在:希望她可以给我一些安慰、关注、及时回应,可以帮我做做饭、洗洗衣服。是的,我找了个妈。我把我的对于爱、关注、认可、回应的需求都外包了出去,她需要给我这些并要足够的剂量,我才觉得心安。

分手后的那段日子是无比煎熬的,整个人被掏空了,有想死的冲动。直到被我的治疗师所拯救。在我的咨询师那里我领悟到:

一段健康的关系应该是两个独立的人的相遇,然后我们借助于彼此完成生命的延伸。即我有100分,你有100分,我们在一起后成为了200分。而不健康的关系是:我们有一个人只做了半个人,另外一个就要被迫成为1.5个人,承担起你那一半的生命。即我只有50分,我期待你给我50分让我完整。

而你的潜意识又会不想被控制或不相信有人能为你的人生负责而抗拒。因此当另外一个人替你做这些的时候,你也不会因为全然的信任他而把自己交给他,会通过各种作和证明来企图保持独立。

所以失恋之所以痛苦,因为失恋不是失去了一个人,而是失去了半个自己。

当我看到这样的模式的时候,我开始决定走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我开始学习洗衣做饭折衬衣,我开始学习控制情绪应对愤怒与失落,开始自己鼓励自己,开始认可自己相信自己是优秀的值得的。那时候第一次尝试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人。

然后开始感谢那段关系,如果不是被放弃,我可能会一直作下去,企图让她承包起我所有的自我功能,直到承担不起。而我也一直不知道自己多么没长大。

从痛苦中走出来,也变得更加的欣慰。这是一个长大的过程,首先不必去抱怨对方的残忍或者不完美了,因为对方本来就不该承担你的这部分自我功能。而她会替你承担了那么久,本来就是一件多出来的部分。正如萨提亚说:

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悲伤,要为我曾经来过而感觉到庆祝。

因为那本来就是界限之外,你多得的。

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想从一个小男孩成为一个真男人。一个成年人,首先是要独立、完整、自我界限清晰的。也就是说,成年人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为自己的想法、需求、感受、情绪负责。这是属于自己,在自我的界限内,所以要为自己负责。

然而这并不容易,我见过很多人都会把自己的情绪企图外包给他人,企图让另外一个人来改变以照顾自己的情绪。并且他们会把自己内心的匮乏用暴力或装可怜的形式展现出来,企图从对方那里得到满足。如果得不到,就愤怒或受伤。

把环境和他人理想化也是如此。很多人其实没有在恋爱,他们只是在跟一个可以满足自我的工具在恋爱。他们不能接受对方和环境的不完美。我有好多个案主都如此,总是期待换个环境会好一点,换个人或遇到个人也许就不这样了。这些都是企图把自己的自我功能外包给环境和他人,希望被满足。当你在抱怨对方为什么不对你做什么的时候,你就可以去检查下:你为自己做了吗?那本来就是属于你该为自己做的。

这就被问到了:那找个伴侣有什么卵用。

伴侣决不是替代你的自我功能的工具。心理学家说,爱自己,和谁结婚都一样。是想说,我们本身就是100分,遇到的谁都会更加的完美,只不过是150分和200分的区别。但对于我们自身来说,都是足够的。如果没有伴侣,你是100分,有了伴侣你会更加完美而已。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100分呢?当你没有或假如你没有一个伴侣的时候,你是否依然可以活得怡然自得。当你面对不完美的环境,工作中出现困境的时候,你是能自我拯救自我突破还是期待外在会改变。当你感觉到悲伤难过愤怒的时候,你是希望别人来为你负责安慰你保护你还是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当你觉得活得很累没有归属感安全感的时候,你是想拼命抓住一个人,还是可以发展出“人在,心在,梦在”的自信、“天下之大,四海为家”的勇气、“心安之处即吾家”的安宁。

我们自我的不完整,终究是想找个人来替我们活出来。可是我们又无法全然的把自己交给他,我们就忐忑的交出去,然后证明,失败,冲突。或者直接找不到这样一个可以承包我们的人。

于是我们需要先成为成年人,然后再关系中相互成长。

成为成年人是痛苦的,不仅需要为自己负责,而且还会屡屡受挫。当我开始学做饭、折衬衣的时候,我觉得这么大个人,怎么这些都不会。当我受伤受委屈自己舔舐伤口的时候,我也会想到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安慰。这就像是小时候我们开始学走路、学穿衣一样,会跌倒,会穿反,我们会讨厌自己的无能,期待妈妈可以替我们去完成。但终究我们还是自己学会了,并一生受益。

你依然可以去找一个人去替你活出你的自我,把你的自我功能承包给他。只不过这就像是你妈妈扶着你走一辈子,替你穿一辈子衣服一样。你的生活是更加痛苦和无趣的。因此成长之痛虽痛,我们依然要去经历,早晚的事。当然也有人一生都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当了一辈子半个人,始终没有独立。只是我会觉得独立的天空,更加自由和美丽。

成年人的世界非常美丽。你会发现当你不需要把你的自我功能外包给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你才开始去欣赏这个人。之前你都是把对方当做了满足你的工具,你的索取、付出都围绕着他如何给你。你开始真正看见对方是个人,有不完美和脆弱,甚至你发现那些不完美和脆弱的存在组成了独一无二的他。这就是真正的爱一个人作为人的存在本身,而不是再爱一个被你理想化的工具。

我的那段关系过去那么久后,直到现在的某天当我蓦然回首,我发现作为一个人格独立了很多的男人,其实我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的,有满满的爱想去给到另外一个人,而不是再想从别人那里拿到什么。

两个成年人的相遇是美丽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个体,融合,分开。我们彼此平等,自我界限清晰。又相互扶持,扩充。

有你的时候,我更加美丽,心怀感激。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timetimetime
标签: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