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读书,不知身在何世

伍尔芙说:“女性要想写小说,必须有钱,再加一间自己的房间。”

老家装修新屋,母亲问我有何看法,我说“没有看法,把书房交给我全权打理。”

为何读书呢?因为“灯下读书,不知身在何世。”这是避世者的宣言。

只有书房是我的合法领地,其余地方踏上去也如行尸走肉,将那扇门关上,俗世红尘被堵在门外,再也不怕外界滋扰。

从五岁百无聊赖拿起书本的那一刻开始,我开始了绵延数十载的普通读者之路,并渐渐养成了一些傲慢习气。

我以为真正的“好书之人”根本是用不着书单的,需要拼命叮嘱自己看书的人多半一生也看不了几本书。

灯下读书,不知身在何世如今的人,大多数困顿在庸碌的工作之中,经常有人发出感叹称自己看书最多的还是学生时代,工作之后,连闲暇时间都没有,哪有那份闲情逸致去看“闲书”,即使要看,也多半是和工作有关的书籍。

我们对书单盲目崇拜,却对书籍本身知之甚少,我们只需要将阅读作为社交聚会的谈资,而不需要真正的将书本文字大卸八块,这是时代的悲哀吗?是,所以我觉得这本书的编辑和作者尤其的不容易。

我傲慢,我放弃了抵抗,我不想和那些“门外汉”锱铢必较,阅读毕竟是有门槛的事,我觉得自己的品味不容践踏。

我不相信世上还有多少爱书之人,我们简直像史前遗留下来的珍惜动物。

在地铁上手持kindle昏昏欲睡,目光穿越诸人手中玩物,左边的在看玄幻,右边的在看霸道总裁,身后的在魔幻修仙,刚好电视荧幕里放的是热门魔幻仙侠剧,那么大家就一起看这些玩意。

倒也谈不上糟粕,只是新兴的流行文化,但毋庸置疑的是——真正有益的书籍必定难啃。

言归正传,说回这本书。一开始我们借作者的视线“偷窥”到了无数的书房,那些密密麻麻的书本不禁让人想到“买书如山倒”这句话,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那个将冰箱擦干洗净的家伙。

他说:“能吃饱饭也能读书,是件幸福的事”前者喂饱肚子,后者喂饱精神。

对于重度书虫来说,读书和吃喝拉撒没有两样,阅读不是锦上添花,不是调味剂,而是生活必需品。

魏小河说:如今人人都想发声,而没有人聆听,人人都是作者,但读者少得可怜。”

深以为然,唐诺总在说那一条界限,那一条读者与作者的界限,明明想着不要跨越过去,却还是技痒得不行。

许多年后,我依旧是读者,同时也是一名作者,为了写得更好,只能越发拼命朝书海深处游去。

很多时候,我对这个世界怀有无知的敌意,不愿和普通读者交流,甚至懒于回复他们求书单的举动,这种狂傲何其可悲?

如果我拒绝,那么,将有更多的人被挡在门外,谁也不是第一时间就变成资深读者的,魏小河的文学启蒙人竟然是哈利波特。

其实,我不也是么?我不也是慢慢啃书,慢慢从错漏百出变成例无虚发么?

魏小河介绍的书籍我阅读过其中80%,确实对阅读门槛的拿捏十分精准,一方面没有俯身迎合,一方面又不似唐诺那样只顾自己品位的“动真格”。

列书单是一种利弊权衡,在大众品味和真知灼见间做出取舍,如何能恰到好处的将那些真正该被重视的书籍从幕后推到台前?

至少,魏小河做到了一大半。

前几年,阅读王鼎钧老先生的民国回忆录,深受震撼,所以每每有人问我什么书好看时,我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荐这本书,恰巧《独立日》这本书中也有点评。

如果说比目鱼的《刻小说的人》尚且有个不低的门槛,那么魏小河的这本书则是心平气和的引路人,不高傲,不故意媚俗。

这个时代,称得上读书的乱时候,行业标准混乱无序,市场鱼龙混杂,还有大批没有良心的人炮制庸俗读物。

有人发声,就已是不容易的事。(《独立日:用一间书房抵抗全世界》书评/骑扫把的饭团)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读好书
标签:
我的观点...
  • 书很好 (0)
  • 很有没有好好看一本书了 (0)
  • 文字使人安静 (0)
  • 读完会有幸福感 (0)
  • 喜欢这种风格 (0)
  • 有收获 喜欢这本书的作者 (0)
  • 收藏这本书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人生只有两次幸运就好:一次遇见你,一次走到底
不要让那些真正对你好的人,慢慢的从你的生活中消失,无论爱情还是友情,不去经营,都会形同陌路。人生只有...
别让“忍不住”害了你
忍,说起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对于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来说。可以这样说,人一辈子犯的...
爱情中,女人的这一点男人最反感
文/晚情半年前,新家快装修好时,Y先生说等我们入住时,一定要记得邀请他和他女朋友过来暖居,看着春风洋...
如果活着没有爱
早上,她醒来,看到他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生活本来就没什么,没必要太矫情,毕竟矫情给谁看。”她想回他...
费曼的爱情故事
在我大约13岁的时候,有一阵我和比我大几岁的一帮小孩一起玩。他们比我要成熟一些,认识附近不少姑娘,也...
一个温暖人心的圣诞故事
苏菲的圣诞礼物1.爸爸出门后,苏菲打开那个放在床底下的铁盒子,拿出里面的超大号圣诞袜,把它挂在房间的...
圣诞故事丨麦琪的礼物
丨麦琪的礼物丨1块8毛7,就这么些钱,其中六毛是一分一分的铜板,一个子儿一个子儿在杂货店老板、菜贩子...
来自旷野的呼唤,与永远的自由渴望
100年前的今天,美国作家杰克·伦敦逝世,终年40岁。这位重要的美国作家,并非如欧文·斯通那本流传甚...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