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江一燕:怀揣一颗真心做公益



文/转载自网易女人

Q:2007年因在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饰演“周蒙”一角而被观众所熟知,那时您才24岁,但是此后您接戏并不盲目,每一部都演出了自己的味道,没有心浮气躁的后续反应,反而是愈发的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越来越稳当,这是跟您自己的性格有关吗?您平时的性格跟自己塑造的哪个角色更像?
江一燕:其实从我20岁到30岁这十年当中,我所去走的路一直是非常感性的,这条路不能说盲目但也不能说稳当,就是自己性格中的感性,随性。我记得我看过一本关于表演的说,里面的表演老师说如果一位演员只是在荧幕是去演好自己是非常无聊的一件事。只有超越自我的角色才是你成为一位伟大演员的必经之路。那这十年我的很多角色大部分都跟我自己无关,甚至是脱离越远的角色我越愿意去尝试。如果说哪一个角色跟我最像,我觉得还是最初的角色,因为每个人的最初是从演自己开始,这是一个基础。

Q:周蒙这个角色是很多人心中女文青的形象,2011年,您又在安妮宝贝小说《七月与安生》改编的同名话剧里出演安生,剧中自弹自唱,您是很多粉丝心中的“文艺片女神”,您怎么看待这个定位的?
江一燕:如果说周蒙像某个阶段的我的话,那其实七月与安生更像一个完整的我。我觉得我骨子里就是有七月的一部分和安生的一部分,特别传统的柔和的和特别叛逆的极致的,两部分我身体里。所以我是非常喜欢话剧,也喜欢安妮宝贝的小说,所以我觉得演起来也是游刃有余。那至于说大家给一个什么样定位,其实我现在也没有给自己局限,我也演文艺片也演商业片,演好的角色,我觉得什么东西都要去尝试。我有比较宅女的一部分也有比较爱冒险的一部分,这个是在我的旅行当中或者我的生活当中都有体现的。

Q:近年来您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投入到公益当中,担任母婴平安120行动爱心大使、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爱心大使、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希望之履’爱心大使,发起和参与了诸多公益活动,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个?
江一燕: 我觉得只要是真心的去帮助,都会是生命当中记忆当中美好的一部分。 我自己时间最长的是在广西山区的支教经历已经有七八年了, 跟那边的孩子和老人都已经像家人一样。

Q:熟知您的人,都亲切的称您为“爱心爬行者”,我知道您去广西巴马山区进行公益支教到今年已经是第8年了,跟很多名人做公益捐钱不同,您为什么选择支教这样的一种方式?
江一燕:我觉得其实大家都在献爱心用不同的方式,每个人都会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有的人可能没有时间,可能就会捐一些钱去帮助孩子们。对于我来说在某个阶段,我更愿意跟孩子们呆在一起,我自己会的东西比较多音乐啊舞蹈啊,到了山区之后那恰好很多留守儿童们缺少这种教艺术类的老师,所以我就想到用自己小小的力量,去跟孩子们接触教他们唱歌跳舞说普通话,用另一种方式去关爱他们,关注他们的成长。慢慢的我们的力量更强大之后,我们建立了自己的爬行者基金,可以帮助孩子们的从小学到大学,都可以申请我们的基金来上学,同时我们在今年的时候为孩子们建立了一个远程支教的项目,就是当支教老师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还能通过网络,这种新兴的方式跟孩子们交流沟通,看到他们的学习情况。帮助他们成立爱心支教超市,丰富他们的课余生活。还有组织城市乡村互换夏令营,让他们也能享受到城里孩子一样的教学的资源。另外我去支教也是因为拍一部文艺电影开始的,那是候山里条件特别艰苦没有水没有电,我们拍戏也是摸黑下山去拍摄,也让我体验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不同感受,我觉得是一种缘分使然,好像是一种老天赋予你的使命让我到这个地方关关注这里的孩子,融入他们感受他们,并且呼吁更多人来关注留守儿童,虽然没有很多的通过媒体方式宣传这件事,但我通过默默的关注通过身体力行的,让更多的人都一起关注这些孩子们。

Q:特别好奇,是什么动力能让您坚持做这件事这么久?
江一燕:真心

Q:支持您做公益的初心是什么?
江一燕:

Q:在接触和帮助过这么多人之后,您现在的感受是什么?从孩子们身上又收获了什么?
江一燕:被爱围绕。我跟孩子们说,当你们难过或者遇到困难的时候,你们要想到小江老师正看着你们呢!对于我自己,其实也是这样。山里孩子们的天然简单也一直影响我自己。

Q:您做公益支教并没有通过任何媒体曝光,为什么不选择通过媒体聚焦的方式让山区的孩子得到更多关注从而生活方面可能会得到更大的改善?
江一燕:支教这个事本身在之前都是存在争议的,包括公益也是这样。我觉得任何事情,如果你真心的去做你持续的去做。我觉得一定会有人,最终看到并且感受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们感受到。在他们成长的过程当中,有这样一个人,有这样一群人,曾经给过他们无限的希望并且这个希望像个种子一样在他们心里生根发芽。对我来说我小时候成长就是这样的,我觉得有一些特别好的老师,就像我的启蒙老师,虽然我很小离开我的家乡但是他们曾经在我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这些善良的东西纯粹的东西一直伴随我成长到现在。并且我又我用我自己的能量去帮助别人,那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点再微弱的力量一点一点蔓延,也可以使得更多的人去感受到。我觉得公益对我来说是真心,是真心的付出,而不是一天一时。我不想很急于求成的通过媒体的方法,去大肆的报道孩子们报道山里的情况。因为其实有的时候,当你真的融入到那些孩子们的时候你发现,也许物质的东西并不是他们缺失的首位,很多东西是他们内心存在的一种缺乏的安全感,一种不信任感,还有一种孤独感。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给于他们在困难的时候内心的一种希望,一种正能量非常重要,因为因为对这些留守儿童来说,老师或者父母都不能时时刻刻陪在他们身边,他们一定要靠自己内心的这种积极的能量,去给予自己更好的一种生存方法。其实孩子们现在物质方面生活条件的改善已经比较好了,除了医疗上的一些缺失。国家的很多政策比如给孩子们提供的营养午餐,很多县级政府现在都有特困儿童的一些补助,还有社会爱心人士的一些捐助,在我所了解的一些学校当中还是比较齐全的。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对留守儿童精神上的引导。

Q:我知道您有一个爱心淘宝义卖小铺,它经营的怎么样?
江一燕:我的爱心义卖小铺就是我跟我的助手两个人在经营,我们从一点都不懂到慢慢的收集这些资源,到现在的淘宝店铺星店入驻,都是一路的坚持才有现在的小小成就。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去接洽一些明星,要她们的一些二手物品,他们穿过的礼服,一些首饰。这些东西要收集起来之后进行挑选过然后放到我的义卖店由我的助手去拍照上架。然后我们每年的这个义卖收入一部分用于帮助山区的孩子们,还有部分用于社会上的需要帮助的人,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另外就是我们的百万爬行者基金,到目前我们已经捐助过很多小学生,中学生和大学生帮助他们上学。

Q:现在明星做公益屡遭质疑,您是如何看待的?
江一燕:如果是真心做的事情,就不会因为质疑而放弃。

Q:走上公益之路,您的人生及看待事物的方法发生了哪些改变?
江一燕:这个世界,很多人,很多事,真的不需要我们什么都了解,那样会活的很累。在乎自己能了解的,就好了

Q:大家对美的标准有很多,您对美的标准是什么?您觉得您最美的地方是什么?您有没有心中的榜样?
江一燕:也曾在意别人口中的"美"。于是发现美的很累。每个人对于美的定义都大不相同。所以没有所谓的标准和绝对。有的美源自的健康,有的人美于快乐,有的美干净透明,更有些美是美好于心。亲爱的女孩们,相信自己,爱护自己!老天给予你的美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网易女人
标签: 公益 江一燕
我的观点...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杭州拾荒网红意外身亡,他的遗物比浙大身份还令人震惊!
曾经一篇题为《杭州图书馆向流浪汉开放,拾荒者借阅前自觉洗手》的新闻,曾经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内容大致...
这位中国奶奶,用5毛钱,让无数人买到了终生难忘的好味道
在物价飞涨的今天,5毛钱,可能在超市连1个生鸡蛋都买不到。但是,这位83岁的老奶奶,用23年的善心和...
专访深圳市猫网爱护动物志愿者协会——胡子
在喵星人占领地球之前,本周小编带领大家去了解喵星人背后的猫奴协会,什么?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协会?慢时间...
最悲伤的作文
柳彝作文柳彝今天,推荐一篇小学作文,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文章的作者名叫苦依五木(笔名柳彝),...
曹军--深圳市智家喜憨儿成长关爱中心创办人
曹军,是我采访到的第一位公益人物,是深圳市智家喜憨儿成长关爱中心的创办人。他作为一位同样拥有一个13...
八旬老人15年风雨无阻出黑板报 造福邻里
刘进才老人将当天报纸上重要的内容抄写在黑板上,方便邻居阅读。“刘师傅,今天有啥子新闻哟?”昨天上午,...
白亚丽:用年轻的力量重塑乡村
2015年4月初的一个清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温泉村的一处院落里,白亚丽和她的同事们刚刚完成了“...
女孩车祸瘫痪 于文华《大王小王》收其为徒
2013年,年仅八岁的郝亦婓遭遇车祸,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小亦婓高位截瘫,今后只能生活在轮椅之上。但...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