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要什么样的被分手


作者:周珣

严格来说,没有人想要被分手。如果分手是人生躲不过去的成长必修课,那么,最好所有的分手,都是“我不要了”,而不是“你不要了”。主动放弃的那个,虽然也不见得风过了无痕,但总是自己选的,他要脱身而终于脱身,比之依然眷恋情深的一个,不知幸运多少。

什么样的被分手,都令人伤怀。

有时候它会是斧钺利刃,一刀斫下去,避无可避,那样的生疼和撕裂,血流如注,痛入肺腑。有时候它会是一把锯子,吱呀吱呀地磨磨停停,磨着磨着好像怕你痛狠了,稍稍顿一顿手,你正觉得也许、也许他就不忍心锯断了吧,心里升腾起死里逃生的期冀时,那把锯子又开始吱吱呀呀地有些犹疑着,却并不改道地往深处使力。有时候它会成为过往的云烟,多少年后笑一笑,哦,还遇到过那么个人呢。咦,他长什么样儿来着?有时候它会成为阴天的风湿,某个瞬间、某种情境,疼痛毫无征兆地袭来,不来就不来了,来的那一刻,却是天罗地网无可阻挡地掩杀,那么深入骨髓那么挥之不去那么没顶而至,让你觉得一切曾经的都还在眼前,所有的试图忘记都是白费。

如果可以选,女人想要什么样的被分手?

一位姑娘施施然答:最理想的,是自己起了二心,对方先说出来。

这位同学,这是你“想分手”,不是你“被分手”!隔着网络,也要奉赠她一个白眼。

我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做过思维模式测试,有的话,答案绝对是“偏男性思维”。因为,这种很鸡贼的想头儿,恰恰是多数男人在对待分手时的标准“范式”:既成功脱身,又不必心怀歉疚。

渡边淳一有专文论述这一点。他在《分手的形式》一文中揭发,多数男人不会亲口说出“分手吧”。他们自己不愿说出有决定性的话语,而是等待对方说。在此之前,他们会循序渐进地做一些事:“男人打算分手时,首先表现为减少打电话和约会的次数,然后用‘工作很忙’或者找出其他一些理由来搪塞”,会缺乏温情,不再对女方的小心思关注并及时反应,要是说出“我不是你想象中的男人”、“配不上你”就是最明显的暗示了。

他们已经起了二心,却盼着女方把分手的话说出来,希望你懂事儿,主动离去。

渡边淳一分析男人这样做的原因是,男人在潜意识中认为“不能对女人说过分的话”,“应该保护女人”,所以他们倾向于采取不明朗的态度。

我很怀疑男人这种温柔的好心肠。事实是,分手就已经是最沉重的打击,其他,还有什么好小心翼翼地回避和躲闪的?

渡边还是在一处透露了实情:“他们的用意是不想使自己成为恶人。不想承担抛弃他人的罪名。”

男人要和女人分手,无非有几个原因:

“我厌倦你了”或者“我喜欢别人了”,这两项并存的可能性超过百分之八十;还有“和其他我看重的东西比你不够重要,你的存在,已经开始妨碍那些人或事”,以及“我没打算跟你往前走啊,你太逼近了”。

这些,他们是不肯直截了当地说出来的。

因为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讲,这些话都不够正确。特别是如果这个女人还是当初他主动苦追到手的话。移情别恋啦、喜新厌旧啦、见利忘义啦、始乱终弃啦,都是稍具道德感的男人心里会认为不那么理直气壮的事。他也怕显得无情无义,刻薄寡恩。就是没人知道、或没人多事地指责,受过教育、有些道德意识的男性,也会觉得对一个女人没有承担,不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情。他们不愿意直说,与其说是为了对你有交代,对周遭的人有交代,不如说他还要给自己交代。因为内心深处会觉得这些话有那么点儿无耻,所以他们不好意思说出来。要知道,男人也不愿意自己太无耻的。

这个时候,包括但不限于他妈、他家、他的事业、他的各种为难,没什么不能成为分手的理由。就像他爱你、他要你时,一切都不是障碍一样。

因为不肯直说,男人会采取多姿多彩、千奇百怪的分手方式。如果你不能按照他们首选的、最理想的设计主动引退的话。

比较奇葩的,是在分手现场飙泪,历数女方种种的好,长太息以掩泣。搞得女方几乎疑心他得了绝症,怕连累自己,跃升为血爱情剧里的女主角。很长时间后还疑惑难解地跟闺蜜讨论,他哭成那个样子,到底谁甩谁啊?

但这好歹还算是肯谈判,愿意当面锣对面鼓地说一下的,说不说得清楚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远非男人中最没担待的。

被女人们普遍厌恶的分手方式,是那种晾着你、淡着你,也不说分开,也不说不分开,爱搭不理,根本不谈,直到有一天你自己实在不耐,或者在那样的不冷不热、木然相对中耗尽了热情,心事成空,主动算了。那正是他想要的效果。这往往抻长了磨难的过程,让人平白多出许多的纠结琢磨、患得患失、心意起伏,坑人不浅。

如果被分手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什么样的被分手,是比较好接受的,是有益于疗伤、有利于治愈的呢?

这其实是两个问题。比较好接受的,和有益于恢复身心的,常常并不一致。

李敖在遇到胡因梦时,对时任女友说:“我爱你仍是百分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这套说辞,仿佛还是有温情存焉。所以这位女友,在李敖和胡因梦闪离之后,又回到李的身边,直至再次伤心远离,不知所踪。

好接受是好接受了,却网住你缠死你。

很多在被分手时声称要“死得明白”的姑娘,其实都不是不明白,是不想明白,不肯明白,不愿意接受事实。

我听过的一段比较动人的分手对话,是这样的:

男方编织了很多分手的理由,口水多过茶。女方一直静静地听。男人说得口干舌燥,直至词穷,冷场的片刻,女人才轻轻地说了句:为什么你不肯说出来,你不爱我了呢?

难过是难过极了,但是,安静、清明,她的理性让她洞悉,她的感性让她宽谅,她的自尊让她勇敢。

男人不肯直承不爱,你就不能确认那是不爱吗?那么清晰的事实,只看你肯不肯面对。

女人喜欢在分手时问为什么。这么在意分手的理由,往最积极里说,是可以提升改善自己的恋爱能力,能让自己从一段关系里真正受益。但在那个时刻,抱有这么积极向上的念头的,非常罕有。基本上,她只是想不通,放不下,不甘心。

不为什么,他不爱你了。不要以之前种种来试图证实他的爱。人类的感情并不恒定,爱也会变化,会在比较中失色,会在称量中淡漠。

还是有不好接受的,或者说承受时非常痛楚,但绝对有益于身心康复的分手。就是男人肯直截了当地表现出无情,完全不留口子和希望,是你不肯面对也逼到你面对。

譬如徐志摩之于张幼仪。

那一句句狠话放的:“乡下土包子”,迫她打胎,早早声言要做第一个文明离婚的男人并且登报践诺。冷酷决绝,不留余地。但是晚年张幼仪会说:“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外一个人”。

早死早托生。唯有知道在此人身上的决绝无望,不再心存期待,才能开始另一段人生。张幼仪后来的轨迹,已经被无数女作者当过励志典范介绍过,在此不赘。

那些没有完成的切割,千丝万缕的联系,误了她一世。

是的,解脱。多么重要的字眼。在结束一段关系时,还有比“解脱”,更急需抵达的境界吗?在已经不爱时,还有比“解脱”更有价值的馈赠吗?

解脱,才是彼岸。非解脱,不能逃出生天。

所以,那种边磨叽边撤退,还做心念旧情、颇多不忍状的,实在讨人嫌。所谓“情多累美人”,固然是指到处留情会令女人陷身情困,优柔寡断,黏黏糊糊,也是拖累死人的一件事。满脸的真情不舍,一步三回头,恨不得比牵手时还神色温柔,搞得余情脉脉水悠悠,你倒是想分还是不想分呢?钝刀子杀人,更狠吧?

至于那种认为女人会承受不了开诚布公的分手的,实在是想多了。别害怕,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传统大招,现代女性多数是放不出来的。被分手,哭还是会哭,但已经不是全数肯当着你的面落泪了。闹,七成以上就做不出。至于上吊,唉!你既不叫李健,也不叫吴彦祖,不用自以为有倾倒众生的魅力吧?把一个心理正常的、受过教育的女性刺激得为你生为你死,哪有那么容易!

被分手时,那些诚恳的、老实的、直率的、真实不作伪的坦白,不耍滑头不掉花枪,即使一时难以接受,却迟早会被感激。

既然心意已决,就请不顾而去。

给被分手的人,留下一方清净的空间,让她喘息,让她松弛,让她在无人见处可以默默疗伤,让她可以整理心情重新出发。

古时候的刑罚,有一种叫斩立决。受刑的人常会拜托刽子手“麻烦你给个痛快的”。杀死一段感情时,断面清爽,创口越简洁干净,越容易进行后期处理,给对方清创、消毒、复原、再生的机会,也不枉相识相遇相处一场。


周珣
任职纸媒十五年。记者、编辑、专栏作者都做过,目前主业是带娃。著有《貌似弱女子》、《会得美人无限意》。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周珣
标签: 随笔 心情 美文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嫁错老公的女人,99%都是这样的
一件事就只是一件事,一个问题就只是一个问题,却从来不去思考。01又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故事。一位姑娘跟我...
不懂善待身体的人,身体必然惩罚你
二哥时常会对我说:“真搞不懂,那些小事儿破事儿零碎事儿,你们有什么烦心的。有个健康的身体,别的都是浮...
不懂这一点,男人永远对你不满意!
(1)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个妻子,丈夫最近对她变得十分挑剔,嫌弃她做的饭菜没有味道,嫌弃她带小孩没有耐...
做一个不好相处的女人
- 01 -当老好人好的是别人,苦的是自己很多人习惯了去做一个体贴的人,却把握不好这个度,结果不知不...
世上唯一在等你的人
文 | 刘继荣- 01 -母亲真的老了,变得孩子般缠人,每次打电话来,总是满怀热忱地问:你什么时候回...
婚姻从来不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
1“婚姻就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时,我还是个将婚姻简单理解为,一男一女、一起吃饭睡...
蒋勋:你若自信,何须比较
一味跟他人比,迟早会走向“物化”人有时候也很奇怪,会倚靠外在的东西,让自己有信心。譬如说我小时候,大...
相处不累,才能久处不厌
“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01不管爱情又或者友情,想要走的长远,相处舒服最重要了。我觉得我们能一直和...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