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还在,只是还没有你的位置



杨奇函

某出版社大编辑对我讲,她的女儿看《仕女图》感慨“古人的那种惬意在今天已经没有了”。旁边的小编辑说:“历代《仕女图》都讲上层妇女的豪奢生活啊。那种惬意在今天还广泛存在于上流社会啊。不是社会没有惬意的生活了,只是您没有让您的女儿过上,以及您的女儿自己也没有让自己过上那种惬意的生活啊。”我给这小编辑点赞。实在。

夜店中某女表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白雪公主跟七个侏儒同居,白马王子怎么可能还要娶她?真实生活中哪有女孩跟这么多男人搞过还会有高富帅娶她。”酒保秒回:“那可多了去了。人家白雪公主毕竟是公主,而且还是魔镜认可的‘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你这种搞多了肯定没人要,但是人家女神公主总是有接盘的高富帅排队娶。”这酒保屌。

某人总抱怨微信朋友圈“都是微商和代购的”“信封建迷信的脑残太多”等。天津爆炸,他不理解“朋友圈怎么都是骂政府的”。问我为什么朋友圈沦落的这么low。我实话实说:“我的朋友圈里没有‘不转不是中国人’,‘男孩必看十件事’,‘burndown原则’等等。不是中国人的朋友圈low,是你的朋友圈low.”他不说话了。

我们总是抱怨这个世界遍布假恶丑,稀缺真善美。我们会感慨我们处于一个如何让我们失望的社会,我们会咒骂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等等。我们咒骂很多向往和期待,都不再存在;我们感慨很多努力和追求,都不会实现。总之,我们会认为,我们某些向往着的“天堂”已经不存在了。

然而,天堂还在,只是还没有我们的位置。当我们认为社会上已无真情的时候,无数人正在被真情温暖,只不过不包括我们;当我们认为武林精英断绝的时候,各路英雄正汇聚侠客岛巅峰对决,只不过没有我们的那碗腊八粥;当我们以最龌龊揣测这个世界以最乏味的状态运行的时候,在一个我们不曾有机会领略的舞台上,一群风华正茂的佼佼者正大放异彩,高歌猛进,只不过这演出没有我们的门票。

公平的竞争,优雅的生活,纯真的爱情,宽容的老板,真诚的朋友,充满思辨精神的氛围,鼓励创新思考的环境,等等等等,一切我们期待拥有并抱怨不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未曾离开这个世界。只不过我们碍于个人的主客观限制,没有机会接触,参与甚至窥伺。

人和人之间是有层次差异的,层次间的风景也就有所区别。只有能力在山脚存活的蝼蚁,看到的只有山脚的草木;有能力爬到山腰的力士,可以领略到针叶林的气派;而有实力居于山巅的王者,则可以一览众山,俯瞰天下。你是什么层次的人,你才配什么层次的景。

很多人抱怨这个世界是个荒芜的沙漠,因为他们看不到参天古木,皑皑白雪,盎然生机。但是他们不知道,只是他们看不到而已,但是这不等于不存在。在他们所处于的那个层次,他所能领略的风景也只有黄沙滚滚,草木萧条。如果他们有幸攀登至一个新的高度,他们才会知道什么叫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他们才会相信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他们才会明白:不是风景没有,只是层次不够。

不是那个层次的人,也便没机会领略那个层次的风景,便不容易相信那个层次的真实,更不能理解那个层次的存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高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不曾存在于一个奉献的家庭和学校,也便不能相信情怀,更大肆嘲笑有情怀者的坚守;饱受生活折磨的偏执狂坚信“人和人都是利用关系”,他们不曾拥有一份感动和温馨,也便不能相信真情,更奚落有真爱者的执着。

生活里面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更缺少的是接触到美的本领。不是我们自幼期待和追求的纯真,善良,惬意,恬淡等不存在了,而是我们有时候实力太弱,水平太渣,层次太低,只能在一个充满愚蠢,疲劳,虚伪,丑恶的低层次烂环境中挣扎。

很多人,究其一生不过是从社会的四流而混到了社会的三流,而他却把那当一流,因为他们连二流都没有见过。面对一个失望的世界,他椎心泣血的高呼:“一流的世界不曾存在”。他不懂,不要用自己匍匐的灵魂揣测巍峨的真实,不要用自己黑白的镜头解析多彩的社会。沙漠的那边,对苟且偷生的蝼蚁来讲还是沙漠,但是对搏击长空的雄鹰来说却是峻岭。

某些求职者奚落咨询公司是一帮“没有成功管理经验”的人在“拷贝PPT”,但是他可能连“基本面”的概念都不懂,更无从得知咨询行业如何同客户共同成长;某些网民会谩骂“清华北大都是出国的汉奸”,但是他可能连一个名校毕业的伙伴都没有,更无从得知国家的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有着一大批栋梁学子;某些文学爱好者调侃“杨绛的文章哪里好”,但是他可能除了网络小说都没有过别的阅读经验,更无从得知什么叫“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不是天堂不再,只是你深陷地狱;不是童话骗人,只是你皇帝新装。当我们用匍匐的目光窥测着诺亚方舟的时候,我们却自以为已经掌握了创世纪。童话不曾骗人,只不过,我们可能只有资格经历血雨腥风的开头,却没有资格经历花好月圆的结尾。

请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人过着你一直祈祷的生活的。当我们对生活失望,没必要否定整个生活,因为可能只是我们和我们的圈子不那么如意;当我们被爱人背叛,没必要否定整个人性,因为可能只是我们和我们的伙伴有此心塞的过往;我们可能委屈,我们可能不服,但是,春天的故事有,希望的田野在,子弹还在飞奔,太阳照常升起。

比起没有机会领略到天堂,更悲哀的在于,当我们偶遇了天堂的时候,我们却不能正视天堂的存在。太多时候,我们宁可要相信“天堂不存在,地狱才是真”,也不接受“天堂还在,但是没有我们”这个事实。当我们不曾拥有的美好在别人的生活中出现的时候,我们往往不是祝福,鼓励和支持,而是质疑,讽刺和批判。

“天堂如果在,怎么可能没有我?”“天堂既然在,凭什么有你没有我?”我们会一厢情愿的相信:“亲朋好友出于爱和礼貌的期许和赞赏都是真理,我们就该拥有我们期望的一切。一旦我们没有获得我们期望的一切,那么肯定是我们期望的东西就不存在。我们这么优秀这么努力,这世界如果有天堂,一定属于我们。”

“天堂”的存在,极大地刺激了部分人的自尊心和优越感。当我们历经周章发现因为基因,家境,天赋,运气等方方面面强过我们的人取得了我们梦寐以求的日子,我们惶恐于自身的局限本身,也惶恐于自身局限的暴露。我们不能容忍自己的硬伤以如此昭然若揭的方式呈现到我们的面前。我们会尽可能质疑,否定和颠覆“天堂”的存在。这样,我们才不会显得那么无能和窘迫。

比如,很多男人过的不如刘强东,很多女人跟章泽天也没法比,但是俊杰和女神的“爱情标配”则是个别挣扎于生存线的单身狗不能坦然接受的。所以,他们会选择相信(或者说期待)这是交易,这是阴谋,这是一段不堪入目的感情。这样,他们自己的被淘汰和被边缘才会显得更加理所应当。

那么,我们是不是太消极太懦弱了?那么如果我们到不了天堂,我们就该自暴自弃吗?个人认为,对残缺生活的理性处理,是更具建设性的积极;对冷酷现实的坦然面对,是更具杀伤力的勇气。只有当我们认识到了“天堂还在,离我尚远”,我们才能以更加健康的心态和稳健的步伐摆脱“地狱”,趋向“天堂”。

天堂虽远,但总有人到达过那里。承认并相信美好生活的存在性,是我们打拼美好生活的前提。自己不如意时,还相信“天堂”,不放任自流;别人到达 “天堂”时,不盲目质疑,让进取心战胜自尊心,点赞,学习,行动。如此,或许我们会距离“天堂”更近。

天堂虽大,但没有一个位置是多余的。不要抱怨自己距离天堂太远,只需积极反省和努力改变“还没有资格接触天堂,甚至还在挣扎于地狱”的窘境。人的层次不会为人的意志而消泯,人的差距不会凭人的意愿而消失。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童话,美啊;天堂,远啊。梦想,有吧;朋友,干吧。听,彼特拉克曾在《寄往天堂的情书》中这样斗志昂扬地写道:

我仰望天使飞向的殿宇,
任凭芳馥了万年的温柔。
在那涧流波里逐渐消瘦,
独品着人间这最近而又最远的距离。



欢迎关注作者新书:
《如果你想过1%的生活》(人民文学出版社)

关于作者:

杨奇函,清华大学学士、硕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访问学者。曾经的高考作文满分获得者、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学生会主席,学生时代作为主持人对话过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艾瑞克·马斯金、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等。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杨奇函
标签: 随笔 美文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钱是婚姻的照妖镜
来源:国馆,ID:guoguan5000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同睡一张床,你有多少钱,却怕被我知...
和一个经常令你心寒的男人在一起,会冷一辈子
个男人盛怒或者自己利益受损时的反应,最能看出他的人品。 01朋友紫昕出国回来第一天打电话约我见面,我...
渐行渐远的不是距离,而是三观
最近被这样一句话刷屏:曾经的好朋友会渐行渐远,是因为你们活成了彼此不能理解的样子。其实,别人活成什么...
你吃饭的样子,就是你最真实的样子
人们常说,看一个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吃一顿饭。在面对食物时,人会本能地放松,自然而然地把平时的习惯流...
有本事的男人,从不伤害女人!
一个有本事的男人,哪怕在外面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把自己的脾气带到家里有本事的男人,不会在家里发脾气...
起伏不定的情绪,才是亲密关系最大的杀手
亲密关系中,我们花了太多时间找一个和自己心有灵犀的人。实际上,找来了谁,等来了谁,遇到了谁都只是开始...
一个男生能够把女朋友宠到什么程度?
- 01 -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室友正红着眼睛关电脑。我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了一通宵小说...
一个人的精力好到底有多重要
前几天,我升职了。事后人事部好友告诉我,在选拔例会上几位领导讨论我的升职事宜时,有位经理赞成的切入点...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