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乡关【原创】


文.郑地
今,已立冬,一缕风,一滴雨,重了这冬寒,重了这乡愁。
昨日梦里间忽然就回到了那乡关,一如那青青的玉米棒子,莽莽苍苍的山野,一切都平淡。或晴日朗朗的午后,一顶草帽在翻滚的麦浪金波,看一群飞起山雀扑扑楞楞;或冬日皑皑雪空,打一声响哨,唤,跃几道山梁,村里袅袅炊烟的曼妙舞姿;或在寂寂的夜波,挑一盏油灯,不经意翻卷几页泛黄的老书,听听犬吠,鸡鸣;或在山雨欲来的黄昏,在牛背上甩着响鞭,和唏哩哗啦的雨滴赛跑.....!那道梁,那条道,那弯水,有喜鹊在 “喳喳”鸣的香椿树,树下洗衣母亲的愁容,树旁劈柴父亲的皱纹。我走多远,故乡就走多远,我是故乡的影子,故乡是我的参照。影子里装满父母沉重的嘱托,参照里写下了我的梦境。
城市的街道,干净的空旷,一枚落叶,蹀躞于发稍,便又想起故里的晚秋了。一定有几只蝈蝈躲在豆荚里,低低的吟,高高的歌;淡红,褐红,浅黄,深黄的叶,悠悠飘落肩头,俯身拾一枚,或轻旋叶柄或凑于鼻前,这秋韵,这秋味,便同这秋的色泽一样鲜明而深刻了。此番,那遍山野菊,开得已是一片烂漫,馥郁的香馨;那松风密林里猕猴桃已熟的软齿香牙。采一筐蘑菇,捡一筐山栗,收获沉甸甸。乐啊!颠颠的,忘了是在梦里。梦外:每一天,在黎明里挤上公交,在夜色里爬下公交,看身影被路灯拉长,压扁,又拉长,路灯代表城市,见证我的努力和念想。

我把一个山坳里长出的梦,嫁接到这个繁华的都市。咬嚼饭食,便想起细嫩滑爽的手擀面,腊月八的粥,那是故里的味,家的味,更是奶奶的味。似乎就是一转眼,便是十几年,奶奶和我阴阳两隔十几年。但我想奶奶,一如当年慈祥和蔼,是她把一颗最乡土的籽,深深种在我心田。如今,已长的这般藤藤蔓蔓,枝枝叶叶,魂牵梦绕。想奶奶,何曾又只在在梦里。想,在我的一餐一饭,想,在我撑开的稿纸前,想,在我行踪匆匆的路上,这个用裹着的小脚走过清末,民国,社会主义三个时代的旧地主的女儿——我的奶奶。如今剩下的似乎只有皎洁月下她讲给我“陈襄救母”的“古经”,如今剩下的似乎只有如豆油灯下她讲给我她戴上高高的长尖帽的挨批斗和和谐,似乎又不仅仅是这这些,不然我执拗倔强的情性去哪里验证。她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她甚至没有等到那个年关,再看看那和她一样没见过这煞亮的电灯的村庄,她选择了腊月八,给她孙子煮粥的日子,那一年,那一天,从学校回家她已经离去,无崖无俟的离去。她的坟,就在河湾边的山脚,靠着爷爷。她的孙子,就站在那蒿草丛生的坟外,一脸的泪,涟涟。想想那奶奶的银发庇佑的光腚娃娃,眨眼胡子拉碴。

从俯卧于奶奶温暖怀抱背诵“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的唐诗里,我顶着乡关的月踩踏着十几年的严霜,从乡关晨露湿衣的羊肠阡陌走向城市夜色斑斓的柏油通衢,从乡关漭漭苍苍的山林走向接踵摩肩的人山人海,从乡关穷乡僻壤走向温柔软香的富贵场。每天,把头梳的光光,把皮鞋擦的亮亮,去上班,去下班。数那从驿寄的小屋到办公大楼的步数,数那从楼下到楼上的台阶。不论是艳阳高照的午前,或是苦雨肆虐的午后,不论是明媚的春,或是黯淡的秋,都把面部的肌肉堆积起来使劲笑迎堆积面部肌肉同事使劲的笑,礼仪之邦的高贵雍容,就洋溢在现代都市这问一声好,道一声安,说一个谢谢的形式里,而内容,就关在那一扇或木制,或铁制的门里边。真心也在里边,和自己独白。这林立的广厦千间万间,这美丽的广厦千门万门,这坚实的千门万门,只消“砰”的一声就成邻里间的绝响,如城市路人的面孔,就象多少次在斑马线上,年轻人呼啦而过,留下瘦弱如枣核的老人点缀奔腾的车流,就象拥挤的公交车里坚如磐石的屁股无屑与病如秋叶的残躯,就忘了这华美的外衣里裹着一样烫热的心一样忘了这门里关的是自己的同类。只有夜里,匍匐与窗下,看那广厦千间万间的灯,方才体味这荧荧流光的千灯万灯,其实一样渴望温馨,一样希冀真诚。

此刻又忆乡关,月明星稀,小儿嬉戏于前庭,老者拉二胡于廊下,或围一炉柴火映的红彤彤的话语坦坦荡荡,或就一杯淡酒濯洗的醇和的笑声清清朗朗。即使是夜阑人睡,那柴扉不闭,任清风来去,任明月轮回。而此遭,就把自己囚在豪华坚固,层层叠叠,叠叠层层的广厦,头上人,脚下人,共顶一天繁星的璀璨,却要各自凝望一天繁星的冷清。多少次想回那乡关,千里之遥,已用不着象李白那样幻想已过万重山的轻舟,只要几张钞票,随你卧铺空调,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刘二《大风歌》里归乡的情愫。

关上的门里孤独,人海里舞步更孤独。看西天那云,在太阳的余烬,一抹抹浓,一层层涂,不管天做幕还是地为布,夕阳算是一支画不秃的笔,一支吹不老的萧,君子于役在其中,小桥流水人家在其中,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在其中,大漠长河在其中,狂飙的“奔驰”在其中。而我,我就站在摇摇乡关外,看杳杳的乡观在其中。
分享链接:
本文系慢时间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标签: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