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病叫你妈觉得你有病


---孟乔森综合征、医学院学生综合征

我在UCLA医院工作7年后,接到了一个同事转介的案例。同事告诉我,这位卡罗尔·威尔逊女士和她儿子的关系有些紧张。一周后,我接到威尔逊女士的电话,她因病住进了我所在的医院,就住在632房。我接待完预约的咨询后,朝632房走去。

我站在四人间敞开的房门外,看见一位亮红色头发的女人在高谈阔论,另外三位女性患者在听她讲话。我查看了门旁边的名单确认威尔逊女士的床位,但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在外面偷听了一会儿。

卡罗尔·威尔逊,就是红头发那位,继续着她的演讲。“雪莉,”她朝对面的那位女士说道,“我知道你认可你医生的诊断,但我要说,你的症状显示那不仅仅是关节炎,很可能还有狼疮,没人想过要查血沉吗?”

雪莉惊得目瞪口呆,这时我走进房间说道:“早上好,女士们,抱歉打断一下,我是斯莫尔医生,我是来看卡罗尔·威尔逊的。”

有一种病叫你妈觉得你有病卡罗尔尖声道:“我就是,医生,我刚给你打过电话。很高兴你能来看我,斯莫尔医生,”她说道,“你比我想象的要年轻许多。知道吗,你让我想起我的儿子迈克尔,他是UCLA这儿的医学院学生。”说着她又举起双手,似乎要阻止我的赞美之辞,“我知道,我知道啦,我就是太为我家的天才儿子自豪了,他是我生活的全部。”

她顿了顿,喝了口水,突然袭来的疼痛让她发出了呻吟。她身体前倾,一脸痛苦地用手掌推着后背。“请帮我叫护士,我需要些止痛的东西。”

她给我的感觉像在演戏,所以我不确定她有几分是真痛,有几分是演给我看的。也许她只是药物上瘾,做做样子骗取医生的处方。我呼叫了护士,并让卡罗尔做缓慢的深呼吸。护士给她屁股打了一针后,卡罗尔恢复了平静,看起来舒坦多了。

“那疼痛来得可真突然。”我说道。

“嗯,我知道,是因为肾结石,”她说道,“但钟医生对此持怀疑态度,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尿液中检测出了红细胞,而且腰背部的疼痛也印证了我的诊断。”

“你的医学知识真丰富,”我说道,“你是医生?”

她大笑道:“不是,你真会说话。我倒是有个语言学博士学位,还是个狂热的读书人。对了,你读过最近《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关于人类疱疹病毒和慢性疲劳综合征的关系的文章么,也可能是在《纽约客》上读到的,我阅读量太大了,有时都不记得是在哪儿看的这些东西。”

我几乎连医学杂志上的摘要都没时间看,而且我也不记得我上一次看《纽约客》是什么时候了。“没有,我没看过那篇文章,我们还是来聊聊你的事吧,里德尔医生觉得我可能帮得上忙。”

“但愿如此,医生,”她小声地说道,“是关于我儿子的,我担心他被医学院的学习和竞争压垮。没错,他的确很聪明,但他太敏感了,都不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医学院的第一年总是让人忙得焦头烂额。”我说道。

“我知道,但是他有头痛——严重得让他直犯恶心,连周末都没法过来,我真的很担心他。”

“那,为什么你如此担心迈克尔的头痛?”我问道。

她压低声音道:“我认为他对我有所隐瞒,他一定把症状说轻了,我相信他的视力也受到了影响,最近我每次看见他,他都戴着太阳眼镜。”她就此打住,低头看着地板。

“这有什么问题?”我问道。

“我还没有告诉他的医生,但我怀疑是脑瘤,”她靠近了一些,“恶性的。”

我差点忍不住笑喷,戴墨镜和头痛什么时候成了脑瘤的诊断标准了?“是吗?是什么让你认为他得了恶性肿瘤?”

“上帝保佑我是错的,但他的所有症状都指向脑瘤。”

“卡罗尔,”我说道,“很多人都有头痛并且戴太阳眼镜。”

“但这对迈克尔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对光线敏感、头痛——都可能是肿瘤引起的大脑水肿的迹象。实际上,就我所知,可能是恶性胶质瘤压迫了他的视神经。”

妈呀,这女士懂一点医学术语就喜欢到处炫耀,你会以为她是念医学院的。

第二天我又到卡罗尔的四人间去看她,发现她的床已经空了出来,护士告诉我她已经转到了私人病房。我呼叫她的医生丽莎·钟想问问是怎么回事,我们在护士站见面了。

“那位威尔逊女士的情况如何?她发生什么事了?”我问道。

“她表现出强烈的腰背痛,坚持认为那是肾结石,”丽莎说道,“我们确实在她的尿液里面发现了一些红细胞,但她有尿道感染,这可以解释她尿液里的红细胞。”

“谢谢,”我说道,“另外,为什么她会要求换到私人病房?”

“她没要求,是她室友要求的。”

后来我约了卡罗尔和她儿子一同见面,由于时间的安排,我们约定在她家里见面。

电梯门打开就是卡罗尔的公寓。我走了进去,西洛杉矶和远处太平洋的景致让人眼前一亮。卡罗尔跑过来跟我打招呼,手里拿着一杯马丁尼,脖子上还戴了个颈托。“请进,斯莫尔医生,你想喝点什么?”她凑上来小声道,“你可以来杯鸡尾酒,我不会说的... ...”

“矿泉水就行,什么都不加,”我说道,“你的脖子怎么了?”

“哦,说来可笑,我一直断断续续地干咳——我告诉钟医生可能是肺气肿,这咳嗽影响到我的C4、C5颈椎间盘突出。”

我心想,这已经不仅仅是孟乔森综合征了,也许她就是疑病症加上表演型人格障碍。

“迈克尔还没来,”她说道,“但我正好想跟你单独谈一会,我觉得我们需要做夫妻咨询。”

“和谁?”我问道。

“当然是迈克尔和我了。”

“卡罗尔,夫妻咨询通常要是一对夫妻,丈夫和妻子。”

“著名的治疗师萨尔瓦多·米纽庆不同意这个说法,他曾用他的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型解决了许多亲子问题。”

卡罗尔说得没错,米纽庆经常服务于核心家庭以及家庭次系统,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相处方式中有哪些不良因素。他的方法对于缠结型的关系尤其有效,他能让家庭成员知道如何划定健康的界限。他认为只有在家庭成员认识到他们关系中的痼疾并愿意做出改变时,治疗的转变才会发生。米纽庆的方法应该可以帮助卡罗尔和迈克尔,但我怀疑她的要求背后是一种手段,只是她为了多和迈克尔待在一起。

“你知道的,卡罗尔,这需要双方都愿意进行夫妻咨询。况且迈克尔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当然不是,”迈克尔说着走出电梯,“妈,你脖子怎么了?又不舒服了?”

“没什么,亲爱的,我给你弄杯你最爱的美乐葡萄酒,你们去客厅坐吧。”

我们下到楼下的客厅。卡罗尔走到厨房喊道:“露蒂西亚?请开一瓶美乐,还有,帮我准备餐前小吃。”

迈克尔和我面对面坐在卡罗尔的白色沙发上。“我都不知道原来现在的医生还出诊的。”他摇着头说道,“我可不大喜欢这么做。”

“别担心,大部分医生都不需要。”

露蒂西亚端上来一盘热的餐前小吃。我喝着矿泉水,同时注意到咖啡桌上放着《哈里森内科学原理》的其中一册,那是医科学生和实习医生的标准教材。“似乎你还在这里学习?”

“想都别想。”

卡罗尔走进来,递给迈克尔一杯红酒并在他身旁坐下。“妈,你是不是偷偷溜进了我的公寓拿走了我的第一册《哈里森》?”他问道。

她大笑道:“开什么玩笑,亲爱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读非虚构类的书,而且这本书当时在达顿书店打折。”

“但这不是一般的非虚构书,妈,”他说道,“这是医学教材。”

“我觉得挺有趣的,”她说道,“而且,我想和你有共同语言。”

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我发现场面完全在卡罗尔的掌控中。我坐在两人对面,他们两人坐同一张沙发,完全是一副毫无违和感的“夫妻咨询”的样子。

“卡罗尔,”我说道,“你知道吗,我经过书房的时候,看到你有很多的一年级医学教科书。”

迈克尔把她推开,“什么?你再说一遍?”他朝走廊那头冲了过去。

卡罗尔对我恨得咬牙切齿:“我可没允许你到处窥视。”

迈克尔在书房大呼小叫道:“我简直不敢相信,妈!你现在算是我的同学?”

我向他喊道:“迈克尔,请先回来,我们来谈谈这件事。”

迈克尔抱着一堆书从走廊走过来。卡罗尔瞪着我说:“他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

“那可未必。”我说道。

迈克尔将书往咖啡桌上一扔,重新坐下。“究竟我们俩谁才是医科学生?你还是我?”

卡罗尔怯懦地说道:“我只是想离你更近而已。”她又转向我问道,“这有这么糟吗?”

“我就是不想你离我太近!”迈克尔叫道,“我想要自己的生活。”

我意识到我应该在这次咨询彻底失控之前拿回主导权,我站起来说道:“我们先把节奏放缓,来分析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吧。”他们抬起头看着我,似乎回应着我声音中的权威。“卡罗尔,我认为你还应该少关心迈克尔的症状,多正视自己。抱歉这么说,但如果真的有人得了‘医学院学生综合征’,那个人只会是你。”

卡罗尔打破了沉默:“我怎么会有‘综合征’?我又没上医学院。”

“但你读了我所有的教科书,弄得好像你想跟我做同学一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些书,迈克尔。我只是想多靠近你一些。”

“就靠学习我那些医学教科书?”他问道,“难怪每次和你谈到学校的事我就觉得我们像在比赛一样。”

我打断道:“卡罗尔,先不管你为什么要读这些书,但是它们的确可能是你担忧自身健康问题的来源。”我试着缓和我刚刚的言论。

“我只是希望能跟迈克尔讨论他生活中正在经历的事而已。”她说道。

“但是,妈,学校不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知道,可能我太投入了。”

“没关系的,妈,”迈克尔说道,“你看起来累了。”

后来我又与卡罗尔和迈克尔见了几次面。迈克尔努力脱离他妈独立,而她放手的艰难程度则与孩子离开父母的经历大同小异。他们情况的特殊之处在于,卡罗尔对迈克尔生活的侵入演变成了代理性“医学院学生综合征”。虽然代理性孟乔森综合征的案子时有报道,作为患者的父母会捏造孩子的疾病以获得关注,而代理性“医学院学生综合征”则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例。

接下来的六个月我继续接受卡罗尔的咨询,她的焦虑和身体症状都减轻了,我猜一部分归功于咨询,另一部分是由于服用了低剂量的抗抑郁药物。通常,人们陷入抑郁时,他们感受到的身体症状可能是一种潜在精神紊乱的信号。当卡罗尔开始面对丧夫之痛,她对迈克尔和她身体那些真真假假的毛病就少了关注,虽然她仍然是个疑病症患者,但她的疼痛和痛苦不再指向不治之症了。她将她的医学书籍捐给了学校图书馆并重新开始阅读传记和小说。(摘自盖瑞·斯莫尔、琪琪·沃根 著《精神医生知道的秘密》)

作者简介:[美]盖瑞·斯莫尔(Gary Small),加州大学精神病学教授、博士、经验丰富的精神科医生、神经与人类行为部门主任。三十多年来,一直研究古怪的心理和行为,治疗过无数精神障碍人士,包括很多商界、娱乐界、政治界的名人,荣获美国精神病协会的、《科学美国人》的多项荣誉,是全球精神病学和脑科学领域的专家。出版多种专业书籍,其中本书在美国、欧洲的销量超过25万册。

[美]琪琪·沃根(Gigi Vorgan),盖瑞·斯莫尔的妻子,影视编剧,电视节目制作人,斯莫尔出版的著作都由其进行润色与完善。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阅读时间
我的观点...
  • 书很好 (0)
  • 很有没有好好看一本书了 (0)
  • 文字使人安静 (0)
  • 读完会有幸福感 (0)
  • 喜欢这种风格 (0)
  • 有收获 喜欢这本书的作者 (0)
  • 收藏这本书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来自旷野的呼唤,与永远的自由渴望
100年前的今天,美国作家杰克·伦敦逝世,终年40岁。这位重要的美国作家,并非如欧文·斯通那本流传甚...
26部文学经典的经典开场白
《双城记》查尔斯・狄更斯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推荐这6本书!
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我们越是道听途说,以为我们懂了,当我们实际读它们,我们就越是觉得它们独特、新颖...
推理迷们不可不读的29部经典小说
​古典时期No.1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The Complete Sherlock Holmes)...
川端康成:《美的存在与发现》
编者按:晶莹的杯子因为光线的变化而被川端康成所留意,他被简单的物吸引,为环绕着他的美妙海滨和蔚蓝天空...
忘不掉的故乡,忘不了的美食和爱。
忙碌的一周过去,周末听着音乐或炖上一锅汤,或炒上几个小菜,犒劳自己的胃,才觉得,生活充满了美好,灵魂...
豆瓣8.5星以上推理书不完全攻略!
豆瓣8.5星以上推理书不完全攻略!满满的智商爆发,满满的人性阴暗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