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只卖一种书的森冈书店

文/吉井忍

今年五月,一家只有15平米的小书店在东京银座开业了,店里卖的书一周只有一种,颇为奇特的经营模式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有不少媒体对这家书店进行了探访。大家最关心的是,店主为何要开这样一家书店,它能生存下来吗?▌



曾有两家森冈书店
第一家森冈书店,位于离银座坐地铁7分钟的“茅场町”的井上大厦,2006年7月开业,主要销售艺术类旧书,品种200册左右,新书比例约占一成。

书店的营业区域被一分为二,一半用于书籍展示和销售,另一半则被固定用作其他艺术活动。书籍、绘画、音乐陶艺在这里共生共栖,很难说谁在扮演主角,可以说森冈书店并不急于为自己定位。

有意思的是,在经历了东京大轰炸和战后的“都市的再开发”之后,像森冈书店厕身其中的老式大楼在东京都内已显得十分稀有,以至于成为摄影师们钟爱的拍摄地,森冈书店自然成了其中一站。


▵位于茅场町的第一家森冈书店内景
吉井:位于茅场町的第一家森冈书店最初的藏书量是大约200册,到关店前的状态呢?

森冈:也是差不多200册。新书基本都是客人自己拿来委托给我销售的;其他都是我自己进货的旧书,都是一本一本自己选的,以摄影集为主。若是旧书店,一般的藏书量至少也得有一万册,相对来说我的店的藏书量是非常少。这也是有原因的,我过去在神保町的旧书店打工的时候,那里的藏书量实在太多,我很难把握店内所有的藏书内容。就想我一个人经营一家书店的话,那么藏书量一定要在自己一个人能控制的范围内。
吉井:确实意外发现店里有大学同学发表的摄影集。不过,茅场町这个地方很少会有外国游客,而且,大楼外并没有书店的招牌。

森冈:招牌啊……我不是特别感兴趣。要说招牌,我觉得这栋井上大厦本身就是。一般书店,他们的魅力在于图书,而我的书店并不是仅此而已。藏书量少,很难被路人发现,你指出的这些都没错,但我的店的最后目标是作为一个“坐标”的力量,就像刚才我说过,通过书店让某种事情和个人连接起来。也可以说,这里是“实体SNS”。我的目标已经不在于卖书而获得的收益,而是一种“交流”以及从此发生的某种结果。
我在这里一直卖“洋书(外文书)”,有时候我自己去国外要买回来。不管如何,这些图书总得卖到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00元)才能收回成本。但是呢,有时候我上网的时候发现,亚马逊或日本旧书网上有同样的书卖1000日元。若是我之前做学徒的“一诚堂书店”,因为他们的规模比较大,种类多、有历史,也许能经营下去。但像我这样没有很多经验和资金的个人,要把一家独立的旧书店开下去,是个难题。这个问题我是很早就发现的,但我是爱书的人,怎么想也无法放弃“卖书”这事儿。
吉井:茅场町并不是适合开商业性小铺的地方,这里像是纽约金融街,买卖旧书这个行业有点不搭配。当时您没有这些经营方面的顾虑吗?

森冈:想过一点,但不特别担心。在东京,有不少小铺,他们周围并没有商业气息、也很偏,但能够获得相当的来店人数。
刚开店的时候我专注摄影集的销售,有一段时间书没有卖出去,就觉得压力很大。不用说过去,现在也有整天看不到客人的时候。但是,把部分区域租给创意人之后,这些压力减轻了不少。我刚才跟你说过,开了一次展览,能认识不少人并能拓展业务方向,来看展览的人也会发现这里的书。这样的经营模式对书店本身的好处不少。


▵同一个书桌2009和2015年上半年的样子


第二家森冈书店,一周只卖一本书
森冈:我在旧店办了不少出版纪念会,当中我感觉到,最让人吸引的是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沟通和对话。这样的沟通,给读者和作者的双方都会带来有意想不到的收益。作者从读者的一句话得到灵感,或许展期中和别人谈起下一次作品的出版方案。这样的场所能发出一种“幸福感”。所以我一直想,若有机会再办一家书店,它的重点要放在这种交流。
说是“只卖一本书”,但这家银座店里我会摆设和图书相关的“周边物”,而书就是这些相关物品的核心。比如,我这次要介绍一本摄影集,那么我会摆设摄影原作(original print)或作者手写的一些草稿。若我介绍的书是关于手工艺的,那么店里会放一些相关的工艺品。
吉井:这样说起来,是一种展览,跟某一本书的主题相关的展览。

森冈:是的。店铺面积很少,只有5坪(大约15平方米)。这家店是带有实验性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大小也刚刚好。我这段时间接触了不少书,目睹了好的作品没有机会引起关注而消失的过程。从很多书店的经营方式来看,这是难免的,因为一家书店的空间有限。一本书一旦错过能当“新书”期间,还是要退给出版社。我想通过新开的这家店,给一些好书再一次机会。第一本书的展览自今年5月5日开始,是关于刺绣艺术家沖润子的作品集《PUNK》。
吉井:感觉您很有使命感。

森冈:其实新开的这一家,没有打算开这么早。但我之前在这栋铃木大厦的地下一层办过一天的展览,当时认识了这里的房东。后来从房东得知这里的咖啡馆要关了,当时我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同时又觉得这并不是偶然的,而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因为这个铃木大厦就是我心爱的老建筑,我一直关注它的。我特别喜欢的一家出版社“日本工房”也在这里,我收集了不少他们的书。所以这个铃木大厦对我来说很重要,能在这儿开个书店,是有特别的意义的。


▵铃木大厦周边有一种昭和的怀旧感
吉井:原来的“茅场町”的店铺关闭,而您目前的精力都花在银座这家“一周只卖一本书”的店铺。估计不少国内外的同行都在关注您的店。其实,很多书店正在摸索新的生存模式,您觉得这个力量的来源是什么呢?

森冈:日本的书店经营状态并没有依靠政府的补偿或企业的援助,书店就是靠个人的力量来发展的。
这些个人的力量的来自哪里?就是大家的求知心、对不同领域的好奇心以及对“交流”的渴求。我觉得日本的书店、它的核心概念,还有以书店为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很值得出口的。我们以后不要出口核电站设备了,帮忙人家做书店,这个世界就会好很多。(笑)

森冈书店(银座店)
东京都中央区银座1-28-15
铃木大厦1F
营业时间:13:00~20:00(逢周一休息)

©本文图片均由吉井忍提供
吉井忍,旅居北京的日本媳妇,著有《四季便当》,最新写作计划“东京独立书店巡礼”执笔中。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吉井忍
标签: 小店 文艺
我的观点...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不畏异地5年,不畏25cm身高差,从初恋到婚姻,他们在海边开一家店,择一人而白首!
本文来源于她刊(ID:iiiher)你认为爱情是什么?是“我喜欢跟你玩”,是“你长得很好看”,是给你...
他从小寄养于寺庙,一生都迷上了那种味道……
敖勇军从小体弱,7、8岁时曾被家人寄养在寺庙一段时间,每天扫地、熬药,耳濡目染,深受佛教影响。200...
3代人40年如一日,只卖3味菜,成就广州这家老字号。
曾有个北京小伙伴吃过这家美食就爱上了立马打包10+盒叫快递送去老家曾经因为一条要结业的信息引起当地人...
这家20多年的老字号面馆,卖出的冷面可以绕地球一圈!
上海小囡夏天最熟悉的味道大概莫过于冷面、冷馄饨了吧做起来方便吃起来也清爽不过要做到好吃可是相当讲究的...
愚园路新开的5层生活馆,可吸猫,喝咖啡,睡大觉!
小资君最近发现一家新店,模样堪称小“吱音”生活馆,老板和客人互撩,还有猫可吸!@一只荷包蛋酱民宿式咖...
一个周末卖出0.5吨!最任性冰激凌店终于开新店!
有一家冰激凌店,它是上海第一家快闪冰激凌店, 快闪结束那天排队上百米,一直排到了晚上11点。它是上海...
文艺夫妇的咖啡店日常,坐在地中海风的小花圃里看风景
开在法租界历史建筑大楼下面朝车水马龙的繁华路段上的一家咖啡店自带的一间盎然绿意的小花圃好像能让时间永...
文青们的“网白”咖啡馆 ,走迷宫才能到达的秘密花园~
开在弄堂里咖啡馆很多但这家的存在有些小特别绿色大门的背后是一段迷宫盛夏里一路繁花相拥而路的尽头就是那...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