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豆记


对豆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吃的,而是眼睛看到的美。自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大院里的孩子们最喜欢的地方就是部队食堂,咽着口水看炊事员叔叔做美味的菜肴,趁叔叔不注意从锅里偷抓一撮扔嘴里,烫得舌头起大泡。一个冬天的午后,妈妈给了我一张粮票,遣我去买一块儿豆腐。到了食堂没见人,自己就大着胆子往后边的磨坊跑。磨坊是一间单独的暖黄色小屋,篱笆上绕着绿油油的豆藤。因为天冷,磨坊周围被白色的水汽包裹着,感觉自己误入了神仙家。磨坊里有几大盆泡着水的黄豆,被水泡发的黄豆变成圆鼓鼓的小黄胖子,忍不住拿起一粒放入口中,生生的味道,呸地吐出来。炊事员叔叔在磨豆,他抓起一把黄胖子扔进磨里,牛奶一样的白色汁液便从磨盘缝隙间汩汩涌出来,我问叔叔,这是豆子的奶吗?叔叔忍不住笑起来,告诉我这是豆浆,做豆腐用的。顺着叔叔手指的方向走过去,看到一排纱布做成的担子,上面是一大块亮晶晶白嫩嫩的豆腐!我蹲在地上仰着头从纱布下面看它,柔柔润润的样子,好像马上就要滴下来一样。长大嘴巴想接一口,谁知蹲半天也没动静,自己却已经头晕脚麻,悻悻地提溜着一毛钱的豆腐回家去了。回到家,妈妈把豆腐用瓷碗泡在水里,让我不许去乱摸它。可心里还想着刚刚那个白嫩欲滴的样子,趁妈妈走出厨房的功夫,迅速用舌头舔了舔,冰冰凉凉没味道,不甘心又拿手指头掐一小块儿,一不小心弄碎了许多,白渣飘一碗,吓得我把掐下来的豆腐也扔回水里,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溜烟破门而逃。

小时候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千奇百怪的零食,姥爷栽花的时候随手撒一些豆子,第二年开春便自己长出豆藤,到了夏天就可以吃豆米了。还没完全成熟的豌豆摘下来,连壳用水煮一煮道十分鲜甜。有些人不爱吃,说是生豆味太浓,我却喜爱。用牙咬住豆荚底,手顺势一抽,豌豆叮叮咚咚落入嘴里,感觉非常奇妙。待豌豆再长大些,大人们就将它们全摘下来。全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剥豆,我也搬个小板凳混入其中,在剥出来的豆粒中挑出最嫩的,吧唧吧唧放入嘴中嚼,陶醉得小脑袋东摇西晃。剥好的豌豆粒稍稍过油一炒,和火腿丁与米饭一齐倒入锅中闷熟,做成云南人最家常的豆焖饭。豌豆的清甜与火腿的咸香相得益彰地融合在一起,滋味甚妙。盛夏时节,豆藤热闹闹发满一架,一家人坐在下面乘凉吃瓜。我总是把瓜子全吐到豆藤下,期许来年结出大西瓜。有时真能长出瓜苗,但我贪玩疏于照顾,瓜苗在秋天就蔫了下去,而我也始终没能吃到自己种出的西瓜。古人亦对豆荫颇为偏爱。沈复在《浮生六记》中也提到:

“乡居院旷,夏日逼人。芸教其家,作活花屏法甚妙。每屏一扇,用木梢二枝约长四五寸,作矮条凳式,虚其中,横四挡,宽一尺许,四角凿圆眼,插竹编方眼。屏约高六七数屏,随意遮拦,恍如绿荫满窗,透风蔽日,迂回曲折,随时可更,故曰活花屏。有此一法,即一切藤本香草随地可用。”

友人墨曾照此法制屏两扇,邀我月下饮酒。暑气褪尽,明月清风,豆藤散发幽微香气。座旁置一青石大缸,青紫睡莲已含苞而眠,极静之中小金鱼尾巴晃尾,摇曳水声唤醒梦中人。

云南人爱吃“豆尖”,即豌豆藤春时发出的嫩芽,用酸菜炒或是煮丸子汤,满口皆春味。北方人很少吃此菜,藏地更是难寻。夏末的时候去甘孜看望藏族孩子,在藏民家做客,一同准备晚饭食材。路过青稞地,无意间发现豌豆田。问藏族友人是否要摘些,所有人惊呆了张大嘴问我,这东西可以吃吗?我笃定地回答,很美味。于是带上一群藏族孩子,踩着田埂在豌豆田里掐豆尖。藏地高寒,七月底豌豆才开花儿。藏民们种菜从不用化肥,牛马路过自是天然肥,所以生出来的都是水灵灵的窈窕绿芽,不像化肥浇出来的粗枝大叶。豌豆田面积不大,但因藏民任由其自由生长,所以有铺天盖地之势。淡紫色的豌豆花绽放其中,宛如繁星,风一吹,星星不停眨眼睛,耳畔传来豆豆们的轻声吟唱。诗经里说:“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何将豆与薇联系在一起,直至身处繁星豆田,方能明白薇之含义。藏族孩子们没摘过豆尖,摘下一根放到嘴里尝尝,眼神无比兴奋。我也忍不住学他们尝生豆尖,谁知滋味清冽甘甜,耐久回味。看到我惊喜的模样,孩子们咯咯笑起来,笑得露出白牙齿,红彤彤的高原红像两个熠熠发光的小太阳。孩子们满载而归,在夕阳下追逐奔跑。两旁是茫茫无边的青稞田,高原的风猛烈地翻动着绿色的麦浪,鹰在天际翱翔,到处是自由的空气。采回来的豆尖,放入烧开的泉水中煮熟,放油盐少许成汤。暖汤入胃,驱走夜间寒气。藏民们尝了尝豆尖的滋味,不禁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好吃!眸子里闪烁的光,让人想起雪山融化的清泉。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简单而质朴地快乐,内心化作一潭碧水,荡起柔波。

从前过端午,姥爷都会买来扎成一捆一捆的毛豆,用盐水煮熟,配着粽子吃。第一次看到生毛豆,我吓得扔在地上惊叫,毛毛虫!呜哇一声大哭起来。等毛豆煮熟,姥姥剥到小碗里,让我吃吃看,一下子品出了豆香就再也不撒手。姥姥问我,毛毛虫豆好不好吃,我拼命点头,然后贪心地抓一大把豆粒往嘴里塞。也不记得从哪一天起,买毛豆和煮毛豆的任务都交给了我。我把从老乡手里买来的毛豆摘到盆里,发现叶子上还挂着柔柔的露珠,便舍不得扔,用玻璃瓶养两日。连壳洗好的毛豆用盐提前腌一下,再倒入水中大火煮开,其后关火,迅速倒入簸箕中冲凉即成。按照此法煮出来的毛豆颜色碧绿,口感也爽脆。用小碗给姥姥姥爷一人盛一碗,看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微笑中也看到了眼角的褶皱。既幸福,又怅然。

我记得有一次正当换牙的年纪,舅舅买回来保山小绿豆,其实就是烧硬了的蚕豆。我抓起一颗就嚼,哪知一颗牙齿就飞了出去。啼笑皆非。我把那颗豆子和那颗飞掉的牙都埋到了姥爷的花架下,想知道会不会长出豆或是长出牙。谁知,什么都没发芽,只有我,在时光中长大了。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博客大巴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