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站台——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




天气还是转凉的时候我的情绪都会有些不好,每年如此。给晨静打了电话,她听我语气不对,问:”怎么了?”我说:”心疼话费。”挂了电话,她给我打过来,她有200分钟的免费时长,随便一扯又是一个小时,聊到《人生站台》,她说也许每个人都想知道我们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我问:”你有没有在想人生站台会不会写到你?”她答:”必须的阿!每个月200分钟的通话时长都献给你了。”说完我们都笑了。

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好像也是……”

那时我在和朋友吐槽我的牙,正是一脸郁闷的时候,旁边有人说到:”那也总比地包天好吧,笑起来嘴巴是这样的。”她边说边把嘴裂开,露出牙齿上的牙套,说完自己先笑了,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有一次我给晨静打电话,我问:”包厢气氛怎么样?和一群不太熟的人怎么嗨?”她回:”气氛不嗨,我可以自嗨阿!”她说完,我笑了。

想起早些年认识一群朋友,偶尔小聚小酌几杯,四个人一起凑一桌麻将或是打打牌,几个人一起吹吹牛逼,气氛也算快乐。也有不喝酒,三缺一,或是实在没有新鲜事情可说的时候,不免有朋友焦躁直呼无聊。

渐渐的你也觉得无聊,互相之间除了干瞪眼竟想不出干别的事,久而久之相处变成一件很无趣的事,互相都变成一个无聊的人。

人这一生多数是在无聊中度过,静默地看着时间流逝,面对时间的无能常常会突生出某种无力感,有些悲从中来的意味。悲伤是种情绪,情绪会传染,所以碰到一个不快乐的人,很快的,你也会变成一个很难快乐的人。

晨静是个容易自嗨的人,和她常做一些外人看起来无聊甚至是一些无趣的事情。

她也有大呼无聊的时候,每当她觉得无聊的时候,会找一些有趣的事做,而那些有趣的事情不过是有点小钱的时候去小餐厅吃顿好的,没什么钱的时候去KTV干唱一下午的歌,实在没钱的时候,化个漂亮的妆去街上溜达一圈。

也不过是做些无聊的事,但快乐是种情绪,它也会传染,很快的,你也会变成一个快乐的人。

都说朋友是与你一起同甘共苦的人,然而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这一生碰到极悲极苦的事情甚少,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平淡无奇,更论不上患难与共,更多的时候朋友一起不过是分享些小事,陪你过完无聊的一生,却不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聊的人。

《古诗十九首·生不满百年》里有一句话:”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很用现在很潮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韩寒在《后会无期》里说:”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想来快乐是件很难的事情,在不过百年的一生里碰到一个可以让你快乐的朋友,着实幸运。



几天前半夜在公司开会,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还没开口寒暄就听到电话那头几个朋友在喊我,七嘴八舌很是热闹的样子,我阴郁难愤地想对一个半夜正在开会的人,接到这种电话真是造成一万点伤害。

回想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在外省,回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于是节假日常常会接到晨静的电话,有时候是视频,电话那头很热闹的样子,视频里朋友聚在一块嘻嘻哈哈,喝酒吹牛。环视一圈空荡荡的寝室,只能安慰自己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她不过是在磨练你的心智,能和孤独相处的人必能成大事。

晨静经常说我是个逗逼,她不仅说,还发朋友圈,一度认为她的朋友圈被我承包了,颇有种”我不在江湖,江湖却有我的传说”的意味。其实我有美丽大方,机灵聪慧的一面,可她却常在朋友圈发我的丑照,有时直呼我是蠢逼,还会和几个朋友在朋友圈里调戏我的智商。都说天生丽质难自弃,我猜想她这种举动归根结底是因为嫉妒,这样一想她贬我损我也算情有可原,和一个嫉妒心极强的人计较,未免有失身份,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认识几年我们相处的时间其实很少,大学一个在省内一个在省外,毕业去了不同的地方工作。前些日子闲得无聊,翻她的朋友圈,细细看下来发觉自己似乎成为她微信朋友圈的大姨妈,几乎是每月一发,多是逗趣、贫嘴,说一些毫无营养的话,却让我想到张晓风在《半局》里结尾的一段话:”真的,人与人之间有时候竟可以淡得十年不见,十年既见却又可以淡得没有一件事情可以称之为事情,奇怪的是淡到如此无干无涉,却又可以相知相重、生死不舍得朋友。”

虽不及那份厚重,彼此偶能想到对方,也算是”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



面对这个世界我常常有苦恼,对世上很多东西有轻微恐惧害怕虫子,害怕尴尬,害怕应对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异常的敏感和排斥某些事情,解释变成人生中最讨厌的事情之一。我觉得上帝除了让我们听见,看见,还赋予我们每个人不同的情绪,那些可以改变,得以彰显的我们称它为个性,还有一些无法改变的,却也是长在你血液里的器官。

只是它看不见,摸不着。

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所以解释变成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你的不一样。也许她不懂,但她从来不曾想过说服我改变,她甚至觉得你这样难能可贵。

有一年夏天我们在厦门,和她不太熟我压根不认识的人一起喝酒,多少是有些熟悉的人,难免会碰到想和你小酌几杯的,其实还能小饮几杯,她拿着骰盅过来,嘻嘻闹闹地和对方玩在一块。

玩到半夜在回家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男生,我紧张地拽住她的衣角,她用方言取笑我,然后和我说这条路她走了很多次,很安全。我略为不以为然,在想安全套还有不安全的时候,她将我拉到里边。

我在想她是不是知道我害怕,轻微社交恐惧,轻度被害妄想症。又想,也许她并不理解你,却记住你说的话,愿意去相信你,尊重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让你感到闲适。

其实朋友不过如此,不需要经常在一起,出去玩时特别开心,偶尔可以诉说心事,尽管你和她不一样,但她从来不曾去说服你,尽管她和你不一样,你也不曾想去改变她。

我们都真心喜欢对方现在的模样,做个不一样的人,不必成为对方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人,在一起时开心就好。



晨静玩笑道:”知道我那么爱你,还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她很少抱怨工作,是个活得极其潇洒的人,这份潇洒颇有些任性的意味。最近她和我说她的工作,在一个偏远的小地方,门口就是公路,公司附近只有一家小店,日子冗长无味,比起她以往夜夜笙歌的生活实在是一种煎熬。

若是以往兴许她一甩手就说不干了,这次说坚持坚持吧,年过完再考虑这事,她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悠悠地说:”要是你没出去,回去的时候还能去找你,找个地方抽根烟,闲扯两句也好。”

我接过话头:”然后45°仰望星空。”

说完,我们都笑了。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邻居的耳朵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