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彼时的温柔,赠一束玫瑰


两年前,我从北京穷困潦倒地返回武汉,月月约了一群高中时的旧友来为我洗尘。我风尘仆仆走在出站的地下人行道里,快到出口时,看见一群熟悉的身影,由暗变明,就好像看见一道彩虹从人生的某个当口亮起,变得不可或缺。出站时,他们热情洋溢,轮流给我一个拥抱。

我们坐上去往徐东的车,一群人在车里开始回忆起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在那段归属感极强的年月里,我们常常有意或无意地就给别人或自己贴上了各种各样的标签,‘优生’、‘差生’、‘捣蛋鬼’等等,而后像动物划分领地一样,各自分营,抱团而居。我们坐在车上,互聊互侃半晌之后,才发现,我是唯一一个当年被归在‘优生’阵营里的人,其余的不是‘差生’,就是‘危险分子’。

在徐东吃火锅的时候,月月举着一杯果汁站起来,准备敬我。她说“温柔如你,快意是我。”说完便咕咚一口喝完,众人吁一声,然后拿月月和我的那段往事开涮。

月月从高二的时候暗恋我,暗恋得淋漓尽致,人尽皆知。而我最早知道这件事,是在一个暮色四起的傍晚,那个时候,我是后排学生里少有的尖子生,做题到累的时候常常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那次我正盯着窗外,遐想连篇的时候,教室灯光亮起,玻璃瞬间化身一面镜子,映出月月正呆呆看我的那张脸。她撞上我的目光,又赶忙低下头去。

那些年,她除了没亲口对我说过喜欢,没亲自给我写过情书外,其余能做的都做了。而我那些年我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内敛,不偏见,温婉待人,不表达喜恶。而现在看来,当时的内敛就是温柔,温柔是那些年和后来的生活里,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因为那时我是后排少有的尖子生,所以自然成了后排一群人在学习上求助的对象,当然这里所谓的求助,不是教他们做题,给他们答疑解惑,而是在课程作业繁多的时候提供下自己的作业,考试他们有难时分享一下自己的答案。月月是第一个主动来找我问题的人,而后向我请教的次数越来越多。但在几次之后,我就发现我给她讲解的时候她有点心不在焉,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为她请教的每个问题认真准备,因为我不想让她精心设计的缘分在面对我时毫无防备地土崩瓦解。

月月把对我的喜欢写进日记本,变成铅字。而这些细碎的小心思总是一不小心就遗漏在香樟的叶子下,随风飘散在整个校园。那些日子里,几乎所有认识月月的人都知道她暗恋我这件事,但只有我,把自己置身事外两年。

高中所在的那个小城,冬季阴雨连绵,时常有人课间或是放学被困在楼道。某个雨天课后,我因为没伞,一直躲在教室自习,中途起身准备去走廊看看雨势,月月迎面走来,很腼腆地递给我一把伞。一个星期后,我在清晨的雨天里看见被困在公交站台的月月,于是便撑着伞过去接她,一路陪她到教室。后来,这些小事在那段寂寞年岁的口耳相传里,被无限放大和曲解。

我和月月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情侣,但我没有站出来解释澄清,因为我不想撕破她单薄又脆弱的自尊。月月也没有澄清解释,我想是因为她不想澄清。

高三的下半段,学习氛围异常紧张,繁重的作业和一科接一科的考试压得人喘不过气,外加‘一分拼掉千军万马’这样班训的提出,很多优生都开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所以那时我的作业变得异常抢手。老师每次评讲作业的时候,都会念出后排一大群人的名字,然后加上我,给一句‘作业雷同’的评语。

最后几次月考里,和我同坐的几个学生,因为借鉴了我的试卷而一度挺进班级中游,排名单贴出来的时候,有人向班主任举报,闲言碎语像二月细碎的春风一样割过人的心脏,邻座的几个人趴在桌子上,我见他们表情有些难受,于是打打手势告诉他们不会有事。后来班主任还是在月考分析的时候表扬了他们,即便他们神情有些尴尬,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一种久违的源自心底的笑。

当时我也时常愧疚,觉得自己助长了抄袭的风气,也让整个考试变得不公平。但从高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那些年所谓的公平公正,好坏品质都单薄得像一层纸,风吹便散。不过都是年少懵懂无知的少年,不过都是在守护各自相同的自尊,我们干嘛非得把一个微不足道的时刻放大成一个人整个人生的缩影,再表达自己的蔑视,彼此践踏,自我保护。

高考结束,我们各自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月月在楼下碰见我的时候问我:“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表明立场或直接拒绝我?”

我指着路口各自奔忙的人对她说:“你看,答不答应你,现在看来,结果不都是一样吗?而为什么不拒绝你,因为你的自尊心强啊!”

月月对我会心一笑,然后说:“别自恋了,其实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看到月月会心的笑时,我就知道,那段往事可能已经有了最好的结局。离开学校时,我同所有的人一一告别,很多人在那次以后,到如今都不曾再见过。而这几年相见最频繁的,大概就是那时在后排嘻哈打闹的那一群人了。

众人侃完我和月月的那段往事,觉得无趣,又开始把班上的人一个一个聊过去,乐此不疲。我突然觉得很幸运,那些微不足道的往事能换来我们之间这么大的缘分,大到我们都能成为彼此的避风港。

之后每次回武汉和他们小聚,我都觉得像是去见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所以倍感亲切。而这一切缘分,大概都源自我高中时的内敛温柔。因为同样对一个问题不知道答案,所以从来不锋利地表达自己立场,刺伤别人,因为自己自尊单薄,所以也不忘记呵护别人的自尊。

年少小有成绩的时候,我总以为自己可以用智商走遍天涯海角。后来在北京碰壁,才明白,真正能让人迈出脚步的,是情商。我想给自己学生时代的温柔赠一束玫瑰,因为那时由于无知而展现出的内敛温柔,是我此后所有的情怀伊始。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领居的耳朵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婚姻里,请时刻保持单身的能力
文 | 谢可慧 图 | yuschav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婚姻里,保...
好的婚姻,看男人的教养
01有个相识的朋友,且喊她Z,她爷爷辈的人都是书香门第,特别爱读书,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耳濡目染,她爷爷...
爱打扮的姑娘更好命
文 | 艾小羊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清唱(id:qingchangaixi...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