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婚姻,有两种


文|毒舌女 图|kianey羊
来源|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
原题|《好的婚姻都是长久地打情骂俏》

我一个朋友最近装修房子,她已经结婚10年了,现在买了个2居室的房子,打从她嫁给她的老公,她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婆婆常年心脏病,心肌梗塞,还有要上学的儿子要照料,当初她结婚的时候,我们一帮人就都很震惊,凭着她的条件,人美嘴甜活好不黏人,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幸福恩爱一辈子。她说:幸福不是给外人看的,而是自己感受的。

这话,我支持,世界上的婚姻,有两种,一种是给外人看的婚姻,一种是给自己看的婚姻。她选择了后者。

当年,她结婚,我们去她家,家是农村的,很破旧,就是她们小两口住在一间平房,老公他爸爸妈妈住在另外一间,院子里有个简陋的厨房。他老公当时每个月工资是1000多元,当时结婚还占的邻居家的地方来办酒席。

都说结婚是爱情的结束,恰恰我觉得结婚是爱情的开始,结婚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纷繁绕杂的开端。你们要开始朝夕相处,做很多远远谈不上令人享受的事,比如买房子装修房子,比如融入对方家庭处理复杂的关系,等等这些,如果没有你对这个男人很多的爱,根本坚持不下去。所以,婚姻更多时候,是另外一份爱的开始。

先前,她在城里上班,每个星期还要回村里照顾孩子跟婆婆,那会还没有条件来城里,孩子的学也没有转过来,她就这样跑了很多年。最近,她装修房子,我们都去看她,她准备跟他老公两个人完成粉刷工作,不叫粉墙的,省下一部分钱,然后,她们就编制了一个济公帽子,就开始了粉刷工作,我们也去帮忙,整个过程中,她们打情骂俏,还彼此互相往对方脸上刷漆,偶尔还说些酸溜溜的情话。

她老公说:到时候,我们两口啊,就住那个小房间。隔音,你懂的。

她说:我这音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老公就从凳子上跳下来:我还真不知道,来我试试,在新房和旧房你的音量都不同吗?说着,两个人就互抱着戏耍开来。

我们在一旁帮忙的人都说:这还有喘气的呢。她们笑笑彼此撅着嘴互亲对方一口。

刷樯刷了四天下来,她老公看着她刷的一部分震惊的喊到:老婆,你刷的就跟布达拉宫似的,你下来看看,快点,快点。然后,她从凳子上跳下来,看着自己的“失败之作”低下头说道:老公,咱们还是叫个粉刷工吧,咱们又不专业。

老公笑笑:老婆啊,咱们自己住在自己刷过的房子里,你想想有多美,再说了,如果不刷墙,我都看不出你有这方面天赋唉,你没有感觉到吗,立体感,蹦蹦,都呈现出来了。然后我们几个人就作呕状。说道:不要出洋相了,还是叫个刷墙的吧,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这是住房子唉。她老公说:老婆你忘记了,咱们当初说好的,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要自己装修,自己刷墙,自己布置,不要他们装潢公司的人,又老土,又不温馨。

她问:真的像布达拉宫吗,老公。

像极了,她老公并用白眼看着我们: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意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这房子以后就叫情话屋。

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这个女人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他有恶性环境里生存的幽默感和情话,这部分仿佛也是一个女人得以支撑困境的一些灵丹妙药。内心的感受比外面的大道理更重要,也许有房有车能庇护我们我的身体,但心灵那部分呢,就任由它风吹日晒吗?我相信有的人,嫁给了有房有车的人很幸福,我也相信有的人贫穷夫妻百事哀。但我想说的是:

作为一个女子,今后能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穿越季节轮回,在无声中不颓废,不失色,一生,花开成景,花落成诗。这是一个女人,一生最佳的状态,无论你嫁给了谁。



去年,我几个姐妹一起去旅游,车上碰到一对蜜月结婚去旅游的璧人。

当然在整个过程中,年轻人嘛,打情骂俏是自然现象,偶尔还在众人面前来两口。解开衣裳走一个。激情如火。也许激情燃烧,思维短路。整个过程中,导游就问,没有掉什么东西吧,然后那个激情女,就惊呼到:啊,我掉宾馆里mp4.然后一车人就唉声叹气,仰天长啸。导游就说快去取吧,时间不多了,男的就唰的跑下车,箭一般的取回来。上来车子的时候,男的还会刮一些女方的鼻尖:好笨啊。

然后,等到集合的时候,就等不来她们两个,车上就有人开玩笑,打炮去了吧。有人接话:宾馆一晚上不够打炮的啊。那人又接话:野地打炮多来劲。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她们两个来了。导游有火发不出,只能笑吟吟问道:怎么就迟到了半个小时唉。男的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一路都背她走,她嫌累,脚痛。

靠,亲,看一下唉,这不是横店拍摄现场,耍傲娇的戏,这大热天的,都在心急难熬的等待哎。然后上了车,男的就一路给女的按摩脚。然后下了车,就跑去给女的买冰棍,女的就各种初老症状,不是忘记这个,就是忘记那个。那个女的正好突然来月经,那男的就跑着景区给她找卫生巾,等大家伙观光完了,男的才跑着给女的买来卫生巾。

然后,不仅仅女的是这样,男的也会这样,旅游景点一般不让动人家的贵重东西,男的就给人家弄坏了一样东西,然后人家就要索赔,女的就掏出钱包,给你给你,索赔就索赔,用不着那么发火啊。

索赔完之后,女方丝毫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该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冰棍还吃,该打情骂俏,还打情骂俏。这事一般都会埋怨对方几句。然后互不搭理对方。她们没有。一脸的看破。一脸的无谓。

最后旅行完走的那天,导游就催说:都快点啊,咱们赶点紧,女的就告诉男的,你快点啊,我先上车了。都上了车,那男的没有上,女的就打电话,男的就问我内裤呢,女的就说,我昨晚来月经,就用它垫屁股底下了,我看一堆血,我就仍窗户外面了,你就不要穿内裤了,赶紧上车来吧。

然后,上车,本来夏天穿的就少,他又没有穿内裤,外面还穿了一个类似宽松的短裤衩。她捂着下身坐到女的旁边说:我这样穿,你看行吗?

一车人,开始笑。

我突然想起《围城》里赵辛楣说:“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共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其实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明白:当初看起来好像永远也没法跨越的沟壑,却都如履平地般走了过来,放开对方,便是成全了自己。



今天,我大姑风尘仆仆从另外一个城市回来给我爷爷烧纸。

我爷爷走了有10年了,大姑提起当初爷爷不让她嫁给大姑父,就一堆埋怨说不出,爷爷是说,大姑父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油嘴滑舌,定没有好日子。上上一代人,喜欢的是老实人,能踏踏实实过一辈子的好男人。所以,当初爷爷棒打鸳鸯打了好多次,都没有打开这对鸳鸯。事实证明,不是所以固有的理念都是值得效仿的。

我大姑跟我大姑父打情骂俏了一辈子,恩恩爱爱了一辈子。关键我大姑父这人高富帅,我大姑这人低矮龊。我大姑父总是照顾我大姑的感受,我们中午一桌子人吃饭,大姑父不停的给大姑夹菜,说既然你都这么丑了,索性在胖点吧。大姑就说,你那么高了,就不要吃了,营养过量了都。我就问我大姑,你们现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贫嘴啊,记得我小时候,你们就爱斗嘴。

大姑就说:每个人都觉得婚姻应该是庄严的,我觉得婚姻就该有它俏皮的模式。(高能预警一下,我大姑从小饱读诗书),我就激动的握着大姑的手说是啊是啊,大姑你多住几天吧,我有很多跟旁人不能说的话要跟你说。大姑就问:怎么了,有婚外情了。我说是啊,是啊,都写在脸上是吧。大姑说:过日子,你得抱着慈爱的态度,尽管它有时候让你狼狈不堪。

大姑父就站了起来:别扯了,我记得我让你 痛哭流涕过,一蹶不振过,我啥时候让你狼狈不堪过,谁是狈啊。然后,我们一桌子人就笑起来。我见过,很多婚姻,其实走到她们这个年纪,已经疲惫了,或者麻木了,生活的缝隙里已经塞不进有趣的东西了。

回去扫墓的一路上,我大姑跟我大姑父,一路上有说有笑,总有说不完的话。我跟妈妈紧随其后,我妈妈就跟我说:你常跟我说的婚姻得精神上的门当户对,是真的啊,越老越觉得是这样。

很多人说,婚姻中的两个人,就像沙漠里一对游客,开始的时候感受着脚下的绵绵细沙,背着满满的一壶幸福,激情澎湃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慢慢,时间长了,走得也远了。当初的激情已经被沙漠的邪恶所磨灭。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的疲惫,再次举目,沙漠的尽头很远,但你已经没有回头路。

可生命中,总有那么几个人,是笑着走过沙漠的。



昨晚,写完文,外面凉风灼人,一姐妹微信我:下楼来,到公园坐坐,给你灵魂洗洗尘。我说跟你坐坐那是给灵魂加垢。一对年轻人就从我们身边走过,男的玉树临风,风度潇洒,秀美多姿。一米8以上,女的相貌丑陋,五官不正,个子矮小。一米4,然后我跟姐妹就彼此诡秘了看了彼此一眼:怎么接吻。

我就问说好的洗尘呢。然后我就跟我姐妹讲了我大姑跟我大姑父的故事,我说每对你看似不和谐的婚姻里,爱情里,情侣里,都有她们背后的和谐。而且,这女的,肯定有招。且都是别的女人没有的绝招。姐妹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如果你不想跟一个你家里给你指定的相亲男人平淡的过一辈子,且想拿下一个高富帅,一开始,可能要用上美貌,毕竟是颜值的时代,但长久来说,你得出绝招。

我见过的那些乏味的婚姻,都是陷入了麻木和枯燥,只因本身追求的虚无的东西过后都是凋零。被灿烂包围一辈子,你得有全心侵入日子的勇气。就如摩西奶奶说的那样:寻觅到一个懂你的精神伴侣,两个人组成的小小世界,足以抵挡世间所有的坚硬,在面对生活的磨砺和残酷的时候,不觉得孤苦,不会崩溃。

生活久了,我们被磨掉了太多,但,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被磨成一块生铁。我们始终得热起来,这样我们才有光,不是那个泛着一脸死灰,目光呆滞,语言乏味的女人。

太多的人,灌了婚姻太多枯燥的模式,我们秉承着,承袭着,直到一天天老去。可总有人活成花,花开成景,花落成诗。

那些一辈子能打情骂俏的婚姻,只因在心中就开的繁华似锦,我们看不到而已。

就如胡适写给江东秀的: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了要盲从。

就如冰心写给吴文藻的:躲开思念,披上裘儿,走出灯明,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

就如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即使踏着荆棘,也不觉得苦,及时有泪可落,亦不觉得悲凉,因为是跟这样的女子共度一生。

- THE END -

作者:毒舌女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微奇生活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女人最终都是嫁给了自己
文 | 谢可慧 图 | ohgigue微信 | 秋小愚(id:happyxiekehui)比嫁给男人...
《我不是潘金莲》:人要学会和往事道别
文 | 小莉 图 |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微信 | 小莉说(id:xiaolispeaking)是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