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多斯移动棺材

大西洋里一个叫巴巴多斯的岛上。巴巴多斯奥斯汀湾的克赖斯特彻奇教区有一个墓地。在举行葬礼时,人们总是发现上次安葬的棺材令人不可思议的被移动过。

该岛上有一处珊瑚石垒成、水泥加固的大墓穴,门口用大理石封住,平时都用大锁紧紧地锁住。可就在这样严密的保护下,墓穴里的棺材多次发生了移动,这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在第一次发现棺材被移动了的时候,墓穴主人的家族还以为是仇人的恶作剧。他们将棺材全部放回原处,又在大理石门上加了锁和封条。可当家族里有人去世,人们再次进入封条和大锁完好的墓穴时,发现棺材又被移动得乱七八糟了。于是人们相信这不会是别人捣的鬼,而应该是棺材本身的问题,那这些棺材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按照当时的巴巴多斯习俗,富有的种植园主家庭通常使用笨重的铅封结构棺材,这种棺材需要6到8个壮汉才能移动。赖斯特彻奇陵墓是由珊瑚石砌成,并由一块沉重的蓝色德文郡大理石板封口。它的一部分在地上,另一部分则埋在地下,上下用一段台阶连接。陵墓长4米,宽2米,并带有一个拱形的墓顶,墓顶从里面看是拱形,从外面看却是水平的。 1807年7月,托马西姬·戈达德夫人第一个被葬在这个陵墓中。一年以后,一个可怜的2岁女孩玛丽·安娜·蔡斯也被葬于此。1812年7月6日,玛丽的姐姐多丽丝又随她而去。当时,有关这个陵墓的葬礼看上去仍然很正常。

可是到了1812年,一切都改变了。道貌岸然的托马斯·蔡斯先生,一个被所有巴巴多斯人厌恶的家伙躺进了这个著名的墓穴。玛丽·安娜·蔡斯的小棺材原本横放在墓穴内,现在却被底儿朝上扔到了更远的一个角落里。戈达德夫人的棺材则被翻转了90度,棺盖对着墙躺在旁边,参加葬礼的白人们的第一反应是谴责看管墓地的黑人。但遭到了黑人强有力的反驳。尽管由于庄园主和工头们对黑人们的迫害,黑人们希望离开这座不平静的坟墓越远越好,但认为他们在葬礼前偷偷潜入陵墓,移动以前放入其中的棺材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的。[1]
每具棺材都又重新放回了原处。托马斯的棺材也被虔诚地放在了其他先葬者棺材的旁边。

过了大约4年以后,1816年9月25日,只有11个月大的萨缨尔·阿莫斯又被抬进了这个陵墓。在小萨缨尔死前五个月, 曾经暴发了一起短暂的奴隶起义运动。这在19世纪早期的巴巴多斯并不罕见,但随即被野蛮的种植园主们残酷地镇压了。陵墓中的几个棺材又一次被弄的乱七八糟。这次对亡灵的亵渎同样被不公正地安在了黑人头上。白人种植园主们相信这是黑人为那些在最近的奴隶起义中被杀死的伤害的奴隶们进行的复仇行动。
然而,调查者们并不赞成这种解释。因为很明显,陵墓只有一个出口,而挡住出口的那块沉重的蓝色德文郡大理石板依然纹丝不动地放在原处,丝毫没有受到破坏的迹象。接着,人们对棺材本身的结实程度提出了疑问。戈达德夫人的棺材是木制的,相对轻一些,比别的棺材更容易损坏,更容易被移动。而名声不好的托马斯·蔡斯生前则是一个大块头, 至少有224磅。他被葬在一个硬木做的铅封棺材里,需要十多个小伙子才能搬动它。在1816年9月25日的葬礼上,当小萨缨尔的棺材被抬进陵墓时,人们发现,那个笨重的铅封的棺材已经离开它原来的位置好几英尺远,并且翻转了90度。 6个星期以后,陵墓再次被打开。小萨缨尔的父亲萨缨尔 ·布鲁斯特,在4月那次奴隶起义中被自己的奴隶杀死。当时匆忙之中,临时葬在别的地方,10月,其灵柩被移葬到他最后的安息地———家族陵墓。

仔细检查了那块沉重的石板,看上去它仍在原位。一群好奇的围观者盯着萨缨尔的棺材。石板缓慢地移开,一缕阳光直射下去:棺材又一次动了!陵墓里一片狼藉。戈达德夫人的木制棺材已经变成了碎木条。人们把它捆成一捆,放在墙边。克赖斯特彻奇教区的托马斯·奥德森教区长和另外三个人将陵墓彻底搜查了一遍。人们认为洪水是导致这种现象的可能原因,于是他们检测了陵墓的湿度。但每一处看起来都相当干燥,所有的墙和地面也都没有裂缝的迹象,一切都那么正常。在当时的巴巴多斯,人们多少有点相信巫术,不过远没有海地人那么虔诚。庄园里的工人认为蔡斯陵墓被某种超自然的咒语所控制,都尽可能远离陵墓。那些庄园主、经理和路过来看热闹的水手们则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好奇心,他们甚至带些病态地希望下次的葬礼能早点举行。



1819年7月17日,特马西亚·克拉克夫人去世,陵墓将为她再次打开。这次葬礼聚集了大批兴奋而好奇的看客。康拜默尔勋爵、巴巴多斯地方长官、前半岛战争的骑兵司令———曾经是惠灵顿最勇敢、最可靠的军官之一。除了可怜的戈达德夫人的棺材在上一次已成为一堆木条,此次仍像三年前那样斜靠在墙边外,其余的棺材又一次被弄得乱七八糟。如果是由于自然力的震动、扰动或洪水引起棺材的移动,那么戈达德夫人的棺材木条不稳定地倚在墙边,应该首先移位。


但恰恰相反,唯有这些木条像庞贝城的罗马哨兵一样纹丝未动。所有的棺材和整个陵墓又一次被彻底地检查,然而仍然一点儿线索也没找到。那些棺材又被重新放回原位,三个大一些的铅封棺材放在底层,孩子们的棺材被放在上层,戈达德夫人支离破碎的棺材仍然像以前一样捆在一起。根据勋爵的命令,对陵墓采取加位的防范措施。人们在地面上洒上一层厚厚的白色沙子,以便能留下什么东西的脚印或拖痕。沉重的石板又被用水泥封在了原处。勋爵和他的随行人员在水泥没干之前,盖上了他们的封印。岛上的人们变得越来越兴奋和好奇,他们等待下次葬礼, 甚至都有些急不可耐了。


1820年4月18日,岛上的居民代表经过讨论后决定,为了解开棺材移动之谜,他们不再等待下一位家庭成员的去世,立刻再次打开陵墓,对里面进行了检查。消息很快在巴巴多斯周围传开。


庄园里的工人不情愿地被组织到了一起———严酷的工作开始了。蓝色的德文郡大理石板是一个首要的难题。水泥面上所有的封印没有被动过,依然清晰可辨。水泥被敲开之后,大门仍然很难移开。原因很快找到了,托马斯·蔡斯沉重的超过半吨重的铅封棺材以一个很陡的角度楔在了门上。这是根本无法解释的。然而更奇怪的是,除了戈达德夫人木制棺材的碎片没有被动外,其他的棺材再次被野蛮地移动了。可是沙子没有丝毫被动过的迹象,上面没有入侵者的脚印、拖痕,也没有洪水的痕迹。陵墓的每个部分都像当初建造时一样坚固,没有松动的石头,也没有密道。
勋爵和他那些尊贵的客人们完全迷惑了,看热闹的人也都不知所措。那个倔强的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退伍老骑兵认为一切应该到此为止了。他命令将所有的灵柩厚葬在其他地方。蔡斯陵墓被腾空了———直到今天,它仍然是一座空墓。多少年来,人们为了解释巴巴多斯棺材之谜,提出了许许多多种理论。其中最好的也不完全充分,而最差的就更是南辕北辙了。

一些无神论者开始怀疑事件的真实性。他们怀疑这是地方长官、蔡斯家族和当地一些人为了出名共同策划的一起阴谋,巴巴多斯棺材事实上根本没动过或者是人为摆好的。这种猜测立刻受到了指责,因为很多目击者都出来作证,他们相信巴巴多斯人的诚实。由于墓室的封闭,排除了人为的可能。那么会不会是地震或地下水等自然力所谓呢?不可能是地震,因为周围其他的墓穴都没有发生类似的情况,而且地面上的人也没有任何地震的感觉。也不会是地下水,虽然有专家指出铅封棺材完全可以在水里漂浮,但是墓室里没有一点儿遭水的痕迹,而且戈达德夫人的木棺没有丝毫移动。

1952年7月,瓦伦汀·戴尔在《大众周刊》上发表了他的新看法——当地会爆炸的马勃真菌是棺材移动的罪魁祸首,因为一个老庄园工告诉他曾经听到从陵墓中传来沉闷的爆炸声。这种爆炸声真的是马勃真菌发出的吗?为什么在墓室里没有发现马勃真菌或者其碎片?真菌爆炸的力量可以移动那么种的棺材吗?这些问题都不能很好的回答,看来这个解释也无法让人满意。相信超自然力的人开始用幽灵鬼怪来解释。他们认为戈达德夫人是忍受不了托马斯先生的折磨而自杀的,他们的魂魄在陵墓中依然不得安宁,长期进行着争斗。还有人认为是托马斯先生生前品行恶劣,他死后受到上帝的诅咒。或者,托马斯先生卖身与魔鬼,掌握了邪恶的力量。最后,UFO研究者也插足进来,他们指出这可能是外星人在地球上做的远距离牵引实验。虽然正统的科学家对此嗤之以鼻,但是人们对这种神秘力量更加感兴趣。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天涯论坛
标签: 文章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