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可以有多美好?



文/万方中



昨天看了“现实可以有多残酷”。
感觉不太好,所以我开了这个问题以相对应,希望能够”中和一下”。

和那个问题题主不想把它变成“比惨大会”一样,我也不想把这个变成“鸡汤故事会”,或者是“晒幸福”比赛。

所以大家从“现实,实际”的角度出发,讲述自己的美好故事,让大家看看社会的冷和暖,能更加辨证地看待世界,是此题和彼题共同的“心愿”吧。



我十六岁的那一年(该数字不是真实数字,已隐瞒),遇到了她。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学校一个花园里搞卫生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看她的脸,于是有了以下的景象: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倾泻下来,照在她的手臂上,微风拂过,臂上的汗毛随风飘荡,像金黄色的麦田。

“老师要我们俩一起,下午把这里的卫生搞了。”她告诉我说。
“好的,那我们快点搞吧,搞完就能早点回家了。”
结果俩人搞到天黑才回家。

最后一次近距离地长谈,就已然到了秋天。那时我们已经成为同桌,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读书时代的我又好面子又自卑,不大会跟人相处,一般女生跟我坐一起,不到一个星期就会向老师反应:“老师,万方中好讨嫌,我要换位子。”
唯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对话能变得顺畅、自然。

那天下午, 班主任把我们俩叫到办公室:“听说你们俩最近讲话很多呀!”

两人低头不语。
其实我们上课没怎么讲话,只是偶尔聊上一两句。但在以“纪律森严”著称的学校里,已经算是很多的了。
班主任继续瞪着我俩说:“不要让我把你们俩之间的事给捅到班上去啊。”
班主任以为当时的我们在恋爱,而事实上,她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我家里人不准我初高中谈恋爱,要到大学才行。”

在站了二十分钟后,班主任走了回来。她显得很焦虑,听人说,她最近也在经历着一场死离死别的爱情。
她说:“是这样吧,万方中,你跟XXX换个位置,今后你们俩不要坐在一起,影响学习。” 就这样,我在学校里唯一能说话的人被拆开了。

肯定有人会说:“不是同桌了,以后还是能在一起聊嘛。”
你无法想象我那个时候的封闭和落后,所谓的重点中学,就是这样:男女同学在一起关系好了,就会有人上去讥笑:“咦,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了?”
十年后,当我们聚在一起时,这群人还是这样。

回到教室的时候,她凑到我脸前:“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
那时的我很好面子,一句“你也没事吧”也没问。 事实上,很多次都是我先找她说话。读书时代的我比较孤独,跟家人从来没有话要说,在学校里也比较惹人厌,唯有跟她能说上几句。事情是我引起的,而安慰我的人却是她。

回到教室,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我清理好书包。
走到走廊的时候,我发现一个人正在等着我,她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们一起回家吧。”



那天下午,我们第一次骑着单车一起回家。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们聊些什么了,或许有最近班中发生的趣事,或许有《灌篮高手》里最新的情节,或许还交流了“将来要考什么大学”等等之类。

我只知道,我想将车子骑得快一点,让我们飞奔起来,把风甩在后头,把烦恼甩到后头,统统忘掉。 可我又希望骑得慢一点,因为一到家,就意味着离别。

一切就如同王家卫所描述的那样:

“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我在这个地球活了三十年,见到过无数的人。
我觉得女人身上最宝贵的,不是身材长相、不是家庭背景、亦不是能力,而是温柔。

每年回到家里,亲戚家人总免不得要催促一番:“你什么时候结婚?”
接下来又是:“你的要求不要太高,条件差不多的,就可以了。”

而在家庭之外,我见到的是这个社会残酷的一面“男人就应该买单”、“不买房买车还要男人干嘛?”、“我结婚你要给5万块钱礼金哦,我家里养我这么大也不容易”……

我认为有些东西也不是非拒绝不可,可是当别人将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就不免心生退意,尤其当对方对自己没什么要求,而对别人一堆要求的情况下。(关于什么是“理所当然”,请看 男女交往最忌讳什么?)

一次又一次地妥协,一次又一次地退让。

我觉得我这一生,父母能不懂我、朋友能不懂我、亲戚能不懂我,毕竟有些是命中注定,有些又是缘分。但唯有那个与你相濡以沫的人,不能妥协,绝不。

我见过有表面的温柔,亦见过因为利益,强忍着的温柔,还有的人,仅仅是因为对方长得帅、或是有钱,就情不自禁地温柔了起来。

但我很少见到,因为爱、因为心怀善良,而发自内心的温柔,亦从来没有见过,当自己受着同样的伤害,强忍着去安慰对方。
我倒是见过很多人,只知道自己需要安慰、要撒娇、要哄,却全然不知道对方也需要安慰。相反,男人脆弱的时候,开始心生疑问:“现在的男人怎么像小孩子一样?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哇!”



听过一个关于苏格拉底的故事,不知道是真是假:

苏格拉底把自己的学生带到一片苹果树林,要求大家从树林的这头走到那头,每人挑选一只自己认为最大最好的苹果,不许走回头路,不许选择两次。

“老师,让我们再选择一次吧,”一个学生在走完后请求道,“我刚走进果林时,就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好的苹果,但我还想找一个更大更好的。当我走到果林尽头时,才发现第一次看到的那个就是最大最好的。”

我时常记起我十六岁时遇到的那个人,因为体会到我难过的心情,愿意背着家的方向,陪我走了那么长的路。 因为自己背负着同样的烦恼,却安慰着我。 多年之后,当我读到泰戈尔的一首诗时,才能体会到,她十六岁的时候所能体会到的那份心情: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

这么多年,我时常又置身于那个下午——岁月并没有让我的记忆褪色,相反,一次又一次地追忆,让一切变得更为明晰了起来:在记忆里,我能清楚地看见那时候她的微笑,听到走廊上回转的风声,辨析出空气中弥漫的芬芳。

那会儿,她还留着一袭长发,一只蓝色的发卡别在她的头上,晶莹剔透。

她上身穿着件白色V领衬衣,露出颗米色领扣,下身则是一条淡蓝色的长裙与之相对。微风吹过,裙摆便随风在空中荡漾了开来,宛若汪洋中的一朵浪花。
她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微笑着,缓缓地向我走来,低声对我说:“我们一起回家吧。”

我们一起回家吧。

这句话久久地在我耳际盘旋,将所有的画面都定格在一瞬间。
这么多年,

在黎明
在路灯下
在镜子里面
在下雨的时节
在风吹起的时候
在飞驰而过的地铁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在漫无边际的单人床上
在每个坐看云起的日子里
一次又一次,将她想起,从未改变。

完。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文/万方中
标签: 随笔 心情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做大事的人,不在这件事上纠缠
文 | 桌子 图 | ins微信 | 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想做大事者从来不会在烂事上面...
母女,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朋友圈
文 | 花样年华 图 | ins微信 | 写手圈(id:xieshouquan010)我,什么都好,...
最好的关系,是我懂你的不容易
-1-姐姐和姐夫结婚快二十年,感情很好,极少吵架,是亲戚里的好夫妻典范。大家说起他们来都会纳闷:这俩...
一事无成的人,没有真正的岁月静好
初中同学杜杜的母亲肝不好,这两年愈发严重,她和弟弟日子都不宽裕,前段时间勉强凑够五万带母亲去了北京,...
你为什么总在浮躁?
文:倾心蓝田现代人共有的两个特点,一个是焦虑,另一个就是浮躁。当然,这两个词也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的...
自己的善良和别人无关
假日里的一天,同事的孩子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怀抱婴儿的年轻女人。女人先是问路,接着便面露难色地说,自己...
嫁给那个满脑子都是你的人
文 | 李思圆 图 | ins微信 | 温暖的女子(id:wennuan-312)真爱不是一下子把你...
你说话的方式毁了你的优势
文 | 艾小羊 图 | ins微信 | 清唱(id:qingchangaixiaoyang)很多时候...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