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使然,错落有致

时光网犬莹莹

在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里,疾病被赋予上一层伦理道德色彩。正如肺结核意味着苦难、承受、绝望,甚至是文人的浪漫病,艾滋病意味着传染、可怕、道德沦丧等,癌症也意味着有一种“恶”的力量在人体内扩散,是绝望的种子,是一种摆脱不了的厄运,疾病的隐喻让疾病比其本身更可怕。《星运里的错》,英文原名the fault of our stars,一个看似与影片关联不算特别大,却十分浪漫的名字,绝症在这里没有意味着那些带有恶意的隐喻,它只是我们命运的里一个“错”,一种“错误”,也是一种“错过”。



影片讲述了两位身患癌症的少年,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相遇、相爱、相守,但始终逃不过疾病魔咒的命运的凄美故事。谢林·伍德蕾饰演的患有甲状腺癌女孩Hazel Grace以冷静,甚至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命运,在影片的开始,她便声明,这不是一个女孩遇上一个男孩而疯狂相恋的小说故事。而当她遇到了因为骨肉癌而截去小腿的Gus以后,她原本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去野餐、分享彼此的故事、甚至到阿姆斯特丹寻找Hazel仰慕已久的小说家,所有的爱都那么顺理成章,没有家庭问题,没有人生选择的矛盾,Hazel和Gus这一对天造地切的情人原本让他们彼此的生命都十分完美,然而,在故事为他们的爱情开通所有大路,畅通无阻的背后,隐藏着最令人不愿意看到的困苦——绝症。

笔者无意想去歌颂这部影片在描述两个少年在面对绝症之时,尝试热爱生活的勇气,甚至是他们在最后选择快乐与选择受难的决定,因为生命的本真,比电影中呈现得艰难得要多。疾病真的可怕吗?正如Hazel最后描述Gus的死一样:“正如癌症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它使作为他身体一部分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与外部的天灾人祸不一同,疾病作为一种内部发作的灾难,我们不能怪责任何人,我们在承受痛苦之时,甚至连一个指责的对象都没有。它更像是命运里发出的一种对自身生命掌控的宣言,有神论者更自身言明,是上帝选择了我,是上天选择了我,来承担这种苦难。故事里,Hazel所喜欢的一本书是《无比美妙的痛苦》,而写作者Van Houten却将这个故事的结局付诸在半个句子。在Hazel和Gus歇斯底里地问Van Houten故事的结局的时候,他却用一些奇怪的哲学伦理的科学实验来回答,这让二人对他非常地愤怒,甚至Hazel生气地呐喊:“你能不能告诉我结局!或者你就直接给我编造些什么出来!”这一段,或者我们会对Van Houten的冷漠无情感到愤怒,但是回归到老问题之上,正如Hazel和Gus——即将面对死亡的病痛者,与Van Houten甚至是两个少年的父母——承担死亡之后延绵不断的挂念与阴影的生者,两者的痛苦又如何比较呢?Van HOUTEN的小说受到Hazel等读者的欢迎,正是因为他从病痛者的位置解释了痛苦本身,而不是那些过来人的隔靴搔痒。而小说的结局以半个句子来结束,也意味着主人公安娜的死亡,VAN houten最后想告诉读者的是,对于这些病痛者来说,死亡即使消失,痛苦、思念、爱随即消逝,从此他们的印象与回忆由生者创造,死亡只对生者有了意义。正如Hazel在Gus的葬礼之后说,这些葬礼不是为死者而办的,是为了生者。他们的思念与痛苦,属于他们一些生活意义,错落有致地回归到各自的命运里。




星运里的错,the fault in our stars,包含着英语单词的中文翻译“错误”,但也包含着中文意思的“错过”的内涵。正如上文所说,Hazel和Gus都是他们生命里最后的眷恋,回顾我们的真实生活以及看过的爱情小说与电影,那些仿佛被疾病落下魔咒的爱情,是凄美的、令人眷恋。如果没有了疾病,爱情总会变得举步维艰,正因为疾病,Hazel和Gus有了惺惺相惜的可能,有了珍惜当下的压迫感,他们眼中的彼此如此美丽。成全爱情的方法有很多种,而疾病,作为一种带有期限的苦难,最能无情地破坏已经发生或者即将发生的美好。电影《初学者》也描述了一个步入花甲之年的老父亲,在得到癌症之后,才宣布出柜,努力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寻找真爱。是时间的紧迫、时间的错过,成全了一切的美好与浪漫,也因了苦难的巨大,再次显现美好的脆弱性。


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里,死亡是生命的另外一种状态,我们却以为死亡是生命结束。如果相信海德格尔笔下的“向死而生”,我们往往以反抗绝望的态度积极生存。而我们的错误往往在于,我们将死亡视为结束,Gus在给Hazel的悼念词里说“我握着她的手,试图想象一个没有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多么没有价值的世界。”故事的两个少年主人公,抱着对生的热烈眷恋,对死亡已经有疲倦的抵抗,却尝试顽强地抓住生存的可能性,他们正尝试克服这种“错”,尝试“向死而生”的可能性。



年轻如我们,每次提起“命运”二字,内心总是微微颤抖。我们相信它吗?那是否意味着我们早被安排,抵抗或者顺从,都是一种安排。我们不相信它?那为什么生活总是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进行。外部的苦难让我们警醒生命无常,而内部的苦难则提醒我们生命脆弱。既然每一次如Gus一样,我们拷问自己,拷问历史,拷问生活:“我会被遗忘吗?是不是只有像克里奥佩特拉、穆罕默德或者莫扎特这样的人才不会被遗忘?”我还没有做出很伟大的事情呢,我怎么就这样随风消逝了。在这个与绝症抗争的爱情故事里,我们生活伦常的问题再次被提起,星运里的错,不仅是Hazel和Gus的“错”,或许是我们所有人的“错”。


就像托尔斯泰那个伟大的开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但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我们在描绘幸福的时候,总是词汇贫乏,甚至我们不屑于描绘幸福,而人类却非常善于描绘各种不幸,仿佛在这个世界上,苦难总是以出其不意的形式出现,我们总尝试去预告它,克服对它的恐惧。然而,Gus在最后却给出了我们答案,纵使命运使然,所有的遭遇都错落有致地安排在每个人身上,我们依然对自己有几分决定权,“你无法不选择被伤害,但让谁来伤害你,你却又几分选择权。我对我的选择很满意,希望她也满意自己的选择”。

观看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A0NDcwNjQ4.html?frp=v.baidu.com%2Fv&vfm=bdvtx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犬莹莹
标签: 电影
我的观点...
  • 好电影 (0)
  • 我喜欢这部电影 (0)
  • 我喜欢这个电影的导演 (0)
  • 很伤感 (0)
  • 很搞笑 (0)
  • 很感人 (1)
  • 喜欢这种影片的风格 (0)
  • 很想看一遍 (0)
  • 男主角超帅 (0)
  • 女主角很美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楚门的世界》:原来全世界欠我一个奥斯卡!
我发誓这是我看过最恐怖的非恐怖片。试想,你身边的所有人、事、物都是不真实的。父母是假的,一起生活的妻...
坠入无边美色,把电影拍成国家地理—《The Fall》
在瑟大王还没有红遍大江南北时,曾经出演过一部后来猛羊君回想,根本没想起瑟大王的脸,只记得满屏幕姹紫嫣...
《西伯利亚的理发师》:我想用一生爱你 但却只能用余生错过你
冬日的寒冷与苍凉让人想到空旷的西伯利亚在广袤的原野上马车在飞快的奔驰远处那生命中错过的人望向了远方很...
《真爱至上》:圣诞节必看电影
如果今年圣诞节吃过了丰盛的晚餐想看一部电影的话不要去电影院看那种评分超低、全靠特效和演员阵容撑起的所...
《当哈利遇到莎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要说这部片子最特别之处,当属男女主从互相看不顺眼到终于坠入爱河,期间竟然用了12年。本来无缘也无份的...
《恋爱假期》:给恋爱放一个假~
I have found aImost everything ever written about ...
《暖暖内含光》:我很庆幸,没有选择忘记你
《暖暖内含光》「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一见钟情的感觉是否就像一见如故那般?明明不存在对方的任何记忆,可...
《情书》——你好吗?我很好。
在阳光暖暖的冬天泡上一杯热咖啡,打开电脑重温一段温暖的回忆,也是一种幸福。曾经风靡世界的文艺爱情电影...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