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我并不需要你


1.

还是很小的时候,在城市的角落里冒出一家KTV,因为生意出奇的火热,KTV便迅速覆盖了整座城市。当时还不明白为什么人们都要选择跑到这里来唱歌,想唱歌,在哪里不都可以吗?

不明白归不明白,但还是慢慢地被朋友拉进来。一间封闭的小屋子,一个屏幕,几束彩灯,几只话筒,就构成了歌唱爱好者的舞台。

不够华丽,却充满情绪。

我在这里见过很多,有人唱情歌唱到泪流满面,有男人耍流氓被女生扇耳光,有大叔边唱边喝酒,喝多了光着膀子在洗手间狂吐。

开心的,难过的,猥琐的,好像一切情绪都可以跟着声调无限生长。

而我因为唱歌经常不在调,结果被禁止拿话筒。

为什么?干什么?凭什么?唱歌难听还要交税吗?我不服,常常满地打滚求发声,结果依旧拿不到话筒。

慢慢地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装可怜。尤其是在妹子面前,实用度达到百分之二百。

“其实从前我也有一个音乐梦想,后来喉咙做手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只好在梦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以前我唱歌也挺好听的啊,只是有次和前女友去山里旅行,她不小心走丢了,我就大喊着找了三天三夜,最后人是找到了,结果嗓子……唉。”

临场发挥,像是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

朋友们一个个赶着递过话筒,有的妹子眼角还会泛起泪光。

就这样,我再次掌控了话筒。

然而这种方法并不是每次都行得通。比如阿峰在场的时候。

阿峰是我玩跑酷认识的一个朋友,年纪比我大一岁,天生一副好嗓子。当时很多朋友和他说,你去学音乐吧,以后一定能大有名气。

每次阿峰都摆摆手说,不学,像我这种痞子,不适合和音乐打交道。

痞子,就是阿峰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青春里容易慌张,沿着记忆走去,面前一路韶光,过往一步一个脚印,却已看不清来时的方向。



2.

阿峰是有够痞。

阿峰高二的时候退学,准确地说是被学校开除。

当时阿峰临班有个学生,是年级主任的儿子,经常和社会上的几个小混混在一起,尤其是在放学的时候,几个人勾肩搭背地站在校门口拦过往的小女生。

有次拦住的是阿峰班上的一个女生,大概是叫冯琳,我记不太清了。

女生左躲右躲也过不去,恰好阿峰在一旁,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一拳打在其中一个混混的脸上,混混骂了句街,捂着脸反扑上来,然后几个人扭打在一起。

女生在一旁大叫,喊来了学校保安,废了好大力气才把几个人拉开。

阿峰站在女生旁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吐了口带血的吐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几个人。

几个小混混骂着街就走了,只剩下年级主任的儿子躺在地上不起来,后来被人们送到医院,医生说是折了一条肋骨。

当时在学校打架是大忌,更何况是打伤人。学校对阿峰的处罚就是开除。

被开除后阿峰没有选择继续上学。阿峰的父亲嗜酒如命,喝多了就打他们母子,两人经常是遍体鳞伤。后来他母亲离家出走,家里就只剩下他和父亲两人。

家里没有什么收入,上学的学费大部分都是阿峰向亲戚们借来的。

每借一笔钱,阿峰就会在一个小本子里记上,比如,大姨,一千三百元。姑姑,七百元。二叔,五百五十元。而这些他从来没有给他父亲看过。

他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是他离开学校后的第一个星期。当时我俩坐在训练场地外的草坪上,阿峰嘴里叼着一根烟,不停地吐出烟雾。

我问他,你想好了吗?真的不上学,那你去做什么?

阿峰说,做什么都好,总之先把债还上,然后就离开这,走到哪里算哪里,死到哪里算哪里。

死到哪里算哪里,我听了很害怕,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嘴里说出的。

后来阿峰找到一家琴行做学徒工,白天在店里卖琴,晚上就一个人抱着吉他弹弹唱唱。

琴店老板发现了阿峰的歌唱天赋,就让他白天也在店里唱歌,不知不觉引来了很多路过的人,顾客也慢慢地多了起来。

我上大学的第一年,第一次接到阿峰打来的电话。

他问我,还在玩跑酷吗?

我说,偶尔会玩,但不像以前那样玩命地训练了。

他说,挺好的,多注意安全。

我问他,你哪里来的钱买手机。

他说,有个酒吧老板想让我去他店里驻唱,开三倍的工资,但我拒绝了。当初琴店老板收留我,我就不能没良心,后来老板知道了就送了我部手机。

我说,你是一个有良心的痞子。

阿峰在电话那头哈哈地笑,然后说,有良心的痞子想蹭你顿饭,可不可以?

半个月后我再次见到阿峰,约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大排档。

阿峰抽着烟,透过烟雾我看到他,像是笼罩在梦境里的少年。

我问他,你后悔吗?当初打折人家的肋骨。

阿峰说,本身我就不想上学了。

我说,所以呢,你打架,和那女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阿峰沉默了下,又点燃一根烟说,后来那女生找到过我,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的,那时候她读高三,每天早上都来给我送早饭。

我不吭声。

阿峰说,后来她说要做我女朋友。

我说,她挺好的。

阿峰哈哈一笑,在地上吐了口吐沫说,我不需要她,琴店旁的胡同里有洗头房,姑娘技术不错,80一次。

我依旧不知道说什么。

阿峰又说,我就是这样告诉她的,她哭着跑掉了,再也没来麻烦过我。

我问他,那她现在呢?

阿峰说,不知道,大概跑到哪座城市读大学去了吧。

阿峰说完又沉默了,饭吃到大半夜,那时候我还是滴酒不沾,阿峰一个人不停地喝下去,咕嘟咕嘟的,很痛快。

我好奇,也拿起一杯,咕嘟咕嘟一口喝下去,结果苦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原来酒是这么苦,难怪阿峰眼睛红红的。



3.

最后一次见到阿峰是在去年秋天,他告诉我他已经把欠亲戚们的钱还清了。

我说,挺好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阿峰说,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吗,等到我把钱还清后,就离开这里,走到哪里算哪里,死到哪里算哪里。

所以阿峰离开了。一把吉他,一部手机就是他所有的家当,全部都是琴店老板送的。

离开的时候阿峰告诉我,夏茵丹,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

我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不需要你。

我又问,还会有人不需要朋友吗?

阿峰没说话。

等到他离开后发给我一条短信,上面说,你和我不一样,我感觉你以后会非常有前途,你的人生一定会很精彩,相信我,我的直觉非常准,所以你要加油。

等我把电话拨回去的时候,电话里传来,对方已关机……

我挂掉电话回了一条短信说,到底是你不需要我,还是你觉得我不需要你。

他没有回,我又发了一条,你他妈一定要好好的啊。

4.

这些年我目睹了很多故事,喝了很多酒,也陪着别人喝了很多酒。

我发现,如果一个人心里很难受,喝酒的时候就不会感到苦,因为无论酒水有多苦,都不会有心里的难受苦。

原来那天阿峰眼睛红红的,并不是酒水的作用。

每个夜里都开过一万种花,有一朵盛开在你脸颊,过往的事轮番上场,要如此用力才会平寂。

一个人躺在床上,背后有万水千山,思念从云端坠落,寂静是我快递来的深情,用清早最好的阳光做信笺,不想被你发现,而你感受得到就很好。

5.

后来阿峰真的再也没有联系我,在他的眼里,我的生活很美好,不需要他的存在,就可以生活得很美好。

所以他也不需要我。

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倔强的少年站在夕阳下,对面的女生说,让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少年说,不好。

女生问,为什么?

少年说,我不需要你,琴店旁边的胡同里有洗头房,姑娘技术不错,80一次。

女生哭着离开了,泪水一颗一颗地滑落脸颊。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我并不需要你。

因为你未来的路可以很美好,是真的不需要有我。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有意思吧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你长那么好看,为什么还单身啊
来源: 林熙(inks01)01有人说,长得好看的姑娘之所以单身,都是因为她们眼光太高了,什么男人都...
为什么他们都不在朋友圈发照片了
去年夏天,在备受手机存储空间不足的困扰以后,我终于把内存升级这事付诸于行动了。手机内存暴涨为128G...
你是怎样毁掉自己一生的
精力分配的结构决定了一个人的层次。01前天,我一哥们在网上和人吵架,因为一个热点话题,他和一陌生网友...
怎么评价王菲这个人?
终于自我,不冒犯规则。01二十几年前。在窦唯那间著名的小四合院,他收到一封信和一箱CD,是王菲寄来的...
一个男人能走多远,由他的妻子决定
1.有这么一个小故事,一个男的,没考上大学,父母就给他找了个老婆结婚了。结婚后男人就在本村的小学教书...
感情中,情绪稳定的伴侣让你有多舒服?
- 01 -好友老猫在春节的时候突然结婚了,老公比她大了10岁。在她的婚礼上,我见到他老公了,长相一...
你对妻子的态度里,藏着女儿的未来
家是两个人的家,需要对方一起付出才完整,而你对妻子的态度,很可能藏着女儿未来生活的影子。01某天,听...
“找个有人间烟火气的男人有多重要”
眼睛会看瞎,味蕾不会说谎。你有没有想过,你浪费多少时间在不适合的人身上?眼看姐妹们一个接一个披上婚纱...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