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饮食、音乐与有控制的生活

露宿与黑暗

问:独自背着帐篷,从熊野走到奈良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村上:是念大学的时候。那时常常一个人背着睡袋到处走。我以前好像就有自己的步调,不能与别人的步调一致,所以不管去哪儿都是独自一人。

问:你曾说一个人走夜路或者露营时,会强烈地意识到黑暗的那种独特氛围

村上:露营时,我在黑暗中强烈地感受到了不同地方独特的魅力。那时候的日本,不论走到哪里,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那种力量的存在。在东京却完全感受不到。

问:你大概去过哪些地方?

村上:很多。所有地方我都去过。去了东北、九州还有北陆。另外,还常常在淀桥净水场那一带露营。从前新宿西口周围什么也没有,淀桥净水场就在空旷的野地里。

问:现在成了夹在高楼间的峡谷了。

村上:是的。新宿站的地下通道也只有西口那一条,与任何地方都不相连,空空荡荡的。大学的时候也经常睡在那里。

问:为什么那样做呢?
村上:是呀,为什么呢?只是不由自主,因为我喜欢露营。

问;警察不来吗?
村上:不来。不过,也有像我一样喜欢露营的家伙,偶然碰到了一起,东拉西扯地聊天,很有趣啊。



关于料理

问:为了做菜,你会去买菜吗?

村上:我很喜欢买菜哦。经常去鱼行啦蔬菜店啦超市啦什么的。

问:有没有一直光顾的鱼行?

村上:有的。基本都在那里买。看到活的,说声“这个”。挑好后就当场就收拾,就是等得时间有点长。

问:你觉得大概几点钟是该准备晚饭的时间?

村上:我想,大概五点左右吧。做菜时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啤酒或者葡萄酒。厨房的天花板上装有喇叭,听听歌剧,听听比莉·荷莉黛。一边做菜一边听歌剧相当不错哦。

问:做菜要花不少时间吧?

村上:把菜洗好切好配好,再烧开水煮一下,这么一来总得花点时间吧。所以听歌剧非常合适。歌剧中,普契尼与做菜是最合拍的。比莉·荷莉黛最好听早期的。

问:男作家平时做菜的不多吧。

村上:我只做自己吃的东西,不会做招待客人的大餐,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手艺。只是按需要为自己做菜罢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做菜是件苦差事。

问:那平时做菜的秘诀是什么?

村上:首先是认真制作佐料。然后是正确切菜,材料新鲜。严守烹饪时间。尽量使用优质调味料。就这些,只要能做到这些,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问:常年做菜,会积累下很多菜谱吧?

村上:菜谱嘛,比如小油菜的做法,就算绞尽脑汁也就那么几种吧。不是煮就是炒,再不就是凉拌或加芝麻拌,就这些哦。所以我根本没什么菜谱,只是随手做做而已。

问:肉什么的不做吗?

村上:有时也吃肉,一个月大概一两次吧。鱼吃得多多了。煮着吃,烤着吃,做成生鱼片,昨晨醋拌凉菜等等。今天嫌烦了,那就只做一个色拉。

问:晚上也一样吗?

村上:是的。把黄瓜、西芹、胡萝卜刷刷地这么一切,用色拉酱之类这么一拌,就好了。如果肚子还饿,再吃点薄脆饼干加乳酪。从前这些是不够的,慢慢地随着年龄增长,这样就足够了。

问:有没有像晚上非吃米饭不可之类习惯呢?

村上:米饭什么的,两周不吃也没关系。在国外生活的时候,练就了完全不吃也没关系的本领。

问:那有美味生鱼片的时候会烧点饭吗?

村上:喝一点白葡萄酒或啤酒,再吃点生鱼片、凉拌豆腐,觉得饱了,就放下筷子不吃了。这样的情况常有。一旦养成了活动身体的习惯,就会知道今天大概这些就够了。没有饭和味噌汤就像没有吃饭这种说法,我认为是形式主义上的迷信。当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只需要这些时,马上就不再吃了。

问:酒呢?

村上:适量。平时葡萄酒的话,喝两杯左右,我睡得早,不会喝太多。

问:不会是喝这么点就醉了吧。

村上:不会醉的。不过,有时我想多喝两杯,这种时候就喝威士忌加冰块,一个人喝。

问:是因为想小醉一下,让大脑放松吗?

村上:沉浸在音乐和读书中,心情不错的时候就会多喝一点。难得这样哦。不过,就算喝多少也不会宿醉的。早晨起床后就神清气爽了。



关于音乐1

问:你最近常听什么音乐?

村上:什么音乐都听。不管是爵士乐、古典乐还是摇滚乐。光唱片我就有差不多一万张,CD没数过,我想总有两三千张吧。可能更多。对于CD,我并不特别珍惜,随便扔在那里,不知不觉就变成这么多了。简直像自我繁殖似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要从哪里挑什么。比如打算听勃拉姆斯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听着由奥曼迪指挥的鲁道尔夫·塞尔金,便会想,哎,对啦,克劳迪奥·阿劳是怎么弹的呢?于是想个不停,便拿出阿劳演奏的同一支曲子。接着又开始想鲁宾斯坦是怎样演奏的。这么说来,同一支曲子塞尔金也出过好几种唱片。

问:不断听同一支曲子?

村上:有时是啊。喝着酒,全神贯注地听。

问:最近也听摇滚吗?

村上:经常听另类摇滚。喜欢R.E.M.,电台司令乐队、拜克这一类。最近喜欢的时迪莱克·特莱克斯乐队。是奥尔曼兄弟乐队现在的第一吉他手迪莱克·特莱克斯自己搞的乐队。比起英国,还是喜欢美国的摇滚。开车时也听,用iPod也听。

问:R.E.M.,是你一直在听的吧?

村上:从独立制作时期就一直在听。他们作为佐治亚州雅典城的学生乐队出道时,与我刚开始写小说是同一时期。所以,我们的活跃时期差不多是重叠的。

问:即使晚上听音乐,到九点左右也就睡觉了吧?

村上:一般是到了九点钟就睡。不过,偶尔也有沉浸在音乐中的时候,等回过神来已是深夜了。

问:想集中精力听的时候,还是会选择密纹唱片吧?

村上:基本都是密纹唱片。在工作时听CD,比如一边翻译一边听是不错的,想集中精力欣赏时,多半会选择密纹。

问:音质完全不同吗?

村上:同样的音乐,用大喇叭比较一下,差别就一清二楚了。模拟音质更有人情味。温暖又深沉。做菜时当然是听CD,听得不是很认真,如果是密纹唱片,得注意什么时候结束。现在听听磁带也蛮不错的。有独特的味道。

跑步的时候用iPod。把爵士、摇滚、古典打乱顺序全放进去,一边跑一边听。巴赫《无伴奏大提琴协奏曲》的吉格舞曲后,紧接着便是电台司令。开始有点别扭,但感觉也不错,最近跑步时听得都是乱七八糟的。Lady GAGA后面是The Peanuts,简直糟透了。

午睡的音乐

问:你不午睡吗?

村上:睡哦。早晨起得早的话,下午躺在沙发上睡30分钟左右。放点古典音乐。

问:各种曲子都放吗?

村上:大体有固定的几种类型。最常听的是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要问原因的话,因为我有一张马友友和克利夫兰四重演奏的CD,不知为什么,一听我马上就能入睡。可能是演奏比较沉闷吧。于是就反过来用,心想作为午睡的背景音乐倒是不错。睡了30分钟就起来,一般正好演奏到第三乐章中间,所以第一和第二乐章几乎没听过,第三和第四乐章倒是熟悉的。

我还有一张MD,是自己手机的好多室内乐的慢板。专门用于午睡,准备了几种类型。用于睡眠,太差的演奏不行,太好的也不行。很难兼顾。选曲的时候我很注意。

午睡时一般用CD机播古典音乐,把音量调得很低。我是密纹唱片乐迷,但放密纹唱片不是得用手操作嘛,那样会变得很紧张,睡不着了。午睡放CD很方便。对爱好午睡的人来说,那是相当伟大的发明。



关于契诃夫

问:《1Q84》中出现了契诃夫的《萨哈林岛》。契诃夫写《萨哈林岛》是在功成名就之后,突然跑到萨哈林岛去了。结果他饱受批判,说干嘛要去什么萨哈林岛‘干嘛非要写这样的东西不可。在我看来,《萨哈林岛》和《地下铁事件》似乎有相通之处。

村上:也许有些部分的确如此。我总觉得自己能理解契诃夫写《萨哈林岛》的心情。但令人遗憾的是契诃夫英年早逝,没能把写这本书的意义以具体的形式呈现出来。细读《萨哈林岛》之后,越发觉得只是一本好书。

问:从小说家的角度来看,什么地方非常出色?

村上:描写。他不太陈述意见。只是认真观察细微之处,加以描写。观察后描写,再观察,再描写。从这种姿态中,他的愤怒和悲痛静静地浮现了出来。不是愤怒或悲痛地在写,而只是凸显结果。契诃夫作为一名观察者,真是非常出色啊。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十点读书会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不要隔着屏幕爱上一个人
- 01 -不要隔着屏幕爱上一个人,也许你幻想的温度和心跳都是假象。你的爱不应该只是一系列内存超大的...
你什么都嫌贵,别人就嫌你便宜
你什么都嫌贵,时间久了,你最便宜。- 01 -曾经,我有一款香奈儿的包,真货。但我只背过一次,便将这...
从你的朋友身上,能看出你的修养
- 01 -几个月前,闺蜜冬冬因为临时去外地,拜托我接待她从云南过来的朋友阿紫。当然,她知道我的闲暇...
你的牙齿,藏着你的自律
01几年前,我有一次牙疼得要命,跑去医院检查,原来是得了龋齿。牙医帮我治疗的时候,我和他聊了很久,他...
牛逼背后,都是苦逼
所谓的牛逼,都是用苦逼换来的。01Amy在演讲台上分享她个人的创业经历,主要讲的是她如何从一名普通的...
“你痛经跟我说了也没用啊。”
只要他爱你,他永远都不会觉得你麻烦。01包子大半夜敲打我微信窗口,让我去楼上给她送止痛药。我翻起身就...
看你微信头像,我放弃了撩你
- 01 -我发现微信有一个小秘密。如果你发现平常不怎么聊天的人,你一换头像对方立马发现,那么这个人...
你对自己好,不会伤害任何人
前天去医院看望之前在大理认识的朋友。她本来在北京朝九晚五,后来去大理开酒吧。我在她的酒吧里与她相识,...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