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很胖,还可以喜欢你吗?

文/豆瓣作者十一



1

入新公司第一天,就碰见了菜菜,我抱着箱子要进门,她拿着大饭盒要出门,本来大家侧侧身子就行,可一抬眼,我竟然不由自主地给她让了道。菜菜净体重一百八十六,在我没来之前是一百九十六斤。

她真的好胖好胖,除了从网上见过的巨肥症,菜菜是我在现实生活中所见过的最胖的活人。以至于,我扭过头盯着她走路的姿势看了好久,她的腿因为太粗不得不撇着迈,一步移完再移另一步,像个会自我挪动的柱子。

等她转过弯去的时候,我往下咽了口唾沫。心想,或许新公司福利待遇真心不错。

可是没想到,网站要改版,最新一期的杂志要上,电子阅读的内容需更新,所有事情都赶在了一块,公司上上下下忙成一片。自我入职后,几乎每天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回到家已经十一二点,第二天还得早早起床挤地铁。整个人累的哪怕让我躺在马路上,我也愿意,估计还能打呼噜睡着。

新公司有五六百人,二十二层和二十三层都是我们的,由于工作太忙,互相认识的就那么几个,菜菜是我跨部门认识的第一个人。

其实不认识菜菜也不行,因为每天中午,菜菜都会抱着她的大饭盒从二十二层迈着沉重的步子跑到我们二十三层,喘着粗气穿过满是人头的格子间,来到我们部门后面的小会议室,然后招呼编辑部的姑娘们。

“到点啦,到点啦,快来一起吃饭啦。”

两分钟后,只有四个沙发的小会议室就成了姑娘们的会餐室,大家把各自做的饭往玻璃桌上一摊,用早晨赶做的一道凉拌菠菜,换好几样菜:青豆炒木耳,蒸野菜,炸茄盒,剁椒鸡蛋,可乐鸡翅,老干妈炒饭,鱼香肉丝,高级点得还有粉蒸肉。甚至有时候运气好的话还能吃到自制蛋挞和自制冰激凌。

不过这得看刘振宇来不来,那是菜菜专门给他做的。

于是每天我都盼着见到菜菜,只有见到菜菜才能让焉了的精神兴奋起来,因为她的性格,因为她的体重,更因为她的恋情。

恋爱中的女孩子总是自带光环,走到哪里亮瞎哪里的死鱼眼。比如我的。我需要新鲜蓬勃带着朝气和爱的东西,刺激刺激。

2

刘振宇是我们公司的程序猿,一周六天班,五天穿一模一样的带灌篮高手的白T恤,周六加班时换成带海贼王的黑T恤,整个夏天是同一双拖鞋。猜刘振宇是否穿了昨天的那件T恤,已经成为我们的小赌资,赌输的那个,负责最后收拾午饭后的桌面。

判断刘振宇换没换衣服很好办,只要派菜菜去技术部聊几句,几分钟后就有了答案,“换了,蓝月亮洗衣液洗的,没换,有一点点体香味”。

第一次从菜菜肥肥的嘴唇里听到“体香”这两个词时,我差点没笑喷饭。还体香?明明是没洗衣服的汗臭味。

刘振宇被菜菜奉若神明,可是如果不是因为菜菜暗恋他,每天都路过他的工位,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人,因为他总是不怎么吭声,像一尊佛像一样,对着一堆代码,除了吃饭尿尿外,就是晚上回家。

不过,他是我司所有程序猿里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如果不拿出去比较的话,还凑合着看)。白白净净的,偏瘦,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典型的南方奶油小男生,当然他还称不上奶油,顶多是蛋羹级别的。留着板寸,T恤下面就是千年不变的牛仔裤加特步运动鞋。

如果好好捯饬捯饬,勉勉强强叫得上奶油。

刚开始我不知道菜菜喜欢刘振宇,有次周六加班改稿子,中午的时候去附近商场找饭吃,菜菜当时也跟着去了,路上遇见程序猿大部队,菜菜立马转队连饭都不吃了,跟着猿猴们散步去了。

“菜菜在减肥吗?”
“才不是,没见着刘振宇在啊。”
“谁?”
“就是坐过道头的小哥。技术很牛x,菜菜老崇拜他了。”
“是吗?”
“你以为菜菜没事干每天跑我们二十三层干嘛,中午吃饭凑热闹啊?”
“哦,吃完饭回去瞧瞧长啥样。”

从那之后,我就发现这个菜菜确实很不对劲。

3

第一个发现是蛋挞和冰激凌原来是和刘振宇直接挂钩的,以前我还以为她心情好就有的吃呢。

原来只要瞅见刘振宇在的话,她不进门,马上掉头回二十二层,再回来时,小胖手里多了蛋挞和冰激凌,而且拐到我们部门之前,先假装不经意间路过,靠过道的三个位子都分一下,不偏不倚,像胖女散花一样,然后再把剩下的蛋挞和冰激凌分给我们吃。

其次,吃完饭,她会先去趟厕所抹上口红,然后找技术部唯一一个女性聊几句,菜菜边说话边用手捏自己的发尾,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还是幸福来着,说话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咋咋呼呼起来,而且说的都是好话,边说边瞄已经趴着睡午觉的刘振宇。

“诶,你这件衣服不错诶,哪里买的?”“诶,这个加湿器不错诶,怪不得你皮肤那么好?”“诶,你最近是不是做头发啦?没有?那怎么看着顺了好多!”“昨天去吃的那家餐厅,看起来超级棒,叫什么名字?”……几乎每次,都是这么几个套路。

连头都不抬和菜菜聊天的人叫李姐,是个老程序猿,扎着一头千年不变的低马尾,三十多了脸上还冒痘痘,永远穿纯棉条纹居家服,像一年四季穿睡衣上班一样。以至于旁观的我们,都为她尴尬的要死。

还有,还有,只要中午碰不见刘振宇,她晚上还会过来一趟,问我们今天累不累,辛不辛苦,加不加班。如果碰上刘振宇加班,菜菜会直接把电脑搬来,说要陪我们一起加班。结果我们九点加完班走了,她还不走。到最后,我们单给她留了个座位。

我们都知道,她借故吃饭、探视、陪加班,来等刘振宇。

4
夏天过去了,雷雨季节过去了,菜菜送刘振宇回家的日子也到头了。

九月份,公司开始又一波纳新,,技术部招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叫范心怡,和她的名字一样,人很娇小,声音甜美,五官清秀可人,皮肤水灵灵的,像矮版的刘亦菲。见到我们部门的人,老远就x姐,xx姐,甚至xx姐姐……

“范心怡?她简直让我犯恶心。”每次她甜甜的叫我们老大“周姐姐”时,老大走到工位就骂。

“可男生心怡啊。”我们打趣道。

周一在22层开员工大会介绍新员工时,介绍完范心怡,技术部的一帮男程序猿超级热烈地鼓掌,一秒双手合击超过50下,惹得全公司一阵疯笑。就菜菜一个人铁青了脸,撇着嘴,没有笑。

那天菜菜没有按时来二十三层吃饭,等她来时恰好碰见刘振宇和范心怡有说有笑的吃完饭回来。

然后菜菜第二天就没有来了,第三天第四天,那一周她都没有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特意跑到二十二层找过她,总编辑旁边的座位空空的,别人说她早就出去了。

平时工作忙得很难喘口气,不来就不来吧,去商场吃饭的时候总能碰到吧,可去商场吃的时候,也没有碰到过她。到是亦如往常会碰到程序猿大部队,只不过这次部队里没有了走在边上一直没话搭话的菜菜,多了走在队伍芯里的小巧玲珑的范心怡。

菜菜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二十三层,开周会时她也不再让大家让一让让一让,挤到刘振宇身边了,现在刘振宇身边是小小瘦瘦的范心怡。

虽然知道菜菜在正常上班,可我们的菜菜不见了。

5
过完国庆节,我拖着还在假期的疲倦身子,不情愿地走进办公室,一进来就被旁坐的娟子拉住。

“这次菜菜完了!”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抓住晓娟的肩膀,“菜菜自杀了?”

“你小点声。”

我的声音确实太大,齐刷刷抬起几百个人头,吓得我赶紧拉着晓娟进了小会议室。

“菜菜真自杀了啊?”

“没有。不过也快了吧。”

“怎么回事?”
“哎,刘振宇和那个姓范的好了。我听他们部门小郑说的,说他俩国庆节一起去了平遥古镇,在朋友圈里晒了合影,两个人同时发的,还说什么‘遇见你真好’,你说公司允许谈恋爱,你们也不能这么搞吧,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你说菜菜得有多伤心,菜菜都不上来找我们玩了,他们还这样子。“

“什么时候发的?”

“就刚刚啊。一上班就发了。”

“你们去看菜菜了吗?”

“哎,没敢去。我在微信里问了他们部门的人,说菜菜早早地就来了,一直趴在桌子上没有动弹,说胃不舒服。”

“哎……”

可能从一开始,刘振宇就不知道菜菜喜欢他,因为他想不到一个一百八十多斤的胖子怎么会敢喜欢别人,怎么敢走近别人的世界。他把菜菜对他的好,当成了菜菜对所有人的好。只有旁观者,才看得见菜菜装的太假了。

其实姓范的小姑娘也没做什么特别有心计的事,只不过说话故意轻声细语的,笑的时候故意发出“咯咯咯”的爽朗,每天打扮得粉嘟嘟,一副刚从天上下到凡间一样。

有次她写的代码显示到网页上,出现了一个大漏洞,公司排查事故原因的时候,部门主管还没说她什么,她自己先哭了。

“这是职场,做错了事情都得自己扛起来,哭能解决问题,全公司的人什么都别干了,跟着你哭好了。”李姐说的一点情面也不给她留。不知道她是为了菜菜,还是为了范心怡,从此之后,俩人没说过一句话。

但是,女人有时候也需要这种矫情,特别是在世界里只有游戏和代码的程序猿中间,李姐和范心怡打冷战后,单细胞动物们都不理李姐了。这是简单的技术部第一次闹内斗。

从此之后,我们无比怀念消失的菜菜。
与此菜菜的消失相反,刘振宇和范心怡的恋情却在朋友圈里进展的火热,中午吃饭,晒个一起喝茶的照片,晚上下班一起回家,晒个手拉手的照片,周末一起去游乐场,晒一个一起嗨叫的照片,十一月一号,同时发两人去天津海边拥抱的照片……每天我们都为菜菜提心吊胆,中午小会议室的门后来也关上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俩的朋友圈成了我们主要的话题。

后来,再发什么我们都习以为常了。

6

春节印厂提前停印,相关内容部门提前放假,回到老家刷朋友圈的时候,发现刘振宇和范心怡一起晒了一张同时回老家的照片,我们都傻眼了,这么快就开始见父母了,看来菜菜是完全没戏了。

换我是菜菜,明年回来立马换工作。

可是新年回来,辞职的不是菜菜,而是范心怡。

听八卦小组说,是因为见父母环节不顺利,范心怡受不了刘振宇家里的负担,原来夏天只穿T恤衫的刘振宇有三个妹妹和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小弟弟,家庭压力特别大,他黑天暗地做程序员挣得那点工资全补贴给了家里。所以很少见他穿什么新衣服,也很少见他换包,永远都是公司发的手提袋。

新年开班第一天,我们发现菜菜瘦了很多!虽然也很胖,但不再让人回头看了。

我们又看到菜菜用肥肥的小手扒拉开人群,站在刘振宇身边了,我们部门的几个姑娘站在最后面,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有几个忍不住,给菜菜鼓起了掌,刷刷刷,几百双眼睛回头看我们这个部门。

老大给我们使了个眼色,让我们安生点,但她看到菜菜又出现了,一向绷着脸的她也笑了。

我觉得,菜菜是这么多年来,我遇见的最正能量的姑娘,她在公司负责总编室里的一些工作,有时候会接待一些来访的名人,总编一点都不嫌弃她胖,也不嫌弃她不好看,每次来了什么明星,都会安排她去接待,而且每次她都特别受人待见,凡是被她接待过的名人,都能记住她的名字,也都会主动加她的微信号。

我们经常让菜菜给我们要一些明星的签名,她总是能不费力气地搞到手。

春天来了,公司组织去雾灵山春游,菜菜又甩开我们直接跑到技术部,和技术部一起爬到了山顶,然后挤开一堆男生,与刘振宇单独合了一张影。像从来都没有范心怡存在过一样。

现在的菜菜正在减肥呢,报了个健身班,中午只吃蔬菜,然后跑一个小时,晚上也不吃饭。
中午她还会跑到二十三层,只是站着聊天,不再动筷子,但如果刘振宇在的话,她就马上跑回去,端上来一盒蛋挞和一个冰激凌。

蛋挞现在她做的比以前多了,我们都能吃的到,特别好吃,比楼下蛋糕店里卖得还好吃。

刘振宇才突然发现,“菜菜,好久没有吃到你的蛋挞了。”

我们都在旁边笑,谁也不说话。

有时候理科男生就是反应太慢,可能真要等经历从有到无之后,才会发现某个人一直在身边。幸好那个人是胖胖的,瘦下来也不会很漂亮的菜菜。

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我们一起回家,菜菜对着天空说,“我这辈子就想嫁给程序猿。”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十一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你的善良,自有天相
文 | 苏心 图 | runnerkimhall微信 | 苏心(id:suxin98498)想要有好...
张小娴:你不要一直等,等成一条狗
那些没有应答的等待,总会随着时日变淡痴心总有无以为继的一天然后就梦醒了有时候,是你把单思看得太神圣忘...
对不起,我跟你不熟
文 | 刘喜汪 图 | Ahmet iltas微信 | HUGO(id:microhugo)真正的朋...
没有家教,婚姻全是苟且
文 | 毒舌女 图 | chuckstin微信 | 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婚姻...
当我足够好,或许就不会爱你了
| 张小娴 图 | Oktarina Adila微信 | 遇见张小娴(id:Miss_AmyZ)与其...
请走慢一点,等一等灵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都变成了路上那个匆匆而去的背影,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像一只一刻都不能停止...
最好的爱就是和你出门不用带脑子
文 | 末那 图 | andywestface微信 | 末那识(id:monashi7S)跟他在一起...
和对的人在一起,就变得又瘦又美又厉害
文 | 少女陆sunny 图 | gautiersalome微信 | 少女陆sunny(id:sha...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