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之屋——长谷川义太郎和他的文化屋杂货店


1973年,还未至而立之年的长谷川义太郎离开了设计公司,在东京原宿街头开起了一家小店。小店的招牌简简单单,棕色的底漆上六个大字“文化屋雜貨店”,透过橱窗玻璃就能看到里面的商品堆得满满当当。


这是文化屋1973年第一间店开店时的图片, 位于东京渋谷



这是文化屋1980年代图片, 店舖已扩充为两间舖, 货品种类也变得多源化, 深受日本潮流爱好者, 艺术家和时尚人士爱戴



开朗乐观的长谷川先生没有为开店初期门可罗雀的状况感到担心,一心设计创造有趣新奇的商品,还与日本画家蔦谷喜一、英国设计师Paul Smith等志趣相投的朋友进行合作。在他看来,“人的精力有限,与其拼命赚钱失了乐趣,不如做些真正有意思的事情。”这家店,就是他投以无限热情追求乐趣的所在。


日本画家茑谷喜一90年代为文化屋杂货店创作的插画



小泉今日子访问文化屋和社长



长谷川社长和英国著名设计师 Paul Smith



与Paul Smith合作并在其店里售卖的商品



在此后的四十年间,文化屋杂货店逐渐成为了一家地标性的创意店铺,受到日本潮流爱好者、艺术家和时尚人士爱戴,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拜访。


长谷川先生在文化屋杂货店的收银台前



杂志对文化屋杂货店的报道,封面是相泽树和长谷川先生



1970's Anan Magazine 对文化屋杂货店的报道



长谷川老先生和游客们的合照



陶器系列都是文化屋很重要和具代表性的产品,由于每一个图案都是人手製造,所以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除此以外,这里更是一个鼓励自由创作的文化圣地。长谷川先生在店内二楼特意设置了一间工作室,许多年轻人会去那里搞创作。他自己也经常待在工作室里,把各种想法变为实物。


由于涉谷店的建筑物要重建,文化屋搬到原宿神宫前的两层楼房,原宿的时装和创意文化就慢慢成长起来。



原宿工作室的照片



相泽树小姐是文化屋工作室的常客,经常在店内进行创作

Rex Ko 曾留学日本、于东京文化服装学院毕业。读时装设计期间经常去文化屋寻宝。第一次去到时的反应是"我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店"。 后来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社长长谷川先生,然后就加入了文化屋这大家庭,并在香港开设了文化屋杂货店的首家海外分店。他常感叹在文化屋的工作令他大开眼界,获益良多。“长谷川社长非常鼓励创作,希望我们尽情去创造,不要去为销售而设计,创新和惊喜才是最重要的。这种创作环境和空间是比较罕有的,就好像一个家庭一样,充满‘人情味’。”


香港文化屋杂货店



文化屋40週年时设计的纪念拉链布袋



大受欢迎的印花木枱和椅子系列


长谷川先生把文化屋杂货店不仅仅当成一家店铺来经验,它所承载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商业上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2015年在长谷川老先生宣布闭店时,有那么多人依依不舍的原因。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恋物志
我的观点...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1)
Dave 发表于 2016-09-26 09:24:12 寻你 一程接一城
[呵呵]喜欢
回复  

猜你喜欢

我是光恩寺第26代大和尚,我有一个儿子、一家酒吧
羽田高秀,京都光恩寺的住持,和尚酒吧的老板,IT公司的社长,一个27岁男生的父亲。没错,这个日本和尚...
这样的小店,让人不想进去逛都很难
在街上走着走着,总能看到一些不走寻常路的小店,它们有的是杂货铺、服装店,有的是咖啡店、小餐馆……其实...
不畏异地5年,不畏25cm身高差,从初恋到婚姻,他们在海边开一家店,择一人而白首!
本文来源于她刊(ID:iiiher)你认为爱情是什么?是“我喜欢跟你玩”,是“你长得很好看”,是给你...
他从小寄养于寺庙,一生都迷上了那种味道……
敖勇军从小体弱,7、8岁时曾被家人寄养在寺庙一段时间,每天扫地、熬药,耳濡目染,深受佛教影响。200...
3代人40年如一日,只卖3味菜,成就广州这家老字号。
曾有个北京小伙伴吃过这家美食就爱上了立马打包10+盒叫快递送去老家曾经因为一条要结业的信息引起当地人...
这家20多年的老字号面馆,卖出的冷面可以绕地球一圈!
上海小囡夏天最熟悉的味道大概莫过于冷面、冷馄饨了吧做起来方便吃起来也清爽不过要做到好吃可是相当讲究的...
愚园路新开的5层生活馆,可吸猫,喝咖啡,睡大觉!
小资君最近发现一家新店,模样堪称小“吱音”生活馆,老板和客人互撩,还有猫可吸!@一只荷包蛋酱民宿式咖...
一个周末卖出0.5吨!最任性冰激凌店终于开新店!
有一家冰激凌店,它是上海第一家快闪冰激凌店, 快闪结束那天排队上百米,一直排到了晚上11点。它是上海...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