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面,有客徐来

每当有客推门而入,“清风徐来”的金字招牌——一串破败到几乎随时都可能随风而去的木质风铃便啪啪嗒嗒响个不停。

谁也不会想到,“清风徐来”是一家位于街角的理发店;而老板,是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头儿。

淑琴是这家店里的常客。

但所谓的常客,也无非就是半年光顾一次。

只是这个“半年”,一不留神,就持续了四十年。



时光荏苒。

店里的学徒换了一批又一批。

陈旧的设施也一一走进了历史的流里。

曾经的黄发少年,终究熬不过时光,变成了慈态安详的老人。而曾经倨傲的少女,也终究收起了所有凛冽的锋芒。

谁也不曾想到,张淑琴,这个当年险些一把火灭了“清风徐来”的人,居然是后来除了老板之外,默默陪伴这间小店最长久的人,而尽管她与老板之间仅仅只是点头之交。

正如淑琴的一个朋友所说:

所有的坚持,无非就只是一种习惯。



四十年前,张淑琴来到C城读书。

在这座城市,她第一次走进的理发店就是“清风徐来”,而当年的小老板,彼时还是一名“二次元少年”。

那一天,淑琴因不满意小老板浮夸的技艺,次日便怒气而返,但索性小老板的态度倒是极好......

久而久之,淑琴与小老板渐渐熟络,但他们的交流却永远仅限于短暂的开场:

——嗨,我又来了。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还要之前的发型?

——当然。但我只要你帮我剪。

——当然。

——还用之前的药水吗?

——当然。

……

转眼就要毕业,淑琴最后一次来到“清风徐来”,而这次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倒不是为了剪头发。相反,她来其实只是想要告诉小老板,她要走了,而这,是她最后一次来到这里。

是的,淑琴觉得所有的故事都应该有一个完整的结局。

只是......

半年后,她留校了。



光阴在走,时间也一点点在流逝。

小老板变成了老老板。

犀利少女也变成了温善良师。

老老板在的时候,淑琴还是坚持老老板执刀,而老老板不在的时候,她也不再固执的坚持。甚至有时候新学徒因为紧张失手,她也只是宽容地笑笑,全然没有当年J大第一难搞挑剔者的风范!

是啊,四十年。

已经过了四十年。

除了时间,还有什么能这么自然而然地磨平年轻时所有的盛气凌人与居高自傲?!

于是……

推开透明玻璃门,门廊上的木风铃又一次啪啪嗒嗒地响起。

——嗨,我又来了。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还要之前的发型吗?

——当然。但我……

——当然。

——当然。

……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简书
标签: 随笔 文章 故事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有多累?
生活中,不仅伴侣需要三观一致,友情也需要。好的朋友是懂你的笑点,懂你的痛苦,即使有的行为也不懂也愿意...
不要在晚上找喜欢的人聊天
“永远不要在深夜里给任何人发任何消息,更不要在深夜里发朋友圈。”01我曾在深夜做过很多错事儿,比如:...
永远不要小看不合群的人
这是一个功利的世界。只要你有能力,再怎么孤僻也有人欣赏你;你如果没能力,再怎么圆滑也会被弃如敝履。不...
婚姻中,有些女人活得像个免费保姆
“结婚时说好的一起致富奔小康,结果婚后,男的都活成了大爷,女的都活成了免费保姆。”01前一阵看电视剧...
再喜欢也不要回头了
假如你失去了我,那么你再也不会遇见第二个我了。掉了的东西就不要捡了,路过的风景也不要打听了,失去的人...
好女人都很贵
好女人确实都很贵,贵在不凑合。01前几天去逛街,碰到高中同学小晗,她叫住我以后很久我才认出她来。不是...
真正宠你的男人,会这样对你。
- 01 -我想大部分女人都会渴望遇到一个宠你的男人吧。不是口头上的甜言蜜语,而是在行动上,一些细碎...
如果父母的意愿和你的决定相违背
她梦想着开一家花店,从童年时起,她的这个梦想就从未变过。只是现在的世界,太多人标榜同样清丽高尚的梦想...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