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我重要,你的看法才重要

我从小个头就小,小到一度有些自卑的程度,尽管我成绩一向很好。

我最讨厌体育课,因为一上体育课,老师就要把小朋友们排成一队,这样我就会被老师毫不犹豫地抓到队首,充当“从低到高排好队”的最低标志。

更让我愤怒与耻辱的是,班上个头最高的同学,还会动不动就来摸我脑袋,叫我小不点。有一次篮球比赛,有个高个男生,同学们都叫他大个子,他把篮球举得高过头顶,当着好些人的面大声喊“哎,我站着不动,你来拿球啊,来呀,来呀……”

我急着上去解释:“我还小,没长开呢,等我吃够了营养,就长个了。”

可这一解释,同学们笑得更欢腾了。

晚上放学大个子还拦住我说,读书好有什么用?个子不够高,根本找不到工作,将来没有大厂会要你的!

这给我气的,好绝望啊,回家一扔书包就嚎啕大哭,当时我觉得这辈子也翻不了身了吧。

我跟我妈撒谎,说肚子疼,上不了学。

我妈耐着性子信了两天,但很快就起了疑心,拐弯抹角地把原因问了出来,我说我不想上学了,“大个子”光说我,我怕被同学嘲笑看不起。

我妈笑着跟我说,“大个子”不重要,中考之后你估计就再见不着他了,但你再不去上学,连成绩都落下了,才会真被人看不起。

果不其然,后来我考进一中继续读书时,大个子已经被他家里发送到城里学洗剪吹去了。

那时候我便知道了一件事儿,别人故意打击我的时候,我有两条路可以走:1、进取。2、退缩。

进取到位,就能让偏见去他妈的;就此退缩,就正好顺了别人的意。

昨天有个大二的小姑娘发私信问我,太在乎别人的看法,而把自己逼得畏缩不前该怎么办的时候,我就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她听。

她听得“咯咯”笑,问我,那现在人家再说你,你就真不在意了吗?

我说,我现在更棒了,我会怼一句:我腿短怎么了,我腿短能在马桶上荡悠着玩,你能吗?

是不要脸成就了我嘛?

不带这样说的。

其实,是因为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所以有了更加清晰的自我认知与价值导向,于是对一些别有用心的说三道四越来越漠不关心。

你之所以会在别人的声音里患得患失,是因为太缺乏自我认同。



这个大二的姑娘,去年冬天挂掉了人生中的第一科,这本是一个逢考必过的学霸。

她说自己可能完蛋了。

一推门本来聊得正欢的两个寝室室友突然不说话了,她觉得一定是在背地里讨论她;她跟着视频里学着扎了个丸子头,上铺一句“不好看”就让她赶紧拆回了马尾;她从网上买了一件流苏长裙试着迎接春天,被一句“这都去年的款了吧”就吓得慌里慌张地退了货。

前不久,她被校广播站吸纳了去做播音主持,被室友白眼了一句“你真能折腾”,就吓得再也不敢在寝室里熟悉播音稿了。

她问我,有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在意别人?

我说,没有,大学寝室生活,就是要教会你如何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共处。

通常情况下,你在意别人的看法,是因为你觉得别人说得有道理。

如果你主意正,底气足,你怎么会轻信这些bullshit?

叔本华说,一旦我们充分了解了他人思想的肤浅和空洞的本质,他人观点的狭隘,他人情感的琐碎无聊,他人想法的荒谬乖张,以及他人错误的防不胜防,我们就会逐渐对他人大脑中进行的活动变得漠不关心,我们就会明白任何一个过度重视他人观点的人给了他人过高的尊严。

我们之所以过于放大别人的看法,是因为自己不具备区分忠言与聒噪的能力,而盲目得给了别人脸。



海明威因为实力过硬,说起话来总是比较“耿直”,也就是今天我们常说的毒舌,所以他一向不太受评论界的待见。

对于任何想要前来约访他的媒体,他都会要求对方先去通读作品,所以一个访谈光约就要约个一年半载的,通常都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巴黎评论》采访时问他,你会建议年轻作家看报纸吗?你在《堪萨斯城星报》受到的训练对你有帮助吗?

海明威眉头一皱,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他:“在《星报》工作,你得学着写简单的陈述句,这对谁都有用。新闻工作对年轻作家没害处,如果能及时跳出,还有好处……”

说着说着突然顿住,话锋一转,“这是最无聊的老生常谈,我感到抱歉,但是,你要是问别人陈旧而扯淡的问题,就会得到陈旧而扯淡的回答。”

嚯!他真敢呐,当面讽刺人家知名媒体提问太过低智。

如果你没跟海明威一样写过《老人与海》,拿过普利策,拿过诺贝尔,而是一生寂寂无闻,一个知名大媒体跑来采访你的时候,就算对方问得是屎一样的问题,你还不是要擎着小心,违心地赔笑:“哎呀,您这个问题问得真是好。”

为什么海明威就可以不顾及对方感受说话这么解气啊?

人家这是实力回怼。

你媒体要是不爽了,爱怎么乱写就怎么乱写去,你捧我也好,毁我也罢,对我来说完全不重要,所以老子不在意,更不会因此动摇我的文学价值与历史地位。

都看过《甄嬛传》吧?

能不能容得下我是你的气度,能不能让你容下是我的本事。



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化的动物,要想活得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到“爱谁谁”,基本没这个可能。

你走的路越是鲜有人知,你听到的噪声越是大。

但我们活在这个世上,终归是无法让每个人都满意,更别指望让所有人喜欢你。

一位因为写了一本《最愚蠢的一代》而十分不受待见的大学英语教授马克·鲍尔莱因,说过一句这样的话: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

马克·鲍尔莱因说得很对,但很多人明白了这件事儿,依然做不到绝对意义上的成熟。

每个人都有两套评价系统,一套是自我评价系统,另一套是他人评价系统。

这两套系统基本上会伴随我们一生,在他人评价系统里,你永远都无法做到0差评。

有人觉得她应该有的却没得到,你得到了当然就该酸你;有人觉得我穷逼还想迎娶白富美,你要求有房有车当然要说你太物质;有人稳定了一辈子没出过屯儿,你放弃铁饭碗非要去创业当然要说你太作。

每个人的观点,都会受限于不同的视野和境界。

这些不同,取决于三观、立场和利益。

别人的说三道四该不该听,得分人。

对方对你重要,你就拿来反思;对方对你不重要,你就让他去死。

慢慢你就发现,我们这一辈子啊,对我们重要的人,也就那几个。

你若都在乎,就会被不相干的人套上枷锁。

《明朝那些事儿》末了不是说了吗?

这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所以,你对我重要,你的看法才重要,其他的呀,老子怎么喜欢怎么来呗。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慢时间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无论跟谁结婚,请先跟他一起做这几件事
你终于遇见你的真命天子,你打算跟他携手走进婚姻。但是,你心里还是会有一丝丝忐忑,你担心你们经营不好婚...
最好的关系不是随叫随到
你有过“时保联”的经历吗?朋友或情侣之间每天都说早安午安晚安,看似是很甜蜜正常的事,有时候也在消耗你...
世界正在偷偷惩罚“不陪孩子的父亲”
文 / 牛油果 图 / ins来源:儿童心理课堂(ID:guanaibaby)01五一期间我们全家总...
蒋勋: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文 | 蒋勋其实我不太讲旅行或旅游,我常常用的一个字是“出走”。人在一个环境太久了、太熟悉了,就失去...
给精致女人的6点生活建议
文 | 桂公子上周五加班回到家里,看着满屋子凌乱的衣服,心情愈发的糟糕。在床上腾出了一小块区域,抱着...
真正爱你的男人,会把你宠成孩子
你把她宠得像孩子一样,她也会用一颗孩子般的心来爱你。01龙应台说:人总要慢慢成熟,将这个浮华的世界看...
不被人喜欢的四个原因
身体长高了,胸变大了,年龄增加了,那叫长大了。懂得和别人相处,和自己相处,和整个世界相处,那叫成熟了...
两个人恋爱到什么程度才可以结婚?
文 / 桌子 图 / ins来源: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01我常常在想,两个人恋爱到什么...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