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拥挤,我还是弄丢了你


文|云晞

01

如果十年或是更久之后的某一天,我恰好与你相遇。我一定要在擦身而过时告诉你:我爱了你好多好多年。

刷到安安的这条朋友圈时,我正在去她家的路上。今天是她的生日,说好了要在她家给她庆生。

以往她每年的生日,都是在慕言家里过的。只是今年,恐怕要例外了。

因为前一个月,他们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很简单:爱了这么多年,我累了。

理由很简单,短短的一句话。让人唏嘘,也让人无可奈何。

对于慕言给出的答案,安安自然接受不了。

记得当时我们正在商场里扫货。安安站在一家男装专卖店的橱窗前,眼勾勾看着窗内的一套深蓝色西装服。

蓝色,是慕言最爱的颜色。安安也追随他的喜爱,把自己家的卧室、客厅,甚至连浴室,都刷成了天蓝色。

都说最深沉的爱,莫过于把自己活成了对方喜欢的样子。这句话用来形容安安,再合适不过了。

“阿云阿云,你说把这套衣服送给慕言,好不好?”她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搁置在地上,然后拿出手机一边对着衣服拍照,一边问我。

“嗯,挺好的。”看着她贼兮兮的笑脸,活脱脱一只发现奶酪的小老鼠。而我能做的,只有点头,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对于她的这种行为,我已然见怪不怪了。

平时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或者逛街。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这丫头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掏出手机拍照,然后发给慕言看。

这大概就是深爱一个人的表现吧。看到好吃的好玩的,总想在第一时间就与对方分享。

我们走进店里,把衣服拿去给服务员结账。就在这时候,慕言打了电话过来。

“阿言阿言,我和阿云正在给你看衣服呢。这套衣服超级好看,穿在你身上一定特别帅。”

她一只手握着手机,跟他说话;另一只手拿着衣服,上下打量着。她脸上的笑意在逐渐扩大,脸颊两边露出可爱的小酒窝。

笑容甜美、迷人。

只是在下一秒的时间,她脸上的笑意便凝固住了。她收起笑容,握着手机的右手在微微颤抖。深蓝色的西装服,也从左手无声落地。

她的眼睛里,眼泪正一点点蓄满。“阿言,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我拾起地上的衣服,走到她身边,轻轻揽着她。

“我们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说分开就分开了呢?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去旅游的吗?你不是说要带我回老家去见你爸妈的吗?”

她哽咽着声音,质问他要分手的原因。眼眶里的泪水早已决堤,但她却平静的让我心疼。

“你真的决定了吗?”她紧紧拽着我的手,指甲已陷入我的手心,自己却浑然不知。

“好,我知道了。”她回答的云淡风轻。

挂掉电话,她抬手抹去眼角的眼泪,尔后一脸平静地走向柜台。拿好衣服,结完账,拉着我走出商场。

“阿云,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有软肋了。”路走到一半,她突然间转身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安安。”我拢了拢她身上的外套,把她拥入怀。

深秋的夜晚,大马路上的行人已渐渐减少。每个晚归的人,都在加快脚下的步伐,向着自己的目的地,匆匆赶路。

在霓虹灯闪烁的马路边,梧桐树叶随着微风的吹拂,正沙沙作响、翩翩起舞。

靠在我怀里的女孩,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衫。

“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有软肋,也不会再有铠甲了。都不会有了。”

“你还有我。”

抚摸着她柔软的秀发,任由她在我怀里嚎啕大哭。哭吧哭吧,哭过一场后,有些人,有些事,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02

“慕言慕言,这道题该怎么解啊?”

“这样,用x轴的已知值代替掉y轴的这个,就可以了。”

“哇,慕言,你好厉害耶!”

“不是我厉害,是你太笨了安小然。”

“那你愿意收我为徒,当我的师傅吗?跟你说哦,除了数学我不会之外,其他的我还是会一点点的。”

“嗯哼,那你说说你会什么?”

“我会做饭,会做很多好吃的啊。”

初识那年,他们都在高一。因一道数学题,他成了她的师傅。而她,也成了他的笨学徒。

每天中午放学后,她都会缠着他,让他给自己解说那些听不懂的数学题。

而他也从不会拒绝。每次都耐心和她讲解。一遍不懂,再来一遍。他不会像其他的同学一样说“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

晚上上完晚自修后,她也总会等他一起回家。他们家所在的地方,在相反的方向,并不顺路。但他每晚都会先把她送到小区门口,才折身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他觉得身为男生,保护女生是应该。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徒弟。虽然笨是笨了点,很多问题,说了好几遍都还是记不住。

“师傅,晚安。明天见。”站在小区门口,她向他挥手道别。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

高二文理科分班的时候,他选了理科。

得知这个消息时,还在犹豫不决的她,悄悄划掉已经填好在文科班表格上的名字。在那张标有某某学校理科班的表格上,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名字。

各种表格填了无数次,唯有这一次,她的字迹是最工整、最美观的。

幸得上天眷顾,她进了他所在的理科班。以后又能见到师傅了,她心里这般想着。

交换教室的那天,天空中乌云密布。灰色的云层里裹夹着狂风席卷而来。

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欲语还休。

刚把课本放好,准备要回家,却忘了自己没带伞。就当接受大雨的洗礼,重新迎接新的生活与挑战吧!

漫步在风雨中的她,心情竟格外的舒畅。

“傻了?不带伞还这么慢吞吞的走着。”一道悦耳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

转身一看,他左手撑着伞,右手拿着数学课本,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她跟前。

距离,触手可及。

“师傅师傅,我又和你同班咯。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哟,嘻嘻。”看着突然出现的他,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与满足。

把课本交给她拿着,他把雨伞往她头顶挪。“你数学不好,为什么还要选理科。”他问。

“因为师傅你选了理科啊。”我想一直陪着师傅,让师傅给我讲数学题。

这句话她没敢说出口,只是抱着他的课本,对他傻笑。

“走吧,以后师傅罩着你就是了。”他用空出来的右手,在她头顶胡乱揉了揉。

如果他侧过身,定能见到她嘴角边浮现的两个小酒窝。

那么迷人,那么甜美。

大雨中,他撑着伞走在左边;她抱着他的课本,走在右边。雨水打湿了他的左边身,他却毫无知觉。

彼时的他们,走的那么近。她依然喊他“师傅”,他也唤她“安小然”。他们还一起约好以后要考同样的大学,读同样的专业。

只是当说出分手的那一刻,他却那般决绝,那般狠心。

就像从来没爱过一样。

03

“阿云,今年的生日,我不想过了。”

我在她家门口,手里提着从蛋糕店定制的蓝胖子蛋糕。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安安,蛋糕我已经拿来了。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

“那你进来吧,门没锁。”

当我推门走进客厅,看到的是满地的啤酒瓶和一些被剪的面目全非的照片。

“你来了。”她手里抱着啤酒瓶,红肿着眼睛,昏昏欲睡。

“安安。”踢开那些碍路的瓶瓶罐罐,我走到她身边,坐下。

“你知道吗?这里,这里好痛好痛。痛到我已经快无法呼吸了。”她靠在我肩膀上,指着胸口对我说。

看着满眼的天蓝色:墙壁、窗帘、沙发……,这些都是她深爱他的最好证明。

只是她的真心,挽回不了决意要离开的他。执意要走的人,你如何能留得住?假装熟睡的人,你如何能唤得醒?

“我们都说好了再过些日子,就要一起回去看他父母的。他说会陪我去云南,陪我去看苍山洱海。他还说等工作稳定一些后我们就会结婚的。”

他说的每句话,她都记得。

只是下一个转身的距离,他却丢下了她。无论她如何挽留,不管她哭的多大声,他都无动于衷。

“安安,既然他离开了,那咱也把他放下,忘了他,好不好?”

只有放下他,才能放过你自己。

“阿云,你不明白,要放下一个人,谈何容易。除非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动心过。可是,以前发生过的那些,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啊。”

你让我如何能放得下?如何能说放下就放下?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吹蜡烛,没有切蛋糕。我陪着安安,喝了一个晚上的酒。

我们彼此依偎在沙发里,看着房间里满眼的天蓝色,就着手中的啤酒,一口又一口往嘴里灌。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

原来昨晚夜里,下雪了。

窗外的大雪自空中缓缓飘落,染了一地的白。窗内的墙壁、窗帘、沙发,铺就了一屋子的蓝。

我拿出手机,刷朋友圈,看到安安昨晚凌晨更新的动态:人潮拥挤,我还是弄丢了你。我最最亲爱的少年。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简书
标签: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姑娘,请嫁给一个让自己增值的男人
婚姻的纽带,不是孩子,不是金钱,而是关于精神的共同成长同学有两个姑姑,姐妹俩年龄相差不大,但是命运却...
一个人有没有修养,看脸就知道
- 01 -朋友从外地来北京出差,只待了三日,忍不住批评北京人素质差。朋友说:“地铁上抢座的、路口闯...
三观正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 01 -有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疑惑地问我:现在网上到处都是关于“三观”的文章,比如结婚一定要找三观...
如果你不能养我一辈子,为什么对我娇生惯养
电视中有一则新闻:一个妈妈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很快就有了工作。可是,他每每干不到一个月...
一个女人命好不好,从衣服就可以看出来
不管时代如何变化,自爱永远会让人觉得可贵。不要为别人委屈自己,改变自己。...女人从出生到18岁,需...
三观合不合,要看这五件事
有个年轻读者来问我:常常听你们说三观,可三观到底是什么?我回答: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她发了个翻白...
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却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上的寂寞单身男女,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己长得丑,还嫌别人长得丑;一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
你认为的“理所当然”,真的理所当然吗?
《文明是副产品》一书是由社会学家郑也夫所著,从外婚制、农业、文字、纸张、雕版印刷和活字这几个角度思考...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