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美了!他把 1376 元 /㎡ 的农民回迁房,变成了吴冠中笔下 1000 万的水墨江南



白屋连绵成片,
黛瓦参差错落。




寻常巷陌堂前燕,
绿水轻舟已翩然。




吴冠中笔下的旧时江南,
多年后却是很多人记忆中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除了这群拆迁户......



这里是浙江富阳场口镇东梓关村,
在作家郁达夫的笔下:
“这是一个恬静、悠闲、安然、自足的江边小镇……”
杭州市中心驱车不到一小时,
这个细雨中的小乡村就出现在眼前,
远远的一片白色建筑如画卷立在其间。



然而,前些年,
它还是这样的......



过去这里是富阳到杭州的水路必经之地,
也曾繁华过,
但后来因为陆路交通的发达,
水运变得萧条,
村落也日渐没落。



十年间,
为谋生计的年轻人相继 “出走”,
只留下老人和老宅,
在颓墙败瓦里风蚀残年。



可家依旧是家,
赚了钱的人们,
陆续回村打算重建老屋,
村里却要统一规划安置,
不允许私自改动老宅。



直到这个人的出现,
让东梓关村的人们,
重做了一个水墨江南的故乡梦,
他是gad建筑设计师孟凡浩。



当年“外婆家”那个很有名的
不舍 · 野马岭,
就是他用6000万打造的。

然而,
豪华摩登的民宿他建过,
现代都市的摩天大楼他设计过,
面对农民的回迁安置房,
一时竟不知如何下手。



就因为政府说这是民心工程,
关乎村民以后的生活问题,
孟凡浩决定试一试。



村名想要的房子是什么样的呢?
乡亲们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
他们的房子不需要多么符合美学标准,
只要是实实在在能住一辈子的房子。



为了搞清楚村民的诉求,
他们和村民集体开了 3 次座谈会,
向村民发了十多次调查问卷,
最后才敲定设计方案。



房子一共设计为3层,
面积在290㎡到340㎡不等,
每个房子有4个以上的卧室。
采用最经济的砖混结构,
在用白涂料刷白。



改造开始后,
孟凡浩每周都要亲自到现场考察,
考察多次后他发现:
多数农民还保留着在院中洗衣服,
用土灶做饭的生活习惯。



于是他变了。
他决定用设计解决农民的实际问题,
而不是将设计师的设计理念强加给村民。
给每户设计了三个功能不同的小院子,
并遵循当地 “堂屋坐北朝南,
院落由南进入” 的习俗。



前院开敞,能放一些农具和车辆,
邻里邻居能互相串个门,
走过路过打声招呼。



内院静谧,是放柴火和杂物的地方
后院私密,可以养一些鸡鸭、花草
邻居之间也不会相互打扰。



为了兼顾村民对自宅 「独立性」 的需求,
户与户之间还完全独立,
不用共用一堵墙,
间距在 1.6—3.2 米之间不等。



满足了基本的需求之后,
孟凡浩才考虑
如何把古村既保留江南民居的神韵,
又体现出现代的美感和创意。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
画家吴冠中。


江南水乡



江南春


故乡

在吴冠中的画里,
黑白之间,
寥寥几笔,
就是整个江南。



江南

孟凡浩从中汲取灵感,
以代表江南的黑、白、灰,
为基础色调。



白墙黛瓦,
中间夹杂着灰色系的砖,
简简单单,
勾勒出一幅水墨江南画卷。



就连压顶的线条,
也像极了吴冠中的画,
干净、明了,
没有具象的符号,
但一眼就能看出独属于江南的气韵。



仿佛只有这种线条,
才能勾勒出江南的俊秀。




村里的老人多,
他们不会上网,
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于是孟凡浩团队就把村里的一栋老房子,
改成了乡村图书馆,
老人可以来这里下下棋,
孩子放学了来这里坐坐。


村口还设置了一个公共敞开的活动中心,
村里的大小事都能在这里办,
傍晚时分,
阿姨们还可以约个广场舞。



从设计到竣工,
历时两年时间。
曲折艰辛,
失控中的坚持,
都在村民们开开心心的
搬进新家的喜悦中变得微不足道了。



现在,一到周末,
城里的人就会特意跑来,
看这些村里的房子。
既有自然资源,
又有历史文化资源,
这些新造的房子,
让村里的人气慢慢火了。




郁达夫曾言:
美丽乡村,设计先行。



孟凡浩的团队们,
正是用自己的设计和坚持,
塑造了传统民居新气韵,
或许这也是打造美丽乡村进程中,
一种新的前进道路。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视觉艺术
标签:
我的观点...
  • 他(她)真的很棒 (0)
  • 羡慕他(她)的慢生活 (0)
  • 照片真的很美 (0)
  • 很有意思的人 (0)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一壶茶
寻一方庭院,安放我心,沏一壶清茶,平淡我心,读一本闲书,宁静我心。- 生活 美学-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
她在厦门开了家仅有一张桌子的共享小店,没有收银员,无酒无肉,却治愈无数过客
文/驴叔图:盘子与饺子有多少人的理想的生活是:择一座小城,开一家小店,贩卖幸福,温暖了自己,也温暖别...
都在喊买不起房子,这对90后小夫妻回到500岁的古村,酿最美的酒,过最诗意的人生
在高不可攀的房价面前我们总觉得疲惫不堪,好在,生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选择,并不唯一。与其余生都带上房...
103岁的他一生未婚,却跟它谈了69年恋爱,每一天都像是初恋
出场顺序很重要,它先来了,心就满了。……咖啡の恋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关口一郎只有14岁。父母带他去一...
名校女博士放弃高薪,在灾区9年改造危房,得了联合国大奖
万丽,贵州人,34岁,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博士毕业后,跑到云南和四川的贫困山区,为当地人改造危房,9年...
卖房、辞职,她用5年改造徽州百年老宅,明明是隐居,却美到让时尚杂志都跑来采访
她叫黄淑燕,大家都喜欢叫她“燕子”,厦门姑娘。十年前的她,是林立的办公楼中普通的小白领,过着朝九晚五...
他单身时住3000㎡的山谷,婚后一家三口住进40年森林老宅
凌宗湧是台湾著名的花艺大师,曾为LV、爱马仕等众多品牌打造花艺作品。以前单身时,他曾住在台湾汐止30...
他大学毕业摆地摊,用水泥做了个结婚戒指,后来靠这个技能发达了
游声尧(左)和太太郑伊婷游声尧是台湾的一位设计师,刚毕业时,他就带着自己设计的产品,到人流量高的街头...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