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边藏起自己的伤,一边用一只手和一只脚,拯救着正在死去的偏远山村

四川泸定县,有一座大山
鲜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
站在山顶,四姑娘山、贡嘎神山、峨眉山、二郎山
全都尽收眼底
直到《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遇到它
并命名“牛背山”
才有无数的文青、摄影师、浪迹天涯的旅者
风尘仆仆前来朝圣


在通往牛背山山顶的途中有个必经的小村庄
海拔2300多米的蒲麦地村
它是登顶前最后一个村庄
直面着巍峨的贡嘎雪山,常年被云雾环绕
村子里的建筑保持着传统的样子
就地取材、古法建造
在汶川大地震时都没有丝毫的影响
但就这样的一个村子
就快要荒芜了


和很多大山里的村庄一样
年轻人出门打工,留下老人和孩子孤守
十屋九空的村庄让留下来的人都说
“这些祖宗传下来的老房子怕是要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雁和他的小伙伴们来了


▲大雁和他的小伙伴


大雁是成都人,做过企业,现在是资深公益人
曾参与过汶川地震
雅安地震等灾难志愿者工作
他还是资深驴友,多年来一直用脚丈量山水
不是双脚,是三只脚

是的,14岁时的一场车祸,让大雁失去了一条腿
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人生
自学成才当了计算机老师
在家乡四川泸州泸县创建职业技术学校
成为当地最年轻的校长
积极投身公益事业,成立公益基金
在蒲麦地村建客栈,实现自己的乡建梦
他要把该走的却没走的路去走一遍


▲上山的路


2013年的最后两天,大雁和一帮朋友来到了牛背山
他们打算在山顶迎接新年的到来
爬山时他还开玩笑说
“我上山比你们谁都有优势,因为我有三条腿”

从山脚走到山顶用了三天
必经蒲麦地村
他们在当地人家里呆了一天
躺在金黄的柴垛子上晒太阳虚度光阴
清新的空气让他们呼吸到无法自拔


在待在村子的一天里,大雁他们发现
牛背山是美丽的,蒲麦地村却是脆弱的
上山的路十分险峻,牛背山至今未被好好开发
徒步上山的驴友却越来越多
道阻且难,于是常有驴友遇难的事故发生
而当地条件有限,救援也不及时
还有登顶的驴友留下了许多路标
凭沿路的垃圾就能找到上山的路


加上年轻人外出务工留下老人和小孩
青年劳动力的匮乏让上万亩的土地和山林无人打理
村子里90%的房子杂草丛生
这里的经济也很拮据,除了一些旅游收入外
就是花椒和其他一些极少的农作物
村民平均月收入只有600块左右
“蒲麦地”的本意是长满青稞的地方
而现在这个长满青稞的地方已经没有青稞了


大山和古村虽喑哑不语
大雁和他的朋友们却决定要为这里做点事情


他们直接半租半买了村民的家
准备把它改造成一个青年驿站
为登山驴友提供中转的休息场所
同时也作为一个临时公益救助站
然后以驿站为根据地,去考察整个村子的情况
他们不仅仅是想改造一个青年驿站
他们要改造的是整个蒲麦地村
让已经渐渐凋零的边远山村重新恢复活力


于是大雁和朋友们聚集到一起
大家各自领了设计狮、市场专猿、搬砖苦力等任务
开始建设蒲麦地
大家对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充满了希望和热忱
却因为没有专业的技术傍身
整个工程仍然显得遥遥无期
但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大雁的蒲麦地村改造计划
最后连《梦想改造家》节目组也加入了进来
节目组的到来还给他们带来一个海龟设计师
也是这个海归设计师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


▲上山的路,旁边就是万丈悬崖


为了能更好的融入环境
海归设计师和大雁一起徒步上山
天气善变、昼夜温差大、
建材运输难、建筑工人和村民的矛盾
整个工程中,这些困难大家都一起克服了
这不仅仅是大雁的梦想
也是一群人内心的期待
“面朝贡嘎,春暖花开”
一群七零八零九零后的志愿者来到大雁身边
心甘情愿一起灰头土脸地搬砖


▲大雁和海归设计师一起考察环境


地驿站从中间主体是一栋二层小木屋
外晒台下部是依山势建起的柴房
北面是猪圈兼厕所以及鸡窝
南面是柴房与一间搭建的很不和谐的水泥房
彻底变了模样


▲改造前



▲改造后


最大的亮点是海归设计师设计的弧形屋顶
屋顶的架构是竹纤维
这样的装修贴合川西地区的建筑特点
虽简单却不失个性
这个夸张的弧形象征着人生的起伏


▲改造前



▲改造中



▲改造后


屋顶的瓦片是当地的小青砖
设计师认为既然当地的房子都是木构和小青瓦
那么这个驿站就不应该突兀地存在
要融入在这个古朴的村庄里
不失岁月感,又不失设计感


整个一层被打通
有店长的办公室、山难医疗室、志愿者客房、会议室


二楼是一个巨大的图书室
整面墙都是书柜
中间是长长的木桌
村子里留下的孩子可以每天来这里看书写字
住客也可以坐在这里安静地阅读


聚在一起的驴友们也可以在舒适的沙发上
聊一聊途中的惊险与有趣的事情


三楼是由原本废弃的阁楼改成的客房
既有床位房也有大床房
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选择房间


鸡窝改成了厨房
保留了原始的土灶
这样既能做饭又不耽误取暖


这里原本没有任何排污处理方式
为了方便大家洗澡和如厕
抽水马桶、淋浴间和浴霸都是重新建的


改造完成后后蒲麦地驿站
就像牛背山上的一座灯塔
每一个跋山涉水几小时而来的旅客
看到这个驿站就会感觉到心里特别踏实

“当你登山迷路时,抬头看到这盏‘灯’,
便找到了可以停驻的家。”
大雁很喜欢这样的设计语言


最初大雁并没有考虑那么多的乡建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越发觉得这是一份意义重大的事业
于是他在20104年辞去工作
发布了一份报告提出麦蒲地乡建构想:
“尝试以社区发展和建立社会企业的模式
在当地进行环保、扶贫、救援等活动”

于是蒲麦地驿站除了作为中转休息
还会通过蒲麦地村落改造项目的推进
成为环境保护、山难救援、
社区发展等项目的支撑和实验基地
大雁他们还让参与蒲麦地村落改造
及牛背山环保建设的人免费在驿站住宿
同时蒲麦地驿站还作为一个救援站般存在
大雁和一些熟悉的村民都有山难救援经验
上山沿途都有救援电话


除了改造驿站
大雁还帮助村民改造房子、建农家乐、完善服务设施
规划有机绿色农业,开发销售渠道
将蜂蜜、芸豆、花椒、菌子等农产品进行包装售卖
在大雁和志愿者们的努力下
村子里走掉的年轻人也陆陆续续回到家
加入他们的改造计划
现在村子的人气越来越旺了

多年在公益机构工作的经历
让大雁开始思考蒲麦地村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他成立了“蒲麦地边远山村社区发展基金”的公益基金
并建立起公益社群
定期组织志愿者开展线上线下活动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
原本沉默破旧的村庄重新恢复了生机
村民也们也融入了全新的“蒲麦地生活”

大雁说
“我们跟别人做乡建不同的是
我们会手把手教村民如何使村庄变得更宜居
进而去发展旅游
我希望这件事是可持续的
即使某天我们离开村庄
村民也能将他们的家园建设得很好”


至于大雁为什么要做这么多
他自己这样解释
“往大了说,
我是想在这里实践中国乡村建设新模式
为中国解决三农问题提供一个案例
往小了说,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还可以帮助到一个小山村一百来户村民们的生计生活
和一个社区的发展
说不定就能在小伙伴们面前吹吹牛X呢! ”


这就是大雁
在看过他的蒲麦地计划和实施过程后
根本无法把他和残疾人联系在一起
他走路需要拄着双拐
吃饭看书玩手机时都只能用一只手
但他依然为给蒲麦地驿站筹资
组织藏区益行之旅
带领一群人在318国道上搭车
他做着很多我们做不来的事情
在接纳命运带给他的不公后
用自己的力量去给别人带来更多的希望

除了麦蒲地村,还有很多和它一样正在凋零的古村
正等着像大雁、海龟设计师
以及其他志愿者一样的年轻人
去给它们带来新的生机和活力


看到大雁写的一句话,很正能量

“生活有时就要像疯子一样的过
才能忘记生命给我们的颠簸”
——大雁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装个好房子
标签: 梦想 公益
我的观点...
  • 他(她)真的很棒 (0)
  • 羡慕他(她)的慢生活 (0)
  • 照片真的很美 (0)
  • 很有意思的人 (0)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一方庭院深幽处,半卷闲书一壶茶
寻一方庭院,安放我心,沏一壶清茶,平淡我心,读一本闲书,宁静我心。- 生活 美学-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
她在厦门开了家仅有一张桌子的共享小店,没有收银员,无酒无肉,却治愈无数过客
文/驴叔图:盘子与饺子有多少人的理想的生活是:择一座小城,开一家小店,贩卖幸福,温暖了自己,也温暖别...
都在喊买不起房子,这对90后小夫妻回到500岁的古村,酿最美的酒,过最诗意的人生
在高不可攀的房价面前我们总觉得疲惫不堪,好在,生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选择,并不唯一。与其余生都带上房...
103岁的他一生未婚,却跟它谈了69年恋爱,每一天都像是初恋
出场顺序很重要,它先来了,心就满了。……咖啡の恋第一次遇见它的时候,关口一郎只有14岁。父母带他去一...
名校女博士放弃高薪,在灾区9年改造危房,得了联合国大奖
万丽,贵州人,34岁,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博士毕业后,跑到云南和四川的贫困山区,为当地人改造危房,9年...
卖房、辞职,她用5年改造徽州百年老宅,明明是隐居,却美到让时尚杂志都跑来采访
她叫黄淑燕,大家都喜欢叫她“燕子”,厦门姑娘。十年前的她,是林立的办公楼中普通的小白领,过着朝九晚五...
他单身时住3000㎡的山谷,婚后一家三口住进40年森林老宅
凌宗湧是台湾著名的花艺大师,曾为LV、爱马仕等众多品牌打造花艺作品。以前单身时,他曾住在台湾汐止30...
他大学毕业摆地摊,用水泥做了个结婚戒指,后来靠这个技能发达了
游声尧(左)和太太郑伊婷游声尧是台湾的一位设计师,刚毕业时,他就带着自己设计的产品,到人流量高的街头...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