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即将失传的手艺,她却坚持了50年,成为一代人无法复刻的经典回忆!


裁缝,一门近现代的手艺,
已经慢慢被工业化所取代,
但在德清莫干山镇有个人,
却把这门手艺做了近50年……

- 莫干匠人 徐明珠 -

NO.1 壹


这家老裁缝店位于莫干山镇的老街上
并不占据什么显赫的位置,
若是一个不注意便擦身而过,
就像裁缝这门古老的行当,
已经渐渐地被大多数人遗忘。


但在这家不起眼的裁缝店里
徐明珠一守就是20年。
一台老式缝纫机,一把大剪刀,一把尺子
一年里头大约有350天,
她就是跟着这些老伙计们相伴。


不知道是这些物件儿唤醒了岁月,
还是她唤醒了这些物件儿的活力,
每一次缝纫机绗线的声音响起,
徐明珠从来不曾让顾客失望。


做条裤子30-50元,做件衣服60-80元,
衬衫35元/件,夏天棉布睡衣80元/套……
在吃碗面就二三十块的今天,
这样的价格真心不能算贵。


何况,动辄就是数个小时的手工
她那双长满老茧的手,
把岁月时间都经行在了一处处细致的针脚
和一寸寸各式布料的裁剪之间。


所以,会有上海的老主顾
每年来趟莫干山的这家裁缝店,
一做就是十来套蚕丝棉睡衣;
所以,也会有金发碧眼的老外找上门来,
自己动手设计、裁剪,
然后请徐明珠把它加工成一条裙子。


这大抵不输所谓的高级定制了。
只不过,
缝纫机那头是一个乡村老裁缝。


NO.2 贰

徐明珠做裁缝已经将近50年,
当年那个扎着长辫子的水灵少女,
已然皱纹满面。


16岁那年,舅舅一声“早点去学门手艺”
让她跟着长兴一位老裁缝学艺。
都说长女为母,一家五个兄弟姐妹,
她的辍学是让弟妹们能更多地接受教育。


师傅带进门,修行看个人。
带着十来个学徒的老裁缝,
是没多少精力来教会每个人的。
一个月的学习期结束,
剩下的得靠自己琢磨,
徐明珠已数不清多少个挑灯的夜晚。


20岁拥有第一台缝纫机
到现在她还记得牌子和价格:
“110块钱的上海飞人”
同样记得的还有为还债的那几年奔波。
对了,那是在做一天活赚2块钱的六七十年代。


那还算得上是裁缝的黄金时期,
一年里头扯块布做个新行头,
是要碰到逢年过节或是喝喜酒的大事,
才敢把裁缝往家里请,
心急的村民,就直接上门把缝纫机抬回家。


也正因着大家伙儿的殷切目光,
做起衣服来的徐明珠丝毫不敢马虎,
赶活到凌晨一两点也是常有的事。
当万籁寂静时,
她更能沉下心来应对那一针一线。


村民明天去女儿家喝喜酒,
就指着这件新衣撑场面;
大家都等着大年初一穿新衣,
多少个年三十就在缝纫机咔嗒声中度过……
日子久了,好像就应该是这样。
而自家孩子新衣得到正月里才有空做。


自家孩子穿新衣迟了,颇为无奈,
但有一件事,却是她心底的愧疚。
因为忙着连夜赶制衣服,
徐明珠疏忽了当时生病的4岁女儿,
延误病情让女儿最终丧失了听觉,
即便后面再补救也了无作用。


NO.3 叁

不可挽救的除了女儿的听觉,
还有裁缝这门老手艺的颓败。


工业化的发达,
人们点点鼠标就可以让已经量产的衣服
轻松送到家门口。
大多数年轻人已然无法体会
一年等待一件新衣的翘首以盼。


但,还是有那么些的人,
会想念手指拂过那些布料的质感,
和历久弥新的手作味道。


正如那些在依旧坚持的老匠人,
或许将被慢慢淡忘,
但曾经的一针一线,
都将是无法复刻的经典回忆。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民宿客
标签: 手工客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这个90后男生17岁开始做旗袍,坚持复古手艺用一针一线留住东方女性美。
他是90后,17岁那年就跟着,开旗袍店的亲戚学做旗袍。大学读的服装设计。大二之时,便张罗开了工作室。...
这双即将失传的袜子,却承载着浙西山民最淳朴的记忆,一针一线皆是爱…
很少有人是天生的巧匠,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手作,打磨了手艺,也打磨了心。- 莫干匠人 方兰卿...
她将这个“最中国”老物件带进米兰世博会,还做成国礼登上G20和冬奥会舞台
像做人一样,做一把扇子……- 莫干匠人 徐春英 -NO.1 | 壹穿过莫干山镇的筏头老街,视线就豁然...
这些深山里的传统手艺,给你自然生命的力量
越来越多的朋友们受工业化大环境下的城市病影响,盲目的听信些纯天然纯手工的谗言,却不知产品初衷到底在追...
她隐居在竹林小屋中,用碎布作画和包包,竟成文艺男女追逐的“女神”
一块寻常的破布头,在许多人眼里不过是边角料,黯淡无光,毫无价值。可是经她之手,所有的碎布,忽然开始不...
76岁农村老太,用“媲美毕加索”的手艺征服联合国,却改变不了凄惨命运…
她的一生,或许就是大多数,老一辈民间艺人的写照。……剪花娘子 1985年初春的一天夜里,库淑兰不慎掉...
他们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
在这个追求效率的时代里,十年磨一剑似乎听上去总有些不合时宜。但当你把眼光放远一些,也许会体会到滴水穿...
花纪生活创意馆-----像植物一样安宁的成长
偶然的一个下午游走在荷兰花卉小店的路旁时,被一家贩卖龙猫手作植物馆吸引住了,走进店内,一个衣着无华的...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