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这个“最中国”老物件带进米兰世博会,还做成国礼登上G20和冬奥会舞台

像做人一样,做一把扇子
……

- 莫干匠人 徐春英 -
NO.1 壹


穿过莫干山镇的筏头老街,
视线就豁然开朗起来,
两边清澈的溪水之畔,
目光可及之处,
竹子擎天而立,一整片的蔚然。


再常见不过的竹子,
曾是山里人的衣食父母,
拿着做竹编或扇子,
未必是艺术描述的那种喜欢或爱,
但就是那种老伙计般的亲切。


盛行之时,莫干山下曾有上百家
以竹子为生的工厂和作坊,
家家户户做得热火朝天。


而今,竹子被工业化材料替代,
许多山里人也不再执念。
外出打工的,或是做些其他营生,
老底子的竹子也就越长越高,
甚至错过了收割季节。


而总有人是不肯放弃的。
比如,徐春英的“风徐来”竹扇制作工坊,
就是为数不多仅存的几家之一。


NO.2 贰

徐姐一直说自己是半路出家,
1999年之前,她还在深圳做着服装的设计,
之后回到家乡做扇子,
也无非是因为“靠山吃山”。


可能也正因为不是“世袭”,
她做起扇子来并没有墨守成规的拘束,
之前设计服装的天马行空,
也被用到这老物件之上,
反而多了一种灵性。


一次,一个法国人跑进徐姐的工厂,
指定做一款不同以往的扇子,
换成别人肯定要说nonono?
而她想的是:扇子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于是,就有了一款异域风情的扇子。
当中国元素偶遇法国香颂,
不由得让人联想起了
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里
那个明媚的越南小城,
和扎着两只小辫的法国少女。


于是,就有了一款G20伴手礼的扇子。
即保留了传统文化中的古风古韵,
又通过富有创意的设计增添了现代元素,
赋予竹子不一样的内涵,
成为全球5000多位嘉宾手中“最中国的礼物”。


于是,就有了一款北京申奥代表团的国礼扇,
徐姐现在还记得,
电视上中国成功申办冬奥会的那刻,
才知道那原来是自己做的扇子。


做出了小有名气,
又肯在传统工艺之上推陈出新,
连老外设计师都专门跑到村里找她做扇子。
作坊也成为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
(PACC)的乡村艺术创客基地。


老外设计师与徐春英联合制作创意扇

2015年,徐姐带着她的扇子,
与其他“莫干元素”一起,
走进“2015意大利米兰世博会”。
将最中国的老物件带上世界舞台。


米兰世博会“风徐来”竹扇参展作品

还记得当时的盛况,
展台前络绎不绝的金发碧眼,
对这个亦中国亦现代的老物件惊叹不已,
一上午就卖掉了近百把。


米兰世博会“风徐来”竹扇参展作品《中国镂空折扇》

NO.3 叁

说来不信,看似简单的一把扇子
从竹子到成品有上百道工艺。
徐姐数了数,光是扇骨清水脱脂就有近十道,
煮、沥干、造型、打磨……


就是这些一丝不苟的工序,
如同竹给人直挺的原则,
必须不偏不倚地才能制成一把美扇。
配上丝绢或宣纸,让清风自手徐来,
延续竹子给人的干净俐落。


虽然工业化已经承担八九成的工作,
但有些工序依旧是机器无法替代,
比如削篾片和打磨,
一招一式,都是岁月练就的吃饭本事。


手作既伴随着温度,亦有辛劳。
夏季,烤房温度高达60℃,
师傅则要将手伸进热水中反复翻转竹片,
而拿着锋利的刀手工削篾片,
一不留神割破手,那是常有的事。


成品的扇子还得过质量关。
“风徐来”竹扇一半销往海外,
遇到苛求完美的日本人,
拿着扇子各个部位刮脸,
因为最敏感的脸部肌肤
可以识别任何有没打磨到位的细节。


也只有如此细致锤炼,
这山里的竹子才能完成华丽转身,
成为才子佳人手中的妙物。


徐姐依旧喜欢做扇子,
遇到有缘人能聊上好久的设计理念。
识货的台湾商人一句
“没想到这山里能做出这么漂亮的扇子!”
就能让她乐上半天。


说她是匠人,她听着笑笑。
“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已是幸福”。
徐姐准备了三款“”风徐来”代表竹扇
米兰世博会参展作品、G20国礼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民宿客
标签: 手工客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这对夫妻放弃百万年薪,隐居深山30年,成为一代宗师
赤木明登,日本当代漆艺家,被德国国立美术馆列为“日本现代漆器12人”之一。他早年从事编辑工作,因对传...
六旬老人坚持这门老手艺30年!你小时候可能也穿过......
你会给孩子买nike童鞋,还是这样一双虎头鞋?……- 莫干匠人 翁有娣 -城市里早就不见虎头鞋。Ni...
今日七夕,96岁的他用300幅手绘告诉你,怎样一生只爱一个人
饶平如今年96岁,71年前,他从抗战的战场上回到老家江西,和美棠姑娘一见钟情,2年后,他们正式结为夫...
这个90后男生17岁开始做旗袍,坚持复古手艺用一针一线留住东方女性美。
他是90后,17岁那年就跟着,开旗袍店的亲戚学做旗袍。大学读的服装设计。大二之时,便张罗开了工作室。...
这双即将失传的袜子,却承载着浙西山民最淳朴的记忆,一针一线皆是爱…
很少有人是天生的巧匠,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手作,打磨了手艺,也打磨了心。- 莫干匠人 方兰卿...
这门即将失传的手艺,她却坚持了50年,成为一代人无法复刻的经典回忆!
裁缝,一门近现代的手艺,已经慢慢被工业化所取代,但在德清莫干山镇有个人,却把这门手艺做了近50年……...
这些深山里的传统手艺,给你自然生命的力量
越来越多的朋友们受工业化大环境下的城市病影响,盲目的听信些纯天然纯手工的谗言,却不知产品初衷到底在追...
她隐居在竹林小屋中,用碎布作画和包包,竟成文艺男女追逐的“女神”
一块寻常的破布头,在许多人眼里不过是边角料,黯淡无光,毫无价值。可是经她之手,所有的碎布,忽然开始不...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