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坚持这门老手艺30年!你小时候可能也穿过......


你会给孩子买nike童鞋,
还是这样一双虎头鞋?
……

- 莫干匠人 翁有娣 -

城市里早就不见虎头鞋。
Nike,Adidas最新款童鞋搁在柜台上,
几百块不输成人鞋的价格,
年轻爸妈们眼睛都不眨,一买就是几双。


科技,潮流,颜面……
当童鞋被赋予穿着之外的更多含义,
似乎,也就离经典渐行渐远。
而经典,却面临着能否能生存下去的尴尬。


幸好,总有一些人在坚守和传承被遗忘的东西。

NO.1 壹

农活不忙的时候,
莫干山镇瑶村60多岁的翁有娣,
偶尔,还是坐在院子里
一针一线地纳鞋底。


阳光如30年前一样地晒着,
她的眼神已不像以前那么精准,
戴着老花镜,
穿针引线也要费些功夫。


好在粗糙的皮肤并未掩饰手脚的麻利,
一针一线稳稳地穿梭,
是历经岁月的熟能生巧。


这是虎头鞋,说来已经有上千的历史,
以前哪户人家宝宝刚满月,
总是要自己或者请人做上一双,
然后看着孩子蹒跚学步,
目光里满是期盼长大的殷切。


虎头鞋看着威武,其实也是萌萌哒,
在前脸儿和鞋帮绣上虎头,
要的就是虎虎生威的寓意,
还可以驱鬼辟邪,保护孩子没病没灾。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做虎头鞋了,
一来费功夫,二来工业化的产品替代快,
除了70后、80后还有着童年记忆,
这流传了千百年的手工技艺,也是少人喝彩了。

NO.2 壹

莫干山下方圆几十里,
如今会做虎头鞋的已经屈指可数,
做漂亮的,更是凤毛菱角。
翁大妈,就是仅存的手工虎头鞋达人之一。


30年前,偶然在街头看到有人卖虎头鞋,
回家后就试着做了一双,
没想朋友圈点赞无数,
大妈一乐呵,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


这虎头鞋好看,个头不大,
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花功夫只多不少。
一双地道的虎头鞋,
必须是全手工缝制的,
从打袼背、纳鞋底、做鞋帮、绣虎脸、掩鞋口,
几十道工序,地道又讲究。


拿最基础的捻线来说。
以前没有机器噼里啪啦做的棉线,
纳鞋底的线,用的是山里苎麻叶子,
纯手工一根根搓出来的。


大妈有一块捻线的专属瓦片,
搁在腿上,用掌心在粗糙的瓦面上摩挲,
就这样的手势重复多年,
掌心的纹路已然磨平。


苎麻还得经过拍、接、煨、漂、捶,
两天两夜的锤炼,
才能变成可拿来缝制的棉线。
而这,才是一双结实虎头鞋的开始。


纳鞋底是与时间对话的过程。
要想与山间的碎石路能有长久的联系,
三五天功夫,
才纳出一双巴掌大的鞋底。


制作鞋底时刚好需要三层,
多了穿起来重,少了容易硌脚。
针脚的力度和密度需要掌握一定的火候,
鞋底才能美观好看。
而这些,全靠经验。


如果说捻线还是基础功,
那么绣鞋面则是技术含量高的工艺。
在棉布上作画,
对于没有任何美术基础的大妈,
是最为质朴的山里智慧。


天上飞的鸟,地里种的花,
都被翁大妈拿来绣到了鞋子上。
小小的虎头鞋,
也因此有了灵动的气息。


虎头不同的部位,
需要用不同颜色的线一点一点往上绣。
只一个“绣”的动作,
劈、挑、勾、抹、拨、拉,手法不一,
绣出来的花色各不相同。
线的颜色搭配不好,则会“画虎不成反类犬”。


一双虎头鞋,
几乎把传统绣花鞋的制作技艺
和不同的处理技巧都包含其中。
费上数周时间的沉心制作,
才有一双精致成品。

NO.3 叁

手工鞋虽然已经淡出人们的生活,
但那种记忆依旧鲜活。
虎头鞋,其制作技艺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


翁大妈依旧还在做虎头鞋。
最近几年,虎头鞋又悄悄流行起来,
乡里乡亲,哪家新添了小宝贝,
总希望能得到一双她做的虎头鞋。


纯天然,无甲醛,
又有着工业制品缺失的无可复制性,
城里人也爱上这虎头虎脑的鞋,
哪怕不穿,陈列着当工艺品也是极好。


“2005年虎头鞋只卖10块钱一双,
现在已卖到100多块,但是依然很俏。”
多的时候大妈一年起码要做100多双。


双眼圆睁,目光如炬露霸气;
势如雷霆,额上大王显威风。
虎头鞋,是生活艺术,也是情感艺术。
惟愿这样的艺术,源远流长。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民宿客
标签: 手工客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这对日本80后夫妻和双胞胎儿子,用1年时间,让纯手工打造的家火遍了全球
全手工家居打造这对小夫妻真是酷爆了最近,爆红ins的日本80后小夫妻:神顷夫妇他们还有一对可爱的双胞...
世上最深的爱情,只有平凡夫妻才懂
最近,我们被杭州一位大叔感动到了:他既不是帅哥,也不是大老板,却把妻子宠上了天,结婚30多年,妻子大...
他在这10平米小店待了70多年,用一生修好了500000支钢笔。
有时候我们眷恋的,并不是物件本身,而是那回不去的记忆,当一个物件慢慢被时代替换,很多手艺人就变成了守...
他用竹枝做“乡土版”乐高玩具,撩得无数熊孩子乐开花
小朋友看到这个教官,个个乐开了花。……- 莫干匠人 教官 -说起“教官”,你大概总能想到这样一幅生无...
这对夫妻放弃百万年薪,隐居深山30年,成为一代宗师
赤木明登,日本当代漆艺家,被德国国立美术馆列为“日本现代漆器12人”之一。他早年从事编辑工作,因对传...
今日七夕,96岁的他用300幅手绘告诉你,怎样一生只爱一个人
饶平如今年96岁,71年前,他从抗战的战场上回到老家江西,和美棠姑娘一见钟情,2年后,他们正式结为夫...
这个90后男生17岁开始做旗袍,坚持复古手艺用一针一线留住东方女性美。
他是90后,17岁那年就跟着,开旗袍店的亲戚学做旗袍。大学读的服装设计。大二之时,便张罗开了工作室。...
这双即将失传的袜子,却承载着浙西山民最淳朴的记忆,一针一线皆是爱…
很少有人是天生的巧匠,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手作,打磨了手艺,也打磨了心。- 莫干匠人 方兰卿...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