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七夕,96岁的他用300幅手绘告诉你,怎样一生只爱一个人

饶平如今年96岁,
71年前,他从抗战的战场上回到老家江西,
和美棠姑娘一见钟情,
2年后,他们正式结为夫妻。
结婚60年间,平如印象中他们只吵过一次架,
有22年,他们两地分隔,
平如劳改时两人甚至被逼要划清界限,
但两人一直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2008年,妻子美棠在医院离世,
平如决定把两人从相识到相处的60年时光画下来。

他当时已87岁,
买来丰子恺和叶浅予的画,开始自学,
4年的时间里,
画了300多张画稿、18本画册,
画到开心的事,他会很细致地画;
画到悲伤痛苦的回忆,恨不得马上画完。


年轻时的美棠和平如



现在,平如的手上仍然会戴着妻子最喜欢的戒指,
就好像妻子还在身边。
虽然现在的日子好了,
他还是想回到从前,
那个时候妻子还在,
日子再苦也有意义……


饶平如年轻时是黄埔军校的学员,参加过抗日战争



2013年平如92岁,老伴已离开他5年



我叫饶平如,
9年前我的老伴过世,
当时我很伤心,没办法排解。
后来我一直在想,人死不能复生,
为什么不花点时间,把这些回忆给画下来?
于是我开始自学绘画
后来我的孙女还拿这些画替我出了一本书,
听说网上还有很多人喜欢。
但是,出书成名并不是我的目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只想把我和老伴的一生记录下来,
在想念她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


妻子美棠年轻时是很时髦的女孩



我是江西南昌人,
我们家里都是读书人。
我的祖父是光绪皇帝身边的御史,
我的母亲不会买菜做饭,
但她写的诗稿倒有厚厚一叠,
小时候她和父亲经常会教我读书写字。


1940年,我们的国家被日本人占领了,
当时我从黄埔军校毕业
义不容辞,参加了革命。


印象最深的,是在湖南抗日的时候,
第二排的兵被打死了,
我在第一排却没被炸着,
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战事结束,我就接到父亲的信,
让我请假回去相亲。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美棠,
是在她家,
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
在窗边涂着口红,
我心里就很爱慕她,
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见钟情。


我和美棠见过面以后,
我父亲便把一枚金戒指给了她的父亲,
她父亲又给她套在了手上,
这样我们就算订婚了。


我回到部队第一件事,
就是把未婚妻的照片拿给战友们看,
心里还是很得意的。


1948年,我们在江西南昌结婚了,
选了当时最好的江西大旅社,
礼堂里有200多人。


仪式结束后,
我们在大礼堂的门口拍了一张照,
但是这张照片不小心弄丢了,
所以我凭着记忆画了一张。


1951年,舅舅介绍我去上海工作,
我先过去,等安顿好再来接美棠和孩子。
离家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父亲,
心想不知道还能否再见到他?
没想到,竟然真的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


刚到上海的那几年,
是我一生当中最风光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打两份工,
一个月拿200多块工资,
比大学教授还要多。


那时我们的日子无忧无虑,
美棠平时喜欢唱唱歌,
卷起报纸当作扩音器,
《难忘今宵》、《花好月圆》、《凤凰于飞》,
她都会唱。


她唱歌的时候,
我就在一旁吹口琴伴奏,
那是我们最愉快的时光。


1958年,我被送到了安徽劳动教养。
人事部找到美棠,
让她跟我划清界限。


她说:他又不是汉奸,又不是卖国贼,
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当时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为数不少,
美棠和我眼看身边的人妻离子散、亲人反目,
但我们没有起过一丝放弃的念头。


我离开后,
家里的经济急转直下,
那时候家里能当的东西都当掉了,
换来厚厚一叠当票,
到最后也没能去赎。


美棠本来有5对金手镯,是她的嫁妆,
后来当得只剩一个,
她本想留给女儿。
有一天晚上,
她拿手镯给熟睡的女儿戴了整整一夜,
她说,这样总归是戴过了,
第二天,她把这最后一只镯子也当掉了。


为了维持家用,
什么粗活累活她都干。
去附近的旅社做勤杂工、倒痰盂、扫地,
甚至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台阶坏了,
需要背50斤一袋的水泥,她也去背,
她的腰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病。
后来我每次经过上海自然博物馆的时候,
总会停下来摸一摸台阶。


1976年,四人帮倒台了,
美棠也在上海为我回家的政策落实而奔波。
1979年11月16日,
我正式平反,
回上海和家人团聚了。


退休后,
我们过上了难得的安宁日子。


2004年,美棠查出有肾病,
要开始做腹膜透析,
到医院做血透比较麻烦,
我说我来帮她做,
就跟护士一点一点学习,在家里做。


我把二十几个步骤画好,
贴在卫生间里,
卫生间也被我们改造成了腹膜透析室。
一次3、4个小时,
一天要做4次,
一做就是4年。


后来美棠的病逐渐加重,
病毒已经渗入到血液和脑神经,
她讲话开始前言不搭后语,性情怪癖。
有一次家中只有我们两人,
她问孙女舒舒去哪了,
我说还没下班回来,
她不信,说我把她藏起来了。
那一刻,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和绝望,
美棠怕是永远也不可能恢复正常了,
不禁坐在地上痛哭。


偶尔她也有清醒的时候,
有一次在医院,
她忽然跟女儿讲,
你要好好照顾你爸爸啊!
一会儿又糊涂了。


2008年3月19日下午,
是美棠人生的最后一天。
我一进病房,远远看到她躺在床上,
她眼圈一红,
有一滴眼泪滴出来了,
我赶快过去拉着她的右手,
还有一点温度,
一分钟后手变凉了,
随即又变得冰冷。
我想这就是永远的离别了。


美棠走后,
我一边回忆着过去,一边画画。
回忆起开心的情景,
我会细致地画。
画到悲伤痛苦的时候,
我恨不得赶紧把它们画完。


作为丈夫我一直很愧疚,
年轻时美棠便同我讲,
情愿两个人在乡间,
布衣蔬食以为乐。
人到中年,
不曾想分隔两地,生活拮据。
到了晚年,
生活终于安定,
她却因为劳累落下病根。
妻子对生活那样简单的向往,
我竟然无法实现。


现在变成我一个人生活了,
她走了之后,
我好像没有什么依靠似的。
她的骨灰盒现在还在我的房间,
我不愿让她一个人到那么冷的地方去。


如果要问我现在的生活好,还是以前的生活好?
我还是愿意回到50年前,
过那段苦一点的生活,
因为那时美棠还在,
再苦再累也有意义。


饶平如和沈美棠的故事,
就记在这本看起来怀旧复古的红色书本里。
回忆开始于平如的少年时代,
从八岁发蒙到战乱从军,
从初遇美棠到相爱结婚,
从四处奔忙到定居上海,
从动乱分离到暮年老病……
旧日时光的画面,如同一条安静的小溪,
缓缓流淌在我们的面前。


从这些不失天真的画面和文字中,
我们不止读到了平如自己的私人记忆,
时时被他“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深”的情感打动;
也看见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在这个小家背后,
整个国家、民族经历的风风雨雨。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一条
标签: 手工客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她用失传的江南古布做的小物件,竟被《纽约时报》看上了!
老物件,是有灵魂的。老物件,也容易被人所遗忘。通过手作,把艺术设计融入老物,让老物复兴。这,就是台湾...
厌恶社交,他每天下班后做这个,坚持10年,无人能敌!
松本壮由,一位28岁的日本男青年,白天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化工研究所做研究员,他说自己完全不社交,每...
80后小哥雕出“活”龙虾,刀工变态、难辨真假,还原度100%
刀工“变态”地细腻到虾壳的每一寸纹理都栩栩如生。大竹亮峯一说起虾,大家伙最先想到什么?是夏季攻占全球...
中国最会折纸的90后小伙,一只“螳螂”卖了21万
也许很多人小时候都迷恋过折纸,简单的飞机、小凳都会让人欣喜不已。然而桂林,有个小伙子能用一张纸折出任...
房子越住越贵,看了他造的小房子,才发现从前那么美好……
来自福建厦门的袖珍艺术家西树,生于70年代,他擅长把记忆中珍贵的儿时点滴,用1:20的比例缩小还原,...
这对日本80后夫妻和双胞胎儿子,用1年时间,让纯手工打造的家火遍了全球
全手工家居打造这对小夫妻真是酷爆了最近,爆红ins的日本80后小夫妻:神顷夫妇他们还有一对可爱的双胞...
世上最深的爱情,只有平凡夫妻才懂
最近,我们被杭州一位大叔感动到了:他既不是帅哥,也不是大老板,却把妻子宠上了天,结婚30多年,妻子大...
他在这10平米小店待了70多年,用一生修好了500000支钢笔。
有时候我们眷恋的,并不是物件本身,而是那回不去的记忆,当一个物件慢慢被时代替换,很多手艺人就变成了守...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