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喊买不起房子,这对90后小夫妻回到500岁的古村,酿最美的酒,过最诗意的人生



在高不可攀的房价面前
我们总觉得疲惫不堪,
好在,生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
选择,并不唯一。
与其余生都带上房奴的帽子,
不如来学学糖糖和黑孩的生活。



黑孩和糖糖是一对90后情侣,
起初在杭州工作,
为了凑首付而精打细算,
期盼着将来的美好生活。



2015年5月的早晨,
黑孩的一句话让糖糖一愣。
“比起在大城市当房奴,
我更想带你回到我的家乡,
一起做喜欢的事情,一起生活下去。”
这句话也成了萦绕在他们心中的梦。



一天清晨,
他真的带糖糖回家了。
弯弯绕绕,曲曲折折,
一路掠过各种工厂、高楼,
经过几个村庄,再翻过一座山,
直到看到村口一棵三百多年的古樟树,
黑孩的家就在这处山脚下。



涓涓溪流,潺潺不息,
贯穿整个村庄汇聚到水库。
村里人吃饭、洗衣、玩耍,
皆在溪水之间。
再往上走,两条溪流之上,
立着66座石拱桥,
每一座都在诉说着过去500年历史的故事。



起初,村民都以为他俩只是回来暂住,
很快就会厌倦无聊的乡村生活,
回归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
毕竟这里的住户只剩下不到20家了。



结果糖糖和黑孩一待就是三年,
再也没有动过回城市生活的念头。



黑孩一边带着糖糖在村子里乱逛,
一边给糖糖讲小时候抓螃蟹捡青螺的故事,
在他眼里,别处的土蜂蜜都没有家乡的甜。



糖糖立马就明白了,
黑孩身上的孩子气,以及那种安全感,
乃至他的黑,都来自这片土地。
而她自己,也深深地被山里的这种
简单质朴的生活所吸引了。



站在高高的山顶上望着远方,
糖糖想:
“或许这种与山水为伴的简单生活更适合我们呢。”



糖糖和黑孩也静静生活在这山水之间,
去村里的小溪边种铜钱草,
养在泡酒的缸里,
用清澈的山泉水来灌溉。


自己种菜自己吃,
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四季,
也感受到彼此眼神中的坚定。



他们把村里一些真正好吃的东西收集起来,
比如手工做的面,
亲自压榨的菜籽油,
村民自己种的红薯……用心包装好,
卖给喜欢它们的人,维持在乡间的生活。



甚至,
糖糖还跟黑孩的爸爸学起了古法酿酒,
当起了他的小师妹。


去年五月份,黑孩和糖糖结婚,
特地找了家乡当地的宗祠,
举行了一个纯中式的婚礼。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
俩人还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
却听说村里保存的最好的一栋古宅,
房东因为搬迁,已经把房子卖了。



这个村庄里的大部分村民都已经离开了,
如果连这个保存最好的老宅也被卖掉的话,
以后这里就会慢慢变成一个空心村。
黑孩心中实在是不舍,
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家乡慢慢地从有到无。
“想买就买吧,以后咱们就住这。”
看出黑孩的犹豫,糖糖便推了他一把,
掏光身上的积蓄,俩人花了18万,
硬生生地从商人手里要回了这个老宅。



这下好了,俩人结完婚,
却穷到只剩下一个破宅子了。
还好,200年的老房子,
柱子上精致的雕花,
依然保持完好,
可以看到古代匠人的精湛技艺。



透过中间露天的天井,
后山的竹林汪出一眼清亮。
然而改造的过程,
远远比想象的要难得多。
历经200多年的沧桑,
灰尘厚的一抓一大把。



为了在保证古建筑不被破坏的情况下,
改造出能够符合现代的居住要求,
还要保证房子的结构牢固,
这个改造工程,可不轻松。



在不断的折腾中,
一年的时间就在各种敲敲打打混合着机器的声音,
还有那每天五点的闹钟声中走到了今天。



黑孩就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全才,
在整个改造过程中,
也从微胖界退居到瘦子界。
俩人自己设计,找人帮忙,
靠着不多的预算,
硬是把一个破破败败的老宅子给拾掇出来了。



因为要在这个老宅子里生活,
还要在这里酿酒,顺着这个意思,
糖糖和黑孩就取了“村上酒舍”的名字。
从挂着「村上酒舍」的招牌的竹门进入,
右手边就是个小露台。



黑孩在这里放上了村里收购的长桌、竹椅,
坐在这里吃饭,抬头便是远山白云。



角落里随意堆着花花草草,
别人家收来的洒水壶,坏了的椅子,
和青山相称,特别好看。



再往前走几步便是入室的大门,
黑孩在改造的时候保留了老宅原有的格局。
一进门就是落水的天井,
边厢的房间和古色古香的大堂。




老宅子以前做过当地人的私塾,
据说这里还出了好几个文化人。
大堂的墙上原有「文星高照」四个大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
文字的印记慢慢淡化,
黑孩便照着原有的样子做了个木匾挂在上面。


大堂也是按照旧有的样子,
挂了书画,放了长桌,设了高堂,
村民家收来的八仙桌和椅子也在堂里放着。



天井里放了很多植物,
下雨的时候,雨水便落到天井里,
坐在大堂里就能欣赏到雨打荷叶的美。




进门右手边的地方,
黑孩做了个吧台,
吧台上面推了一些村里房子的门牌,
糖糖说这都是别人家不要的东西,
黑孩却当宝贝一样捡回来。
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村里的记忆,
别人随手丢了,他却想保留。



左右的边厢房,
一个做了书房,
一个做了茶室。


黑孩以前学过美术,
毛笔字也写得很好,
没事的时候,
他也会教糖糖写写毛笔字。



房间的命名都以酿酒的原料为主,
比如黍,麦,稷,莲,谷等,
糖糖设计的软装风格是简约,朴素,
贴合老宅的味道。
屋顶有天窗,
晚上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星星和月亮。



厨房在大堂左侧,
既有充满烟火味的土灶,
又有充满日式小清新的现代厨具,
一桌桌美味便在这里诞生。



整面的落地窗,
让厨房显得特别敞亮,开阔。
坐在餐桌吃饭,
抬眼便是青青的山和袅袅的云。




这里也是爱倒腾美食的糖糖最爱的地方,
在自己喜欢的厨房,
为心爱的人做好吃的东西,
每一天都很幸福。



酒舍自然少不了酒,
黑孩设计的时候,
特意设计了一整面的酒柜,
古法酿酒,杨梅酒,青梅酒一坛坛封好,
等你来品。



这个老宅就像一个宝藏一样,
当你以为自己逛完了的时候,
一转身,居然还有隐藏的风景



从亲子房出来去到厨房的途中,
可以看到黑孩做在地下室的酒窖。
今年的酒早就酿下,
就这样放在酒窖藏着,
时间越久就越醇。



家里吃的菜就都是糖糖和黑孩自己在地里种的,
连吃的豆腐都是手工磨制。
虽然他们没有米其林级别的厨艺,
但是这里的蔬菜吃到嘴里都有一丝甜丝丝的味道。



没事的时候,
俩人就在村里散散步,拍好看的照片。
一起去地里种菜摘菜,酿酒榨油,
真的一点不比在城里工作来的闲,
然而这正是他们发自内心想要的生活。



两人虽没有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却有着润物细无声般的甜蜜。
一日三餐的幸福,
默默流淌在两个人的生命里。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视觉艺术
标签:
我的观点...
  • 他(她)真的很棒 (0)
  • 羡慕他(她)的慢生活 (0)
  • 照片真的很美 (0)
  • 很有意思的人 (0)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1)
香樟树下 发表于 2017-12-12 20:57:19
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到了极致,真的非常羡慕你们,你们是生活的赢家,窃问欢不欢迎客人拜访,想去小住一阵。
回复  

猜你喜欢

上海最贵地段,小夫妻花9000块租了一层楼,还带400㎡院子,美得让人羡慕!
Alex是法国人,设计师,曹彬是一名艺术经纪人,两年前夫妻俩在上海市中心南京西路上,以每套9000块...
他为一条狗造8600㎡豪宅,带恒温泳池、草坪,自己只住15㎡小屋
说到爱狗,可能没有人比北京男孩塞爸更疯狂,塞爸从小父母离异,一直和奶奶生活,缺少家庭温暖的他,四年前...
90后美院毕业生一人住4层别墅,爆改出你从未见过的仙境!
最好的住宅是伸手就能触到自然生活最好的样子大城市房价虚高,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望而却步,为了在城市打拼...
乡下妈妈晒娃不拼颜值,却因这些照片走红INS
为了孩子有人搬到城里,他们却回到乡下,......-生活故事-NO.1|壹话说,日本的敏森裕子在in...
90岁老奶奶和35岁帅小伙的结伴旅行,戳痛了每个普通人
都说旅行是检验任何关系的最佳方式有人开心,有人噩梦一个合适的旅伴,能决定整个旅程然而下面这两个人有着...
两位7旬村妇从未学过画画,却有200多幅作品被法国画廊收藏
最近听闻有两位老太太火了,还是一对亲家。她们曾经是农民,如今60岁开始拿起笔画画,如今已经将展览办到...
一个辍学生,在大理租下23个足球场大的地方,种菜、养牛、建农场、办集市,温暖了整个大理!
30多岁的男人现在大都在忙着干这三件事赚票子、买房子、换车子而对于嘉明来说他却在大理干着另外三件事种...
成都夫妻40万改破旧老房,吃火锅、带娃,日子又慢又美
王鑫和兰奕,是一对生活在成都的小夫妻,2016年,他们有了孩子,于是花100万,买下了一套老旧的二手...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