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美貌,给她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人生



文|亚比煞



我的初中同学C,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美人,一如她的母亲。



我在现实人生中,从未见过比C和她的母亲更让人唏嘘的人生。



一个早早经历人生凄苦,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于是运用自己的美貌去获得男人的爱情、承诺、财富,这是C。



一个凭美貌轻易获得了幸福,却又因不甘而亲手毁了它,并给整个家庭带来苦难,这是C的母亲。



也许,每个人一生的跌宕和平静都是有定数的。



有些人前半生被宠爱照顾,所以厌倦平淡,非得折腾一场,体验过什么叫激情,见过了棺材,才会落泪,撞过了南墙,才肯回头。



而有些人,早在孩子的时代,就过早的透支了一生的苦涩,所以也更加清醒,更懂得自己的资本是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








C的妈妈,曾经是十里八乡著名的美人。



这一点,看C就知道了。她们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C和我是初中同学。在当年那一群初中的女孩子里面,C的样貌最出挑。168的身高,长腿细腰,单眉凤眼,样子清秀又乖巧,雪白的娃娃脸,一笑起来两个小酒窝。



经常收到来自各年级的男生的情书,有匿名的,有实名的,生为一个漂亮姑娘,大概注定有这种烦恼。



但是C最烦恼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妈。



我第一次见到C妈妈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传说中那么美了,相反看起来相当憔悴。



她坐在自己那件临街的小破门店里,正在补着手里那双破皮鞋,看到我和C放学经过,立刻扔下手里的鞋,一脸讨好的迎过来。



她从围裙里拿出十块钱递给C:“饿了吧,买点吃的啊”。C厌恶的看她一眼,接过钱就走。



我紧紧跟在她身后:“你怎么对你妈那么凶?”



“她不配当我妈。”



就在那个黄昏,我陪着C逛了很久,才知道了C妈的故事。








C妈是个农村姑娘。20岁那年,经村里人介绍,嫁给了同村的C的爸爸。



C爸家庭条件一般,按理说是娶不上这么漂亮的媳妇的。但是他走运,抓住了一次国企下乡招工的机会,被招进了城里的一个好单位,成了国企的正式职工。



这一下,在那个贫穷的山沟小村里,他就成了香窝窝。



本来以C爸的条件,已经有人给他介绍了同单位的女职工。要是结婚,还可以享受双职工分房的待遇。



但是他不要,偏要回老家,求着人给他介绍C妈,大概是因为暗恋了她好多年。



就这样,C妈就跟着C爸来到了城里,托关系也进了同家单位。但是因为没学历,只能暂时在厂里混个临时工。



C爸是个老实人。娶了媳妇之后,心心念念就只有这个家,从来不让老婆做家务,有点钱就全部上交。



他们生了两个女儿,C和姐姐,一家四口挤着住在单位宿舍20多平米的筒子楼里,也算其乐融融。



C爸兢兢业业的工作,想争取个好表现,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单位能给分一套好房子。



但是这份平静,终于在C妈35岁那年被打破了。



她爱上了厂里另一个临时工,那男人也是从农村托关系进厂的,专门做些搬铁运东西之类的杂事。



那男人长的好看,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相貌神似郭富城,会讲笑话,又会唱歌,经常把厂里的女工逗得前仰后合的。



很多女工都特别照顾他。吃饭的时候,都会把碗里的鸡腿特别夹给他。到了冬天,还有人给他织毛衣,织围巾。



C妈就这么鬼迷心窍的爱上他了。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在一起大半年,后来事情终于暴露了。



C爸几乎气疯了,带着几个人上门去找那男人讨说法。双方动起手来,C爸带来的人一激动就抄起了菜刀。



一片混乱中,菜刀被那男人抢过去,一刀劈在了C爸的头上。众人惊的一哄而散,那男人也趁乱逃走了,不知所踪。



没过几天,C妈也失踪了。后来才知道,那男人怕被警察抓,带着C妈一起逃去了外地。



C爸的命是抢救回来了,但是半个脑壳换成了钢板,人也半身瘫痪,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那一年,C才5岁,而姐姐刚读初二。








C爸被送回老家,厂里的宿舍也收回了。本来C和姐姐也得跟着回农村,但姐姐毅然做出了决定,要让C留在城里读书,她辍学下来打工,养活妹妹和自己。



姐妹俩在单位附近找了间废弃的铁皮房,拾掇拾掇就住下了。



姐姐隐瞒年龄,一天打两份工,两人终于活了下来。



C对我说,她从那时起就变的特别懂事了。才5岁的孩子,一觉醒来看不到姐姐,也不哭不闹,自己乖乖穿好衣服,自己找东西做饭吃,吃完收拾屋子,从来不会找姐姐要零食或玩具。



她很清楚,爸爸妈妈都不要她们了,从此只有两人相依为命。



我去过几次C住的铁皮房。门是脚手架的竹篾子糊上防雨布做的,门上的锁是铁丝拧的,随便一拽就能打开。



但好在屋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也没人偷。一张随时要倒的小破床,姐妹俩挤着住,所有衣服也都堆在床上。



屋角是各种C捡来的纸箱和塑料瓶子,等着姐姐休息日拿去卖。一台不知哪里捡来的破电视,经常要用力拍,才能收到一点模糊的信号。一盏白炽灯下,姐妹俩支起桌子烧火做饭。



撤掉桌子,才能在一个小盆里蜷缩着洗澡。为了防止陌生人随时可能闯入,洗澡时一定要有人把门。



因为姐姐常不在家,所以C很少洗澡。实在受不了,就到我家来洗一次。



但她很懂事,生怕麻烦我们。每次来的时候,都各种小心翼翼。洗完澡后,总是把浴室打扫的干干净净才离开。








C爸被送回农村以后,也几乎活不下去。人也抑郁了,经常努力挪着半边身子,想找机会自杀。



村里亲戚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又想法子给他找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身高不足150,满脸麻子,眼睛也有点歪。好不容易到30多岁才嫁给同村一个老光棍,刚嫁了没几个月,男人进山采石头就被炸死了,她肚里还揣着一个遗腹子。



村里人都说她是扫把星,没人敢再娶。她活不下去,打算上吊被救下来。



就这样,两个人被撮合到了一起。C爸有一笔抚恤金,他们就暂且靠这笔钱生活下来。



那女人勤快,心眼实,会种田会养猪,每天想法子给C爸吃好的,帮他做复健。渐渐的C爸居然也能下地慢慢走动了。



C和姐姐都很感激她,每次电话里都管她叫妈妈,她生下的遗腹子,也都当成亲弟弟一样看待。








而C妈,逃到外地之后,和那男人生活了几个月,才发现他在农村原来是有老婆孩子的,没法跟她结婚,赚的钱还要往老家寄。



他们就这么在外地姘居了几年,每天为了各种破事吵架,最后发展到动手,C妈经常被揍的鼻青脸肿。



她实在忍不下去了,但又没脸回老家,再加上越来越想女儿,于是有一天趁男人上班,她自己偷偷收拾东西,跑回了原来的工厂。



女儿们当然是不认她的了。她只好在C放学的路上租了一个临界的小房子住下,帮人补鞋为生,这样还可以在上学放学的路上看一眼小女儿,时不时给点东西,给点钱,以期望女儿能原谅自己。



连带着的,她对我也很好。我其实并不讨厌她,还有点可怜她,毕竟她眼睛里的歉疚和悔意是真的。



C和她长的真像,这些年的折磨,已经让她的容貌相当憔悴,但是美人的底子始终还是在那里,还是经常有男人对她表示兴趣,照顾她,追她的也不少。



最后她选了个退休丧偶的老头子嫁了,原因是他有单位分的一套大房子,她想把两个女儿接进来一起住。



但毫不意外,她还是被拒绝了。








中考填志愿的时候,成绩好点的同学都填了高中。C的成绩很好,但她选择了读中专,她说读中专有生活费补贴。而且姐姐太苦了,想早点毕业,出来赚钱,照顾家人。



就这样,当我升上大学的那一年,C就开始找工作了。



她的目标很明确,别的工作不做,只要卖房,而且要卖高端楼盘,卖别墅。她说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认识有钱人。



果然不到半年,她就认识了一个有钱人。那男人每个月给她的零花钱,都足够她们姐妹租一套好房子住。



后来她跟着男人去了深圳,跟了他半年,那男人不肯离婚,但是给了她一笔不菲的分手费,她就留在深圳继续卖房。



大二的那个暑假,她回来看姐姐,有个晚上住在我家。睡不着就瞎聊天。



她问我谈恋爱了没有,我说没有。问她,她说有几个人在追她,有个会计师,是深圳本地人,比她大6岁,收入还不错,家里有两套房子。



我问她,你喜欢他吗?



她沉默了一会,点点头说,挺喜欢的,他对我很好。



那怎么不在一起?



她无奈的笑了笑,说了句,耽误不起。



又过了一年,她喜气洋洋的回来,告诉我,她要结婚了。对方是个中年人,比她大20多岁,很有钱,为了她刚和老婆离婚。



她提出的条件是买三套房子送给她,那男人爽快的一口答应。



她在城里最好的楼盘,挑了三套房子,一套写在姐姐名下,一套写在继母和父亲名下,把父母和弟弟都接进了城里,又请了个保姆照顾。



另一套是个大商铺,写在自己名下,收的租金交给姐姐。



那一年,我陪着她逛遍了最好的商场,看着她刷卡买东西买到手软,还送了我一堆礼物,什么高级化妆品,鞋子包包之类的,都是当年作为一个穷学生的我,看来是天价的东西。



那一年,她20岁。



此后,就越来越少听到她的消息,生活阶层不同,没有了共同话题,也就逐渐失去了联系。



只是偶尔在朋友圈里看到她的动态,开了什么公司,又做了哪些项目,看起来事业和家庭都经营的很不错的样子。








今年三月,久未联系后,看到C在朋友圈贴出一张照片,是她带着爸爸和继母一起去日本旅行的照片。



很少拍照的她,在照片里亲密的揽着继母的肩,一脸笑意,站在一树粉白的樱花之下。



还是可爱的娃娃脸,两个温柔的小酒窝,看起来似乎不经世事,还是一副少女模样。



那瞬间我忽然想掉眼泪。想起年少时同C一起度过的那些岁月,好像有前生那么遥远了。



留言给C,问她还好吗?良久,她回了长长的一段,告诉我她的近况,请我去她的城市时,一定去看她。



关于生母,她始终只字未提。



这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最终还是相忘于江湖了吧。








我常想,C对自己的人生,真就从此满意了吗?



后来C所得到的一切,足够补偿她曾经失去的部分了吗?



我不知道,她会满足于就这样渡过一生吗?会不会也遇到一个让她甘愿放弃一切,输到血本无归的人?



我也不知道。



也许到那时,她会懂得母亲,原谅母亲,或许永远不会。



没有谁的人生能被完全补偿,我们都在一边得到,一边失去啊。



拥有的皆属侥幸,而失去的都是人生。




作者:亚比煞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360读书网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不想取悦谁了
01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不想再去取悦谁了。从前总想事事都周全,人人都喜欢我。现在看明白了,我也不是人民...
你总要一个人熬过一些不为人知的苦难
01下班高峰期,一个人去挤公交,与往常没什么区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摇摇晃晃中一个奶奶站到我...
光棍节我还单身,只因还没遇到这样的人
在《爸爸去哪儿》中,可爱的Jasper,萌化了无数少女心。上一期节目中,妈妈团来探班,我们才发现,原...
你不希望别人为难,只好难为自己
如果有个人对你特别好,记得千万别把那个人弄丢了。我想,沉默是成长的标志,而成熟的标志,就是如何去沉默...
你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上午和朋友突然聊起了这个话题,你有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其实这个问题,不只是今天上午聊起来才会想...
因为嫁给爱,被宠成小孩
文|狐小白十年前,二姑娘和大先生相识于深圳曾经的打工大潮中。那个时候,二姑娘,是一个十足的傻姑娘。谁...
曾经发誓,要做个了不起的人
文︱共央君-1-十岁那年,你迷上了香港的律政剧。有一次看着电视剧里的律师在法庭上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据...
为什么总是充满动力的人不是你?
文︱一个悦己01前几天一个学妹在微信上和我说:“学姐,我好羡慕你呀,感觉你总是充满动力。”总是充满动...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