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相遇,相守一生


作者:这才是德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彼得的婚姻让我相信:这世界上还是有天长地久、笃定情深的爱情。这种至真至情并不仅仅在遥不可及、别人的生活里,它就发生在身边。

彼得是我们的德国朋友。他喜欢吃中餐,现在又是一个人,所以我们经常邀他来做客。

他的手机里一直存着妻子的照片,从妻子50岁到去世前。饭桌上,他向我们展示了荷兰妻子苏珊的照片。

以前总是听彼得提起苏珊,但从未见过照片。荷兰女人大多漂亮、大气,面部轮廓清晰,五官比例恰到好处,或许是因为生长在海边,或许因为混血,街上、电视上的荷兰女人,年轻的,年老的,总让人愿意多看几眼,赏心悦目。

彼得展示给我们的照片是5年前拍的,苏珊去世的前两年。照片上的苏珊坐在海边长椅上,微风将她的短发轻轻吹起。苏珊戴着墨镜,微笑着,鼻子、嘴巴轮廓分明,嘴边有法令纹,相貌有点像意大利女人,皮肤有些黝黑,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风采和韵味。右眉上侧有两条两三寸竖直的疤痕,那是几年前手术后留下的痕迹。在彼得眼里,爱妻这张手术后、眉毛上有刀疤的照片依旧美丽,一如苏珊年轻时的模样。

74岁的彼得和我们讲起他第一次遇到苏珊时的情景。

1.


那年彼得21岁,在德国中部、距离荷兰很近的一个大城市上大学。一个夏天的傍晚,彼得和同学约翰到荷兰马城游玩。当他们要将汽车停在停车场的一个空位时,一个骑自行车的短发女孩突然不知从哪里拐进来,要将自行车停放在车位旁边。

彼得从驾驶座上探出脑袋对女孩说:“这里不能放自行车。”

女孩看了彼得一眼:“那哪里能停?”

“我带你去附近的自行车存放处。”彼得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个相貌、穿着有点地中海风格的女孩,开始献殷勤。

“不不,你告诉我地点就行,不需要你带路。”女孩拒绝。

彼得不甘心就这样放女孩走,只好先告诉地址:“××路20号,距离这里最近的自行车存放处。”

“谢谢你。”女孩轻盈地飞车远去。

“我们跟上她,看她去哪里。”彼得对同伴约翰说。

女孩在前面飞快地骑,彼得在后面慢慢开,缓缓跟随。一路上,女孩没有回头看,似乎没有发现身后这两个德国大男孩。

女孩在一家酒吧附近停下,锁好车,走向酒吧门口的另一个女孩。两个女孩边说话边走进酒吧。

“我们也进去坐坐吧。”彼得对同伴约翰说。

“你可是很少去酒吧,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我喜欢这个女孩。”彼得认真且坦率。

两个大男孩进了酒吧,彼得开始在酒吧里用眼睛搜寻他们跟踪的女孩。酒吧不大,角落里,女孩和同伴喝着、聊着。

彼得给两个女孩买了两杯啤酒,端到桌子前。

“请问我们能坐在这里吗?”彼得和约翰边说边坐下,不等女孩作出反应。

“你不是已经坐下了吗?”女孩说话也不拐弯。

四个人笑起来。

聊了大概半小时,彼得和约翰要开车回学校。彼得这时候已经得到女孩的一张黑白小照片,背面写着女孩的电话号码。看来女孩也喜欢彼得。

彼得把照片放进上衣兜,对女孩说:“两个星期后,还是这个时间地点,我等你。”

说完就和约翰离开了酒吧。


2.

女孩叫苏珊,荷兰马城本地人。

两个星期后,彼得开车一个多小时,提前10分钟到达酒吧门前。约定5点钟见面,5点10分,不见苏珊的身影;5点15分、5点20分,还不见苏珊出现,莫非她忘记见面时间?彼得看看手表,如果5点半苏珊还不来,说明她不在意我,就只好回去。

5点23分,苏珊慢慢地从远处走来,彼得快步迎上前去。

还差两三步,苏珊顾不上寒暄,冲着彼得厉声说:“还给我照片。”荷兰女人凶起来也丝毫不逊德国女人。

“不还,我喜欢你的照片。”彼得平静且坚定。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原来苏珊苦苦等了两个星期彼得的电话。

“我们不是约好两周后还在这里见面吗?”

“那就不打电话再确定一下?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来?”

苏珊这么一说,彼得心里更放心了,苏珊也喜欢自己。

“我想过打电话,但是你给我的照片和电话号码我找不到了。”彼得说出实话。

原来如此。苏珊被彼得的诚实和诚恳打动,气儿也消了,她接受了这个德国年轻人的感情。

德国、荷兰两国是近邻,也是冤家,互有成见。荷兰人大多不喜欢德国人冷漠和傲慢;德国人嫌弃荷兰人的算计和抠门。但是,这对荷兰妻子、德国丈夫的婚姻,琴瑟和谐,持续了45年。

苏珊评价彼得:“没有德国人的毛病。”

彼得说:“我们没吵过架,偶尔有争执也很快平息。"

彼得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后与苏珊结婚。苏珊被查出脑部肿瘤,生活不能自理,直至去世,彼得照顾苏珊整整4年,从未嫌弃抱怨。

苏珊去世后的一年间,彼得每周去附近教堂花园、妻子的墓碑前看望,和逝去的妻子说几句想说的话。

一刻相遇,一生相守。相识相伴半个多世纪,他们的婚姻里,写满了爱。

以前不太敢相信小说中的天长地久,但在德国,74岁的彼得谈起与已故妻子苏珊的第一次见面,时间、地点、苏珊穿的衣服,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发生在昨天。

彼得的婚姻让我相信:这世界上还是有天长地久的爱情,只是可遇不可求,像大熊猫一样稀有。

彼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认识他将近两年,前几天才得知,彼得70岁才退休,他是德国一家跨国公司的前技术总裁。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简书
标签: 阅读
我的观点...
  • 书很好 (0)
  • 很有没有好好看一本书了 (0)
  • 文字使人安静 (0)
  • 读完会有幸福感 (0)
  • 喜欢这种风格 (0)
  • 有收获 喜欢这本书的作者 (0)
  • 收藏这本书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