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这世上最强大的麻药

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话糙理不糙。

狗有狗的行为习惯,人有人的,每个公司,每个文化体也有特定的“惯习”(habitus)。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不再需要判断力,接下来的动作在惯性的作用下自动进行。

当你习惯了某款游戏的操作,就不再拥有“尝试”的快感,下意识打怪升级,犹如醒着做梦。作为个体,当你无法真正开启感受力和判断力,你就成了自动执行程序的机器人。作为组织、团体,一旦执着于某种决策模式,那也走上了自我重复的不归路。


为什么我不想跳舞,却一直在跳?
人是自动的吗?

我相信各位也有过类似的经验:按下电梯按钮或电脑开机之后,忽然意识到“这是我做的吗?” 走在路上,或滑动手机时,忽然觉得自己醒了一下,意识到“我在这里”。

在惯性的作用下,“自动行为”绕过了自我意识。当你习惯了每天出门向左走,就不存在向右拐的选项。习惯了某种口味,也屏蔽了尝试其他口味的可能性。甚至跟一个人在一起久了,也只是习惯。

人的自动反应,是大脑在节省能量吧!如果每天起床都要判断一下地板是否牢固,喝水时要鉴别自来水是否被污染……如果每件事都要操心、担心、思考判断,人根本无法正常生活。

可是在另一个极端,习惯让人自动运转下去。习惯走的路,习惯吃的饭,习惯见的人,遭遇的结果都是可以预期的。习惯构筑了心理上的安全感。随着时间推移,延续的安全感越来越难以打破,人们反而会担心失去惯性。

威廉·詹姆斯说:“我们一生,不过是无数习惯的总和。”习惯让我们活下去,成为生活的底色。但人的“自动驾驶”状态也会让人沦为机器。换句话说,你以为自己有意志,能够选择,其实只是在下意识重复而已。

乔治·葛吉夫提醒我们:“随时记得你自己。 ” 然而,这是何等困难的提醒!

词语是自动的吗?

当人们提到“兔子”,“兔子”这个词就理所当然代表了所有兔子。一棵树,同样意味着所有树。

一个老人,一个孩子,一个外国人……他们都拥有“经典”而直接的联想。每个词都连着一个含混的意义内核。当语言变成习惯,我们只是自动使用这些词语,意指越来越抽象。

大多数词语是无法追究的,我们只是习惯性地提起。比如,当你谈论爱是什么,多半会发现其中的空洞之处;我们聊天,保留了大量的误会。就像当我们谈到爱和恨,也想当然地认为,对方接受的内容与我们表达的相似。

原始人为一切事物起名——甚至每一株植物都有名字,而文明的演进,意味着概念化归类,将复杂的个体抽象成类别化的总体。语言为事物命名,随后停止谈论这个事物,这是识字课本的诡计。

当我习惯使用一个词,也造成”我知道“的虚妄。因为理所当然的词,阻止了人的观察和思考。当抽象的归纳性语言成为习惯,词语就变得越来越空虚。因此,我们需要一首诗,制造惊奇的意象组合,提醒人们,对词语的丰富度保持敏锐。

行动是自动的吗?

在行为心理学的视野下,人的行为习惯与特定的场域、情境存在密切的关系。一旦进入某个情境,人们能够很快习惯于情境规定的新角色,并享受秩序和规则所带来的快感。

例如,在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中,普通人也会在情境中变成魔鬼,习惯于扮演“迫害者”的角色。

1971年,菲利普·津巴多受聘担任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他进行了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他随意指派了24名学生在大学地下室内的模拟监狱内充当“囚犯”和“看守”。
这些学生很快就进入所扮演的角色,“看守”显示出虐待狂病态人格,而“囚犯”显示出极端被动和沮丧。囚犯和看守很快适应了角色,一步步地超过了预设的界限,通向危险和造成心理伤害的情形。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评价为显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倾向,而许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创伤,有2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实验。为了防止伤害扩大,原计划进行两周的实验进行了一周就不得不提前终止。(详情见:菲利普·津巴多《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及电影《斯坦福监狱实验》)
生活中,我们通常将大多数现象归结为“天性使然”。然而恶行的产生难道仅出于“天性”吗?在“监狱实验”中,无论好人、坏人都是“系统的囚徒”。斯金纳严苛地指出:“在推卸责任方面,人类的遗传基因尤其有用”。屁股决定了脑袋,进入情境的人,会习惯性推卸责任,并试着维护自己在情境中的位置。

一个情境、场景,是一连串 if,then代码,共同创建了行为习惯。明式家具让人正襟危坐,美式沙发让人歪躺着。每种设计都包含了特定场景的自动行为暗示。什么是好看?什么是恰当?经过时间积累,情境规矩一目了然。

“行为习惯”延伸到数字商业领域。搜索信息、购买商品、点餐等等行为的“场景习惯”一旦确立,在一定时间内就很难被改变。在竞争初期,众多公司还在争夺某个场景控制权,场景习惯稳定下来之后,行为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场景联想更具排他性。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剧烈的颠覆性创新才能够打破“场景惯习”。


喂,你到底在做什么?
作为“执念”的习惯

生命是“习惯×时间”的凝聚体。树的年轮,记载了关于时间以及成长信息的一切。人的习惯?也有特殊的存储方式。

叔本华讲生命的“意欲”,荣格讲“原型意象”、“阴影”,詹姆斯·希尔曼提出灵魂的“橡果论”——灵魂的种子,代蒙(daimon),积累原始信息,并驱动生命认识本来使命,认知并去实现。

佛教理念中的“阿赖耶识”其实也是一种“代蒙”(种子信息),除了眼、耳、鼻、舌、身、意识、和意根前七识,作为第八识的阿赖耶识,保存了各种活动和情绪,也发挥着最基础的执着性功能。按照“科学”的说法,自然特征与教化,都属于外部输入。教化是每个人生长的文化社会环境,而“自然特征”来自基因传承。

一个人,一个公司,再大了到一个文化体,都可以理解成“习惯×时间”的生命体。

经年积累下的习惯,形成个体独特的理性与感性。团体或群体也积累着习惯,最终聚集为一种文化。一个人捍卫习惯,就在捍卫“我”的连续性,保卫“我是我”(而不是别人)的边界。拥有历史的公司,也形成了企业精神之类的东西,其实是在划分“我”与“其他”的界限。

《灵魂密码》中提到,经常被当成疾病或不良行为的症状,都是“代蒙”为了维护自我存在的一种表现形式 ——这是习惯性自我区别于他者的“直觉表演”。如果有灵魂,就应该体现为某种固执的习惯吧。

放弃了自由的习惯

自由是什么?自由是相信“打破习惯”的可能性。

每天向山上推石头,如果你不反思这个行为,也会感到生活踏实而有序。而所谓自由呢?需要打破稳定的意义感,尝试其他的可能性,这也意味着一个人将承担更多。

文艺小说《海边的卡夫卡》里曾说:

“或许世上几乎所有人都不追求什么自由,不过是自以为追求罢了,一切都是幻想,假如真给予自由,人们十有八九不知所措,这点记住好了,人们实际上喜欢不自由。”
在另一篇小说里,主人公告诫道:

“只要音乐在响,就尽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话?跳舞!不停地跳舞!……不管你觉得如何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点跳下去。”
所谓“不停跳舞”,意味着沉醉于音乐,让身体融化在节奏之中,放弃意志力和自由。这就是惯性的选项。

斯金纳在《超越自由与尊严》中,探讨了面对外部的控制性压力(例如家长、公司、政府、宗教、消费主义),人的三种选择:

首先,服从既定逻辑(也就是习惯),争取更多报偿。例如,赚钱,成功的报偿。

其次,打倒、破坏。打倒实体,而争取自由(比如骇客帝国)。

最后,逃到其他地方,或者选择其他的逻辑(比如禁欲主义)。

艾里希·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也谈到了自由的焦虑。当一个人想要逃避负担,为了避免被焦虑和微不足道感压垮,这个人会倾向于放弃个人的完整性,服从权威,把自己塑造成他人期望的形态,成为机械趋同的“机器人”。

而选择自由意味着什么呢?破坏习惯的延续性,需要个体承担风险,也需要付出更多勇气和行动力。对于个人来说,新自由的获得类似于创造力的飞跃(例如,艺术方面,毕加索从蓝色时期到立体主义的转变)。而对公司来说,打破规则,意味着“新物种”的颠覆式创新。

习惯能改变吗?

通常来说,我们的思维-行为模式(mind set)没那么容易改变。毕竟,习惯了在轨道匀速行驶的人或群体,都倾向于自圆其说,享受平稳,而不是出轨。

张爱玲写过:“只有年轻人是自由的。年纪大了,便一寸一寸陷入习惯的泥沼里。不结婚,不生孩子,避免固定的生活,也不中用。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年轻的时候》)

难道陷入习惯泥沼是中老年人的专利?观念固化(fixed mind)的年轻人不也遍地都是?也许只有善于遗忘的人,才能不拘泥于习惯。诗人泰戈尔曾写过这种幻想:“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 可是,延续性记忆带来的快感远大于遗忘。自己点火烧掉习惯?这就好像一个人拽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

推及创新领域,也是同样道理。资源雄厚的大公司往往缺少创新基因(种子),改变惯例,缺乏足够的推动力。在决策时,公司不可能扔掉自己碗里的肥肉,重新去旷野觅食。我在另一篇文章里提到:在山洞坍塌前,原始人一家不会决心出洞上路。而山洞塌了,也只好应对。(参见 《火鸡与原始人的创新决断》)

个体与组织(企业)都倾向于追求可预测性,但问题是这个世界的变化快。时代的不可预测性引发了改变。改变习惯,通常是外部事件驱动的。你一辈子看到的都是白天鹅,黑天鹅一出来,世界观随即坍塌。

当“一切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轨道毁了,习惯(范式)也就只好改变。



你受困在自己的愚蠢想法之中
走出习惯,迷路之路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人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比起机器的超强计算能力(机器是规则的,习惯性的),人的意义在于尝试和选择。准确地说,一些人会尝试和选择一些看起来不靠谱的,绕远路,犯错误。明摆着阳关大道,却要尝试新的“歪门邪道”。然而,尝试-错误,带来了新的意味和全然不同的可能性。

历史上大部分重大发明来自于不经意的错误。而一首伟大的诗或者一幅画,也源自创造力的盲目尝试。而在追求完美的框架中,很难出现无意义的错误,而没有错误,也就无法脱离习惯的范式。

一个人,好比一条鱼。当他们习惯了鱼缸的大小边界,即便撤掉了挡板,也在固定范围内游来游去。因此,与其说规则的限制,在很多情况下不如说是自我限制。老人摔了一跤就不再走路。医生说:并不是她不能走,而是不敢走,也不相信自己能走。有人认为自己不会讲话,也会对说错话的经历越来越敏感,越是担心说错话,越不敢说,最后真成了不会说话。

多数时候,我们对习惯的依赖源自于恐惧。大家倾向于呆在舒适区中,或沿着一条习惯的大路前进。而进入林中的人,只有当他迷路了,无法依赖一条完整的道路,才会重新观察,尝试些新的。迷路时走出的路,是人在林中划出的一刀,也是创新的起点。尝试的勇气,是对习惯的拒绝,也是对秩序的重启。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豆瓣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真正的爱情,都在细节里
- 01 -细节打败爱情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心里默默点了一百八十多个赞。我们所经历的这些情感,...
外在的风景,其实是你自己的心情
蒋勋:外在的风景,其实是你自己的心情。所以壮游绝对不只是向外的观察,而是向内的反省。壮游,多热情的一...
我们总是太容易被陌生人感动,而对亲密的人过于苛责
跑到另一座城市。当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让家里人找到他,一辈子都不用再见。在路上他想起父母的责骂自...
女人最好的生活状态:做好这三件事
时常在想,女人最好的状态应该是怎样的?其实做到这三点,就能多一份从容,少一点焦虑和迷茫。- 01 -...
不懂反省的人,很难有未来
老家有一个亲戚,按照辈分算,我还称他为表叔。表叔的儿子要结婚,准备在城里给儿子买婚房,于是四处借钱。...
多去旅行,少去旅游。
你的出走是旅游?还是旅行?或许你还不晓得只是一字之差的两者,有什么区别。前者是一昧的赶车、睡觉、看景...
干净,是一个人最大的福气
文 /江國 来源:水木文摘(ID:mweishijie)契诃夫曾说:人的一切都应该是干净的,无论是面...
“不用太羡慕朋友圈里的爱情”
很多过来人都说,最后和你在一起的人,往往是你想不到的人。你可能想不到自己兜兜转转了一圈最终和高中同学...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