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时间的旅行者


趁着五一放假,我回家呆了两天。

我以前从来没有趁着小假期回过家,每次都是挨到寒暑假才回去,正好一年两次的频率。整个寝室里,我算是学校离家最近的一个了,但回家的次数却仿佛是最少的,室友开玩笑说我是个“不爱回家的坏小孩”。

我笑了笑,却没有反驳。家乡的每一处山水、每一条街道甚至每一棵草木都刻印在我的脑海里,只要我闭上眼睛,就可以在幻想中回家。我生长了将近二十年的故乡,仿佛已经没有什么吸引我的了。

但这次让我急着回家的,是家中的老人。

爷爷已经年逾古稀,奶奶也将在今年跨过七十大关。这两位老人一直都是身体不好的主,心脏、肺、支气管、胃之类的轮换着出问题,自我大学以来,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给我汇报哪位老人又去住院了,或者又在吃什么药打什么针。

七十岁仿佛是一道坎,一只脚刚迈进去,病痛就自然而然地找上门来了。

回到家里,奶奶还是跟原来一样的小孩子脾气,要给我和哥哥煮饺子吃,依照她二十年未变的“养猪经验”,给我和哥哥一人一大碗饺子,外加一人两个鸡蛋,我跟他你推给我我推给你,都想让对方多吃一点,奶奶忍不住笑起来,气氛仿佛还是一样的热闹。

爷爷的光景就不大好了,虽然他还是一样跟在沙发上生了根一样,照样看电视,照样开开我的玩笑损损我,但他脸上明显在忍受着来自身体的病痛的神情,真让人难过。

小时候的我从未想过他们的身体会变得如此的虚弱,就像小时候的我从来不知道长大了的自己会是现在的这个模样一样。

我还记得,小时候奶奶带我去街上,她的脚步我从未跟上过,我只能使劲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好跑快些,而现在,我已经比奶奶高出了一个脑袋,我和她一起出去散步,总是要一再放慢脚步才能和她并行;我还记得,小时候爷爷带我去过早,标配是一碗热干面再加上一杯甜甜的豆浆,而现在,他的胃已经太差了,除了极清淡的饮食再不能吃别的什么。

我渐渐地发现,小时候害怕的鬼怪、黑暗、蛇虫,早已不算什么。真正叫我发自内心敬畏,甚至害怕的,只有时间。


可能是因为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我才对时间格外敏感些。我在家里翻出自己从2009年开始写的日记,那时候的自己也不过11岁。一页一页地看下去,我忍不住发笑,也忍不住为年幼时自己的无知感觉羞耻,更忍不住感叹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与青春年华的短暂。

不算上现在正在写的一本,一共足足四本,拿在手上能够感受到时间流逝的沉甸甸的份量。写的时候虽然枯燥,但是过了一些年头再回头去看当时的自己,便忍不住感谢那个或急躁或认真地书写着自己生命的小姑娘。

2009年那个正在一笔一划记录着自己日常的我,一定不曾想过会成长为现在的自己吧。

我们都是时间的旅行者啊,时间这条长河,跨越了生老病死,跨越了阶级差距,跨越了善恶美丑,它的起源是永恒,终点也是永恒,我们这些名为“短暂”和“瞬间”的旅行者,都只是这条浩瀚长河中的一粒沙而已。

仿佛闭上眼睛还能回想起跟哥哥姐姐在房前屋后打闹玩乐的场景。哥哥姐姐同岁,而我小了他们三岁,他们俩老是嫌弃我小,不喜欢跟我一起玩,我便撒娇似的大哭起来,引得大人们来维护我,也给哥哥姐姐招来责骂。小时候的我那么爱哭,怪不得现在的自己就不爱哭了,也怪不得当时的哥哥姐姐不喜欢我了。

这些年,眼见着爷爷奶奶的身体日渐衰弱下去,眼见着爸爸妈妈的发丝渐渐染上了一点银色,眼见着自己和哥哥姐姐从小孩子成长为成年人。

今年的寒假,姐姐把男朋友带回来给爷爷奶奶看了看,奶奶还十分开心地给包了红包。她念叨着什么时候我和哥哥能带个“朋友”回家来给她看看呢。哥哥笑着说,“您要是真想看,只怕我每年带回来的都不一样,把您给吓着。”

年夜饭上的谈话,渐渐从学习成绩变成了工作和恋爱结婚。时间是一股不可阻挡的洪流,推着我们往前走,并且不可回头。



我还记得七岁时,哥哥带着我偷偷抽了人生中的第一支烟,我吸了一口,便被呛得咳出声来,现在他已经成长为一个不抽烟的大小伙子,一个开车十分潇洒的、因为在高速上超速被扣三十分而打电话向我求救的大小伙子……

也还记得小时候和姐姐在一起写作业,还有她带着我看的人生中的第一部偶像剧,现在她已经工作与恋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建立家庭,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小孩呱呱坠地,追在她的身后叫她妈妈。

就连家门口附近的几棵我叫不出名字来的树,都从只跟我差不多高的单薄瘦小,成长为现在的枝繁叶茂、遮天蔽日。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时间操控着,我有心却无力反抗,只能顺从地跟着队伍往前走,去面对一切我原本不想、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我小时候天天幻想着长大,幻想着自己十八岁了会是什么样子,幻想着自己今后的爱人会是什么样子,可是那时候的我从未想过,长大之后的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一些事情。

我必须要面临生存的巨大压力,必须要面临爷爷奶奶的衰弱和他们饱受病痛的脸庞,必须要面临一些冷漠坚硬的态度和虚伪的笑脸,必须要面临未来世事的无常和这个对大多数人并不温柔友好的世界。

如果可以,我真想回到小时候啊,我还可以跟着爷爷穿过清晨的灿烂阳光和清新的街道去吃热干面喝甜豆浆,我还可以陪着奶奶一起去超市让她都买我最爱吃的菜,我还可以耍赖让爸爸妈妈抱着我坐在他们腿上,我还可以跟哥哥姐姐玩闹让大人们护着我,不开心了就大哭一场。那时候最烦恼的事情也不过是动画片快开播了而我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哪像现在,失去了天真烂漫的我,一头扎进大人的世界,在各种繁琐和甚至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有无意义的事情上消耗着、挣扎着,企图游过时间的湍急河流,抵达彼岸。

我的心里深深地明白,不可能了,我回不去了。因为时间这条长河,只能往前,不准回头。我只好为往昔轻轻地叹口气,收拾行装继续前行。



我又去到一中门口的那家面馆吃刀削面,还是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人,但是操场上奔跑的孩子每隔三年便换了一批,可能每年都会有人来到这里怀念一下过往的自己吧。自己曾经苦捱着想要逃出的牢笼,却是现在的自己无法返回的梦。偌大的校园,自己存在了三年,仿佛也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倒是门口的书店老板认出了我来,她看起来依旧年轻漂亮,笑着亲切地问我,“五一放几天假呀?赶回来会不会很急呢?”心间一股暖流涌过。

看着书店门口的一位年轻妈妈抱着自己在哭闹的孩子,一个从未有过的可怕想法竟然闪过我的脑海,“今后我会怎样抱着自己的孩子呢?”

我已经快要二十岁了,是不是该想这个问题了?是不是该想爱情和婚姻了?再过将近十年,可能我就成为了某个熊孩子的母亲,再过三十年,我可能就成为了一个巴望着小孙子孙女儿双休日能来瞧瞧自己的祖母。

十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我十岁时的场景,还仿佛历历在目呢。

时间是多么的严厉,它一点都不给人留些情面,它让美人迟暮,让英雄的臂膀再也挥不动昔日那把陪他驰骋沙场的剑。

我们都是时间的旅行者啊,都在奋力向上攀登着。我们从童年少年,再到青年、中年、壮年、老年,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不停地过渡,不论自己愿不愿意。

就在我低头沉思的这一刻,时间又悄悄地流逝了。我不敢奢望时间能慢些,只能不断告诫自己时间的不可逆和无法挽回,伟大庄严和神圣不可侵犯,希望自己能好好珍惜当下的每一秒,珍惜身边的每个人,珍惜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罢了。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有意思吧
标签: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每个人,都该如此经营自己
像柴一样热情。像柴一样燃烧自己,并且燃烧得越大越好,要让人和你一接触就能够感受到你的能量,你的热情。...
一个女人最高级的魅力,是做好这5件事
01知世故而不世故“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弥天真”。徐静蕾从书法、剪裁、制作手工品、到水彩画,她只...
旅行有什么意义?结婚又有什么意义?
我至今还记得我大学舍友小希的床铺,那永远堆在一起的衣服,那费劲力气才能凑成一双的鞋子,那皱巴巴又黑乎...
我们不能只在朋友圈看完彼此的一生
上周末,一个研究生同学想回学校看看,先来找了我,因为我家离学校比较近。毕业之后我们只通过网络有过联系...
你愿意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别人吗?
最近攒了几首好听的歌,几部好看的电影和几本还不错的书,昨天晚上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把这些东西分享出去,...
婚礼,到底是满足了谁的虚荣心?
1我朋友前段时间结婚了,她要去老家举办婚礼,关于婚礼这个话题我俩还真有讨论过!她的意思是不用办什么仪...
生命诚可贵,恋爱需谨慎
“你怎么还没找到男朋友?”母胎单身了将近二十年的我,常常被朋友这么打趣。对于这个我懒得深入下去的话题...
人是怎么废掉的?
一个人的状态会越来越糟糕,本质上是因为他所处的环境持续的给予他负性的反馈。现在的很多人特别热衷于“时...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