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没有水晶鞋


作者:安也凉
大学毕业前夕,深夜两点,我躺在宿舍的床上夜不能寐,愣愣地看着手机微信里跟许乔阳的聊天框。

他的头像还是去年我逼他换上的我们两个人的合照,而跟他最近的一次聊天还是在上个月。

乔阳,我们分手吧。

在这个深夜里,我把这条微信删了又写,写了又删。这短短的五个字,我却反反复复地花费了一个半小时。

终于,我咬咬牙,点了发送,将这条微信发给了许乔阳。

嗯。

许乔阳他很快地回复我了,简单的语气词,平淡如水的情感,没有半句询问,也没有不舍挽留。

我看着他没有情感的回复,理性已经强忍不住决堤的眼泪,躲在被窝里撕心裂肺地哭着,任由眼泪将自己狠狠吞没。

“愁晓,你怎么了?”舍友被我的哭泣声吓醒。

“没事,我只是放下了。”我带着哭腔答道。

三年的感情,就这样子地走到了终点。在这三年里,丑小鸭努力地变成天鹅,然而她却还是没办法穿着水晶鞋走向她的王子。

许乔阳,我爱你如生命。而你,却待我卑微如草芥。

我叫李愁晓,外号丑小鸭。

给我这个外号的,是我高二的班主任,一个谢顶的中年男子。他说话时总是喜欢在末尾带个语气词——“呀”。

于是,班主任每次念我的名字都会画蛇添足地:“愁晓呀”。

愁晓呀,丑小鸭。

拜班主任所赐,我开始有了丑小鸭这个外号,而这个外号也跟着我度过了剩余的高中生涯。

第一次认识许乔阳,是在大学新生QQ群上。

那个时候,我混迹于各大新生QQ群,水群混等级。我是一个内向的人,然而是在虚拟网络世界里,我却能够侃侃而谈、妙语连珠。

而也是这样子,许乔阳注意到了我。

“嗨,我叫许乔阳,看你在群上聊天好风趣。”

这是许乔阳加我QQ好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彼时的我,看着电脑屏幕的QQ界面,得意地抿了抿嘴——这是在现实生活中所不会发现的事。

现实中的我如同童话故事里的丑小鸭一般,平凡如草芥,没有高挑的身材,也没有美丽的容颜,是个混在人群中毫无辨识度的路人甲。

那个暑假里,我跟许乔阳聊了很多,我从他的话语中知道了他喜欢的运动,他喜欢的零食,他喜欢的电影,也知道他是一个会把食盐当作糖加在咖啡里的粗心大男孩。

他应该是一个阳光开朗的男生,我想着。

“和聊天真有趣,我喜欢和你聊天。”许乔阳毫无忌讳地说。

我的心里,开始杨花柳絮满天飞,青春期的悸动久久不能平复。

“我很好奇你长什么样。”许乔阳问道。

我长什么样?我找了一张高三全班同学毕业合照发给许乔阳。

“你猜下哪个是我?”

“第二排中间那个?”许乔阳一下子圈出了高三班上的班花,一个长头发的可爱女生。

“不对,接着猜。”我有点失望地努努嘴,心脏最柔弱的地方仿佛被人用针狠狠地扎了一下。

“那我再看看是哪一个。”

许乔阳基本把全班的长头发女生都圈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出人群中平凡的我。

“好难猜,不玩了,你确定里面真有你?”许乔阳放弃了这一场人海中找一颗小沙粒的无聊游戏。

我苦涩地抿抿嘴,我还真是会自找罪受,“反正到时开学,我们就能见面了。”顺带发了个笑脸的表情。

原来你喜欢长头发的女生,我照了照镜子,看着镜中短头发的自己,到开学的时候应该能长长不少吧?

我一直将我跟许乔阳的关系想像成柏拉图笔下唯美的精神式恋爱,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一直以来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大学新生破冰的晚会,我第一次真正见到许乔阳。

那天晚会,我穿着之前一直舍不得穿的浅蓝色连衣裙,刚及肩的短发我反复用梳子沾着清水梳直理顺,再用精致的小发夹将头发别在耳后。

尽管经过一番的精心打理,但是相较于其他花枝招展的女同学,我还是平凡得没有特色,一如一杯白开水,逊色得引不起注视。

所有的人对于我的现实面貌都有点惊讶,他们固有的思维一直以为在新生QQ群里,谈笑风声、幽默风趣的李愁晓应该是个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得让人过目不忘的女生。

然而当叱咤新生QQ群的李愁晓活脱脱地站在他们面前时,我看到了他们眼中失望的神情。

当然,这包括了许乔阳。

许乔阳就跟我想像得一样是一个阳光开朗的男生,我看到了他身上的光芒,现实中的他也是这样的万人迷,破冰会上大半部分女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你就是李愁晓?”他问。

“嗯。”我木讷地点点头,姿态卑微到了尘埃。

我应该像之前在QQ聊天那样跟他谈笑风声的,但是平凡的外表下,自卑的我只能在许乔阳面前局促得像个小孩。

新生见面会后,大学新生的QQ群安静了下来。

大概所有的神秘面纱被揭开后,有惊喜有失望,所有的吹水扯淡也都没了意思,而大学生活也开始渐渐步入正轨。

许乔阳他开始很少主动地来找我聊天了,同个专业的我们在课室遇见他也很少跟我打招呼,跟之前暑假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大概因为平凡的我让他已经提不起任何勾搭的兴趣吧。

我把这件事吐槽给我的大学舍友听,她们都笑话我。

“这很正常啊,你真当这世界有所谓的柏拉图式恋爱了吗?换作是你,如果你看到的许乔阳不是这样的帅哥,而是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你还会喜欢吗?”

是啊,如果许乔阳是一个200多斤的大胖子,我还会喜欢吗?

舍友接着补充,你难道没看出来吗?许乔阳喜欢的是像王宁茹那样的白富美,军训的时候他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王宁茹她是学院的模特队的,又高挑又好看,长得有点像刘亦菲。

在新生破冰会上,王宁茹的一出场就吸引了全班男生的目光,一头秀发又黑又直,像画里走出来的人物,许乔阳会喜欢她好像也并不出奇。

开学初军训的时候,又热又晒,南方9月份的阳光还是异常的毒辣,在红色橡胶跑道上站着军姿,能够强烈地感觉到热浪透到橡胶鞋底透了过来。

那个时候,许乔阳在休息的时候总会跑去小卖部买两瓶柠檬茶,一瓶给自己,一瓶给王宁茹。

“给。”他把饮料递给王宁茹时总是会先绅士地帮王宁茹把饮料拧松瓶盖。

我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王宁茹羞赧的神情,小脸微微涨红,不语浅笑,就像一只白天鹅一样的落落大方。

我的世界里嫉妒在发酵,扑通扑通地冒着泡,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泛酸的醋意。

王宁茹其实已经有男朋友了的,这件事我是到了十月份才知道的。

那一天晚上,晚风微凉,我正抱着半个西瓜挖着吃,跟舍友看着韩剧。突然,女生宿舍楼下传来一个男生大声吼叫的声音。

“王宁茹,你出来!”声音听得出来,男生有点喝醉酒了。

是许乔阳,听声音我就听出来了。于是我跟着宿舍里一大帮八卦的女生,穿着睡衣,踩着拖鞋,“蹭蹭蹭”地走到走廊,探着头好奇地向下看。

“王宁茹!”许乔阳醉得不轻,都有点站不稳了,东倒西歪,但还是勉强地站直了。

“这是要表白的节奏吗?”舍友惊呼。

我看向王宁茹的宿舍,她宿舍的人都没有出来,关紧门不予理会,好像楼下喝醉酒的男生与自己无关一样。

看到王宁茹这样的态度,我的心很痛,被揉碎了一般,自己珍惜的男生竟然受到这般冷落。

踩着拖鞋,我跑下了宿舍楼,十月份的晚风吹得我有点凉,可是我的心更凉。我在许乔阳摇晃的身体要倒下的时候,及时地扶住了他的身体。

“王宁茹,我喜欢你。”许乔阳抱着我,把头靠在我的颈窝,喃喃地说着。

王宁茹她才不会那么好心来管你,我忿忿地想着,抬头看向宿舍楼,一堆的女生挤在走廊上等着看好戏,唯独没有见到王宁茹的身影。

我扶着许乔阳在宿舍楼下的阶梯下坐着。

“干嘛动不动就喝酒,喜欢你就直接找人家说呀,这样子弄得两个人都尴尬。”

“王宁茹她有男朋友了。”许乔阳征征地说着。

他无精打采地垂着头,“愁晓,我该怎么办?”

这是他自从破冰晚会后,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感觉我的名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特别地有诗意。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乔阳,你下次去喝酒叫上我吧。”

许乔阳抬起头,醉眼微醺地看着我,“难道你也失恋了?”

我笑着摇摇头。

失恋?丑小鸭的我还不够资格,我只能远远地看着。

许乔阳说,他要去散心。

于是他就翘课去了凤凰古城玩了两个多星期,而那两个星期里,每一堂课都是我压低了嗓音帮他喊到。

“这许乔阳同学的声音怎么听着有点奇怪。”思修课老师推了鼻梁上的老花眼镜发问。

然后全班的同学都哄笑。

“许乔阳给你什么好处了吗?”舍友对于我的行为很不解,“你再怎么对他好,也是取代不了王宁茹在他心中的地位的。”

是的,再怎么对许乔阳好还是没办法改变他喜欢的是王宁茹这个事实,王宁茹是那高傲美丽的白天鹅,而我则是她旁边相形见绌的丑小鸭。

但是怎样都好,只要能够帮喜欢的人做事,怎样都好。

每一天晚上,我都会把上课老师们讲的内容在QQ上跟他说一遍,而许乔阳也会相应地跟我说着他旅途上的趣事,给我看他沿途拍的风景

我从来没来去过凤凰古城,更准确地说,是除了出生的城市,还有大学所在的城市,我的足迹没有触及到这地球上的其他地方。

跟许乔阳到处旅行的经历相比起来,我的人生没有波澜,一滩飘着浮萍的死水,死绿死绿的。

乔阳,我喜欢你。我在QQ上跟他说。

然后看着他久久没有回复,看着他的QQ头像暗了下去。然后我开始后悔,我应该把自己卑微的心事藏在心里,让那份悸动靡烂在回忆的涡流里。

十月的风吹得我的脸有点凉,用手一摸,才察觉我原来已经泪湿了脸。

许乔阳在QQ上消失了整整两天,但我还是依旧会在QQ上发一堆关于老师上课的内容给他,尽管他一直都没上线,或者是对我隐身了。

我看着他灰色的头像,空落的心里有风吹过。

在第三天的夜里,我接到了许乔阳的电话。

“愁晓,我旅行途上出了点事,你可以转四百块到我支付宝?”电话那头许乔阳的声音听着很着急。

我二话不说地转给了他四百块。

尽管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七百块,尽管给了他这四百块意味着我将下来的半个多月都要饿肚子,但我还是想都没想地给他转账了。

后来,我才知道许乔阳里因为在桂林的酒吧喝醉了闹事,被人打伤住院了,当然还有一些眉飞色舞的传闻。

在我饿得七荤八素的第四天,许乔阳回来了。

他的眉角还贴着创口贴,眼睛上的淤青还没退去。他送给了我一条可爱的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一个小巧精致的水晶鞋。

“看着很漂亮我就买来送你了。”

“嗯。”我接过项链,时近初秋,草木欲枯,但我的世界仿佛开满了一团团的鲜花,繁花锦簇。

丑小鸭也有了她的水晶鞋呢!

“愁晓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在一起吧。”

虽然这一切都看着都像是一个失恋的人在寻找一个感情替代品,但我还是欣然地做了许乔阳的女朋友。

“谁都看得出来许乔阳并不喜欢你。”舍友好心地提醒我。

这我当然也知道,但是只要努力地向你看齐,你一定会看到我身上的闪光点的,是吧,乔阳?

许乔阳喜欢玩轮滑,他会在周末晚上跟着一帮男男女女手拉着手去刷街,看着他朋友圈里晒出的一张张图,我心痒痒地。

“乔阳,你教我玩轮滑好吗?”

“可以啊,可是你有轮滑鞋吗?”

对呢,还要有轮滑鞋。我上网大致看了一下轮滑鞋的价位,发现最便宜的轮滑鞋也要250多块。我看着自己干瘪的钱包,又看看轮滑鞋,虽然心有不忍,但我还是下单买了。

“我刚刚买了,等快递到了你就可以来教我了。”

其实,我并不喜欢轮滑,甚至是有点恐惧,小时候学习踩单车的时候,从车上跌了下来,摔了个鼻青脸肿,自那以后,我都对这种轮子类的产生了恐惧。

一切都会克服的。我给自己打气,为了能够跟许乔阳一起去刷街,李愁晓你要加油。

后来,我像小时候学习踩单车一样摔得鼻青脸肿,还是没学会轮滑。

“你的平衡感真差。”许乔阳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俨然一幅严师的模样。

“乔阳你这模样真凶,”一个女生踩着轮滑鞋滑了过来,“你可不能欺负你女朋友。”

这个女生叫吕瑶,我很多次在许乔阳的朋友圈晒图里看见她,是个很抢眼的女生,人群中一眼能看见的白皮肤和大眼睛。

我泄气地在角落里坐着,看着他们一班人在广场上练着花式轮滑。吕瑶她的轮滑踩得就跟在平地上走一样的自在。

后来,我试过一个人在空地里练习,为了能早日达到像吕瑶那样的水平,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跌倒,手肘膝盖都被蹭破了。

最后,我体力不支地整个人身体直直地向前倒,摔了个狗啃泥。满嘴的尘,还有满嘴的土,混着血腥味,感觉门牙都要被摔断了。

我趴在地上呜咽地哭着。

到最后,我还是没学会轮滑,大概是因为天生的平衡感差。

没办法跟他一起刷街,所以我便开始找着其他能跟他一起做的事。

许乔阳不喜欢在学校饭堂的饭菜。

“那是给人吃的吗?”他是这么评价学校饭堂的,但是在我眼里饭堂四块多五块的一餐饭味道还算不赖。

许乔阳总是喜欢到各式各样的西餐厅吃饭,而我作为他的女朋友,也是时不时地跟着他出去吃,虽然我心里更喜欢四块多五块的学生饭堂。

为了不在餐厅吃饭时透露自己的寒酸气,我下了重本,给自己买了一条四百多块的裙子。

“嗯,好看。”当我穿着新裙子出现在许乔阳面前时,他是这么评价的。

因为他这一句简单的话,我开心了一整天,尽管这条裙子让我花光了我的生活费。

那天穿着新裙子开心了一天后,我怯怯懦懦地打电话回家要生活费,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家里人一句生活勤俭点,不要乱攀比,堵得哑口无言。

是啊,我没有优沃的家境,我攀比不起,但我不希望我跟许乔阳两个人的世界隔得太远,我想做得只是缩短我与许乔阳之间的差距,我只想去看他看过的风景,想去触摸他的世界。

我开始瞒着家里人在一家咖啡厅里做兼职,这样兼职赚来的钱还有家里人给的生活费,能够勉强地供着大一那一年我跟着许乔阳一起出去的各种开销。

大二的一个夜晚,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刚好是5月7号。

我提前从咖啡厅下班回学校,一边在路上走着,一边拿起手机拨打着许乔阳的电话,想着提前下班跟他一起去吃宵夜,可是电话打了很多通都没人接听。

那么早是睡着了吗?

当我转进下一个路口时,我在对面街边的大排档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许乔阳还有王宁茹。

我的距离离他们有点远,他们并没有看见我,而我也听不清他们在说着什么,只看见王宁茹的情绪很崩溃,抽抽咽咽着,而许乔阳则是在旁边像是在宽慰她。

我急促地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稳,又再一次地拨打了许乔阳的电话,对面的他看到了手机响,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很想过去问他们到底在干嘛,想去问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但是,我却只是径直地,往学校的方向走去,因为我没有那个勇气。

许乔阳,能够爱你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幸运,我还能强求你做什么呢?

在宿舍一群八卦的女人口中,我知道了原来是王宁茹跟她男朋友吵架了。

第二天上课,王宁茹的眼睛很明显的哭肿了。

我假装不经意间跟许乔阳提起他昨晚不接电话的事。

他的态度很反感。

“只是因为一个朋友不开心了,我跟他出去喝酒不方便接听。”

“哦,那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认识的吗。”

“你问那么多干嘛?”他生气了。

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了头。

大三的暑假,许乔阳说他要去旅行,一路从广西到贵州再到云南。

我偷偷上网查了一些大致费用,发现单看往返车费已经是我无法接受的天文数字,便也打消了跟他一起去旅行的念头。

“你是自己一个人去吗?”

“不是,跟轮滑社的几个朋友。”

轮滑社?我想起了之前跟着许乔阳学轮滑时见到的女生吕瑶,她也会去吗?这个问题我没有问出口,因为会与不会之间存在着的也只是因为我的平凡逊色所导致的卑微。

许乔阳踏上了他的旅程,而我这个作为许乔阳女朋友的角色也只能做着一个窥屏者,透过他的朋友圈晒出来的图片了解他的旅行日常。

“你觉得你这样谈恋爱有意思吗?”舍友有点看不下去了。

有意思,怎么会没意思呢,追求着心中的太阳,一点一点地,让自己变得更好,许乔阳,我会变成你的白天鹅的。

那一个的暑假,许乔阳去游走四方,而我则是选择留在学校做兼职。

我用兼职赚来的钱买了漂亮的衣服,买了化妆品,也开始一点点地学着化妆,因为我想让许乔阳看到不一样的我,我想要努力去变成许乔阳喜欢的模样。

但是许乔阳开始不怎么回复我微信了,而且我打电话给他,他也总是没有接听,或者是接听后说没有几句就挂断了。

大概是他那边网络不好吧,我想着。后来想想,我发现我这个想法实在是自欺欺人。

“你看了许乔阳新发的朋友圈了吗?”舍友问。

新发的朋友圈?我点进许乔阳的头像,发现他上一条朋友圈还是一个星期前。

“大概是他发现他不记得屏蔽我们然后现在删了吧,还好我有保存。”舍友拿出了她手机里保存的许乔阳的相片。

相片看得出来是在北海拍的,许乔阳跟着他的一班轮滑社的同学,还有,我在相片中看见了王宁茹。

我的心很疼,我仿佛听到遥远的地方有清脆的玻璃杯跌落在地摔碎般的声音,那大概是心碎的声音。

对于这种公然出轨,我不敢去质问许乔阳,我害怕他跟我提分手。

恋爱一年多来,他已经俨然成为我这大学里唯一留念的人,我不敢想法没有他的生活会是怎样,而我会不会还是以前一样变成不铭一文的丑小鸭。

我成了舍友口中谈恋爱谈疯了的人,但是她们无法理解一个人从孤寂灰暗的人生中找到一束亮光那样欣喜若狂的感觉,而许乔阳就是我的光,是我努力想摆脱死水生活的源泉。

许乔阳旅行回来后,我还是跟他一样的照常地去课室上课,照常地一起去吃饭。

大四了我开始拼命地上网投简历,奔波于各式各样的面试现场,舍友说原来王宁茹已经跟她的高中男友分手了,就在她跟许乔阳一起去旅行的前一个月。

我很佩服舍友的八卦能力,但看着许乔阳跟王宁茹瑞没有深入的往来,我也没有过分的在意。

起码,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是这样的。

高中的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过来找我吃饭,我叫上了许乔阳一起。

我在学校附近的餐馆订了一桌菜,高中几个久未谋面的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

“我当初真没想到愁晓会变得这么漂亮,”一个高中男同学说道,“早知道我当初应该追你的哈哈。”

许乔阳冷笑了一声,“怎么?你要我就把她让给你啊。”

许乔阳的一句话震惊了四座,看着现场的尴尬气氛,许乔阳搂过我的肩,“哈哈,开个玩笑而已。”

当着高中同学的面被你像物品一样的推来送去,我不禁红了眼眶。

在一起两年多,我容忍了他很多,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因为怕失去他。但唯独这一次,我久久地无法使自己的心情平复。

我开始不理会许乔阳,只是想让许乔阳知道我并不只是会对他一味的容忍,我也是会生气。

但事实上我错了,因为许乔阳不会垂着头来求我原谅,我于他卑微得如同草芥不受他的重视,他只会想尽办法地讨王宁茹开始。

在我跟许乔阳冷战的这段时间,我从宿舍那一群超强八卦触角的女人口中知道了很多事情,关于许乔阳,关于王宁茹。

比如许乔阳昨天请了王宁茹去看电影。

比如王宁茹也是有点喜欢许乔阳的。

我的心越来越凉,到最后已是无心痛的知觉。

其实这些我也是知道的,而我也还知道别人不知道的许多的事情。

比如说在许乔阳跟我交往的第二天,我清楚地听到了他跟他的舍友说着,

“反正也是无聊,竟然她喜欢我,就跟她玩玩呗。”

再比如,大三暑假许乔阳那一次旅游回来,其实我是有到机场去接机,本来想着以一个落落大方的姿态去面对他们,但是无意中听到对话,总又将我打回原形——一只可悲卑微的丑小鸭。

王宁茹说:“许乔阳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不想被别人说第三者。”

许乔阳听到这句话急了,“那你要怎么才能跟我在一起?我现在回去马上甩了李愁晓,行吗?”

“不要!这样大家都会知道是因为我了!”

“那你要我怎么样。”

大概只有在王宁茹面前,许乔阳才会这样的紧张。我一直自欺欺人地骗着自己,天真地以为我能够取代王宁茹在许乔阳心中的地位。

我一直都王宁茹想像成了高傲的白天鹅,但事实上她并不是白天鹅,她是真正高贵的公主,只有她才配得上许乔阳水晶鞋。

而我?只是一只丑小鸭,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变成白天鹅,而白天鹅的世界里并没有王子的存在。

我主动跟许乔阳提出了分手,这样子王宁茹也就不会摊上第三者的罪名。

看着他们两个开始光明正大地出双入对,毫无疑问,他们两个确实很般配。

我终于从编织的童话美梦中苏醒。

三年的感情淡薄得像无根之萍,风一吹就没了。我一直自欺欺人地在这三年里,努力地从丑小鸭变成天鹅,然而水晶鞋还是不属于我。

我看着大一的时候许乔阳送给我的水晶鞋吊坠,还是那样的晶莹剔透。

我还是会很怀念那个秋风扫落叶的季节,那个男孩轻声对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简书
标签: 随笔
我的观点...
  • 诗意 (0)
  • 意境很美 (0)
  • 同感 (0)
  • 喜欢这样的文字 (0)
我想知道...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好好活着!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生活就是这样,别人只看结果,自己独撑过程。- 01 -一辈子真的不易,我们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可是却...
女人过得好不好,看脚就知道
有人说:“女人的路不好走,所以需要一双好鞋子”。很多女人总是觉得“鞋子嘛,穿在脚上,没人注意,买那么...
好男人,舍得为你花钱,更愿意为你挣钱
- 01 -昨天刷微博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赵丽和老公结婚5年,今年30岁,去年决定要一个孩子,但大半年...
性冷淡,才是女孩最好的气质!
对待爱情,不同的人需求不同。- 01 -之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实习,带我的leader是个92年的小姐姐...
百态人生:一次就好,我陪你去看天荒地老……
作者:小果小醉加蜜糖1、那天电视上播着一档相亲节目,姑娘要车要房要存款,她张了张嘴,语气里压抑着羡慕...
有些人,错过了,那就选择祝福吧
作者:沐夕书苑01在没认识你之前,我从来不会觉得会错过任何你一个人,可直到遇见你,我才发现,我是多么...
拼命成长,才是年轻时最重要的事
公众号:再见某人 文字:轻逸先生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人生就像煮饺子,无论是被拖下水,扔下水...
做人可以不聪明,但一定要有分寸感
人生的路,需要自己走。总有一些事,需要自己做。任何人,不论亲疏都无法代替。艰难,你自己去承受;欢欣,...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