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29年买不起房,失业大叔用1500元拍出豆瓣9.2分神作!


45岁的北漂大叔陆庆屹,
做过足球运动员、酒吧歌手、摄影师,
电影拍摄零基础的他,
用6年时间,完成了人生第一部电影,
——拍摄家乡父母生活的纪录片《四个春天》。
在2018年,专业电影团队进入前,
“总投资”就是个1500块的三脚架,
在豆瓣上获得了9.2的高分,
还被提名本届First青年电影节最佳纪录片、
First青年电影节“惊人首作”奖,
计划在今年年底院线上映。


导演陆庆屹给人感觉温和腼腆,想象不出他曾是极其叛逆的人。
15岁的时候,他跳上一辆火车,离家出走了。
哥哥陆庆松当时在清华大学教音乐,给他找了北京的高中,但去了也是打架,没有毕业。
之后他画过画、做过足球运动员、编辑、酒吧歌手、平面摄影师,北漂到现在。


撰文倪蒹葭
2013年,他在网上写了一篇日记《我爸》,一下成了爆款,有成千上万的留言,而且都是善意祝福。
“因为我对我爸妈很了解,他们两个生活太甜美了。好像在他们的爱情里边,我们姐弟三个都是多余的。”
日记中放了挺多爸妈的照片,他想:为什么不用视频来记录呢?


陆家原来就有影像记录的习惯。90年代爸爸开始用DV来拍日常生活,“我姐送了他一个DV,他随时就带着,天生是一个拍纪录片的人”。


贵州独山县
从2013年起,每年春节回老家时,他用相机拍下父母唱山歌、打野菜、种花草的日常。


陆家有三个孩子。陆爸爸挚爱音乐,自己砍竹子做洞箫、笛子,会二十多种乐器。
陆庆屹说,爸爸有一个让他记忆最深的场景:1999年冬天,家里着大火,房间全烧黑了,爸爸从里面找到快烧成炭的小提琴,就坐在天井里,把小提琴擦干净,拉了有两小时。
“可能他心里也非常沮丧,需要音乐来安抚一下自己”。


爸爸爬上山顶,唱起歌来
陆妈妈脾气火爆,任何时候她都用山歌来表达自己,哪怕切着肉、洗着碗,她也能想到一首山歌来对应。
“拍摄的时候我才开始注意,比说我妈在那儿绣花,就看见她那个脚踩拍子;她在缝纫的时候,她身体里边那种节奏……
她没有在唱,但她心里有歌,她随时心里都在唱着歌”。
贵州独山县这一带的人似乎都是这样,妈妈的闺蜜来串门,也随口唱起歌来:人无艺术身不贵,不会娱乐是蠢材。


电影中更让人觉得美好的,是父母两人的爱情。
出门时,爸爸总是自然地走在妈妈的身后,“有他的保护,她一辈子都是安全的。”


在家里,爸爸带着天真又快乐的神色,修凳子、整电灯,他说,“每天至少为家里做一件事”。
一次,爸爸兴冲冲地走进屋子,告诉大家:燕子今年又来了!妈妈却说:我喊你爸少高兴点,到时燕子一走,心又灰好几天。
清水煮白菜一样的家庭记录,出来的滋味却像是浓郁的高汤。


日子并不总是这么甜美。
从第二个春天开始,他们面对了每个家都要经历的悲怆——至亲的去世。
姐姐得了肺癌。导演记录下姐姐状况好的时候,能起来跟大家说笑的时候。


姐姐离开后,父母都生病了。
还好,妈妈拥有地母般的生命力。时隔一年,爸爸找出了短笛,自言自语着,“一年多没摸了,都是灰,吹也吹不起了”。
家里又有了音乐声,他们把姐姐的坟前收拾得像个小花园。


第四个春天,爸爸照着镜子说,“人老了就会东想西想,现在还能自理,如果将来不能自理呢……好玩”。
不管是爬山鞋子坏了、丢了东西,或者家里被烧,他最后都说“好玩”、“好玩得很”。


作为一部家庭纪录片,它不是大量生活记录中,偶然捕捉到几个精彩时刻,而是整个片子都涌动着情感,哪怕表象是极普通的日常。
片子最后一幕,在姐姐的坟前,下着春雨,爸妈种的土豆发了芽,绿意盎然。他们唱着《青年友谊圆舞曲》,试着跳年轻时的舞步。
妈妈想不起歌词又发出特有的“哈哈哈”大笑声,好像又恢复了活力,但实际上又是伤感的。
远处云雾中的青山若隐若现。


父母的家
“这个片子拍完了之后,我好像对父母的认识就变了。从制作的角度上来说,我跟他们拉开了距离,但在情感上我感觉更紧了。
有好多没有注意到的东西在里边呈现出来,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对世界的爱”。


因为拍摄,意外记录下父母的很多片段。
比如送别时,“妈妈站在家门口看着我们消失在街角。她知道自己会哭,却又是个比较坚强的人,不希望我拍到她流泪,所以假装进屋去了。
她以为我走了,又再出来,发现还在拍”。


剪辑中的陆庆屹
从2015年开始,导演想要把《四个春天》做成一部真正的电影,他买来很多书自学电影的技术。
素材从2013年拍到了2016年春天,然后剪辑花了一年零八个月。
期间辞去了所有工作,每天剪差不多16小时。


父母年轻时:不管住在哪,家里总是种满植物
“爸妈在非常普通的生活环境里,保持一种独特的特质,我希望能够让他们自己看到。
我想要把他们的特质,在银幕上放大,在一个黑的空间里,目光只专注在他们身上”。


2017年底,《四个春天》在北京的尤伦斯艺术中心首映,他把贵州的爸妈接来北京,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片。现场能坐160人,来了190人。
放映结束,妈妈唱了一首山歌。
爸爸腿脚已经有些不便,站起来脱帽跟大家鞠躬,他说,“我想这个片子是献给我们老人的。”


现在,陆庆屹和哥哥陆庆松,一起住在北京六环外的院子里,种了满满的花草;在哥哥的小屋里,放着三架钢琴。
这里延续着父母家里的植物和音乐。


《四个春天》的“投资”只是一个1500块的三脚架,用一台带视频功能的相机拍完。
本来也没有任何配乐。在北京的第二次放映后,被专业电影人看到,他们非常喜欢,想要把片子推上院线,需要片尾曲,导演就说问一下哥哥陆庆松。
可能因为感情投入在里面,曲子很快就编写出来了,调子来源于妈妈在片子里唱的歌。


陆庆屹和声音设计
这些自愿加入的电影人,用院线电影的标准来完善它,同时不做商业技巧的展示。
“特别喜欢那帮人,他们特别尊重片子原本的创造意图”。


在闭门剪辑的一年零八月中,陆庆屹见过的活人不超过15个。其中院子邻居,艺术家刘耀华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给了导演很多建议。
刘耀华说:“《四个春天》的独特,在于导演的初衷并没有想拍部电影,而只是在拍生活。
也希望观众看到的不只是‘这对父母好有魅力啊’。
反观一下我们的人生,每一个父母不也值得这样去记录吗?”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一条
标签: 文艺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独居43年,死后房东在他房间整理出15000张诡异插画
“我们会打败他们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从楼道尽头的房间里传出来“大家要有希望,光明总是会战胜邪恶。”...
这个“变态”的日本人,用了16年时间,把金鱼画活了
说到金鱼相信不少人便会想到小时候在集市上一个大大的蓝色鱼缸里吸引我们目光的无数条小鱼看见了我们就兴高...
独居43年,死后房东在他房间整理出15000张诡异插画
“我们会打败他们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从楼道尽头的房间里传出来“大家要有希望,光明总是会战胜邪恶。”...
她是达尔文的后代,一生忙着带孩子,65岁突然变成国宝大师
眼前的这位英国奶奶,是一个低调的达尔文后代。她的曾曾祖父是著名的科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祖父是维多利亚...
这个上海人隐居深山30年,搞的事情惊世骇俗……
2000年,56岁的梁绍基在法国里昂双年展上,用蚕丝包裹了舞蹈学校两名女学生的裸体,这件名为《自缚》...
一个福建农村青年,凭才华追到日本著名女记者
摄影艺术家荣荣来自福建漳州的一个农村,参加了三次高考,都没考上大学,1992年24岁时,他拿着给老爸...
中国的古典文化、经典著作的伟大翻译者--杨宪益
度他是第一个将中国文史典籍、古典小说翻译成英文介绍到国外的学者,那些在我们看来几乎无法翻译的国学经典...
他誓不改图,造价翻14倍,被甲方逼走,建成后却惊艳了全世界!
“他一生的辉煌只有一次但这一次已是传奇” 约恩·乌松Jørn Oberg Utzon他是03年普利兹...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