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叔拍下80年代珍贵旧照,那时候的少男少女们,干干净净


80年代,男女同学们自己带抹布一起大扫除


风靡80年代的梅花运动


准备打球的男同学们,运动背心上印着学校名字


1980年的中学游泳课


碎花衬衫搭配格纹裙,那时候的中学女生们很时髦


一个女同学,一个男同学


白裙飘飘的班花


北京地坛体育场,白袜子、白球鞋,
还有齐刷刷的大长腿


放学后,留堂做数学题,
桌上还有熟悉的铁皮铅笔盒


同学们来对作业啦


80年代的男女同学们,穿着泳衣,一起在水里打球
出生在北京胡同里的任曙林,
曾在80年代,
拍下1万张北京中学生的照片。
那时候的中学生,真好看啊!
照片里当年的主角们,
现在很多人的孩子都已经上中学了,
“没想到,原来我们的青春,
还活在这些照片里。”


自述任曙林编辑陈星
我1954年出生在北京板厂胡同15号。中学毕业后,做过工人,在煤炭部干过15年,也去深圳从过商。但拍照这件事,是一直在继续的。
我在25岁的时候,拍了一个系列,叫《八十年代中学生》。
2011年4月份,是《八十年代中学生》的第一次展览,很轰动吧可以说。我到展厅去看,展览的观众从中学生到50岁以上的人都有。


这张照片勾起了一个观众的往事
有一个观众叫王琳,她看到一张照片之后,激动得哭了。她和照片中的那个少年秘密早恋,后来一起留学,结婚,最后分开。
她对我说,“本来以为青春已经不在了,没想到原来青春还活在这些照片里”。
1979年我第一次拍“高考”
父亲有个相机,我6、7年级,照相机就落到我手里头,我第一个胶卷是1967年拍的。


少年任曙林和父亲
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197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第一次拍了高考。从此目光就开始关注学校。
记得我1980年在本上,还写了一句话,“我倒要看看当代这批青少年,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决心就像一个钉子似的。


要进学校拍,我就得去高教部,还要找校长。找到校长后,我说我要拍摄,反映学生们现在努力学习。
北京市那会儿拿照相机的人就没有多少,记者也不拍高考,所以他们就很好奇。
我还给他们代摄影普及课,他们觉得好,支持我,就给我发了一个监考证。


监考证
拿一个别针,把监考证别在胸口,凭这个我就可以横冲直撞任何考场。
三天时间我跑了大概七所学校。北京5中、54中、74中、75中、143中等几个学校。
这样,这个系列就算开始了。
之后的10年,我都在拍中学生。


中学生的身体,每块肌肉都会说话
拍的学校主要是北京171中学,离我家很近,家、上班的地方、一七一中学,三角地带,构成了我的整个80年代。
进校园拍摄,校长说,不要影响教学。所以我照片里没有上课的。
拍摄我就凭眼睛捕捉,不跟学生交流。


开始的时候学生其实是会反感的,是因为报社记者去学校拍,他们有一个概念,学生要摆好了姿势,得到学生们的认可是很难的。
他们脑子后面都是长着眼睛的,你一端相机,他身体马上就不一样了。
头一个学期我几乎没拍出几个胶卷,但是我还是在校园里转溜。过了一个学期后,我就变成透明的影子了。


那会一打铃,“哗——”潮水一样泻满整个操场和楼道,几十上百个人,就我一个人拍,我太幸福了,感觉我在一个花的海洋中,蜂蜜任我采。
学校里面有很多可以拍的,上学进校门、早操早习、课间10分钟、体育课和美术课,中午吃饭,值日劳动,都可以拍。

<图片33
他们上游泳课,在总政游泳馆,我也得跟着进去拍去,有很多就站在水里拍的。
>


我拍了很多擦玻璃的场景,学校的卫生都是学生自己做,一般都是礼拜六的下午,自己带着抹布做值日。


我无意中发现学生的脚特别丰富,膝盖如此,后背更是如此。
人的表情往往一半以上是假,但是脚、后背、手,不会掩饰,甚至比表情的表现力还丰富。


总结一下就是拍局部。这些局部在以前是有禁忌的,但是我比较胆大。
我就支个三脚架,坐在操场中间,我一看,自己也疑惑:拍身体的局部,就跟掐头去尾留中段,跟吃虾似的,这东西能成立吗?


可能是拍的时间长了吧,观察越来越细,感觉中学生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会说话。
十五六岁正是活跃的时候,身体总是特别好动,特别丰富。


特别是有些女生的局部,你感觉不出任何一点色情,那种健康的力量能够把人包含进去,震撼。


这张一个女生标准的中段,两只手在那,再往上就简直就多余了。


很多人对这张印象很深刻,但它其实是一张色温失误的照片。颜色是会说话的,白和蓝之间有一种清冷的感觉,安静中有点神秘。


其实这张合影我是最满意,拍之前大家在那说说笑笑,每个人朴实鲜活的本性都出来了。


10年,1万张照片
一群男女生,场景的把握,景别的把握,空间的控制,瞬间的抓取,这都得在那一瞬间。趁人不备的时候,照出来的才是好照片。
我很早就有拍摄专题的意识了。拍中学生这10年中,它几乎占用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和工余时间。


我一共大概拍了300卷胶片,一万多张照片。
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摁快门是有快感的,有仪式感的。我们那会儿拍照很贵,一张2块5,3块7,加上冲洗费就是这样,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
里头我什么角度都用了,超广角,500折反射,负片,反转片,富士的,柯达的,都用过。


80年代的青春啊
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我记得有一次放学坐公车回家,经过一个女校,一到站那些女孩子就涌上车来,瞬间打破车里的平静。
她们下车后,车里的气氛好像就直接死了一样。
那一群鲜活的中学女生给整个车厢带来的活力,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1985、87年以后,北京市最早提出“五讲五美”,过了几天就变成了五讲四美,把最后的“仪表美”给去掉了。
我说为什么?学生穿得漂亮怎么不好?后来我们的校服是怎么难看怎么做,就不愿意把青春的一些东西,特别是女孩子好多东西表现出来,觉得是魔鬼,觉得学生就学坏了。
此校园非彼校园了。到1989年,我就没有拍了。


拍完中学生之后,这事我就忘了。我没有想到它们将来会有出头之日,可以展示给别人看。
我自己看《八十年代中学生》,也说不出来哪张好,看到最后,青春两个字就不存在了,变成一种味道,可闻可嗅可感。


当初拍照时,很多学生家里都是知识分子,就说什么照相没文化。我当时就说:我要告诉你,咱们多少年以后见!
果然30年后,他们找我,请我吃饭,“哎呀任老师,没有你回学校拍了这些东西,我们不知道,青春是这样的。”
我觉得还是触动了他们内心一些很深、很柔软的东西吧。
分享链接:
文章来源:一条
标签: 慢生活
我的观点...
我要回复...
我想说两句:
所有回复(0)

猜你喜欢

男摄影师好色起来,简直让人脸红心跳……
大家好,我是象君你见过带着甜味的建筑嘛每一幢楼宇都被包裹着明亮的糖果色看着十分过眼瘾在BenThom...
他晒老婆照片走红,从不露脸却引得上万人围观
日本小哥AKIPIN晒出的与妻子的日常,引得几万人每天围观甚至催更,“这狗粮太甜,我们吃得心甘情愿。...
靠着拍花、金鱼和美女,她成了大牌明星最想合作的女人
看了上面几张图,是不是觉得......有点闪。但是某些艺术或者摄影爱好者,大概早已露出深藏功与名的微...
300个女孩在他床上哭了,她们哭完却说,谢谢你
黑色背景前,女孩裸露双肩,素净的脸庞流下两行泪,这些哭泣的时刻,被台湾摄影师徐圣渊捕捉下来。2011...
4年来,他每天烧一枝花悼念亡妻:爱不会因你的离开而凋谢
蒋志是一位生活在北京的艺术家,1999年,蒋志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去深圳的杂志社做记者,业余也写写小...
他几十次深入中国最穷的腹地,像看见了一部史诗
婴儿和女孩四川大凉山,一直是全国最穷的地方之一。2006-2008年间,摄影师阿斗,他来回坐了几十趟...
他靠到处借钱,24岁就走遍了全世界
“很多人觉得,站在最高峰的山巅,是不是觉得很孤独?并不,我只是想,明天吃什么,后天天气怎么样,能不能...
3年走过23个国家,一个人在路上拍大片,她是自己的模特也是自己的摄影师
3年走过23个国家很多时候还是一个人独行天下没有随行的摄影师,只靠着一个三角架但她却自己当模特,自己...

最新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