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杭州6月6日电(鲍梦妮)6月6日,“中国飞谷”建设暨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大会在杭州市余杭区举行。“中国飞谷”正式揭牌,不仅意味着浙江“经济第一区”余杭“官宣”一张新名片,更折射出杭州利用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展翅”低空经济这一赛道的雄心。

  天时,在于热度正当时。

  相关研究表明,到“十四五”末,低空经济对中国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值将达到3万至5万亿元。作为新质生产力的重要代表,低空经济的发展已然成为培育竞争新优势、增强发展新动能的战略选择和必然要求。

  此共识,正从中央贯穿至地方各级。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低空经济作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2024年全国两会,“低空经济”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将其作为要积极打造的新增长引擎之一。

  聚焦浙江,近两个月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动作传递出鲜明和具体的信号。

  3月以来,浙江省省长王浩先后两次主持召开省政府专题会议,研究建设民航强省、发展低空经济工作。5月上旬,浙江省财政厅发布政策文件,提出通过省市县三级联动,以市场需求为牵引、以科技创新为驱动,全面助力高水平建设民航强省、打造低空经济发展高地。前不久,该省印发《推动浙江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三十条措施》,提出大力发展低空经济,加快布局无人机、通用飞机等高端航空服务业。

  值得注意的是,5月23日,王浩在杭州专题调研低空经济发展工作时,余杭正是其中一站。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地利,在于产业基础厚实。

  时间的指针拨回至2020年10月,杭州市以余杭区为主体,申报首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试验区,成为最早进行无人机在城市物流、应急医疗配送、应急保障等场景应用探索的城市。

  4年来,各类无人机示范场景正在逐步开放。例如余杭开展无人机常态化医疗配送和血液运输,已服务三十余所医疗机构;在人群集聚区域开展同城物流配送,服务超200户商家、超15万人次;在全区范围内建设12个无人机自动机巢,开展无人机飞行巡查工作……

  据统计,目前该区拥有低空经济相关企业近百家,招引意向落户相关企业几十余家,覆盖低空生产制造、技术研发、商业应用、运行服务等诸多领域,已基本实现产业链上下游全覆盖。

  动力何来?一方面,科研力量集聚。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贯穿其中、坐拥四大省实验室的余杭,依托科研院所向低空经济领域谋求前沿科技发展,形成了校企院地深度融合的合作共同体。

  例如天目山实验室汇聚创新资源,致力于低空关键核心技术突破与应用。当日,天目山实验室成果转化基地正式签约,加速高新成果转化转移。此外,该区还聘任7位院士担任“中国飞谷”建设专家顾问团,为杭州低空经济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另一方面,数字经济释能。2023年,余杭实现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1998.5亿元,总量位居浙江省第一,其也是杭州人工智能企业密度最高的地区。3月,杭州在余杭成立人工智能产业联盟,在带动人工智能产业跨越式发展的同时,不失为壮大该市低空经济的一招“先手棋”。

  据《城市低空经济“链接力”指数报告(2024)》显示,杭州位列低空经济“链接力”指数30城的前十位。

  人和,在于营商环境持续优化。

  在浙江,常用于形容营商环境的那句“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正出自余杭。这也从侧面体现着该区在营商环境建设中的不俗成绩和良好口碑。

  “余杭将对年度主营业务收入达到1亿元以上的的低空经济产业领域企业给予分档奖励,最高一次性奖励500万元。”当日,余杭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梅建胜在发布低空经济政策时表示,该区坚持在空间保障等方面予以支持,引导具有潜力的低空经济企业做大做强。

  在推动科技创新方面,当地大力支持低空经济企业自主研发,对行业领先的重大项目给予最高3000万元的研发补助。此外,该区还给予符合条件的企业最高1800万元的首台(套)奖励、最高200万元的算力服务补贴、最高100万元的“技术标准制定”奖励,全方位提供最大力度的政策支持。

  在加强产业配套环境方面,余杭组建设立了30亿元低空经济产业基金,以基金投资促进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深度融合。为增强人才引力,该区在杭州高层次人才认定标准外,额外授予符合条件的低空经济企业自主认定权限,对认定的人才,每人给予最高80万元购租房补贴,

  面向未来,当日余杭正式发布低空经济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提出到2027年,集聚低空经济领域优质企业150家以上,实现低空经济产业规模达300亿元;建成公共无人机起降场10个,末端无人机起降点100个,开通无人机航线200条以上……

  低空经济已然“起风”。对于兼具先天禀赋和后天资源的余杭而言,对于素来以创新活力闻名的杭州而言,“迎风展翅”低空经济,恰逢其时,也恰如其分。(完)